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友文学 > 奇幻玄幻 > 燧源 > 第二十二章 我有姐姐,你没有

第二十二章 我有姐姐,你没有

推荐阅读:无上神帝星辰之主踏星御天神武天帝神道仙尊神级修炼系统邪王嗜宠:鬼医狂妃邪王嗜宠鬼医狂妃邪王嗜宠:神医狂妃

    沧澜通过面具定位功能,确认自己的目前方位,距离目标点还有四公里,但是他此刻需要调整一下自己的状态,因为飞行背包的能源已经快要用光了。
    曹兵为其准备了两套飞行背包,但是在到了接应地点后,必须更换更高阶的飞行器,不然就凭沧澜的飞行背包,圣骑士但凡人多一些,在地上就能把沧澜打下来。
    “沧澜,你要小心,我定位到你附近有人动用了元素之力。”
    公羊乐提醒沧澜道。
    霍尔连着吃了两次瘪,心中定然不爽,必定会想出更恶心的办法来阻碍沧澜。
    “元素之力?意思有杰灵期的人来了?”
    沧澜环顾四周,打开了面具的检索功能,开始地毯式搜索。
    就在他即将跨上围墙,翻阅过胡同走进田野时,一股可怕的威压悄然来袭。
    沧澜瞬间感觉到熟悉的压迫感。
    他不禁愠怒,曾几何时,小小的素灵期就能把自己逼到这般地步。
    在数万年前,符兵出现前,命师修炼体系并没有被简化,如今的三大阶段其实分为重天。
    英灵期的前中后期对应的是人灵、地灵、天灵期,这一阶段,主要是炼体强身,用命力打造肉身,逐渐超凡。
    三层前,只能算是比常人稍强一些的命师,不过尔尔,但在突破四层素灵期,也就是现在所说的杰灵期前期。
    则是通过掌控元素之力,与凡人及低阶命师拉开差距。
    素灵期往上则是叠灵期、灵灾期,这三阶段是命师界的中流砥柱,真正诠释了人族不畏命运,敢于逆天换命的决心与自身不屈的强大!
    最后就是雄灵期,在以前实际是由驭灵、灵元、命元期三阶划分,这一阶段,则是命师最强者的领域,百年难遇乃至千年难遇,往往人族如果诞生了命元期强者,往往伴随着就是异族的浩劫。
    但也因为这个原因,人族的突破往往要其它种族难很多。
    但是这些在沧澜面前,再强也不过是地符界的最强。
    而自己,是天符界的骄子。
    他很生气,每次都认为自己已经看开了,实际上自己还是陷在里面,身为高位面的生命,被地位面的一再碾压…
    罢了罢了,再想也是无用的。
    “你们这帮教会的人能不能像画师一样好好听人说一句话啊!”
    沧澜此刻将燧的功率开到了极限,在面具勉强的检索到对方的位置后,他嘶吼一声,冲了上去。
    强大的输出功率抵消了周遭元素之力的压迫,也只有符兵,能短暂的抵御高阶命师的元素能力。
    越来越近,沧澜终于看清了那人的脸,贼眉鼠眼的五官让人作呕,歪曲尖薄的嘴唇向后裂开,微眯的双眼里透露出诡异的精光,塌陷的眼槽再加上蓬乱干枯的黄发,让沧澜总结出一个词:猥琐,真的猥琐…
    所以他手上的力道大了几分,誓要将这恶心的人狠揍一顿。
    可是让他没想到的是,那人还是一脸诡异的笑容,缓缓的抬起手来。
    不对,他手里拿着什么?
    沧澜心中大骇,自己可是将燧的能力尽数使出。
    沧澜看清了,这是一把符锯…
    并且是一把符兵,星级护卫级的符兵!
    “嗡——嗡嗡——”
    电光火石间,
    沧澜一口鲜血喷出,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站在面前的男子。
    燧已经严重受创,腹部及胸部的甲胄处紫晶已经碎裂,露出所保护的黑色底甲。
    腹部传来的撕裂感,沧澜打开面具,大口呼吸着空气,因为方才的一击,地面尘土滚滚,吸入喉腔,又让他激烈的咳嗽起来。
    “你……咳咳,究竟什么路数?”
    沧澜艰难的说道,没想到自己遇到了一个硬茬。
    “小子,叫我戈洛夫就好,哈哈哈哈!”男人伸出舌头舔了舔嘴角,一脸奸笑。
    “多么细嫩的皮肤哇!啧啧啧,简直如珍珠一般夺目呢~”
    他拉着手里的符锯,一步一步的向沧澜逼近。
    “戈洛夫,沧澜飞快的在脑海里回想归裳国的信息。”片刻之后。
    “剥皮者戈洛夫?”
    男人愣了一下,随后嘴咧的更大了,笑道:“看来我的名号已经传到上国去了啊!桀桀桀。”
    沧澜吐出喉间的鲜血,心中暗道不妙,自己可是第一次遇到实实在在的恶人。
    之前的钢爷铁父,约克布莱克等人,仅仅是小贱小滑,而眼前这人。
    可是归裳国臭名昭着的剥皮者!
    据说十年前一人将教会教堂里的所有人屠杀殆尽,其中的圣骑士被其斩首示众,修女则是被残忍的剥下皮肤,只留下血肉模糊的遗骸。
    此事被曝光后震惊全国,教会人员放出高额悬赏,通缉此人,只可惜戈洛夫阴险狡诈,遇到比自己弱的神职人员则是伺机刺杀,面对强到碾压自己的大能则是虚与委蛇,愿意归顺为其做事。
    戈洛夫手中的符锯是霍尔提供的,是定做的护卫级符兵,在加上本身是杰灵期的强者。
    霍尔是真的很放心。
    “小小年纪就如此厉害,真是天纵奇才啊!”戈洛夫伸手托起沧澜的脸颊,细长的舌头舔了舔干瘪的嘴唇。
    沧澜的双眼实在是太好看了,一时间让他这等恶魔都陷入其中。
    沧澜抓住时机,掏出符牌,一拳打在戈洛夫左颧骨上。
    “可恶!你找死!”
    男人吃痛。将符锯扔在地上,痛苦的哀嚎。
    符牌的爆炸让他左脸没了一大块儿,白森森的露出部分颧骨。
    而沧澜自身也不好受,控神阶的威力是目前燧甲承受不住的。
    自己的左手甲,也已经破碎,无法连接符甲中枢。
    鲜血流在地上,沧澜忍着剧痛捡起地上的符锯,但是他不管如何用力,都无法将其抬起。
    重新戴回面具,发现这符锯竟然有了权限,必须戈洛夫本人才能使用。
    “小畜生!你很好,很好啊!”男人此刻威压彻底爆发,从背包里拿出药粉撒在伤口处,做了简单的止血止痛,站稳身形。
    他此刻心中惊涛骇浪,没想到这弱不禁风的小屁孩,竟然能对自己造成这么可怕的伤害!
    “你这般禽兽,就由我来灭了!”沧澜大喝一声,右拳挥出,可下一秒沧澜就感觉天旋地转,就算呆在符甲里也无济于事。
    一时间他失去了行动能力。
    “小子,你以为我光靠一个符锯就能走南闯北了吗?”戈洛夫笑道。
    此刻他他双手挥挪,身形自然流转,将在符甲里的沧澜失重旋转。
    战绝!
    虽然是战形阶战绝,但是对于现阶段的沧澜来说,足以致命。
    沧澜不知道这么低阶的战绝到底是什么作用,该如何破解,因为在天符界,这么弱的战绝基本通过意念就实现,根本无需练习,而武灵阶战绝才需要知行合一,做到心领神会。
    可就是这么弱的战绝,此刻拿捏了沧澜…
    “我就要这么交代了吗?”
    沧澜闭上眼睛,早知道方才就先撤退了,想着为民除害,谁知道要被害给除了…
    戈洛夫一掌将沧澜打进土壤,将其死死的嵌入大地,无法动弹。
    “你这混蛋,肯定不得好死!”沧澜被面具里自己咳出的鲜血呛得无法呼吸,只能用最后微弱的气息咒骂道。
    “小子,你要是成长起来,我还真怕你怕的要死,可惜,我最喜欢看天才横死~这才是最美的狂欢!”
    戈洛夫一脸享受,手握符锯,对准沧澜腹腔,用力砸下。
    “玉丹体!”
    就在符锯要将沧澜贯穿时,一声娇呼传来,那如丹青美玉一般的双手将符锯快速移开。
    沧澜听到声音,便知道是谁来了。
    看来还是要暴露了…
    “公羊乐?”戈洛夫被击退几步后,看清了来着的模样,有些疑惑的问道。
    他不仅疑惑公羊乐会出现在这里,更疑惑自己手中的符锯,为何会断裂成碎片落在地上。
    这可是星级符兵啊!
    自己的战形阶战绝都无法破坏分毫,说明了什么?
    公羊乐起码掌握了战意阶以上的战绝!
    这小娘皮遇到什么造化?
    想到这里,他双眼逐渐泛红,只要想办法拿下公羊乐,关于战绝的来历不就知道了么?
    看着一身劲装,将完美身材展现出来的公羊乐,他咽下一股口水,沙哑的说道:
    “你会后悔今晚招惹我的。”
    接着他忍着嘴角伤口的痛楚,吼道:“着装!”
    随后一道血红色气浪散开,将周遭花草走石震碎荡开。
    从他腰带中心那块宝石处,出来几块厚重的符甲,一块一块的附着在其身上。
    “大叶红金甲?”公羊乐双眸微眯,说出了对方的符甲名称。
    濒临昏迷的沧澜听到了名字,便感叹道,就算戈洛夫没有战绝,凭符甲,也是自己无法匹敌的。
    能有名字的符甲,基本都是护卫级以上…
    公羊乐扶起地上的沧澜,在其手上塞了一根画笔,说道:“这是琳琅画室的制式符甲,我对外观进行了微微调整,你的燧已经无法使用了,先穿上这个去汇合。”
    随后她便向戈洛夫冲去,一脸怒容:“敢动老娘的好弟弟!你给我死啊啊啊啊啊!”
    一脚将戈洛夫着手踩在地上,随后华丽的转身另一条长腿狠狠的砸在戈洛夫头部。
    “呃啊!”戈洛夫头颅受到猛烈锤击,方才受到的重创也再次皲裂。
    整个人连着符甲被砸进地上。
    这画面,和方才的沧澜一模一样。
    沧澜不禁想对戈洛夫嘲讽一声:“我有姐姐,你没有!”
    戈洛夫暗道不妙,刚想向霍尔传递求救信号,可是自己后脖颈为何如此冰凉?
    “畜生,该送你上路了。”
    公羊乐冷冷说道。
    手中细剑拔出,拿出绣花手帕轻轻擦拭干净,随后用元素之力将手帕上的污渍排出。
    看着沧澜消失的方向,逐渐隐于田野间。
    沧澜手握毛笔,在听到公羊乐所言后,便急忙喊出一声:“着装”。
    进行身份注册,在他用出最后一点力气重复一边后。
    毛笔放出一道柔和的白光,笔杆与笔毛分离,笔毛如线条一般千丝万缕的覆盖沧澜身上,作为底层战衣,而那洁白的竹形笔杆,则是逐渐方大,作为一块块铠甲附着在身上。
    这边是琳琅画室大画师的符甲。
    沧澜这身与一般的大画师符甲不同,因为沧澜身形更小,所以部分甲胄也进行了缩小处理,并且公羊乐为了对应沧澜的名字。将原本素白的外甲添涂上一层淡淡的蓝光。
    有了满能源的符甲,沧澜此刻就算再虚弱,也有一定力气向目的地继续进发了。
    而此刻的霍尔,一脸的黑线。
    他一直在外保持着谦谦君子的样子,但此刻。
    他仰天长啸。
    全副武装的圣骑士拦不住,他认了;
    自己那英灵期后辈被反杀,他忍了;
    可现在!让神权国教会及元老院震怒一时的剥皮者戈洛夫,也被灭了……
    他忍不了!
    他这次丢人丢大发了。
    “大人,主教大人联系您。”一旁的手下颤颤巍巍的说道。
    霍尔此刻就算万般不愿,也不得不接起符机,无奈说道:
    “我让你失望了…”
    那边的布莱克此刻被美女佳人簇拥,有些飘飘然,还以为霍尔这边一切顺利,大笑道:
    “什么失望啊!没事儿啊,那小子怪贼的,多上点心,给我收拾收拾他啊。”
    说完便挂断了通讯。
    霍尔此刻更加无奈了,局面已经如此,要想翻盘几乎无望,除非自己和画室撕破脸,将那护航艇打下来。
    那到现在一切的努力全白费了。
    布莱克也饶不了自己…
    “沧澜!”
    他咬牙,咬的鲜血从嘴角溢出…
    他恨悔,恨的眉头紧皱,怒目圆睁。
    “拿我圣书,我要亲自上了。”
    霍尔此刻陷入疯魔,不管什么三七二十一,既然符护航艇无法作文章,那自己就收下沧澜这条小命了。
    但是此刻,沧澜已经到了对接地点。
    一架崭新的符机,离子侦察机,沧澜将符护航艇的独立识别码用光碟输了进去。
    就是因为这串识别码,让沧澜以小命差点交代的下场,冒险来到这里。
    因为只有将这识别码输入,才能让这侦察机根据精密的数值与护航艇完成对接,实现硬件对接。
    此刻,沧澜,任务完成。

本文网址:https://www.nanyou16.com/book/55207/1462660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nanyou16.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