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友文学 > 奇幻玄幻 > 燧源 > 第十七章 重返福利院

第十七章 重返福利院

推荐阅读:无上神帝星辰之主踏星御天神武天帝神道仙尊神级修炼系统邪王嗜宠:鬼医狂妃邪王嗜宠鬼医狂妃邪王嗜宠:神医狂妃

    “还敢不敢这么嚣张了?”
    沧澜看着地上哀嚎痛苦的一众小孩,心情极为畅快。
    虐菜的感觉,真的是太爽了。
    为首的泰勒更是被打成猪头,嘴歪眼斜的瘫在地上,化作一团。
    一旁的黑瘦男孩儿因为方才动手最凶,仗着泰勒在身边无所顾忌,然后沧澜就对其进行了一定的惩罚:
    吐出嘴里的碎牙,他一边哭着一边说道:“你偷袭!你…你好好的突然打我们,我要告琼丝太太去!”
    说罢,便一瘸一拐的向院内跑去。
    沧澜心情大好,既然琼丝太太在的话,他正好有些事情去问一下。
    来到院长办公室,让沧澜意外的是除去打着绷带纱布的琼丝太太,教会圣骑士队长约克竟然也在,只不过他身上伤痕累累,精神状态非常差。
    看来是自己牵连他了。
    看到沧澜出现在门口,约克一脸吃惊,因为他被放出来就是出卖了自己所知道沧澜的所有情报,这放自己出来完全是为了来向福利院取关于沧澜的材料。
    毕竟事情闹这么大,布莱克等人也不好再在红岩街亮相了。
    现在舆论依旧倾向约克这边,因为布莱克一时疏忽,没有提前控制局面,让沧澜给阴了一次,不仅没把沧澜给掌控,还被其恶心的不得不再退居幕后。
    “你怎么在这里?”
    “你竟然能出来?”
    沧澜和约克几乎是同一时间问出各自的问题,二人一脸不可思议的盯着对方。
    “还不是拜你所赐!?”约克听审问自己的人说沧澜不过是一个黑户,万画上国根本没有这号人,所谓世家,更是无稽之谈。
    知道实情的约克感觉自己的耳朵被拉到了头顶,嘴和鼻子往前移了移,活生生一条大蠢驴的形象。
    别沧澜忽悠了大半天的他再也无惧沧澜,论背景沧澜之前所说全是子虚乌有,论实力,见识了大主教的可怕后,他也算是见过世面,不会再被沧澜的虚张声势所唬住了。
    “拜我所赐啊?我也不想多说什么,如果真如你听的你想的那般,为何我还能站在你面前?”沧澜笑道。
    约克这个人的脾性已经被自己摸得清清楚楚,原本沧澜是不屑和这种类型的人深入交流的,但是约克这条线现在还不能断。
    “区区大主教,如此草率就要抓人,你确定他能保你?”沧澜继续说道。
    约克闻言咬了咬牙,向办公室门外走去,路过沧澜身旁时低声说道:“有什么出去说,没看到这里有外人么?”
    “我觉着没有必要约克长官。”
    沧澜看向一旁许久没有说话的琼丝,说出自己的猜测:“昨夜主教的人已经找过她了,这些事情她应该都知道的。”
    约克心烦意燥,感情就是自己什么情况都不知道,被人蒙在鼓里玩的团团转。
    既然琼丝已然知道这个情况,为何还要自己亲自来福利院领材料?
    布莱克到底安着什么居心?
    “意思你已经知道这些事情了?”约克看向琼丝,问道。
    老太太尴尬的点了点头,然后说道:“他们告我你和布鲁都被抓了,然后因为什么被抓的是给我发了个材料,我是看了以后才知道的。”
    沧澜来了兴趣,凑上前去道:
    “可以让我看看么,主教大人是如何说我的?”
    琼丝知道沧澜的厉害,颤颤巍巍的没敢说话,原本在病房里骂骂咧咧的她,被圣骑士给抓到一个房间里,二话不说给毒打了一顿,原本没伤的她这些可是被打出伤了。
    但是知道那紫色符甲里人是沧澜以后,她想到一个看起来十岁的孩子竟然能干掉那可怕的怪物……
    那可是能把半个福利院给炸了的怪物啊!
    “不行吗?”
    没有得到回应的沧澜问了句。
    “可以可以,当然可以!”
    琼丝一瘸一拐的跑向办公桌,拿出了教会给的材料。
    沧澜虽然知道这老两口靠着福利院做的什么勾当的生意,但眼前毕竟是伤者,而且对自己还算不错,所以也没有多为难琼丝,而是上前一步,主动接过了卷宗材料。
    三人此刻也暂时放下了隔阂,因为就算是约克,也想看看大主教到底想要做什么。
    布莱克现在给他的印象就是,自己的老大被其轻描淡写的给收拾了…
    圣罗伦索的老大啊,这些年骑在大家头上作威作福,没想到就这样被解决掉了。
    “有趣有趣,福斯剧院的一把手二把手的死,都和咱们有关系啊。”
    沧澜被教会的抹黑能力给震惊了,通过片面的角度,直接编出了一部新的故事:
    首先就是沧澜的身份,被描述成了偷渡客…不过自己和这性质也差不多了,但沧澜更愿意给自己定义为“强渡”。
    毕竟自己是光明正大,当着全地符界的面,降临的~
    接着就是沧澜和约克狼狈为奸,接受了沧澜贿赂的约克为沧澜提供便利,一同将老院长坑害入狱。
    这一点沧澜内心毫无波动,本身老院长已经坐实了罪名,和自己的参与并没多少关系,甚至如若没有他,说不定已经被教会宣判了。
    不过老院长为何能在这把年纪,突然凝聚命基,然后造成用失控的力量不小心弄死了大头,至今还是个谜团。
    沧澜继续往下看到。
    因为老院长觉醒命基,二人隐瞒不住,假借福斯剧院之手,将老院长变成怪物,并且依托媒体造势,把自己树立成了大英雄的形象。
    后因为圣罗伦索的费迪教父为其举行庆功宴,被发现了端倪,二人竟将毫无防备的教父杀害,好在事迹败露,被教会抓获。
    一时间,三人无言。
    沧澜没有想到那布莱克如此厚脸皮,这故事编的虚虚实实,一般人真看不出来端倪,并且因为自己的情况,还一时间真没办法自证清白,
    沧澜回过头看向约克,冷笑道:“你被抓走以后,教会也是这么和你说的么?”
    约克此刻也被整懵了,自己昨夜在禁牢中,听到的不是这些啊。
    原本还对沧澜的话语保持坚决不信的态度,此刻间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但沧澜却高兴坏了,他最怕的就是布莱克公正严明,一切如实所说,那可真坐实了沧澜利用铁父引出玖夵的情况,虽然这点是站沧澜站在全局考虑的,但毕竟有些不光彩,如果被点出真的有些不合适。
    而现在,仅仅是沧澜借刀杀人,而这一点,他丝毫不慌,这意味着布莱克还没有百分百的确定自己和陨石事件有关。
    那就还有周旋的机会。
    于是沧澜从手镯里拿出一个投影器,放在办公桌上,随后便在墙面上投出一副画面。
    这就是沧澜的法宝,画面里:
    沧澜刚询问完约克关于昨夜宴席迎接的大领导,约克解释几句后便离开了房间。
    画面静止了很久,直到房门再次被打开,出去引路的约克推开了房门,带着费迪和布莱克走进房间,
    然后布莱克便于沧澜发生了争执,沧澜被制服,紧接着被押走。
    画面到这里就结束了。
    琼丝捂着嘴惊讶地看着沧澜,说道:“你招惹的是大主教…”
    沧澜纠正了她的观念,补充道:“然后我还全身而退。”
    约克则是补充了一句:“本该你受的罪由我来抗。”
    听到这话的沧澜感受到了约克满满的委屈,先前认为自己没有背景没有势力,无法依靠的时候,就是有气没地方撒,看到沧澜就宣泄开来。
    而此刻看出来沧澜真的不是装腔作势,而是真的有势力在为其撑腰后。
    约克那憋在心里的委屈,一下就爆发了。
    “气不气?无缘无故就受到了非人的对待。”沧澜问道。
    还没等约克回答。一旁的琼丝抢先道:
    “肯定气啊!原来就是这家伙,莫名其妙的就把我给抓到小房间里,不问青红皂白的把我打成这个样子。”
    沧澜做出吃惊的表情回道:“原来这是被人打的啊,我还以为你是在昨天爆炸中受的伤呢。”
    琼丝发现自己说漏了嘴,有些不好意思的往后站了站,想要缓解尴尬的气氛。
    约克咬牙道:“这有什么气的,下手没做好事情,上面就应该惩罚,我认了,你别想离间我们教会。”
    看来约克底子里还是有点骨气的,沧澜对他的看法稍微改观了些。
    “离间?我根本没有兴趣,我只是想要找出002,对于你们这些事情,我不想掺和。”
    随和他接着说道:“如若不是布莱克率先发难,我是不会在乎他的。”
    “说得好听,昨晚被人家怎么揍得都不知道。”约克还是倔强的回道。
    沧澜看好好说对他有些没效果,便决定来一次狠的:
    “我亲爱的约克长官,你真的以为你站在布莱克那边就能没事儿了吗?那仅仅是保你不死啊,并不是安然无忧,你出了这档子事,你难道还能安稳的坐你的骑士长吗?”
    沧澜平淡的说出了这句话,就是向约克说明,你现在,必须站到我这边。
    约克表情立马布满了愁绪,这一刻,他被沧澜真正的说到了心坎里。
    他不是命师,一步一步走过来,当上骑士,圣骑士,再到现在风光无限的圣骑士长…
    他付出的不比其他人少。
    但是不说别人,就那副骑士长汤尼,就巴不得把自己取而代之。
    沧澜所言不假,但是自己又有什么办法呢?
    约克欲憋出一些话来反驳沧澜,但是憋了半天,没想出来,代之的则是长长的一口浊气。
    沧澜知道自己又说中了,但是他还需要加点料,所以继续道:
    “据我说知,费迪是肯定没了,但你要想一下,堂堂神父,都没保住自己的脑袋,你,为什么还能活着?”
    约克额头上冒出了豆大般的冷汗,心脏紧紧绷着,他一直在麻痹着自己,告诉自己会没事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但这是他不得不面对的事实!
    琼丝在一旁看着拿不定主意的约克,便有些着急,上前一步道:“你到底是不是爷们儿?当时抓我男人的风头劲儿去那里了?被人诬陷成这傻样了,还忍着?”
    她这波助攻,无非是在向沧澜表示忠心,但她此刻比约克看的通透。
    因为沧澜一旦歇菜,那么自己肯定也活不久了,正如沧澜所言,她能和约克或到现在,完全是因为沧澜的秘密只有他们知晓。
    而什么都不知道的费迪,下场大家都能明白。
    只有紧紧抱住沧澜的大腿,与其共进退了,
    琼丝抱着沧澜背后的势力要比布莱克这位大主教更大想法下注。
    约克看了看琼丝的态度,再看沧澜那永远都是胸有成竹的神情,无奈道:“我当初就不该招惹你姐姐。”
    沧澜嘴角上扬,嘲讽道:“上国有句古语,‘色字头上一把刀’,就让我来给你诠释这句话的意思吧。”
    话音未落,办公室便再次被人推开,三人回头看去。
    琼丝太太下意识挡住办公桌,向那人说道:“伊芙,你怎么来了?”
    来者正是伊芙,当时昏迷的她被沧澜特别照顾了一番,沧澜在和约克赴宴之前留了一手,暗地联系了之前对接的副官,在自己被布莱克压制前发出了带伊芙转移的命令。
    代价…则是保其接替约克的职务。
    好在这位副官没有辜负沧澜的期望,并没有出卖自己。
    所以沧澜在公羊乐安排妥当后,便向其转了一笔不菲的资金。
    伊芙走进房间直截了当的说道:“你们刚刚的谈话我都听到了……”
    琼丝太太心中更是绝望,自己最怕的事情发生了,两个小屁孩,曾经只配跟在自己屁股后面的小娃娃,此刻一个比一个不正常。
    家里大人没教过什么“非礼勿视,非礼勿听”吗?
    伊芙拿出手里的一块儿红色晶石,看向沧澜问道:“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沧澜伸手接过,心中有些失落,原本以为能在地符界能拥有一段真实的同窗之谊,但现在看来,一切都是奢望。
    来自两个不同的地域,注定两个充满秘密的人,会衍生出不一样的故事。
    -
    -
    -
    *新书写了九天了,很明显是本慢热的作品,同时也说明我需要更加的努力去写好这本书。
    新书的成长离不开读者支持、鼓励、鞭策,所以狼狼需要投入百分之二百的热情,来回馈大家的爱。
    本书目前更新了十七章,所以狼狼想立一个flag,在本书二十章的时候,点击破千,收藏破二十,狼狼来波大的,爆更加更是肯定不能少的,届时也会为新书准备几个活动,让大家一起嗨皮~
    最后还是谢谢大家的支持,狼狼会继续努力!
    让《燧源》成为一部佳作!

本文网址:https://www.nanyou16.com/book/55207/1462659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nanyou16.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