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友文学 > 奇幻玄幻 > 燧源 > 第二十三章 成功隐匿

第二十三章 成功隐匿

推荐阅读:无上神帝星辰之主踏星御天神武天帝神道仙尊神级修炼系统邪王嗜宠:鬼医狂妃邪王嗜宠鬼医狂妃邪王嗜宠:神医狂妃

    离子侦察机,是公羊文达在圣罗伦索的最骄傲的资产,不知拼了多少年,用多少业绩所换来的。
    此刻,就这么交给了沧澜,可见其对沧澜的期望。
    “名家可是大手笔啊。”
    负责驾驶符机的那人回头向沧澜说道。
    “我也想问,这也是护卫级的么?”
    沧澜在地面时接收了一定的治疗,现在浑身缠满绷带,浑身上下只有脑袋能轻微的动一动。
    看来这几天吃的培元固本的草药,又白交代了。
    沧澜原本想着只要完整的吸收了这些药草,自己的体魄至少能达到英灵期的层次。
    只可惜遇上了那天杀的戈洛夫,让自己经脉受损,药力随着经络的破裂散了出去。
    不过见识到公羊乐的实力提升如此之大,自己虽然不能使用战绝,但是格斗技巧,他还是自然无敌的,但是境界的压制还有武器装备的落后,让他无从发挥。
    但是公羊乐却是简单的几招就将其解决,让自己实属满意。
    自己的控神阶战绝,可以在这地符界扬名立万了。
    毕竟是自己的作品,沧澜是发自内心的开心。
    当然还有最主要的一点……
    公羊乐及时救下了自己。
    如果自己已经丧命于戈洛夫刀下,那什么扬名立万。什么除暴安良,全都是胡扯了…
    “我开启超加速模块,咱们大概二十分钟到你们符护航艇那里,做好准备,让他们准备对接。”
    沧澜微弱的说道:“你觉着我这个样子…能按照你说的去做吗?”
    那人扭头看了一眼沧澜的惨状,才发现自己失言了。
    但已经晚了,通讯设备那头的大姐大已经怒了。
    “好你个朱兴文!老娘让你照顾我弟弟,你到好,给我当仆人使唤开了啊?!”
    朱兴文感觉耳膜受到了这辈子最大伤害的刺激,在快要聋了的时候摘下耳机。
    一脸惨白的瘫倒在桌椅上。
    “沧澜,大小姐和你是什么关系啊?”朱兴文惨然的问到。
    沧澜此刻内心多少有略微的优越感,此刻,一瞬间感觉多几个姐姐,也不是什么坏事。
    完了,吃软饭吃上瘾了…
    离子侦察机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并且开启了超加速模式后,更是以肉眼无法观察的速度一闪而过。
    沧澜感叹道,自己废了两个半的飞行背包的距离,此刻却被侦察机轻松走完全程。
    地符界的科技,真的快要比上天符界的咒术了。
    在天符界,术文符域的人们利用本命绘卷,通过意念以及符咒的媒介,实现现实的改变。
    壁如沧澜想要从白云涧回到学识祭坛,则只需要在本命绘卷上写出:
    去,学识祭坛。
    即可,在文字融入绘卷后,便会根据咒术实现难易程度,消耗一定的念力,完成理想与现实的交接。
    可现在,地符界的人们通过研究符兵符甲符器,已经有追赶天符界能力的趋势,这要是给足时间,说不定真有一天,能以地符界这后追之势,赶上天符界。
    到时候,地符界再也不用四大符域的庇护,而是辅助符域一同对抗域外星兽。
    实现琳琅星防线一体化。
    当然,这些是沧澜的设想,万一人族在某一个时间点给灭族了呢?
    呃…这也不能想。
    与此同时,福利院时间过后的第三天清晨。
    圣罗伦索也迎来了初升的曙光。
    但是作为西承之窗,各界实力交汇的地方,这座城市注定不会安宁。
    福斯剧院旧址,数量符车在此处停下,上面陆续走下身着西装,面带墨镜的男子,他们掏出身上的武器,按照自家阵营依次站位,逐渐形成了三方势力。
    “哟!马特哥,好久不见啊!”
    其中有一个光头男子,眉头处有一道青龙图案,双手揣兜,叉着腰向对面一光膀子男子说到。
    被叫做马特的男人将嘴里叼着的雪茄放在手下递来的托盘上面,吐出一口淡淡白烟,笑道:“我说是谁来了,原来是史丹利小兄弟啊!”
    说罢,便敞开双手,走到对方身前,一个熊抱,二人便抱在了一起。
    简单的寒暄过后,二人一同看向另一方向的男人。
    那男人没有和他们一起打屁,而是大老远冷冷的看着他们。
    “我靠宗安你这个小瘪三!你还敢过来是吧?”史丹利作势伸手指着那人骂道。
    一旁的马特也是脸上冷漠,看得出来,这两人对宗安很不爽。
    “二位要来瓜分福斯剧院的财产,我们家大业大,为何不能参与一下呢?”宗安双手一摊,不屑的笑道。
    “福斯剧院是我们西承人的,你这无耻的东煌人给大爷我滚出去!”史丹利上前几步,走到宗安面前,有手指着他说道。
    就在同时,宗安身后的小弟也都端起武器,操起家伙围了上来,而史丹利还有马特的手下也不是吃素的,见此形式,也都一个个帮着自己老大来撑场面。
    一时间,颇有剑拔弩张之意。
    “你说我东煌人不能拿着份产业,但是我想说,你们也不配!”
    宗安冷眼看着史丹利回道。
    史丹利见宗安还敢回呛自己,忍无可忍,准备动手让其长点记性。
    可是一旁的马特将其拦下,面无表情的说道:“别着急,听听他要怎么说。”
    宗安看到马特的态度也是微微一笑,说道:“还是马特哥识大局,得大体,不像某条披着人皮的狗,只会无能狂吠。”
    史丹利此刻正欲发怒,可转念一想自己一怒才正中对方下怀。
    他咬了咬牙,皮笑肉不笑的说道:“他能怎么说?”
    “首先,咱们仨家目前还不适合直接上来去分钢爷的地盘。”宗安示意手下把家伙放下,而马特和史丹利也示意各家小弟退下。
    宗安继续说道:
    “要知道,铁父身亡的消息全城有目共睹,并且有教会的死亡证明,可是钢爷!钢爷何等人物?明事理的人都知道,铁父不过一草包,全靠钢爷的面子在撑场子。”
    “铁父那废物死了,我丝毫不觉得意外,甚至情理之中,可是钢爷,目前生不见人,死不见尸,难道咱们就这样大不敬的分割人家财产吗?”
    宗安看着不远处几家福斯剧院的下辖产业,向二人示意道。
    因为钢爷的手段,就算两位当家的不在原本最得力的干将也被诛杀,但是其产业还在健康的运营着,没有受到太大影响。
    而三家如此焦急的分割,难道不怕福斯剧院的临死反扑么?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这一点,三位老大都很清楚。
    “所以,我认为,此事应该从长计议,至少要知道钢爷的下落,是死是活,我要闹清楚!”宗安坐在小弟送来的交椅上面,细品一口香茗,闭目养神。
    而原先暴躁无比的史丹利闻言也冷静下来,这东煌人说的不无道理。
    “那你说怎么办?”m马特问道。
    他和史丹利看到宗安已经坐下,也不会再傻站着了,这一出平台广场,也就是三家的临时会议室。
    “很简单,做咱们这买卖的,讲的无非就两个字——规矩。”
    宗安伸出手指笔画道:
    “我这边提议,十天为期,三家在这十天内不得对彼此出手,更不能对福斯剧院出手,如若违背,就独自承受来自另外两家的报复吧。”
    史丹利闻言反驳道:“十天!谁能给你耗到十天啊?十天,别说我了,我小弟都着急的要分地皮了!”
    说罢他回过身去,举起双手向上划了一拳,向自己的手下喊道:“是不是?你们能忍住吗?哈哈哈!”
    他身后的手下一个个也跟着起哄,用胡言乱语描述都是轻的,简直是银言秽语!
    马特此刻眉头微皱,示意史丹利收手。
    转而他看向宗安说道:“这十天时间的确有些久,并且夜长梦多,宗门主还有更好的办法么?”
    “有倒是有,但是这个还得麻烦马特哥稍微靠近些说。”
    宗安一脸笑意说道。
    马特也没多想,便点了点头,身子往宗安这边靠去。
    宗安也微微站起身来,示意对方不用起来,自己则是俯到马特耳畔,嘴型微张,低语呢喃。
    而一旁的史丹利睁大了耳朵,也听不到二人到底说了什么,不由的心底着急,抓耳挠腮。
    片刻后宗安还是一脸微笑的回到了座位,而马特则是满脸疑惑,他刚要开口,便被史丹利打断,说道:“马特哥,这小瘪三和你说什么了?为何还要背着我?”
    宗安见势抢先说道:“我刚刚突然觉得办法不成熟,所以还没说。”
    马特闻言也是跟着点头附和:“对啊对啊,我们什么也没说。”
    “狗屁!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吗?马特!我是看您在这a7区颇有威望才和你如此低三下四的说话,别给脸不要脸!”
    史丹利站起身来将木椅砸碎在地上,怒气冲冲的离开了这里。
    看着如此蛮横无理的史丹利,马特心中更是怒火上头,骂道:
    “说你是三岁小孩都是夸你了!废物东西,教会怎么会想到派你过来?”
    见场面上只剩下自己和马特两家势力,宗安便从手下手里结果一坛青花,放在马特手里,笑道:“马特老哥,这是小弟方才品的香茶,感觉味道非凡,便取同一料子封了一坛赠您,不成敬意。”
    马特端着手里沉甸甸的青花,再鼻子里飘进宗安茶盏那淡淡清香,原本想要婉拒的心思此刻全无。
    一脸笑哈哈的说道:“宗门主,你的心意老哥哥我呀,就领了,我前些天新进了一批货,想的门主你这做了小十年生意,该扩大扩大规模了,这批货,应该能帮到你。”
    两位老大此刻也互相打开马哈,无形间二者便互相牵扯,都染上了对方的因素。
    怒气冲冲回到教会营地的史丹利,将双腿摆在办公桌上,拨通了霍尔的符机,然后开始说道:
    “老大,能否给我一套符甲?我想去收拾了马特和宗安两家!”
    霍尔此刻正驾驶着符机前去拦截沧澜的路上,看到史丹利的讯息以为是福斯剧院的产业已经接收完毕,心想终于有一件好事能汇报一下了。
    但是等史丹利说完后,他听完险些双手把持不住,符机直接大幅度在空中翻了个跟头。
    霍尔怒道:“你说什么?你再给我说一遍!”
    史丹利在那边被吓了一跳,立马从办公椅上跳了起来,站的笔直,毕恭毕敬的向霍尔说道:“马特和宗安两家已经有结盟的意思了,所以我想批准上一套符甲,我去解决了两家。”
    霍尔强行忍住心中的怒气,咬着牙一字一句的说道:“然…后……呢?”
    “然后我就能吃下钢爷的产业,来孝敬老大您了啊!”史丹利还没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乐呵呵的说道。
    “我不是安排过吗?务必要和当地势力结为一体!不要仗着自己背后有人就自高一等!”霍尔冷声道。
    史丹利有些委屈的解释说:“他们给脸不要脸啊,老大。”
    “那您也得给我受着!你现在给我装起大爷了是吧?你不知道最后除掉画室的那帮人必须靠当地势力么?就凭你,能抗衡的过画室吗?”
    霍尔感觉自己来了中部行省以后就没顺畅过,到处都是不顺心的事情。
    惹自己心烦。
    “给半天时间!必须给我把和当地势力的关系,恢复如初!”
    霍尔下了最后通牒,随后挂断了符机。
    听着“嘟嘟嘟”的声音,史丹利还是不解的说道:
    “教会事情是真的多,明明有实力全部解决,还要这么大费周章的去搞。”
    “哎,想不明白啊!”
    而这边的霍尔驾驶着护卫级符机终于追赶上了沧澜等人的护航艇。
    看到已经归队的沧澜,他心中咯噔了一下。
    心想已经晚了一步,只要在沧澜回道护航艇前击毁护航艇,就是功,可是回来以后再击毁…那不仅没有功了,恐怕过就能让布莱克灭了自己。
    可是这一刻容不得他多想,想到这几日的憋屈,他下达了最后的指令。
    可就在自己准备好离子武器,结合防空系统准备对其来一发毁灭性打击时……
    那一艘明明被锁定了的符护航艇。
    就这样凭空消失了。

本文网址:https://www.nanyou16.com/book/55207/1462660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nanyou16.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