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友文学 > 奇幻玄幻 > 燧源 > 第二十五章 霍尔的秘密

第二十五章 霍尔的秘密

推荐阅读:隐世潜龙王东唐潇无错版离离江边草绣昼(大叔萝莉)女人天下勾引父亲和自己上床(父女H)橡皮筋(骨科1v1sc)摧眉(年代 糙汉 女方粗口)性瘾少女和男魅魔(高H)银翘解毒颗粒国破山河在(1V1)

    符护航艇上。
    沧澜解开身上的绷带纱布,经过一下午的休养,身上的创伤终于愈合。
    从玉镯中拿出自己的本命绘卷。
    仔细感受卷轴两侧洁白玉石的丝丝清凉。
    是那么的的清心,让人内心恬静。
    本命绘卷的联系又多了几分,其中在向自己传递着什么信息,并且那散发的命力如源泉一般,滋养着。
    沧澜将符牌放在自己枕边,然后拉开了画轴,露出那壮丽的山河,瑰丽的云宇仙境。
    果不其然,一股金光从中涌出,好在沧澜提前将符牌亮出,那命力仿佛找到了媒介,疯了般向那符牌冲去。
    沧澜见自己还是无法使用,便立刻合上卷轴,玉石相碰,发出了清脆的声音。
    “咔嚓——”
    沧澜随声低头看去,原来是自己的符牌因为承受不住过多的命力,过载超荷,给碎掉了。
    看来控神阶仅仅能短暂的封存一部分绘卷的力量。
    想借助外力使用绘卷,起码需要灵神阶!
    可是沧澜现在阶段的瓶颈便停在了控神阶,不管怎么做,都无法再次突破了。
    第四道命纹,就差那么一下就能具现出来,但是图案及枢机阵点都没有问题,并且以他的本事,绘制武灵阶命纹都没问题。
    可现在却陷入了瓶颈期。
    “到底因为什么啊?”沧澜收回卷轴,一脸无奈的看向机舱天花板。
    “沧澜,我可以进来吗”门外传来伊芙的声音,沧澜立刻从床上坐了起来,回应一声。
    连续半天,照顾沧澜的工作全落在伊芙身上。
    众人看到沧澜从侦察机下来的那一刻,除了需要对接设备的曹兵三人,燧源的成员都捂着嘴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
    因为沧澜的伤看起来太严重了。
    被戈洛夫用符锯击碎符甲,沧澜腹部被划出一道深深的口子,然后又被狠狠的砸在地上,内脏也跟着受到了冲击。
    等到了对接点,沧澜从符甲里出来的时候直接昏了过去。
    可想而知,沧澜一路上是凭着怎样的意志,坚持下来的。
    好在回到符护航艇的时候,他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但身上的绷带还是显得自己快要挂了一样。
    “你怎么把纱布拆了?”走进房间的伊芙端着琼丝太太做好的午饭,放到沧澜床头。
    “伤口都已经愈合了,只要等气血调整过来,我就没事了。”沧澜摆了摆手,证明自己现在情况良好,不用担心。
    伊芙把额前的金色碎发用手往后捋了捋,找了床上一块区域坐了下来。
    “你这么心急,万一还有那里没恢复呢。”她埋怨了一句,然后就拉开沧澜的被子,准备看看他的伤势。
    沧澜刚要说等一下,可是伊芙担忧心切,洁白玉手直接将被褥掀了起来。
    随后整个卧舱就陷入了寂静,除了外面发动机的巨大噪音外,再也听不到任何声响。
    不知沧澜的小心脏跳了多少下,伊芙摇了摇那憋红的小脸蛋,咬牙嗔到:
    “你…你……你怎么不穿衣服啊!?”
    沧澜赶紧将被子盖好,顺带用手压住被角,一脸无辜的说:
    “我也不知道你这么夸张啊……”
    伊芙小手捏着裙角,嘟囔道:“谁知道你…哼!你可真坏!”
    沧澜一拍脑袋,这个误会可是闹大了。
    不过自己转念一想,自己这三百岁的“老头”还在乎这个?
    就是委屈伊芙了…
    好在自己没有亏,仅仅是被赚了便宜。沧澜暗自想到。
    “这个事情你不准告诉你别人啊!”
    伊芙回过头去,眼睛恶狠狠的盯着沧澜说到。
    “好啦好啦,我的错,这个事情咱们翻篇好吧~”
    沧澜拽住伊芙的双手,赶紧认错,讨饶。
    伊芙也很快的恢复状态,为了缓解尴尬,从床上起来,用勺子在碗里舀了一勺饭菜,微微吹凉,喂到沧澜嘴里。
    看着嗷呜嗷呜疯狂-干饭的沧澜,伊芙说出自己的一个问题:
    “现在咱们暂时安全了,可是下一步咱们该怎么办?继续前往目的地吗?”
    沧澜一边吃着饭一边也思索着。
    如果继续去地中海方向的话,只要到归裳国边境区域,那里的防御武器可不像城市内那般不堪。动则就是护卫级的导弹屏障,并且沧澜不敢拿护航艇的隐形技术和归裳国的高阶雷达硬碰硬。
    赢了,无非是自己能平安离开,但是要是输了……
    沧澜可就带着新生的燧源小队交代在琳琅星的同胞手里了。
    那星兽在地符界,真的就没敌手了!
    但是如果继续呆在归裳境内的话,那么就必须想办法落地,完成物资补给,要不然,等物资消耗完,这可就变成了移动棺材了。
    “不如这样,我有个主意。”沧澜放下吃的干干净净,如同刚洗过一样的饭碗,接过伊芙递来的毛巾擦了擦嘴唇,说道:
    “既然布莱克那贼子亡我之心不死,那咱们就打他个出其不意!”
    伊芙闻言来了兴趣,急忙问道:“怎么说?”
    “安排曹兵他们,咱们航线转移,目的地——圣罗伦索!”
    沧澜目光如炬,坚定的看向伊芙。
    伊芙被沧澜看的小脸又逐渐泛红。
    “好的我知道了,我去和他们说。”说罢便从床上起身向外面狼狈跑去。
    看到往日里隐藏颇深的伊芙也有这样的一面,沧澜也不禁感慨道:
    不管她的真实身份如何,但小姑娘~毕竟还是小姑娘啊。
    这个想法产生还没几秒,沧澜的符机便响了起来,他拿起看向屏幕,不由得捂住额头,感叹道,
    自己仿佛多了一位秘书,还是秘书姐姐。
    “好弟弟,我听曹兵说你们成功脱险了,你的伤怎么样了?”公羊乐就像连珠破一样向沧澜问道。
    沧澜用手撑着额头,赶紧回道:
    “一切都好,但是我现在有个想法,姐你那边能帮我安排一下吗?”
    “什么想法?”
    “改变原定计划,就不去地中海了,绕道返回圣罗伦索,打布莱克他们一个出其不意!”
    沧澜重复说了一遍,因为返回圣罗伦索,降落后还是需要接应,物资的补给。
    这些沧澜必须和公羊乐定好,怎么安排。
    公羊乐那边也是被沧澜给说住了,因为画室已经派出一部分人在地中海做好了接应布置,突然说不过去了,多少有些不合适。
    “不用太担心,地中海那边的基地我们还会过去,但不是现在。”沧澜知道那边担心什么,但眼下,最合适的办法就是如此。
    公羊乐在那边回道:“主要是圣罗伦索的戒备不一定会轻松啊,你回来我担心护不了你周全。”
    “我计划兵分三路,见识了侦察机的厉害,可以让一人驾驶侦察机在各地露头,打乱教会的部署,而我们则驾驶护航艇返回圣罗伦索。”沧澜继续说道。
    “而回到圣罗伦索,也主要以护航艇为主,继续潜伏行动,而我则是作为机动小队,在关键时刻,给教会致命一击!”
    本来沧澜的主要目标是星兽,但是眼下,自己的人族同胞,比这星兽还要希望自己死。
    既然如此,沧澜也不是好惹的,必然会让布莱克好看!
    “好,既然你已经想好,那我这边安排。”
    公羊乐也没有多说,既然是沧澜的安排,那必定是有他的用意。
    “麻烦姐了。”沧澜思索良久,还是将话说了出来。
    沧澜一直以为公羊乐呆在圣罗伦索的画室里安排一切,但是昨晚发生的事情,让他知道,公羊乐是一直保护着自己。
    公羊乐听到这话,手上的工作也停了下来,心中突然暖暖的。
    她摸了摸有些发烫的脸颊,摇了摇头说到:
    “说什么呢?你可不要再以身试险了,平安回来。”
    “好。”
    ………………
    霍尔找了一处机场,将自己的符机交给手下维护,便走进一个豪华酒店。
    进了酒店后,执勤的服务生看到霍尔后,脸上显出一抹笑意,便微微躬身,示意对方跟上自己。
    “大人~你有几天没有过来了呢。”
    霍尔摆了摆手,说道:“快点给我安排好了,我一会儿还有事,要是耽误了你们可遭受不起。”
    那服务生一听,便识趣的闭上了嘴,老老实实的带霍尔走进一处暗门。
    很快二人便来到一处幽暗的房间。
    掏出钥匙,将房门打开,服务生便向霍尔示意,离开了这里。
    霍尔则是解开自己的西装领带,一边向前走着一边将外套褪下。
    他一脸的愁容随着他一步步走进房间也点点散去。
    “你来了?”
    霍尔听到对方声音,立刻跪倒在地上,一脸卑微的说道:“求主人原谅,我来晚了。”
    只见那房间内走出一位男子,全身仅披着一件毛毯,昂首目光俯视的向霍尔说道:
    “既然知道自己来晚了,该做什么就不用我说了吧?”
    霍尔心领神会,微微起身,伸出双手,闭上眼睛,吐了口气,便抬起手来对准自己的脸庞,用力扇去。
    “啪——”
    霍尔英俊的脸庞上显出一道很明显的红印,他感觉脑袋有些发蒙,但他手没有停,紧接着又是一记。
    那居高临下的男人一脸享受的看着霍尔自罚。
    在不知过了多久,霍尔的脸已经肿的像猪头一样,男人终于叫停,用冷漠的语气说道:
    “今天就罚你到这里,起来吧。”
    霍尔终于得到了解放,忍着脸上传来的疼痛爬了起来。
    男人则是解开扣在胸前的毛毯,斜靠在宝石镶嵌的沙发上,用不屑的语气命令道:
    “废物!爬到主人这里,让主人舒服舒服。”
    霍尔没有多言,手脚并用,来到男人面前,双眼微眯,神情朦胧。
    用手扶住他内心想要的,嘴角张开。
    二人便开始了彼此的满足,一同愉悦,一同享受。
    先前离开的服务生回到自己的岗位,不知过了多久,终于看到霍尔从大厅内走了出来。
    只是身上的西装换了一套,面色红润,和刚来的时候完全不同。
    “欢迎您下次光临。”服务生弯腰鞠躬,向霍尔示意。
    他们不知道霍尔的真实身份,他们只知道,这个酒店就是霍尔的。
    一家从上到下都是男人的酒店,没有一位女性。
    看到霍尔坐上专属座驾离开后,他返回酒店,来到暗门前,左右环顾,强忍着内心的好奇,推开门走了进去。
    随着台阶向下,他的内心突然多了些许不安,自己的师傅告诉过自己,每一次这位大人来一趟这里,这里就会更换一位头牌。
    而这个原因,除了自己去找,就只有酒店的代理人知道了。
    但是没人会傻到去问这些事情的。
    所以,这服务员此刻的好奇心空前高涨。
    来到了这个神秘房间,他突然愣住了。
    引入眼帘的……是先前酒店的当红头牌的无头尸体,整个房间被鲜血印染。
    而自己脚下,则踩着霍尔刚进门时穿着的西装。
    他的心脏如同被一双大手抓住一般,感觉无法呼吸。
    “这……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在他来到这里的几分钟前。
    霍尔将小瓷瓶的药粉敷在脸上,点起一支香烟,看着跪倒在地上的男子,笑道:
    “你真的很棒!”
    那男人浑身颤抖,一时间不知该说些什么。
    霍尔看出其内心的恐惧,向其招了招手,用温和的语气说道:
    “不用怕,你又没错做什么,无非就是太快了而已,弄得我一身脏,无碍无碍。”
    那男人一步一步向霍尔爬来,用脸在霍尔的腿上轻轻蹭着,双眼透露着让人怜爱的神情。
    霍尔闭上眼睛仰起头,没有出声,静静的感受着男人的操劳。
    “你搞错了一件事情。”
    逼着眼睛的霍尔突然说道,随后双腿突然夹紧,将男人的脑袋死死锁住。
    “你们老板没和你说清楚吗?要保持一个王者的样子,你现在这个样子……”
    他睁开眼睛,缓缓说道:
    “让我作呕。”
    双腿用力…
    在男人的求饶声中,他感觉到了今天前所未有的乐趣。
    “谁让你来这里的?”
    就在服务生倒在地上不知所措的时候,他身后传出一道声音,只见一个花白头发的老人,拿着拖布,水桶等工具站在自己身后。
    “老…老板?我…我。”
    服务生一时间被吓得不知该说些什么。
    老者叹了声气,无奈的摇了摇头:“我原本想保住你们所有人,但你们为何不听话?”
    说罢……举起铁制的拖布握杆,向下刺去。

本文网址:https://www.nanyou16.com/book/55207/1462660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nanyou16.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