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友文学 > 奇幻玄幻 > 燧源 > 第十一章 沧澜显威

第十一章 沧澜显威

推荐阅读:无上神帝星辰之主踏星御天神武天帝神道仙尊神级修炼系统邪王嗜宠:鬼医狂妃邪王嗜宠鬼医狂妃邪王嗜宠:神医狂妃

    原本留守后方的他,听到上课铃声后,便拉上伊芙一同跑回教室,可在途中俩人突然被一股气浪掀飞,扑倒在地上。
    身体虚弱的沧澜直接吐出一口鲜血,一脸茫然的看着面前的怪物。
    红色晶石包裹着的头颅,浑身遍布着一团团肉瘤,当中不少已经迸裂,一滴滴散发着妖冶火光的液体滴落,灼烧着地面。
    同样被晶石包裹着的双爪,让沧澜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威胁。
    “约克没解决掉这家伙么?”沧澜拉起瘫在地上的伊芙,作势欲逃。
    可那怪物不会让他如愿,直接大步跃起,将沧澜一爪击倒。
    沧澜直接大怒,回首骂道:“这不是有两个人吗!?为什么一直打我?”
    旁边伊芙闻言,腾出手在沧澜腰间一掐,不满道:“难不成你还要它打我啊?”
    红色怪物没有给沧澜喘息的余地,直接上前一步,挡住二人的去路,透过红色晶石,它看向沧澜说道:“终于找到你了。”
    “找到我?”沧澜暗道不妙,看来铁父拿着的盒子多少和星兽有些关系,而那星兽有控制心神的本领,让这怪物来解决自己。
    他现在无比后悔把符甲还给约克,如若有那符甲在身,起码眼前这情况还有应对办法。
    想起约克,自己不是吩咐他去拦截铁父了么,为什么这怪物还是出来了?
    难不成约克的圣铠都解决不了这怪物么?
    看向东方的天空,沧澜心生悲凉,难不成自己就这样交代在这里了吗?早知如此,还不如早点联系地符界高层,地毯式搜索星兽,至少比自己一个人胜算要高。
    就在这危急时刻,沧澜佩戴在手上的玉镯散发出光芒,将二人笼罩。
    “我这是死了吗?”沧澜微微睁开双眼,环顾四周。
    “这是阳级帅甲才有的护主机制,难不成你手镯里?”伊芙在一旁惊讶的说道。
    沧澜闻言看向那玉镯,这是陈红交给自己的物件,他先前研究过,本以为就单纯是个装饰品,没想到和约克那方盒一样,都是符甲收纳器。
    “阳级帅甲,那岂不是地符界中最强的符甲级别?”沧澜下意识说道。
    “地符界?”伊芙一脸不解。
    “啊啊,没事没事,我是说符甲不是分列兵巡逻级、星级护卫级、月级将铠,而你刚刚说的阳级帅甲,不是只有各国的顶尖势力才有的吗?”沧澜尴尬的说道。
    “那你快点着装啊,这个护主机制也就能坚持三十秒!”伊芙满额头黑线,看着护罩外不断咆哮的怪物,催着沧澜。
    沧澜脑海里快速的检索这个情况,既然陈红有这个阳级帅甲,那么为什么还要去从事那些工作?如果陈红背后的势力能够拥有阳级帅甲,那自己还费这么大力气做什么啊?
    不过眼下顾不得考虑这么多了,沧澜看着外面那被控制的院长,现在已经变成如此丑陋的样子,全是因为那星兽,破坏了这一平衡。
    眼神逐渐冰冷,这几日在地符界的生活,让沧澜知晓术文符域外的世界是什么样子,有恶有善,有真有伪,有陈红魏文那样的热心姐姐,也有恃强凌弱的约克,以及从孩子身上榨取利益的福利院。
    地符界的生灵非常脆弱,但更加真实,人性,在一点点的改变沧澜。
    星兽,虽然不知道你们的目的是什么,但是你现在和我一同在这地符界,就别想破坏属于这里的平衡!
    沧澜唤出玉镯内的铠甲,伸手向天一指,在护主机制快要结束的最后一秒,喊道:
    “着装!”
    ……
    随着一道紫光闪过,将那红色怪物击飞击退。
    沧澜身上的衣物瞬间收紧,全身被紫光笼罩,四肢肌肤逐渐膨胀凝实并被黑色纳米金属覆盖,胸部被紫色晶片护住,双肩则是圆滑的肩甲包裹,头部面具随着纳米金属的蔓延成型,固定开来,细腻的线条让整副铠甲显得更加玲珑小巧。
    感受着涌入身体的力量,沧澜感觉可以改动一下自己的计划了,如果顺利,提前完成任务也不是不可。
    想到这里,他看着眼前的怪物,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等一下,你这符甲不是阳级。”一旁的伊芙打断了沧澜的斗志激情。
    沧澜随之傻眼,的确啊!往下看去,自己腿部及双手乃至全身的金属覆盖面积,还没有约克他们多!
    这别说什么阳级帅铠了,这连列兵巡逻级都没达到啊。
    “什么情况?”沧澜不解的问道。
    伊芙没有说话,而是慢慢端详着沧澜这身铠甲。
    但沧澜没有时间等待伊芙,眼见那怪物就要袭来,他只能赌一把,赌自己这身符甲出率比这怪物强。
    “怪物受死!”
    不管这符甲能否击败这家伙,沧澜都要试上一试!
    右拳蓄力,轰击在那怪物脸上,手腕一翻,化拳为掌,如流星一般击退对手,沉重的力道将天台地面震裂,沧澜满意的拍了拍手,看来这符甲虽然金属覆盖面积没有约克他们的多,但是威力和配置数据完全不是那些不入流的符甲能比的啊。
    不愧是阳级帅甲啊!
    实属无敌!
    紫甲少年抬头看去,那怪物很明显懵了,面前的小孩儿挨了自己两次攻击,不仅一点事情没有,反而还能佩戴符甲反击自己,并有了与自己一战的能力。
    沧澜深知一鼓作气的意义,没有多做停留,脚尖点地,向那怪物冲去。
    腾空而起,在空中左腿抬起,猛地落下,劈在对方头颅之上,那红色晶石竟然被打出几道裂纹,那怪物很明显的陷入了痛苦,挣扎的后退几步,双爪对沧澜挥去。
    沧澜速度不减,怪物双爪伴随着点点火星挥来的那一刻,抬起左手,右手变拳,朝怪物腹部轰去。
    随后将那怪物朝身后一推,手肘狠狠向其后脑勺砸去。
    “嗷——”
    怪物再也承受不住,瘫倒在地上,抱头乱蹬。
    沧澜一顿动作行云流水,缓缓收回架势后还是没有承受住符甲所带的负荷及方才伤口的阵阵疼痛,身形不稳,跪倒在地上,气喘吁吁。
    在后边的伊芙赶忙跑到沧澜身边,欲要将其扶起,但沧澜着急喊道:“不要过来!”
    他这不回头还好,一回头看去,只见伊芙身上的裙子不知何时已经被燎出几个大洞,并且肌肤上几颗汗珠闪耀着星光点点。
    这怪物一直在散发着热量,普通人是受不了的,自己虽然体质发生了变化,但根本还是运笔境的肉身,所以勉强能承受,但这伊芙竟然没有被烫伤?
    就在他思索的功夫,那怪物怒吼一声,伸出双爪,硬生生从自己胸口挖出一块儿红盒,在沧澜要去阻拦的时候。摇摇晃晃的将盒子砸在地面。
    盒子与地面瞬间发生了巨大冲击,将这福利院直接轰塌,沧澜伊芙二人站立不稳,跟着平台一块儿坠落下去。
    沧澜被弹出去的瞬间,脚尖点地,向后跃去,一把抱住伊芙,然后一同失重砸在地面。
    缓缓睁开双眼,透过面具屏幕看到怀里紧闭双眼的伊芙,焦急呼喊道:“伊芙!你快醒醒!”
    他抬起头来,看到原先盎然生机的福利院,因为方才的震动导致半边园区变成废墟,其中不知多少人被盖在里面,生死未卜。
    看着因为自己,又有不知多少生命消逝,沧澜仰天大喝,看着不远处站在废墟堆上的红色怪物,眼神逐渐冰冷。
    在符域时只知游山玩水,感悟山河壮阔,未曾担忧过什么生离死别,而此刻,他真正的感受到身边的人离自己而去。
    风轻云淡不再。
    紫甲散发着幽幽光芒,沧澜将伊芙放在一处平坦的地方,站起身来,默默在手心将符甲的出率调到了最大,然后身形一闪,一个大步到那怪物跟前。
    就在他要一拳打爆这红色水晶头颅时,头盔突然提示身后检测到危险,他猛一闪身,躲过那道袭击,定睛看去,那有着那红色怪物几近相同的外表,但是略比其微小,并且红色水晶覆盖面积仅仅有头部眼睛那一处。
    “还能召唤手下?”沧澜冷笑一声,用符甲飞快检索周围敌人,并且反手就将这低配怪物锤扁在地上。
    此番动静已经惊到福利院乃至周遭的人们,一个个来到周围看着眼前的画面:
    一个身披紫甲的人,正在飞快的追杀着满身肉瘤的怪物。
    紫色铠甲背后的助推器不断喷出白烟,来减轻沧澜的压力,但是沧澜此刻已经铆足全力,无法停滞。
    检索到包含本体在内的总计十个怪物。
    “在术文符域,你们扰我清静,如今来到这地符界。”沧澜一手抓起那怪物的脑袋,那红色水晶仿佛感受到巨大的威胁,操控那怪物猛烈挣扎。
    手上逐渐用力,水晶受不住压力崩裂开来。
    “你就好好等着我,将你挫骨扬灰!”
    还剩七只,
    还剩四只,
    还剩三只,
    还剩两只。还剩最后一只……
    沧澜看着仅剩自己的那头怪物,心中感慨:
    如若自己能够发挥本命画卷的能力,这坍塌的房子转瞬就能修复,可此刻,他能做的,只有为这些无辜之人,报仇。
    沧澜抬起左手,那玉镯已经和符甲同为一体,被金属和紫晶包裹着。
    学习了符甲的使用方法后,沧澜调动源符,聚符甲命力于右脚,随后腾空而起,沧澜怒吼一声,背后的推进器功率全开,右脚的晶石光芒闪耀,闪耀至底下的人们看到沧澜已经被紫光包裹,剧烈的气浪将怪物荡退几步,在空中华丽的转身,一记飞踢,向那油尽灯枯的怪物踹去。
    “沧澜,你不要得意,这只是我微不足道的力量,用这地符界的话来说,看看谁能笑到最后吧!”那怪物在烈火中,四肢被紫色光芒震的消散,仅剩头部那块儿晶石。
    沧澜怒吼一声,补上最后一脚,踢碎了这不该存在的怪物。
    灰尘散去,紫甲少年傲立于大地之上。
    看到周围不断用符机拍照的众人,沧澜准备先行离开,解除着装后再回来,可是担心伊芙的情况,他站在原地犹豫不绝。
    胸前的紫晶有些黯淡,沧澜估算这一次着装储存的命力也快用完了,就在他准备去找约克时,眼前闪过一条符甲讯息:
    【是否建立通讯框架,节点接入归裳国区域…】
    沧澜感觉非常神奇,果断选择,然后等待建立框架。
    很快就接入了归裳国的通讯系统,随后向约克发起了通讯邀请。
    几秒后语音终于接通,对方传来疑惑的声音:“你是?你怎么知道我符甲内线?”
    沧澜顾不上那么多,焦急说道:“我是沧澜!你快点来福利院!不是让你将那怪物解决了吗?你知不知道我险些被你害死!”
    那头约克一下愣住,此刻的他正在安排手下准备自己的庆功宴以及接待上头大人物的接风宴。
    早已经将沧澜这件事儿给忘在脑后了,因为没有了那老头,自己身上的大山也随之移走,不用再受沧澜压制了。
    “意思那怪物到你那里了?”约克试探性的问道。
    “你不是废话!?我已经将那玩意儿解决了,你快派人来帮我收拾一下残局,不出意外今晚会有大领导来找你吧?”沧澜愤愤的说道。
    约克闻言,停下来手里的活计,愣在原地。
    他在脑海里飞快的复盘中午和那怪物交手的过程。
    四位圣骑士,打的如此困难,而一个沧澜,小屁孩!
    解决了?
    打死约克也不信,就算沧澜背后的势力来说他都不信!
    除非沧澜也是命师,可一个孩子连命基都凝聚不了,命师?开玩笑~
    等等…这小孩不能当正常人看待。
    那岂不是…
    不仅这小子有能力解决这怪物,还很有可能是命师!
    那就太离谱了!
    他拼命的让自己冷静下来,然后用特别温柔体贴的声音说道:“好的,我立马过去给您擦屁股~”
    “滚!”
    “好的~我们这就滚过去,您稍等一下哦~”
    这下换沧澜呆住了,这什么玩意儿啊,真恶心!

本文网址:https://www.nanyou16.com/book/55207/1462659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nanyou16.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