男友文学 > 奇幻玄幻 > 燧源 > 第三十八章 轻访闺阁

第三十八章 轻访闺阁

推荐阅读:无上神帝星辰之主踏星御天神武天帝神道仙尊神级修炼系统邪王嗜宠:鬼医狂妃邪王嗜宠鬼医狂妃邪王嗜宠:神医狂妃

    沧澜看着眼前鲜花遍野的草地,感受着熟悉的气息。
    我这是…回到天符界了吗?
    这如此充沛的元素之力。
    沧澜看着手中的本命绘卷,没有方才那般强大命力支撑,那卷轴显得有些黯淡无光。
    “孩子,你终于来了。”
    沧澜闻声转过身去,看到说话的那人,他一时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眼泪突破防线,倾泻而下。
    “爸!”
    他撒开腿,向沧睿时跑去,这在地符界的几日,让他见识了不一样的世界。
    一直以来在父母的庇护下,自己并没有感觉到有任何危机。
    但在自己真正的出去闯荡一番后。
    才会发现自己是多么的弱小。
    “好孩子。”
    沧睿时在画卷中已经知晓沧澜的变化,感受着儿子坚实的臂膀,心中顿时五味杂陈。
    五岁的孩子…
    为了在地符界更好的生存,强行突破肉身桎梏,解开生命枷锁。
    据学识先生所说,沧澜依靠雪灵归元石解开肉身的封印,虽然身体强度有大幅提升,但是没有这层封印,其本身寿元计算规律就会发生变化。
    天符一天等同于地符界两月,而术文符域的人们因为命基离体,从而用特殊的方式适应时间流转的速度。
    而沧澜目前的情况,将要面对肉身加快生长,新陈代谢效率提高的情况。
    也就是说,沧睿时很有可能要白发人送黑发人了。
    “爸,地符界的贱民!太可恶了!”
    沧澜扑进父亲的怀抱中,宣泄着自己的委屈。
    这时吴锦晴也扶着沧澜外公走了过来,看到一脸委屈的沧澜,顿时心疼万分。
    “这便是地符界,真善美丑恶伪,各种各样的情感充斥着的地方。”
    吴老捋着胡子说道。
    按理来说自己外孙的级别,如果实力不受损,在地符界可谓是神明的存在,可却因为自己失误,让那域外空间的星兽有机可乘,接连引发了悲剧。
    那小小布莱克竟然敢对沧澜有非分之想,他这术文符域之主,真的怒了。
    “那布莱克的事情,我已经让圣翼符域的人去解决了。”
    沧睿时拍着孩子的后背,安慰道。
    “爸,我觉得这个事情有些不对,你们应该也看到了,布莱克竟然知晓天符界的情况,甚至做出了一定应对的办法。”
    沧澜摇了摇头,继续说道:
    “孩儿在地符界建立了一个组织,尽可能的将此事隐瞒,但现在我想知道那星兽身在何处?”
    沧澜刚要继续说下去的时候,他突然发现自己的指尖逐渐透明,并且已经蔓延至手臂处。
    “我这是什么情况?”
    沧澜不解的问道。
    吴锦晴抹去眼角的泪珠,一脸不舍的说道:
    “你这次能返回符域,是因为你的卷轴看你念家心切,才用最后一点念力将你送到这里。”
    沧澜闻言看向手上的卷轴,难道自己并不是因为恢复实力而回到这里的么?
    “孩子,你要记住,在地符界,最难以琢磨的便是人性,你建立的燧源仅是一群喽啰组成的乌合之众。”
    吴老知道此事已经没有回旋的余地,只能尽可能的帮助到沧澜。
    他沉声说道:
    “要想要他们真正的成为你的力量,铸成一把能助你打败一切的利刃,首先,便是让他们拥有属于自己的‘信仰’!”
    看到沧澜的五官也逐渐透明,他叹了声气道:
    “不然,他们只会成为影响你判断的阻碍。”
    他刚想转身离开这里,突然看到女婿手上的动作,突然大怒道:“你要做什么!”
    吴锦晴也是才反应过来,大叫一声道:“睿时不要!”
    只见沧睿时的卷轴突然展开,上面映着一行小字:
    【追随沧澜,减缓其身体的变化,在其肉身能承受的前提下,化作命基融入其身。】
    随着小字消散,沧睿时再也撑不住,一口鲜血喷出,染红了地上的花朵青草。
    重重的栽倒在地上,其发色也由原先乌漆的黑变为毫无生机的银丝。
    吴锦晴更是打开自己的本命卷轴强行拉回自己爱人的生命力。
    吴老气的不打一处,怒道:“你这是做什么!?你竟然偷听我和学识老头说话!”
    沧睿时得到妻子的救助,气色略微有了些好转。
    他抬起头看向自己的岳父,说道:
    “爸,你不能舍弃本命绘卷,只有你附神境大成的存在,术文符域才能继续保持现在的地位。”
    吴老咬牙道:“你可知道我们的计划是什么?”
    沧睿时惨然一笑道:
    “现在能助沧澜破局的办发只有让他再一次凝聚命基,靠自己再次登入天符界。”
    吴老沉默不语,神情复杂的看向自己的女婿,心中感慨万千。
    这时学识先生缓缓走来,先是用念力维持住沧睿时那消散的命魂,然后说道:
    “我和老吴说这个,也是考虑到一个问题,如若等到通道修好,以沧澜的身体变化,恐怕就已经命丧他乡了。”
    他叹了声气,说道:“我知道你听到了我们的谈话,但是没想到你会这么做。”
    沧睿时暂时脱离了性命之忧,在吴锦晴的搀扶下,他看向学识先生,道:
    “希望你的结论是正确的。”
    吴老也是瞥了学士先生一眼,无奈道:“如若沧澜没有达到万象天命期,该如何是好?”
    “你们难道没注意到那个小女孩儿嘛?”
    他看着域主自信说道:“你外孙在那小女孩儿的帮助下,未来的上限只可能比你高,不可能比你低的。”
    吴老点了点头,但愿如此。
    沧澜身上可是寄托着术文符域的未来。
    断然不能出事。
    短暂的与家人见面,沧澜又回到了地符界,只不过画卷将他随机的放到一个地点,等身体凝实,他再次睁开双眼,看着眼前的一切。
    雾气腾腾,水流声淅淅唰唰,优雅的旋律点点奏起。
    这令人舒适的感觉,沧澜定睛一看,洁白的镶花瓷砖,鎏金的墙砖,那被雾气扑白的玻璃。
    这玻璃上竟然映着一个人影。
    沧澜屏住呼吸,定睛看去。
    隐约看到了粉色的头发,嗯…
    还有白如玉脂的美背。
    哦…美背的主人转过身来了。
    沧澜的鼻血也跟着流了下来。
    艾尔莎从浴缸中站起身来,对着符机那头说道:
    “你那好弟弟可真是个怪物,我一开始还以为你救助了只变异生物,没想到这娃娃大有来头啊!”
    沧澜闻言,心中暗道不妙,自从那次暴露以后,艾尔莎的人一定在盯着自己,与布莱克的人交战情景,肯定也被她的人给记录下来。
    他看着手里那再一次和自己失去联系的画卷,一时间不知该如何是好。
    这误打误撞的跑进人家浴室里,这不是出大问题嘛!
    只见艾尔莎从架子上拿过浴巾裹在胸前,香舌轻启,道:
    “你知不知你那傻弟弟,第一次见面就把人家鞋子给脱了~”
    沧澜听到这句话恨不得的顺着那洗澡水流进下水道去,一了百了。
    都怪自己当时有些太过执着强化肉身,根本没考虑人家的想法。
    只听艾尔莎继续说道:“你和教会那位进展怎么样了?姐姐我好像了解一下,吃吃瓜呢~”
    那边的公羊乐顿时气急上头,破口骂道:
    “别提他了!买票只买一张票,鲜花只送一枝花,本姑娘第一次见这种人!关键他在这方面小气,在另一方面又可大气了!”
    艾尔莎靠在纱床上,伸直光瑕的长腿,享受着女佣人娴熟的技法。
    她脸颊因为热情变得通红,拿起一旁沧澜送的那块儿木牌,笑着回道:
    “哪一方面呢?”
    “我要回家的时候,他给我准备了四辆加长座驾,问我选哪一辆。”公羊乐气呼呼的回道。
    “万一人家想让你先挑,然后和你坐一辆呢?这么阔绰的公子哥,很少见哦~”艾尔莎笑着打趣。
    “屁!我选好车了,他让司机把我送回去了,自己坐上后面第五辆车走了。”
    “……”
    这不用艾尔莎无奈了,在墙角的沧澜也跟着无奈了。
    路易斯这什么操作?
    关键时刻掉链子,总能在一堆正确选项里精确无误地挑中错误的那个。
    佣人这时捧起艾尔莎的玉足,用手轻轻揉捏着,大概是碰到了一个位置,艾尔莎一下没忍住,叫了出来。
    “你在那边干嘛呢?”公羊乐听到动静,疑惑的问道。
    “没有没有,我刚洗完澡,这几天为了帮你奔波疲惫,做个spa~”
    艾尔莎赶紧调整状态,用尽可能平静的语气解释道。
    “噫,你这闲情雅致真不错,我还得给我弟弟找002号的下落呢。”
    公羊乐羡慕不已,一脸惆怅的在屏幕前点点画画、
    “别嘛~得时间了姐姐请你便是~我海尔国顶尖的手法哦。”艾尔莎笑了笑,随即说道:
    “你是真的宠你弟弟,你和叔叔在圣罗伦索的家底,全砸他身上了。”
    那边传来公羊乐的叹息。
    “就这那家伙都不满意,哎,我都不知道我该做什么了。”
    “那小子其实很优秀,但是他考虑的有点太多了,虽然仅仅和他短暂相处片刻,但是我能感受到,他为了找到002号,费尽心思。”艾尔莎分析道。
    沧澜一瞬间感觉这段时间的付出都是值得的。
    “真没想到,地符界还有如此见地的人存在。”
    他低声感慨道,同时在思索自己该怎么出去,这应该是艾尔莎在归裳国的一栋别墅,自己贸然出去的话,肯定会被抓个现行。
    “约克约克,你能听见吗?”
    沧澜低声说道,他现在只能寄希望于约克身上了,但愿他能识大局,珍惜自己的小命,不要对外瞎说。
    “队长?真的是你吗?”那边传来约克兴奋地声音。
    他这一瞬间是自豪的,因为队长在消失的几天里,再次联系的人竟然是自己!
    “我跟你说个事情!我目前在海尔国公主的家,你不要问为什么会在这里,你快想办法把我从这里接出去。”沧澜低声道,他看着艾尔莎的曲线实在是头大,地符界怎么会有这么个妖精?
    “顺带说一句!这个事情我只交给你做了,对其他人严格保密!”
    在补上最后一句后沧澜挂断了通讯,等待约克的支援。
    至少目前,他是得躲在这帘子后面一会儿了。
    但是符护航艇上,约克的笑容戛然而止,因为他一开始为了炫耀沧澜第一个跟自己联系,不仅把通话界面投至大屏幕上,甚至还把免提打开,仍由沧澜那急促的声音在机舱内回荡。
    在听到对其他人严格保密的几个字后,约克尴尬的扭过头去,看着抱着双手的曹舟,琼丝等人,嘿嘿一笑道:
    “听到了吧…对其他人严格保密……”
    琼丝上来推了约克一把,鄙夷道:“队长好不容易指望你一次,还没开始你就给搞砸了。”
    约克挠了挠头,一脸乞求的看向众人说道:
    “大伙儿可怜可怜我啊!一定保密保密!”
    可是曹舟拿出自己的符机,看向约克说道:
    “我刚刚正在和大画师对接数据呢。”
    约克看到屏幕上大大的几个字:
    惹不起:公羊大小姐。
    他咽了一口口水,呢喃道:“有她出马,队长定会成功离开!”
    众人强忍笑意离开,这下,就等着沧澜回来找他算账吧。
    说回沧澜这边,他大致计算了自己往返天符界所花费的时间,得出自己距离离开地符界以及有了两天半的时间。
    他向约克要了一封归裳国目前最新的消息,开始浏览。
    首先是最显目的头条便是圣罗伦索大爆炸,不用沧澜多想,就知道教会那边把锅推在了自己身上。
    什么003号符甲失控,发生高能爆炸,导致无数平民伤亡。
    好在沧澜救下的几人中在画室帮助下,大力发声,还原事发现场的真实情况。
    但是人微言轻,对主观舆论上没有起到太大作用。
    不过沧澜对此并不在意,他接着往下看去,第二条便是时理楼迪恩的惨死。
    只是对迪恩的讲述,就让沧澜有些火大了。
    上面写着因为自己的失控爆炸,迪恩奋不顾身,杀入爆炸氛围救人,但无奈003号燧的威力太大,在没有及时佩戴符甲的情况下惨烈牺牲。
    沧澜看向左下角那一串出版社名称,牙齿紧紧咬着,既然布莱克掌握着绝对的舆论态势,那沧澜便在这一块儿,狠狠的击败他!
    就在沧澜暗自打气,要杀布莱克的措手不及时,洁白纤细的玉手搭在了他肩上。
    他打了一个激灵,赶紧回头看去,然后在心中骂道:
    “约克你这大坑货死定了!”

本文网址:https://www.nanyou16.com/book/55207/1462661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nanyou16.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