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友文学 > 奇幻玄幻 > 燧源 > 第二章 踏天而来

第二章 踏天而来

推荐阅读:无上神帝星辰之主踏星御天神武天帝神道仙尊神级修炼系统邪王嗜宠:鬼医狂妃邪王嗜宠鬼医狂妃邪王嗜宠:神医狂妃

    在恢复了一定记忆后,沧澜大概知晓了自己的情况,来到这个陌生的地方,根据术文符域与地符界之间时间转换来算,自己在地符界的年龄已经超了三百岁!
    但是在天符界的自己,也仅仅才五岁。一般情况来说,天符界的人要前往地符界是需要提前很久准备,并且通道开启后是有符域施加的屏障保护,然而因为这次受那星兽影响,符域对自己的庇护几乎为零。而自己的身体也随着下坠速度发生变化,从五岁的婴孩生长到十多岁的少年。
    三百岁的心理年龄,在十岁小孩的身体里,让沧澜非常不适应,而且他也不知术文符域到底是什么情况,星兽此次突袭,肯定是预谋已久的,父亲母亲还有外公怎么样了,他们会很担心吧?
    就算父亲以最快的时间准备,要到地符界也需要数十年时间,那么接下来的路,要靠自己了。
    然而屋门外传来的叫骂声,让他本就烦闷的情绪更加不爽起来。实际上他听不懂门外那些人说的是什么,但从语气上就能感受到来者,不善!
    一旁终于缓过神来的魏文陈红二人也是吓了一跳,这是附近的混混来找麻烦了!
    可这时候,还有小孩在场呢,陈红已经有自己跑出去引开他们注意力,让魏姐赶紧带上孩子离开这里的打算了。
    魏文也是有苦说不出,这是自己前些天遇到的地痞流氓,自己当时要是委曲求全,息事宁人就好了,都怪自己那臭脾气。
    “他们是朝我来的,你带上孩子快走,我来想办法!”魏文担忧的摸了摸沧澜的头发,对着陈红说道。
    沧澜看着眼前的二人,有些想不明白,不过萍水相逢一场,为什么却能从她们身上感受到一种不一样的情感?而且她们好像搞反了一件事,就是现在……为什么要跑啊?
    陈红已经一把将沧澜抱起,忙不迭的披上外套,穿上魏文的一双棉拖鞋,就从里屋的窗户翻了出去。此刻门外的动静愈发激烈,有的人按捺不住,已经抄起棍棒开始砸门,一声一声的轰鸣声刺入魏文心里。
    强忍着惊慌,她跑到衣架前,拽下一顶棉帽,从窗户上扔给了陈红,示意她给沧澜带上,以防额头上有汗,被风给吹着了。
    好在魏文家有一处后院,正好有个石台可以接住陈红,不会被摔伤。只是刚刚在跳窗的时候,膝盖上的伤又被擦破了,汩汩的鲜血从那洁白的小腿滴答在地上,不知是因为疼痛还是寒冷,她身子一直在瑟瑟发抖。
    看着牙齿打颤的红姐,沧澜疑惑的问道:“你很冷么?”
    被这么冷淡的语气一问,陈红也是愣住了,这早上还是甜甜的叫自己姐姐,为何现在突然变得这么冷淡?
    但是听到屋内的魏姐已经打开房门,放那些恶人进屋,为自己争取时间了,她没有回答这位小弟弟的话,而是加快了脚步,忍着清晨凛冽的寒风,还有膝盖传来的疼痛,抱着沧澜,向院子外跑去。
    房间内,魏文已经被一帮壮汉团团围住,这些人上身赤裸,身上布满着图案和伤疤,脸上布满那凶神恶煞的戾气,她闭上双眼,准备面对接下来可能要发生的一切。
    已经跑到街道上的陈红将沧澜放了下来,神色担忧的回头看去,魏文屋子里已经传来摔砸物品的响声,她一介女子,在这时候,还要强装镇定的与这帮恶人交手…
    “咱们为什么要丢下她啊?”沧澜停下了脚步,他想带魏文一块儿走,也搞不明白为什么要以这种方式离开。
    他在术文符域可没受过这样的委屈,于是抬起头来,认真的看着陈红说道:“我要回去,相信我,不会有事的。”
    从醒来到现在,沧澜已经知道是这两个女人救了自己,至少没有让自己流浪街头,然后被那个奇奇怪怪的组织给抓去卖了。
    他对于地符界的了解,仅限于从白云涧的学识神坛看到的琐碎信息。
    “没有搞错吧?姐姐好不容易把你带出来,你还要回去?”陈红简直要抓狂了,为什么这孩子醒来是这样的啊,该不会是智商有问题被家里人给抛弃了吧?
    当然也由不得她多想,因为沧澜已经撒起脚丫跑开了。
    “等等我!咱们惹不得他们,你不要过去啊。”陈红捂着膝盖,一瘸一拐的跟着沧澜,又返了回去。
    沧澜为什么要急着回去?他肯定着急啊,自己的画卷还在魏文家里,要是落入他人手里,造成的后果是不可估量的。
    但实际上他还没跑出几步,就感觉体力不支,气喘吁吁的在原地咳嗽起来。沧澜大口呼吸着,努力让大量的空气涌进自己的口腔中,上额汗如雨下,他不可置信的感受着自己这副躯体,为何如此羸弱?
    后面跟过来的陈红一把将他搂住,轻轻拍打着他的后背,帮他舒缓气息。
    “都叫你不要着急了”
    沧澜心中大骇,自己的命力消失了!自己那召唤绘卷,绘制咒令的招数,在这一刻都无法使用。
    没有这些底牌,他如何去与那星兽抗衡,他有一种直觉,那伴随自己一同到地符界的星兽,肯定还活着!
    “好像没有动静了。”沧澜向房间方向努了努嘴,因为这么长时间过去了,就只听到了魏文受到惊吓的呼喊,就再也没有其它动静了,里面发生了什么。
    陈红也是奇怪不已,难不成魏姐出事儿了?
    她将沧澜护在身后,自己向前跑了几步,却发现前进的速度竟然比往常快了一倍!
    险些几步将自己绊倒,她此刻已经来到魏文家前,要知道,自己刚才还距离此处有数十步距离。
    她感觉到自己全身都在涌动着一股热流,浑身有着使不完的力量,将那封锁的大门一掌推开,屋内的画面让陈红愣住了,甚至忘记思考自己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力气,将这门给打开。
    沧澜在后面一路小跑,站到陈红身后,看到房间里的魏文毫发无伤,只是在有规律的喘息着,仿佛做过什么激烈运动似的,再看向周围,地上趴着的都是方才那些壮汉猛男。
    姐妹二人都不可置信的看着对方,都忘记了接下来要做什么。
    结合这个情况来看,沧澜很快得出了结论:方才二人看到了自己的本命绘卷内容,受其影响,体质发生了变化,具体这变化有多大,他还需要继续观察。
    “你干嘛把我的门给拆了啊?”魏文率先反应过来,抱着双手,一头黑线的看着陈红,她现在也是姐妹面前强装镇定,方才那些人就要将自己架起来,抽自己耳光了,结果没想到自己轻轻一用力,就将上前的几个大汉给掀翻在地,剩下的人见势便一拥而上。
    最后就变成了现在所看到的这个样子。
    总计七个挑事的男人,被魏文一介弱女子,全部打翻。
    这反转的有点过分了。
    将手上握着的大门放在地上,陈红也是强忍着激动说到:“不好意思,我忘了是从外面拉开的了。”
    沧澜从她身后钻进屋内,找寻着自己的画卷,最后,在自己醒来的那张床上,找到了那卷轴,仔细的观察了一下,除了纸张有些褶皱以外,本身没有大碍。
    只是现在的画轴和自己失去了联系,变成了普通的画卷,其中蕴含着沧澜所有命力,这可不太妙哇。地符界的命师修炼体系,都是十四岁才能凝聚命基,开辟命痕,成为命师,自己这身体,最多也就十岁,要等上四年,他时间根本不够!
    方才陈红急匆匆的把自己带走,失手将其落在床上,可是把他着急坏了。
    他将绘卷收好,转过身来看向姐妹二人,一脸严肃的说道:“你们这几日最好减少外出,平时注意控制力道,不要暴露你们身体发生的变化。”
    “你们地符界的生灵,光是看一眼本命绘卷,就有如此突破,难怪符域与大陆之间需要那么苛刻的规则约束。”前半句是对魏文姐妹俩所说,而后面的话,则是沧澜自己的感慨之言。
    为何自己到地符界便会有这么可怕的变化,
    陈红听着沧澜那冰冷的不加任何感情的语气,心中有些落寂,自己好歹算是救了他一命,为何醒来以后不但没有小孩子的本性,甚至语气冷漠,形同路人。
    仿佛看出了二人所思所想,沧澜转过身来,微微躬身,诚恳的说道:“在我生死攸关的时刻,是你们救了我,我首先要向你们说一声谢谢!”
    “并且这个恩情,我会竭尽全力去报答。”
    见到沧澜这个态度,姐妹俩的脸色才稍微的舒缓了些,陈红更是指责道:“你看你刚刚什么样子啊,姐姐我昨晚可是一路把你背到这里的,我到底图个啥啊?”
    沧澜摇头长叹一声,回道:“我也不想这样,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我是从天上来的,是因为……”
    他话还没说完,魏文便笑出声来,打断了他的话,然后一脸鄙夷的说道:“一开始我就在怀疑,你现在又用鬼话来骗我们?真当我们是没见过世面的傻白甜啊?”
    随后她与陈红对视一眼,继续说道:“虽然不知道你抱着什么心思,不过你不要想着考你那缩骨功的小把戏,来蒙骗我们姐妹!”
    这话把沧澜给说的愣住了,感情自己是被误会,给当成骗子对待了。
    他心中略微有些无奈,但是他也想到了这样的结果,天符界与地符界的差距,不是眼前这两位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二位能够理解的。
    “我完全没有欺骗二位的必要,据我回忆,和我一块儿来到这地符界的,还另有它人,如果不能快速把它抓出来,那么这整个琳琅星,就要完了。”
    一头星系境界的星空巨兽,对于术文符域都能让其损失严重,对于这毫无防备能力的地符界以及琳琅星内部,能造成的后果,他不敢想象。
    天符界本身存在的理由就是搜罗全星球最强之力,形成拱卫之势,守护琳琅星本体,而这同样是琳琅星的意志,如若现在外来势力绕过其防线直接攻入那薄脆如纸的内部,那就是一场无情的屠杀。
    不过对比自己目前状况来看,那星兽应该不会好到那里去,只有自己尽快恢复,至少有那起笔之境界,才有可能帮地符界阻拦住此次危急。
    “那你说说,你下一步准备怎么做?”魏文已经不耐烦了,弯下腰来将那些昏迷过去的大汉们一一扔了出去,让自己的家显得空阔些,方才的动静让自己这破旧的小家更加的伤痕累累。
    沧澜回头看着那些被扔出去的匪徒,不禁啧啧道:“你们方才所发挥出来的力量,也是因受到我那本命绘卷的影响,这个影响,或许能让地符界所面临的的危机,晚些到来。”
    一旁看戏的陈红闻言,也是问道:“意思我突然有这么大的力气,魏姐能一人ko这些坏人,都是拜你,不。”她摇了摇头,继续道:“拜你那画卷所赐?”
    沧澜点了点头,认真的说到:“这就是天符界的能力,看那些人的打扮肤色,我应该是受到那星兽影响,偏移轨道,来到西域这边了。”
    “你说你来自那什么天符界,那为什么我们不知道?”魏姐逐渐意识到眼前这小娃娃可能所言非虚,因为他的话已经和实际所串联起来,昨夜发生的陨石坠落,官方的解释就是无法探测,卫星雷达设备成了摆设,几乎是毫无防备的承受了此次冲击。
    “这些事情,你们知道的越少越好,因为只有地符界所属的最高界主,才有资格知晓这些。”沧澜认为自己解释的够多了,多数无益,能让眼前的二位不再怀疑自己,就已经不错了,眼下只有通过短暂的相处,来建立信任。
    “哎我说你这个小娃娃,还给你姐姐摆起谱来了。”魏文性格急躁,想上去给沧澜点颜色瞧瞧。
    随着自己动作幅度,那浑身丰满的赘肉,在沧澜面前晃呀晃,他那浓眉微皱,跳着往后退去,同时厉声喝道:“你这妖艳女子给我注意点!按照你们地符界编年法,我都可以做你们太爷爷了!”
    “什么?!”二女同时惊呼,为什么眼前这家伙说的这么不切实际的话,但是说出来自己却无力反驳呢?
    “但是看在你们救了我的份上,咱们各论各的,我叫你们姐姐也无妨,至于你嘛…”
    沧澜大大的眼睛在魏文身上戏谑的瞅了瞅,狡黠的笑道:“叫声爷爷也不为过!”
    “小兔崽子你找死!”魏文直接心态爆炸,上去朝这男孩儿用力一推,刚想再补一脚时,便听到陈红那焦急的声音:“魏姐不要!你把他给打飞了!”

本文网址:https://www.nanyou16.com/book/55207/1462658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nanyou16.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