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友文学 > 奇幻玄幻 > 燧源 > 第三十一章 路易斯的心事

第三十一章 路易斯的心事

推荐阅读:陈六何沈轻舞某美漫的幻想具现踏灭九霄让你设计武器,你搞星际争霸?末日:每天十连抽,我必定无敌!我在东京打爆一切三千道机错嫁高门,主母难当叶北辰周若妤山河阴阳葬

    玖夵看了看身后的胡同死角,很显然沧澜这次有备而来。
    但是它没有慌张,看着沧澜说道:
    “你这是用了什么法子把模样都变了?”
    燧甲内的沧澜没有回答,直接掏出符枪对着玖夵来了一发。
    “你!?”
    玖夵心中大骇,没想到沧澜这人不按常理出牌,二话不说直接开始攻击。
    “大哥麻烦你啦~”沧澜看向迪恩,自己先动了。
    玖夵见状立刻释放高温火焰,想要击退沧澜,可双手一挥,竟然没有发生任何反应。
    它硬抗下沧澜的一拳,后撤一步,看向那放下手的迪恩,咬牙道:
    “我的火竟然对你无效?”
    沧澜一个闪身,抽出达文西准备的新款匕首用力扎在玖夵胸前,然后冷笑道:
    “玩火?杰灵期的实力是跟你开玩笑的吗?”
    玖夵知道眼前的沧澜还不足为惧,但是迪恩对自己的威胁还是很大。
    此地不宜久留,它的实力也没有恢复,相比身穿符甲的沧澜,它更加不济。
    眼见怪物要跑,迪恩直接向其扔出四个小球,那小球在空中自动锁定位置后,便相互间发出激光组合成一个矩阵,捆住玖夵,而在玖夵想要挣脱出来的那一刻,矩阵又向内发出强烈的光波,麻痹着它。
    看到玖夵被擒住,沧澜舒了口气,起码自己这突然行动,没有白费。
    毕竟是欠了路易斯一个人情啊。
    这月级符甲师可真不好伺候…
    迪恩将玖夵用寒冰封住,直接关进一个铁盒中,随后转身看向沧澜说道:“你们之间的约定我已经履行完毕,002号我就先带走了。”
    “等一下!”沧澜急忙拦住,他需要的结果是要彻底杀死玖夵,不能留一点隐患,不然自己就算回到天符界,也不安心。
    “怎么?你还有什么要说的么?”迪恩转过身来看向身着燧甲的沧澜。
    沧澜咬了咬牙,这态度可是真的拽,和自己在约克面前的路数一致。
    “你应该赶紧将它消灭掉,这怪物离谱的很!”沧澜善意的提醒道。
    迪恩没有回答,冷漠的转过身去将玖夵悬浮于空中,一步一步向巷口走去。
    沧澜看到自己说的没用,情绪有些焦急。
    “你怎么不听我说呢?”
    说罢,便向前一步欲要拦下迪恩。
    “放肆!”
    迪恩感觉到沧澜气息的变化,手放胸前轻轻一握,怒道。
    沧澜的手就快要碰到迪恩的符甲时,他突然感觉自己的身体变重了几倍。
    这就是杰灵期的命力威压吗?
    沧澜心中暗道,这命力的差距还是有些大的啊。
    但是沧澜的拳头没有慢下来,还是…实实在在的打在了迪恩面具上。
    “嗯?”
    迪恩脸上微微吃痛,心中吃了一惊,自己已经将威压覆盖到了沧澜身上,为何他还能行动?
    正常人此刻应该瘫在地上了啊?
    沧澜一招得手后,心中窃喜,看来自己来到地符界后,貌似还获得了一个能力。
    就是别人的命力对自己无效!
    甚至还能被自己所吸收。
    只可惜沧澜此刻没有命基,无法储存命力,同样也无法使用命力,要不然,沧澜在这地符界便无所畏惧了。
    就是这符兵和离子武器有点难搞。
    自己对于物理方面的伤害还是无法免疫的。
    沧澜总结道。
    就在自己这么想的时候,迪恩从符甲佩戴处召出一把离子快枪,对着沧澜连开数枪。
    沧澜急忙躲闪,但是离子武器的射速不是他这个阶段能躲闪开的。
    咚咚咚几下后。
    沧澜的手甲又一次出现了裂痕。、
    并且鲜血也出符甲破碎处流了出来。
    果然自己这连列兵级都不是的符甲,面对离子武器根本无法抵抗啊!
    “说实话你吓了我一跳,还以为你金刚无敌,一切办法都无法对你造成伤害呢。”
    迪恩笑道,此刻他又恢复了信心,将刚才是失误归于自己的大意,那身为强者的骄傲再次浮现于心头。
    “我没有其它意思,我只是希望你为了琳琅星大局考虑,将这个怪物趁它还是虚弱期的时候解决掉。”沧澜两手一摊,想证明自己的清白。
    但是迪恩还是缓缓走到沧澜面前,将快枪模式更换成重击模式。对着沧澜的胸口,蓄力来了一击。
    “你!?”
    沧澜被打飞出去,整个人连同符甲都被嵌在墙上。
    “我什么我?003,原来是你。”迪恩看到沧澜那外部铠甲脱落后的符甲。
    认出了燧的模样。
    “你想利用我们教会和002号鹬蚌相争,然后你渔翁得利是吧?”迪恩说出一口东煌语,向沧澜走去。
    沧澜看到达文西刚修复的符甲又一次被打的这么稀烂,心中的火气涌上心头。
    他将喉间的鲜血吐了出来,面具系统缓缓的将污渍吸收清洁转换。
    意识在玉镯中来回搜寻,但是沧澜在里面并没有找到自己想要的。
    符牌!去那里了?
    眼下这个被动局面,只能靠控神阶的符牌来破局了。
    脑海里突然浮现出艾尔莎的模样,此刻他没有办法,只能向空中大喊:
    “别看了!再看我就死翘翘了!”
    迪恩看到沧澜突然发疯一样的大喊。
    一下没有反应过来,还真以为沧澜要叫来什么援军帮手。
    但是过了许久,连一片树叶都没落下,迪恩瞬间感觉自己被骗了。
    他怒火攻心,这一次没有一丝留情,说道:“你死定了!”
    浑身的命力形成威压,向沧澜袭去。
    他心中恶狠狠的想到,这一次全力放出,我不信你还能顶得住!
    但他不知道身后的铁笼,因为他撤去的部分命力,被冰封住的玖夵双爪此刻微微颤动了一下。
    沧澜心中感觉好凄凉,早知道便提前通知曹舟了,自己这贸然行动太过突然,还不想暴露路易斯的身份,也没向公羊乐申请。
    结果却变成这个样子。
    看来自己来借刀杀兽,不仅杀兽没杀成,自己的小命说不定先没了。
    “知道为什么我能认出你吗?”迪恩冷笑的说道。
    沧澜的符甲在一片一片的抵御迪恩的命力威压,此刻他浑身的毛孔,都散发出薄薄鲜血。
    他此刻藏在面具下的表情,却是在兴奋的笑。
    第一次感觉到燧的变化如此大,虽然支撑骨架和外表铠甲已经被命力侵蚀殆尽。
    但是沧澜能感觉到,燧的中枢系统和紫色水晶已经有了微弱的变化。
    “死吧,死吧!你得罪了主教大人,我时理楼能容下你吗?”迪恩疯狂的向沧澜逼近,癫狂笑道。
    他已经想到把沧澜拿下,交给布莱克时,那等殊荣。
    “你不是路易斯的保镖么?你怎么会为主教办事?”沧澜用面具放大了自己的声音,向迪恩说道。
    “他?也配让我做他的护卫?如若不是看在他老子的老子份上,谁会搭理他啊?”迪恩摇了摇头,用符甲通讯系统向沧澜内线说道。
    他很谨慎,生怕路易斯在附近监听着自己。
    “很好,我知道了,那我就来帮路易斯来教训教训你吧。”
    迪恩气极反笑。“教训我?你是被我我的压制给压傻了吧?”
    但是下一秒他突然发现了不对劲,眼前的沧澜突然被一个淡紫色护罩包围。
    而自己的命力被轻轻的弹开。
    这是什么情况?
    符甲在着装后还能再放出护主机制吗?
    沧澜洋溢在紫色光球内,细心感受着燧的变化。
    这次不用伊芙解释他也知道。
    符甲终于解封了。
    伴随着优雅的古筝旋律,沧澜胸口晶石突然显现出几行小字:
    [月霞,五级权限,授权……]
    [已授权13&……]
    [已授权65%……]
    [完成授权]
    沧澜闭上眼睛聆听了会儿优雅的小调,然后在护主机制的最后三十秒内,他睁开双眼,同时刚才身体所受到的伤,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愈合。
    接着他大声喊道:“强化着装!”
    随着话音落下,沧澜的玉镯由紫光将原先的绿色覆盖,然后玉镯中突然飞出几块铠甲组件。
    沧澜的躯干装甲开始分解重组,将他再次包裹。
    胸甲的突然再一次扣在胸上,腿部原先的护甲被紫金色护膝包裹,但通体流线设计,没有了原先的厚重感,面具也再一次发生了变化,头部后方也垂下一道道金属锁链。
    沧澜看到微微鼓起的胸甲,陷入了沉思。
    这东西至于把心脏保护的这么到位吗?
    倒计时逐渐结束,沧澜的符甲也穿戴完毕。
    沧澜看着眼前呆滞的迪恩,笑道:“还是那句话,惊喜不惊喜?”、
    “意外不意外?”
    沧澜感觉自己的符甲优化完毕后,符甲的实力达到了列兵巡逻级的级别,
    这才是五级权限,如果自己还能解锁下去,等恢复阳级帅甲,那怕不能使用本命绘卷的能力。
    也能在地符界潇洒一方了。
    迪恩的命力消耗大半,突然看到沧澜的符甲发生了如此巨变。
    他转过身去,伸手托起封存玖夵的铁器,飞向夜空。
    沧澜看着趁着夜色遁走的迪恩,叹了声气,还好自己这身符甲进化的及时,成功唬住了对方,只可惜玖夵没有留下,沧澜有一种预感,玖夵不会这么轻易狗带。
    诡异的星兽,不可能就是这等实力。
    定还有所底牌。
    但是布莱克既然想要,那就让玖夵先折磨一下他吧。
    自己则是趁此机会赶紧恢复实力。
    “真是有幸,见识到了符甲的进化。”
    在沧澜身后,想起到零碎的鼓掌声。
    他回头看去,只见路易斯腋下夹着一把长剑,鼓着掌向沧澜走来。
    沧澜将面具解开,静静的看着路易斯,回道:
    “一点小小的滑稽操作,让圣孙见笑了。”
    路易斯眉毛微微扬起。
    “你知道我的身份。”随后摇了摇头,有些苦涩的补充道:
    “你应该是通过我说的话还有迪恩猜测出来的,真是不简单。”
    沧澜点了点头,和聪明人交谈还是比较省事的,不过路易斯此刻现身,到底意欲何为?
    路易斯看到沧澜略微戒备的小表情,把长剑端在胸前,解释道:
    “你既然已经知道我的身份,那么应该也猜到现在教会的情况了吧?”
    路易斯有些惆怅的问道。
    “的确,你好歹身为圣孙,是当今教皇的后继传人,而迪恩竟然还有外心,定然是有些不合逻辑的。”
    沧澜略微思索片刻,继续道:
    “只是教皇为何会默认这种事情发生?002的事情为何没有亲自参与?而是让布莱克一人独掌大权?”
    “这些事情涉及元老院机密,你就算知道的再多,也不会了解这里面的情况。”路易斯叹了声气。
    “但是今天我见到你的第一面,就隐约的感到你我有缘。”
    沧澜嘴角向上扬起,说到:
    “我看不然吧,艾尔莎的人,应该是被你支走了,在知晓我真实身份后,你对公羊乐也有一定怀疑了吧?”
    “我就知道瞒不住你,不过我也没想过瞒你,但是我仅代表我父亲,诚挚的向你发出邀请。”
    路易斯笑道。
    他圣孙的身份教会他很多,此刻既然已经站在旁观视角看清全局,权衡利弊后,他还是知道该选择谁的。
    “你对付你的玖夵,而我则为你提供强有力的保障。”
    沧澜闻言,将符甲褪去,一身破烂的外衣出现在路易斯面前。
    路易斯明白意思,从收纳器里唤出一套衣服,亲自为沧澜披上。
    “圣孙为我亲自穿衣,在下真的倍感荣幸。”
    “见笑了,如若布鲁兄不愿意帮助我们,过不了多久,这教皇圣子圣孙,也就是一纸空谈了。”
    路易斯一脸惨然,笑道。
    沧澜隐约猜到了教会内部发生的情况。
    笑着说道:“也不是不可以哦。”

本文网址:https://www.nanyou16.com/book/55207/1462661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nanyou16.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