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友文学 > 奇幻玄幻 > 燧源 > 第七章 我叫伊芙

第七章 我叫伊芙

推荐阅读:大唐:开局李世民流落荒岛掐腰宠:夫君有颗美人痣网游之魔威太虚花脸阎罗叶北辰末日:我有堡垒和傀儡军团!重生七零:糙汉老公掐腰宠花脸阎罗林渊六界圣主甜蜜的冤家

    “孩子们,大家都坐好啦,咱们要上课了。”琼丝太太将孩子们聚到一间教室里,新的一天开始,她的内心却无比的焦急,自己老伴生死未卜,毕竟牵扯到一桩人命,事情复杂程度不敢想象,但是她还是强行稳定自己的情绪,因为她知道,她丈夫的心血,就是这家不大不小的福利院。
    所以,琼丝太太在尽可能的顶起大梁,稳定军心。
    “我来给大家介绍一下,咱们的新成员,他的名字叫布鲁斯,来自那神秘的东方国家。”琼丝太太将沧澜介绍给福利院里的孩子们,在此之前,很多孩子已经见过了沧澜,只是不知道他的名字而已。
    关于这个名字问题,陈红犹豫再三,用澜和蓝相似,而蓝在西承语中发音的布鲁斯大致相同,最后敲定了沧澜的西承名字——布鲁。
    下面的孩子们都和沧澜年纪相仿,看到如此俊朗的同龄人,下面顿时炸开了锅,都争着抢着想要让其做自己的同桌。
    琼丝太太示意大伙儿安静,她也在物色着适合做沧澜同桌的人选,既要起到引领新人的效果,还得时不时将沧澜的最新情况向自己汇报。
    毕竟这是涉及命师家族的孩子,对于整个a7区来说,都是很少见的。
    但没用多久,她就在人群中看到了心仪的人选,一个在角落里不说话,对有新同学加入这件事视若无睹的女孩儿,透过窗户的阳光下,她那秀丽的金发轻轻卷着,白皙的皮肤透过几丝嫩红,小手在挺秀的鼻梁上轻轻一扶,继续翻阅着手里的书本。
    琼丝太太满脸微笑,拉着沧澜的手走到那女孩儿桌前,笑着询问道:“伊芙,能让这位新朋友坐到你身边吗?”
    小女孩儿抬起头看着沧澜,初识对方,沧澜便觉着自己心跳漏了一个节拍,他脑海里的记忆中,在术文符域见识了不少绝美女性……的画像,但眼前这年纪轻轻便生的如此样貌,实在罕见。
    所以不等对方回话,沧澜便厚着脸皮坐到伊芙身边,低声道:“他们太热情了,我不习惯,就让我坐你这里好不好?”
    伊芙愣了片刻,合上了手中的书本,眨眨眼睛,露出甜甜的笑容,道:“当然可以,欢迎你,我叫伊芙。”
    她这番话说出口,全班的孩子更激动了,他们承认沧澜长得的确很好看,但是伊芙算是他们心中的小公主,虽然小孩子们对于感情上还处于茫然的状态,但是只要去问询这里任意一人更喜欢那个人,他们的回答都是:伊芙。
    在他们受到过创伤的心灵,伊芙就是舒缓这份悲情的天使。
    “谢谢!”沧澜原本在思索昨天那个案件中愁云漫布,伊芙的笑容像圣洁的光芒将这阴影冲开,仿佛净化了他的心灵。
    “原来你会说西承语啊?并且说的很流利。”伊芙不经意间问到,她思维很敏锐,一下就发现了沧澜的问题。
    沧澜闻言下意识的紧张了片刻,看着伊芙琥珀般的双眸,他支支吾吾的回道:“我想说,然后就说出来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伊芙被他的话给逗笑了,小手轻掩嘴唇道:“那便是会说了,会说还需要什么理由呢?”
    随后伸手摸了摸沧澜的脑袋,低声嘤咛道:“小孩子气。”
    琼丝太太看到两个小朋友关系相处的不错,也很满意的点了点头,福利院的初衷,便是让这些无家可归的孩子们,能够快快乐乐,健健康康的成人成才,然后再到那一步。
    “泰勒哥,这小子一来就和伊芙凑一块儿了啊。”在教室的角落,有一群人不和谐的议论着。
    “对啊,还有这帮不嫌事大的家伙,不知道伊芙是泰勒哥的吗?”有一个骨瘦如柴的小男孩一脸谄媚的说道。
    在他们圈子的中心,一个额头处有道疤痕的男孩眼神凛冽,默默盯着交谈甚欢的沧澜伊芙二人。
    他算是福利院里年龄最大的,并且小小年纪便气力十足,十三四岁的年纪,竟然能和三四十的成年人角力!
    有这等实力,自然成了福利院孩子们心目中最崇拜的偶像。
    但他实力虽然强悍,却因年幼疏于教养,再加上常年斗殴滋事,心性早已与同龄人大相庭径。
    伊芙是福利院孩子们的天使,自然也是他心中的女神,并且泰勒的实力放在这儿,全院里无人敢和他较量。
    本身他对沧澜想成为伊芙的同桌嗤之以鼻,因为在此之前已经有很多人去尝试
    “泰勒,大头哥刚出事,你可不要再惹出事端啊!做事前最好先考虑清楚。”在他身旁,有个带眼睛的兜帽小子不同于身边的人,比较理智的对泰勒说到。
    抬起手打断周边人的嘈杂,泰勒低声说道:“说的对,一个初来乍到的新人,你们就乱了阵脚,平时怎么教你们的?”
    听泰勒此言,那些献殷勤的人也都闭上了嘴i,有些尴尬的看着彼此。
    然而此刻的沧澜并没有在乎那么多,用魏文昨日总结的话来说,沧澜失去记忆时的表现,是非常符合十岁孩童的特征的。
    正因为有这么一层关系,她们也能放心把沧澜托付在这里,只要能平平安安长大,便是她们最大的愿望了。
    他很喜欢和伊芙说话的感觉,不知为什么,伊芙身上仿佛有奇怪的魔力一般,一个小女孩儿的亲和力为何如此之高?
    “你看的什么书啊?从一进来就看到你在捧着它。”沧澜用手托着脸蛋儿,好奇的问道。
    “喏,《权天纪》。”
    伊芙把书递给沧澜,美眸眇兮,正欲说些什么时,琼丝太太已经走上讲台,安抚完孩子们激动的情绪后,她也要开始今天的课程了。
    “孩子们,想必你们昨天也见到了圣骑士还有神奇的命师。”琼丝太太微笑着说道,对于底层的孩子们,能遇到命师,而且还一下遇到两位,这机会是不多得的,所以,她也想见此机会,给孩子们普及一下命师的知识。
    看到不断用工作来分散自己愁绪的老太太,沧澜不禁有些动容,她是为了福利院奉献了自己一生的人啊。
    “在你们十四岁的时候,就可以去教会申请凝聚命基,如果最后真的成功凝聚出来,那么恭喜你,你的一生就已经发生了改变,接着开辟命痕,成为真正的命师!”
    “而命师,也是有等级之分的,像昨天你们看到的,便是英灵期的命师,他们比咱们常人的力量、速度以及爆发力,都要强很多,但都算在可接受范围内,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可怕。”
    她扶了扶快要滑落的老花镜,继续说道:“在他们不断的努力下,便会进阶成杰灵期命师,在这个时候,就不是常人能与之抗衡的了,因为有了命力的增幅,他们可以轻轻松松完成咱们不敢想象的事情,他们就是我们的英雄!”
    琼丝太太非常激动,有声有色的给她的孩子们讲解着,命师是神圣的,虽然在今天看来,因为符兵的出现,已经大大缩短了常人与命师的差距,但她们老一辈人里,对命师的憧憬,早已在心里根深蒂固。
    “琼丝太太,如果没有凝聚命基,那么就没有办法战胜命师了吗?”
    角落里有个孩子举起手,大声问到。
    琼丝太太眉头稍微皱了皱,但还是保持语气的温和,耐心的解答道:“以前生活老师给你们讲的故事里应该有提过,很久很久的以前,那时候的命师可不是职业,也不像现在这般稀少,你要大胆想象,那时候,满大街都是有命基的命师,在那个时候,谁命痕多谁就是强者。”
    听着琼丝太太的讲述,沧澜忍不住的打了个哈欠,这些内容实在让他无法耐心的听进去,他心里只想赶快下课,然后和伊芙说话聊天。
    伊芙看的这本书沧澜很快就看完了,没什么意思,也不知道她有什么兴趣会看这种书,沧澜心里暗自想到。
    琼丝太太在台上还在继续讲着:“然而随着一种叫做符兵的神器出现,低级命师也能穿戴,从而达到高级命师的水平,随着命基凝聚难度上升,到现在命师成了稀缺职业,符兵的存在更加可怕,一个命师想要开辟命痕是非常难的,而符兵却是可以人为打造的。”
    “所以,每个人的人生也是一样的,独特又多彩,就算没有命基又如何?只要我们不放弃,肯努力,一样比那些命师活的更出色!”琼丝太太最后总结了这个故事,并且顺带的给孩子们上了一堂课。
    随着故事讲完,孩子们都变成了问题宝宝,沸沸扬扬的提出自己的问题,而琼丝太太则是继续耐心的解答着。
    角落里的泰勒看向盯着伊芙目不转睛的沧澜,内心的怒气瞬间就涌上心头,他低声说到:“等我凝聚出命基,会让你知道什么是绝望的。”
    在他旁边带兜帽的男生观察到了他的情绪变化,但是他没有说什么,只是默默的摇了摇头,眼镜下那隐藏的眼神,同时也隐藏着他内心的想法。
    “你对这个不感兴趣呢。”伊芙笑着从沧澜手上拿回了自己的书本,笑着说道。
    沧澜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回道:“这书里的内容我很早前就看过了,所以…”
    伊芙见沧澜对此书同样有所涉猎,便来了兴致,洁白的小手托着脸蛋儿说:“真的吗?布鲁,话说这可是西承的历史文献,这是老院长借给我看的,你是东煌人,竟然会对这感兴趣。”
    “我小时候妈妈给我讲过这些故事,慢慢的就知道了。”沧澜不禁回想起在术文符域的时光,那些日子,自己不过两三岁,被学识先生折磨的看这学那,学识神坛里出来的人,对人文历史的了解,还是不成问题的。
    “你妈妈可真有意思,你才多大啊,就给你讲这些。”伊芙递给沧澜一块儿糖果,甜甜一笑。
    “喏,琼丝太太给我的,下了课再吃哦。”
    沧澜愣住了,伸手去接糖果的同时竟然在伊芙眼角看出几丝笑意。
    一股诡异的感觉从他心底冒出,不过转瞬即逝,他就明白了什么,继续做出一副呆稚的样子,说道:“我姐告我吃糖坏牙,还是你吃叭。”
    说罢,便将糖果又放回伊芙手中。
    这节课琼丝太太只讲到一半就被叫走了,不过全班都知道,这是教会派人来处理后续了。
    随着课堂的骚乱,有一位年轻教工来教室喊了下课后,大伙儿们便一哄而散。
    沧澜在这里没有什么朋友,方才伊芙的反应也让他放弃了与之交流的打算,当然他也不需要什么朋友,伪装了这么久,他也需要做点什么了。
    一出走廊,他便看到了熟悉的一队人马——约克带着手下向琼丝太太说着什么,但是他们没有停下脚步,不出意外是要去办公室里交谈。
    昨夜沧澜在琼丝那里也没有白住,福利院并没有多大,没有专门存放档案的地方,只有在院长室一个角落,摆着个铁柜子,作为存放信息材料的地方。
    琼丝在给他登记信息时,沧澜便看到桌子上的一沓报告。
    这个报告标题写着:“如何成为命师”。
    沧澜现在仔细揣摩着,老院长为什么会收集这些材料?
    行将就木之人凝聚命基,来到达延寿的目的?
    沧澜总结出几个疑点,无奈线索太少,现在是应该去稳住约克,给自己争取时间。
    刚要迈出步伐,沧澜就被一伙儿人给拦住了,他定睛一看,都是和自己一个教室的男生,年龄和自己相仿,甚至有一些还比自己小。
    为首的小男孩儿一脸蔑视的对沧澜说道:“你叫那布鲁对吧!伊芙是我们老大的!你趁早死了这条心!”
    沧澜眉头微皱,这么小就会阿谀奉承了么?
    他整理了下衣服,有意无意的露出自己手腕上陈红赠予的那手镯,既然琼丝太太昨晚说能戴这个手环的人背景不简单,那就用它吓唬吓唬这帮小屁孩儿吧。

本文网址:https://www.nanyou16.com/book/55207/1462658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nanyou16.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