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友文学 > 奇幻玄幻 > 燧源 > 第十六章 学识先生

第十六章 学识先生

推荐阅读:无上神帝星辰之主踏星御天神武天帝神道仙尊神级修炼系统邪王嗜宠:鬼医狂妃邪王嗜宠鬼医狂妃邪王嗜宠:神医狂妃

    温香软玉入怀,沧澜愣住了。
    这算什么?态度转变的有些太快了吧?
    “好弟弟,姐姐都不知道怎么感谢你了!”公羊乐梨花带雨,语气中的喜悦洋溢而出。
    “控神阶而已,你要是不打断我绘制,起码是灵神阶。”沧澜撇了撇嘴,自己的价值已然展现,那么接下来就是谈判了。
    沧澜从少女怀中挣脱出来,说道:“我需要你们帮我伪造一个身份,我来自一个你们所不知的世界,但是在不久的将来,只有我能拯救琳琅星。”
    “那是怎么样的世界?”公羊乐问道。
    “是你无法想象的圣地,那里不像这里这般黑暗,见不得光,每个人都有着侠肝义胆,风骨柔情。”沧澜望向窗外的夜空,回忆道。
    术文符域,网罗各地艺术大家,一同聚集于此,不断的参悟自然,观察浩瀚万物。
    相比教会的规规矩矩,万画上国也继承了术文符域的特色。
    只是不知眼前的公羊乐,到底有什么话要说。
    公羊乐此刻已经大致相信沧澜的话,因为控神阶战绝对她造成的冲击实在是太大了,她也看过一些幸运主角被神选中,然后逆天改命,成就人生巅峰。
    但是自己竟然也能够如此幸运,有《玉丹体》在手,她不知道自己命痕二层的实力可以发挥到什么地步,但是后天的煌承青年命师大赛,自己有望冲击一下了!
    毕竟命痕二层的实力,公羊乐恐怕刚一上台,就被打趴下了。
    这场大赛可是关乎背后属国的尊严,对手可不会因为她是女孩儿就手下留情。
    “命痕往往会因为机缘的出现而更容易突破,这一两天,你可以准备一些固本培元的药物,也可以给我准备一些,准备开辟第三道命基。”沧澜看出了公羊乐的短板,不用公羊乐解释他也知道。
    在魏文家里翻阅资料,沧澜知道近期煌承大陆最着名的比赛将要开始,在人族目前都处于和平时期的今天,这大赛是唯一能直观表现各国新兴战力强弱的方式。
    虽然不知道公羊乐因为什么想要参加这个比赛,但是沧澜感觉她的心性不错,可以助其一臂之力。
    公羊乐点了点头,她现在已经不知道该如何感谢沧澜,只能开口说道:“这个身份,我只能让我父亲去想办法,但是这是在归裳,开具证明是很费时间的。”
    沧澜摇了摇头,道:“有两个选择,第一个就是继续把我送回福利院,让我继续潜伏,等我大致恢复时便可脱离你们的庇护。”
    接着他继续说道:
    “然后是第二项,伪造死亡,我现在的身份信息是布鲁,完全可以舍弃,但这一条将会让我继续处于被动,变相的失去自由。”
    公羊乐思维快速运转,很快就理解了沧澜所担忧的地方,便回道:
    “虽然伪造身份略微麻烦,但是与教会周旋这一点,我们可是经常玩的,这一点你放心,我可以安排人手暗中保护你,提前帮你解决不必要的麻烦。”
    就这一点,让沧澜瞬间大感放心。
    他微微颔首,笑道:“不过你这几天也需要低调行事,等大赛开始在展露锋芒,其中利害不用我多说了吧?”
    “明白,正好这些天我可以努力努力,争取多突破几层。”公羊乐现在信心满满,心中一直压着的大山此刻终于烟消云散。
    沧澜手握绘卷,在思索着用不用再帮其充能,让公羊乐多突破几层。
    思索片刻,还是放弃了这个打算,揠苗助长,可是不太好的。
    接下来沧澜和公羊乐一同讨论了下一步的规划安排。
    最后公羊乐见天色朦胧,不知不觉二人已经畅聊通宵。
    公羊乐用父亲的名义授权给沧澜符甲的使用权,避免期间玖夵按捺不住,来袭击沧澜,至少现有自保的办法。
    至于陈红的下落,沧澜没提,公羊乐自然也没有多问。
    而这一夜,约克过的很艰难…
    见识了费迪的离开他早就被吓破了胆,一一如实招供。
    从见到陈红魏文,到见识到沧澜的奇妙之处,最后担心被问责,一步一步陷入沧澜的计划中,再到见识到福斯剧院的钢爷铁父的诡异场面种种。
    布莱克远程观察着审问细节。
    看来沧澜此行的目的和玖夵有关,但是毕竟来自那个地方,这个事情绝对不能大意。
    布莱克的内心从未像今天这般沸腾过,沧澜的出现,让他看到了另一个世界的大门,必须抓住这次机会,自己将会是数万年来最强的命师!
    如若可以,他真的想和玖夵谈一谈,一个能把那个世界的人逼到如此境地的生物,让他充满了兴趣,但他知道,这是在玩火,稍有不慎,很有可能就将自己葬送了。
    目前圣罗伦索的事情被自己死死压住,好在这一任教皇已经年老昏花,成了老糊涂,整日泡在灯红酒绿中醉生梦死。
    要不然这一大机缘,如何轮得到自己?
    他安排霍尔将能调的兵力通通派到了圣罗伦索,福利院发生的事件已经调查清楚,老院长突然凝结出命基,根据周边人的描述,很明显是被动产生的,让老院长无法克制,一掌将大头击倒,而这一掌,直接让大头一命呜呼。
    这场命案完全没有让布莱克产生兴趣,他只对突然觉醒命基的老院长感兴趣,但可惜老院长因为玖夵,再加上布鲁那小子的干涉,死的连渣渣都不剩,别说来研究了。
    翻阅之前约克等人研究的数据,布莱克直接愤怒的将卷宗摔在地上,怒道:
    “这帮废物!拿着俸禄不干实事,这么重要的数据竟然给我造假!”
    这让布莱克对老院长的研究不得不终止。
    但布莱克非常笃定,老院长的离奇事件,和布鲁脱离不了干系!
    据约克所言,布鲁有极强的恢复能力,不管什么程度的攻击,只要没有一击毙命,沧澜就能逐渐恢复。
    不愧是那个地方来的人,可真是神奇。
    想到此处,布莱克双眼里流露出无尽的贪婪…
    “霍尔,传本座命令,挑选各我中部行省各精英,组建一个特工团队,专门针对001、002、003等相关事件,直接听命于本座,一切开销,由本座解决。”
    布莱克拨通符机,对霍尔说道,听到后者的回复后,他深思半晌,补充道:
    “这个组织的名称就叫做——【掷石者】”
    他要用这股力量,打破这虚假的平衡,重新洗牌这琳琅星的强者地位,登顶实力之巅。
    “对了,给他们每人定制一套巡逻级符甲,然后根据那玖夵的实力再做调整。”
    布莱克可不希望自己精心培养的战士因为装备原因给对方送了人头。
    原计划是配备星级护卫级,但是他没钱…
    只能作罢。
    ……
    琳琅星,天符界
    术文符域
    白云涧
    “蓝蓝目前能在地符界立足了,睿时你那边准备的怎么样了?”吴锦晴看着绘卷上的画面,一脸担忧的说道。
    “因为刚刚违规给蓝蓝打开通道,现在想再去地符界就得通过其他通道了。”沧睿时愤恨道,自己儿子在地符界受此委屈,作为父亲却什么都做不了。
    “是应该让他去磨练一番了。”
    在夫妻身后,走进一位老者,饱经风霜的面容,虽然因为岁月凹陷下去的双眼,却挡不住其中暗含的明光,缕缕白发披在肩上,一袭白袍,蓝色披肩,在衣领袖口处映衬着神秘的图案。
    “学识先生。”
    沧睿时和吴锦晴恭敬的向老者行礼。
    眼前这位老者,虽然其貌不扬,苍老的外表隐藏了他太多太多事迹。
    但是术文符域无一人不对其顶礼膜拜。
    因为第一代建设天府界的先贤,就有学识先生,千年岁月沧桑过,学识先生的年龄也成了一个谜,包括沧澜的外公,术文符域的域主,都对此不太了解。
    他退居幕后,为术文符域培养出一代又一代的人才。
    让沧睿时比较感动的是学识先生一般都醉心于学识祭坛中,很少外出走动,但为了沧澜一事,专门过来一趟,可见沧澜在其心中的分量。
    “吴老头也和我说了这个情况,此次星兽如此猖狂,肆无忌惮的攻入术文符域,仅仅抓走了沧澜一人,为了什么?”
    学识先生捋着胡子,继续说道:
    “就算你们家孩子是运笔境,但对于星系级的星兽,生还的概率还是很渺茫。”
    吴锦晴也发现了不对,伸手握住丈夫的袖口,说出自己的猜测:
    “刺杀蓝蓝是假,潜入地符界是真…”
    沧睿时咬牙道:“可是地符界的引力就算是附神境强者都无法抵抗,他们星兽下去不是找死么?”
    “如果有你儿子的屏障,情况是不是不太一样?”老者提示道。
    “难不成这是苦肉计?牺牲三个高阶同族为代价?”
    吴锦晴有些不能理解,因为与其万年的纷争,他们早就知晓星兽也是有灵智的,并且有森严的等级制度,但是以三大高阶星兽的命,换去地符界的机会,到底是去做什么?
    “也许他们没有想到睿时的绞杀大阵如此厉害,不知道这次行动会如此惨烈吧。”学识先生猜测道。
    现在沧睿时二人陷入了两难境地,现在不单单是自己儿子的事情,这很有可能会关系到琳琅星苍生的生死大事!
    “都怪我当时太过冲动,酿下大祸!”沧睿时此刻悔上心头。
    吴锦晴在一旁安慰道:“这不是你的错,只怪咱们以前太过保守,这是一味的抵御星兽进攻,没有主动全面的去了解过他们。”
    “现在通道不能使用,意味着我们是给不了蓝蓝什么支持了吗?”她还是担忧着孩子,强忍着伤心问到。
    学识先生看向夫妻二人,道:“我在祭坛里尝试了一种符咒,预知到了些事情…”
    “请先生说明。”
    老者叹了声气,道:“不就得将来,琳琅星将会遭遇到前所未有的危机,届时生灵涂炭,万物覆灭……”
    “就连术文符域都无法逃脱吗?”沧睿时脸色凝重,慎重询问道。
    先生点了点头,继而说道:“非但避免不了这场灾厄,而且我感觉,这祸乱,就是以东方符域为中心……开始的。”
    “有何破解之法?”
    “看你的宝贝儿子能不能担起大任,拯救黎民苍生了。”
    沧睿时还以为需要自己也突破附神境,没想到先生竟然说和沧澜有关。
    “他现在困于地符界,画卷不能用,甚至连命基都没有…这让他怎么扛?”吴锦晴不解的问道。
    “相信他。”
    大手拉住她的双手,安慰道。
    听着夫君的话,吴锦晴将头埋进男人的胸前,泪如雨下。
    地符界,西承大陆
    归裳国,圣罗伦索。
    沧澜被送回了福利院,因为昨天的爆炸,现在全院都处于歇业的状态,泰勒因为旷课不在教室逃过一劫。
    此刻带着一众喽啰在门口晒着太阳。
    看到从大牌符车上下来的沧澜,泰勒嘴里叼着的烟头给惊掉在自己的大腿上,灼热的刺痛让他蹦了起来。
    看着旁边那些小弟们的眼神,他干咳一声,忍着伤口的疼痛,说道:“这小子昨天院里出事的时候不在,这时候来看热闹。”
    那黑瘦男孩也跟着附和道:“泰勒哥,这人就是不长记性,在大哥您面前还这么拽,就欠教训!”
    这话听到泰勒耳朵里感觉怪怪的,因为昨天上午吃亏的好像是自己…
    但是在小弟面前形容的肯定不能如实照说。
    于是什么一招将沧澜制服,两下让沧澜求饶,三回给沧澜留下了此生难忘的阴影都出来了。
    最后还是因为琼丝太太出面,才将其救下。
    现在泰勒在小弟们心中的形象,更加伟大了。
    好吃好喝了一顿的沧澜,回到福利院继续了解情况,结果刚一下车就看到了泰勒,这个家伙看自己的眼神有些不对啊。
    必须解决了这个家伙,要不然太影响自己和伊芙了…太影响自己了解伊芙的情况了
    “哟!那不是泰勒哥的手下败将布鲁吗?快过来给泰勒哥问好~”
    沧澜笑了,他被逗乐了。

本文网址:https://www.nanyou16.com/book/55207/1462659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nanyou16.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