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友文学 > 奇幻玄幻 > 燧源 > 第三十七章 神迹

第三十七章 神迹

推荐阅读:无上神帝星辰之主踏星御天神武天帝神道仙尊神级修炼系统邪王嗜宠:鬼医狂妃邪王嗜宠鬼医狂妃邪王嗜宠:神医狂妃

    真没有想到啊,沧澜咬牙抵抗着来自爆炸源的冲击,一边将落荒而逃的民众护在身前。
    他用天使之剑横扫出一道剑气,短暂的荡开了一定的能量冲击。
    但这片被集火的区域,无辜的民众实在太多太多。
    就连那002号玖夵,手下的人命,都不及这一半啊!
    布莱克到底为了什么,竟然要付出如此代价,来对付自己?
    这一刻,他深深的感觉到,来到地符界,最大的敌人貌似不是什么星兽玖夵之流,而是这披着和自己一样人族外衣,但其内在是那嗜血的魔鬼。
    顾不上考虑太多,沧澜如今弹尽粮绝,毫无招架办法。
    就算他有符甲护身,但是身后的民众们一样会被肆虐的能量风暴给绞杀。
    看着一家四口在自家眼前消散,沧澜心痛的要滴出血来。
    他们最后那绝望不甘的表情,怀抱中那些孩童,更是带着不解和恐惧告别了这里,结束了短暂的生命。
    “畜生!畜生啊!”
    沧澜这一刻感觉自己已经被地符界生灵同化了,情绪的变化,让自己产生了不一样的变化。
    四架炮台此刻充能完毕,又一轮的轰击即将开始。
    在这紧要关头,手上的玉镯再一次闪耀起来。
    沧澜赶紧看向手镯,那刺眼的光晕逐渐在眼前凝实。
    这是…
    本命绘卷!
    沧澜大喜,这一刻他感觉自己恢复了天符界的实力!
    那卷轴大开,展现出里面壮丽的画面。
    云雾青山相映,墨笔勾勒山河。
    这天上美景,震撼肺腑。
    终于解开了画卷的枷锁,沧澜此刻疯狂的吸收周身的命力,并且掏出公羊乐给的那支画笔,也就是琳琅画室制式符甲收纳器,在绘卷上勾勒几笔。
    【让我恢复最强状态!】
    小字在画卷上淡淡消失,随后画卷就再次散发出淡金色光芒。
    金色笼罩沧澜的身躯,随后沧澜身上的符甲片片褪去,只是这次不像往常一般按照符咒指引回到收纳器中。
    因为画卷的威能过于强大,导致燧的系统完全瘫痪,无法使用。
    但是现在的沧澜,已经不再是那个躲在这铁壳子里的少年了。
    长发飘然,双眸凝视前方,看着已经发射出的四道光束,他冷笑一声,抬起右手,劲挥秋毫,娟秀的小字浮现在面前:
    【离子武器无效化。】
    随着小字映入画卷,那原本要相交发生巨大爆炸的离子光波一瞬间化为虚无。
    仿佛离子炮台就没发射过似的。
    在远处的布莱克和霍尔已经完全傻眼,这是何等的强大?
    在短暂的呆滞过后,布莱克激动的托着窗台扶手,一脸癫狂道:
    “对!对!就是这种力量!”
    霍尔听不懂他在说些什么,浑身颤抖的说道:“这小子也太可怕了吧?我感觉教皇来了都不一定是其对手啊。”
    “把‘一定’去了,那老头子在他手下活不过一秒!”
    布莱克纠正了霍尔的观念,他拨通了一个内线序号,对那边说道:“拿上我给你的将级神兵去会会他!”
    霍尔愣住了,眼前的金发男子到底经历了什么?为何见到沧澜就如此疯狂,和平时沉着冷静,运筹帷幄的大主教分明是两个人。
    “将级符兵一用,会引起教皇得察觉啊。”霍尔提醒道。
    “你真以为那老头子不知道啊?我敢打赌,他绝对已经知道布鲁的情况,但他是想先看我的好戏,等我和布鲁斗得两败俱伤,他好渔翁得利。”
    布莱克不以为然道,此刻在沧澜肆意的战场上空,飞来一个身着护卫级符甲的圣骑士,但是身上的符甲透露着皎洁光泽,很显然和普通的圣骑士不同。
    只见他他拿起手中的长枪,对准地面的沧澜,开始蓄力。
    “白金骑士…这可是归裳的顶尖战力啊!”霍尔现在已经觉得布莱克疯了,这已经堪比世界大战的节奏了,因为一个人,发动这版规模的行动。
    “这人本身有杰灵中期的实力,搭配符甲符兵,应该能达到灵一期7级。”
    布莱克分析道,然后再次拨通了一个号码,说道:“有他坐镇,你可以给本座上场了吧?”
    霍尔歪着脑袋,大致看了看布莱克的符机,上面赫然标着两个字:时理楼——迪恩。
    这感情是给布鲁测战力了啊…
    “没有余地,你要是完成这次任务,本座给你一把将级符兵!再让你们时理楼接管圣罗伦索的地下市场。”
    布莱克开出了很丰厚的条件,霍尔在一旁却是冷汗直冒,生怕一会儿让自己也上去送死了。
    “霍尔,你不懂,003这个情况,我算定了不是长久的,我今晚这么做就是为了激发他的极限。”
    他将那被沧澜命力震毁的仪器扔了下去,摆开双手接着说道:
    “你觉得放在平时我会让这么多无辜百姓去送死么?但是这一次不同,我就是要让他陷进去,如果连我护卫级离子炮都挨不住,那说明他就不是我想要找的那个人。”
    “如果他选择袖手旁观,眼睁睁的看着那些人因为受自己牵连而死,那本座就有的玩了,铺天盖地的舆论将会把他压得头都抬不起来!”
    霍尔闻言茅塞顿开,明白了布莱克的想法,同时也被他的胆魄所折服,这样的疯子,究竟会害怕什么?
    “可是现在他被你激发出来了,你该如何收场啊?”
    霍尔一脸不解,就算布置的再天衣无缝,但在绝对的实力面前,花里胡哨是没有用的。
    甚至显得有些可笑。
    “这你就不用担心了,放心,他今晚不会杀我的。”
    布莱克看向那已经被沧澜放展失去行动能力的白金骑士,继续说道:
    “本座毕竟是…”
    他话音未落,就被一道气浪掀翻在地,强大的命力冲击让他吐出一口鲜血。
    霍尔则是撞在墙上,昏死过去。
    沧澜此刻飞在二人上方,冷冷盯着布莱克,飘在他身旁的那道画卷,让布莱克感觉自己的命基快要炸掉。
    这……
    就是神器吗?
    出现了意料之外的变化,但他没有慌,而是在研究着沧澜的变化。
    他从收纳器中取出面具戴在眼前,想要检索一番。
    但那面具在下一秒不出他所料炸裂开来。
    四溅的碎片刺入他的双眼,让他捂住双眼仰天哀嚎:
    “啊!本座的眼睛!”
    沧澜回想起和布莱克第一次见面的情景。
    那时候沧澜还不知道这大名鼎鼎的归裳国大主教会是这样道貌岸然的禽兽。
    自己还单纯的想要和其合作…
    真是搞笑!
    “你们这些人,来我地符界要做什么?”
    让沧澜没有想到的是,已经要命丧于此的大主教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
    他对天符界有所了解!
    此刻的沧澜终于想清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怪不得第一次见面布莱克就武装到牙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地拿下自己,应该在之前就见识过天符界的实力,怕节外生枝,便给自己“上了一课”。
    “我本想来保护你等,来守护这琳琅星众生,可你却一再逼我!”
    沧澜说道。
    他现在顾不上考虑其他的事情,在画卷上写出一行小字:
    【让大主教布莱克说出星兽藏匿的地点。】
    布莱克此刻终于慌了,他顾不得留血的双眼,奋力的挣扎着,沾满鲜血的双手伸进嘴里,拉扯着自己的舌头。
    可是为时已晚。
    沧澜双眼微眯,只要得到答案,自己就可以为那些百姓报仇。
    同时也可以去解决掉那个潜在的隐患了。
    “竖子受死!”
    就在布莱克舌苔溃烂,喉腔被一种力量强制拼凑出声音时,一道光束向沧澜袭来。
    沧澜回过头去,心中大怒,在这关键时刻,还有人阻拦自己。
    【封锁大主教周边区域,空间静止。】
    【无效化对方攻击。】
    沧澜快速的施展咒语,然后身形一闪,来到那人身后,在看清面目后,沧澜笑道:
    “原来是你!”
    迪恩心中大骇,前日所见还是自己随意拿捏的弱鸡,此刻怎么这么恐怖了?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我惊喜你老母!”
    迪恩骂道,他此刻立功心切,布莱克答应自己的那些,可足以让自己在时理楼坐上第一把交椅,随后便是圣罗伦索地下的王。
    这般诱惑,他怎能让沧澜如愿?
    “你……很好。”
    沧澜眼皮气的都开始跳动,他来地符界如此之久,第一次被人问候了。
    “你今天,会后悔你刚才说的那些话。”
    迪恩没有看到沧澜闹出的动静,此刻还单纯以为沧澜那让人命力攻击无效化的特征作祟。
    他没有退却,掏出符兵,指向沧澜:“来吧,小犊子,别说我欺负你。”
    【是时理楼迪恩符甲无效化。】
    沧澜淡淡的说了句。
    “无效?你无个……”
    他还没骂完,就感觉自己身上的将级符甲瞬间瘫痪,此刻变成穿在身上的铁壳,什么作用也起不到了。
    毫无防备的从高空坠落,他此刻脑海里一片空白,变化太过突然,他根本来不及思考。
    【将其摔成半残即可。】
    沧澜冷漠说道。
    本命绘卷的力量再次发动,一道流光涌入迪恩身体。
    随后前来支援的曹舟等人便看到穿着一身锈迹斑斑铠甲的迪恩,一头栽进地面。
    随之烟雾弥漫,尘土四溅。
    “他还活着么?”葛兵不可思议的问道。
    约克看了看飞在半空的沧澜,惊道:“是队长,把他打成这样的!”
    达文西刚要掏出检测仪器就被赶来的公羊乐拦下,她摇了摇头说道:
    “这不是咱们琳琅星能勘测的力量,小心把你伤到。”
    达文西怔怔问道:“你怎么知道?”
    公羊乐一脸黑线的想到刚刚自己还让手下去远程检索沧澜的信息,结果…
    琳琅画室总控室直接崩溃了。
    就凭达文西手上的临时设备,还想看清沧澜的实力?
    还是想想怎么不会被误伤到吧。
    少女心中大骇,此前还认为沧澜没有命基,实力会有所上限,自己也只能为画室培养一个能绘制控神阶战绝的苗子了。
    但此刻她才知道自己的想法是有多幼稚。
    人家有这般实力,还需要什么命基?
    这不是自废手脚吗?
    砸入深坑的迪恩七窍出血,四肢无法动弹。
    只能呆呆看着沧澜来到自己面前。
    【将其痛觉放大百倍。】
    【将其感知调整为一直清醒。】
    沧澜一字一句道。
    迪恩终于慌了,他发现自己被布莱克坑了。
    这小子实力这么夸张为何还要与其为敌啊?
    但他此刻已经说不出话了,那透露出恐惧和哀求的眼神也被沧澜无视。
    这……真的是人间的力量吗?这是神迹。
    迪恩已经感觉到粉身碎骨的疼痛钻入神经,传到他的大脑。
    “啊——啊啊——”
    虽然下巴已经碎裂,但他还是被那百倍的刺痛逼得吼叫出来。
    看到此番画面的约克众人不由得咽下口水,将手心的汗水擦在衣袖上。
    噤若寒蝉。
    “我给过你机会,在你出手的时候,我没有第一时间解决掉你。”
    沧澜看着地上苟延残喘的迪恩,继续说道:
    “甚至我揪出你的时候,我也给了你机会。”
    “可惜你没有珍惜。”
    沧澜闭上眼睛叹了声气,说道:“这怪不得谁…”
    【授予其琳琅星最痛苦的死法。】
    迪恩瞳孔瞬间放大,恐惧笼罩了他的全身。
    在白色光罩覆盖他后。
    沧澜转过身来看向布莱克的位置。
    【到大主教布莱克身边。】
    “我的天!还能瞬移!”
    达文西指着突然消失的沧澜大呼道。
    公羊乐褪去符甲,瘫倒在地上,呢喃道:“现在他那怕会上天入地,我都觉得一切皆有可能。”
    她回过头来继续说道:
    “不要用你幼稚的想法去衡量别人,那样脸会很疼。”
    沧澜来到布莱克面前,解开了对其的禁锢。
    “玖夵…就……在。”
    就在沧澜快要听到地址的时候,本命绘卷突然失去了力量,自动卷在一起落在地上。
    悬浮于半空的沧澜一个踉跄,摔倒在地。
    念力使用太多了…
    沧澜站起身来收起绘卷,看到恢复正常的布莱克,刚想一击结果对方时,他手上的绘卷一亮,他整个人便消失在了原地。
    “大主教!恕本骑士救驾来迟。”

本文网址:https://www.nanyou16.com/book/55207/1462661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nanyou16.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