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友文学 > 奇幻玄幻 > 燧源 > 序章 坠凡

序章 坠凡

推荐阅读:九龙归一诀暴力和亲指南张杨周娜那年十八我不做喽啰迦勒底也要闹革命祂们都叫我外神代号刀锋我替天庭直播带货叶晚棠谢韫臣的小说文明之万象王座星辰之主

    万界仙踪,白雾渺渺,广阔的东方天符界,浩瀚无边,结界中心由天符顶入天际,作为光源,普洒在这片神迹大地上。
    透过虚无的迷雾,一红一紫两道身影比邻而至,两者身披白袍,站立于清风翠柏之上,那紫衣女子望着身旁红色猎装的夫君,秀眉微皱,依偎在他怀里,低声叹道:“这域外空间的战事又加剧了几分,不知父亲那边怎么样了。”
    “圣主他附神大成,对付那域外星兽,自然不在话下,只可惜他老人家已经为这天下苍生,挡了快千年了。术文符域目前面临的最大问题…便是后继无人啊!”一个面相儒雅的中年男人出声答道,他眉头微皱,对面前妻子所说的话,更是惆怅不已。
    瑰丽的仙境,映不去夫妻二人的愁绪。
    “蓝蓝他快六岁了吧?这孩子,听话又懂事,真好。”中年男子感慨道。
    吴锦晴听到丈夫突然提起孩子,那布满愁思的双眸一瞬被柔情添满,脸颊轻轻靠在丈夫领口前,坚实的胸膛让她无比安心,红霞闪过,笑道:“你就是这样,见了谁也要夸一顿自己的宝贝儿子,生怕被人忘记似的。”
    “不过。”她抬起头来,美眸望向男子那如雕刻般的侧脸,继续说到:
    “这才是睿时你啊,图的就是顺其心意。”
    沧睿时低下头伏在妻子额间轻轻一吻,双眼阖上静静享受怀中软玉,然后在吴锦晴耳畔呢喃到:“你说咱们儿子三岁立命元,五岁通起笔,他怎么能这么优秀呢?”
    等不到回应,他睁开双眼,见怀里的妻子秀发半遮面,紧紧靠在自己胸前,他咧嘴一笑,在心里补了一句:
    娘的基因好!
    ……
    就在二人暂时抛开杂念,专心享受二人世界的甜蜜时,他们腰间别着的画卷突然挣开束绳,飞在二人面前,飞速展开卷轴,里面的画面也随之呈现出来:
    壮丽山河,青松白云涧,画中场景乃凡人毕生所向,心之所往的圣地。
    但在那画面留白处,隐约的出现了几行小字。
    在他们这个境界,这幅画卷的突然出现,就已经说明很多事情。
    “白云涧出事儿了,父亲说他宝贝外孙被人劫走了…”吴锦晴失声道。
    沧睿时厉声喝道:
    “到底是谁?敢动我的儿子!?”
    说罢,他口中念念有词,从画卷中取出一支画笔,飞快起笔,墨线勾勒,随机那画面从纸张上浮起,微弱闪着光芒。
    “收笔-速、闪、达!”
    那纸上所画紧跟着映入了二人体内,在其额间留下一道印记,沧睿时看着身旁焦急万分的妻子,自己也是眉头紧皱,满面怒容,拉住吴锦晴的手,二人化作红紫两道彩线,消失在这仙境中。
    天上的那道神符,依然照耀着。
    二人飞速赶来,但很明显已经错过机会,现场的一片狼藉,仿佛诉说着方才发生过的恶斗。
    看着瘫坐在石头上的老爷子,沧睿时已经猜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他和妻子火速赶来,希望不要迟了,可从现实来看,事情在向着不好的趋势发展。
    “三个恒星级领主,竟能同时围攻我术文符域,老头子我分身乏术啊,是我没用啊,连大孙子都保不住。”
    老人通红着双眼,自责万分。
    “爸,这事多有蹊跷,您千万别因为这个伤了心神,交给睿时来办吧,您休息一下。”
    吴锦晴上前跪匐在老人跟前,握住父亲那双满是褶皱的大手,回过头去尽可能的不让父亲看到自己的面容,梨花带雨。
    沧睿时眼前画卷不断出现一段段小字,这是他所能收集到的信息,片刻功夫后,他抬起头来看着老人说道:
    “已经联系过那三个天符界了,多是疏忽不慎,让那帮畜生从眼皮子底下溜走了,当然这个解释,太过牵强。”
    此时此刻,他脸上的苦涩可以写出字来,那是最苦的苦字,那老头也是,寂寥无比。
    不一会儿那画卷上又显出一行小字,沧睿时微微抬头,用余光瞥去,但随后他便扬起嘴角,指着那画卷说道:“找到蓝蓝的下落了,嗯?他身边那是谁?”他把那小字旁边的画面放大,只见一个稚嫩孩童,此刻正提溜着一个灰色布袋,向那边界冲去。
    “蓝蓝他进运笔境了!?”那老头早已蹭到那画卷前,瞪大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那画面。
    “他和恒星级领主在对拼!”吴锦晴掩口惊呼道,在她心里,自己孩子不过五岁多点儿啊,这放别人家里,此刻正为立命元而烦恼呢,而自己儿子,已经撸起袖子,上去和敌人的头头干架去了。
    听到妻子的惊讶,再仔细看画面中的两人,沧睿时脸上顿时多了几分焦虑。
    “蓝蓝还是年幼,那毕竟是等同睿时这境界的领主,现在并不是蓝蓝和其对拼,而是蓝蓝在想办法挣脱开那孽畜!”
    老头子气得胡子支棱的老高,自己年事已高,未来的传承在此刻遭到了致命威胁,可是现在那领主已经带着自己外孙靠近天符界边界,生怕伤着自己外孙,他也不敢动用结界诛杀那贼人。
    此局,无解。
    “爸,以咱们天符界的防守能力,他们是怎么进来的?”沧睿时已经将自己的画卷飞出,自动去追寻自己儿子的去处,可是有些问题他还是得问一下,事情怪的很。
    老爷子叹了一口气说到:“咱们东边这位老朋友,突破星系境界了,强行掩盖住三头领主的实力,将他们送进来,然后……”
    “杀掉沧澜!”沧睿时声音低沉,沙哑的说到。
    “只是他们没想到蓝蓝他突破至运笔境,一下子没得逞,便只能强行先带走,正好当做人质,让咱们投鼠忌器。”
    老人家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那画卷里的画面。
    殊不知他背过去的双手已经虚画咒令,变作一抹让人不易发觉的光团潜出了白云涧。
    “他们要断我术文世家传承,那便让它们有来无回!”
    在那巍峨的云中仙境,几道黑紫色的身影不断向前穿梭着。
    而在前行的道路上也时不时地有结界所发出的攻击,来阻扰它们的行进。
    在其中一只体型较大的生物怀里抱着一个小娃娃,这结界也许是顾虑其安全,所以针对这个入侵者,只能做出简单的骚扰,阻拦。
    而其他几只就不一样了,结界承担了天符界所有的愤怒,向它们倾泻而下。
    它们身形不一,因为其本身可以理解为一团不会散开的元素,并且类似星云体,故被人们称为星空巨兽!简称星兽
    它们的修炼方式只有一种,汲取,无限的吞噬!
    “你们是逃不出【术文符域】的,如若现在放弃抵抗,我或许还能想想办法,给你们一条生路!”那小娃娃嚷着一口奶音,小脸蛋儿因为生气憋得通红,煞是可爱。
    在其额头处,有一幅精致简洁的画卷,若隐若现,这就是他和这星兽搏斗的资本。
    但是,现在这个情况可不容这小孩儿儿戏,他的小命可是被对方掐在手里的。
    那入侵者用触手紧紧控制着小孩儿,对他说的话充耳不闻,不过也是,跟一个小孩儿,没人愿意废话,何况,它还不是人。
    就在他们一众来到符域外围,再加把劲儿就要离开这让它们痛不欲生的地方时,随着一道白光划去,它们所处的这片区域,突然发生了强烈的震动,地动天摇!
    那些星兽,除去为首的那只,其余都被这震荡,冲击的压力下,挤成了齑粉。
    “爷爷他已经锁定你了,你们这次计划,要失败了!”小娃娃不断地反抗着,那星云凝聚的触手,搭在他身上在不断汲取着他的力量,久而久之,他已经非常虚弱。
    但他还在咬牙坚持着,因为他,觉得自己能行!
    就在不久前,还在一处洞天福地闭关的他,突然被那来自域外的不速之客强行劫走,而那负责他安全的强者,竟然没有一个人注意到,如若不是沧澜在被擒住后第一时间捏碎了爷爷赠予的护身符,他恐怕就要被刺杀在洞府里了。
    在周旋的路上,他也在不断猜测,一开始,这帮凶神恶煞之徒,的确是有将自己一击毙命的念头,只是自己展现出和同龄人严重不符的境界后,他们不得不改变了策略,无法一击必杀,长时间在那里滞留,到最后它们也许能将自己给杀了,但是也要付出团灭的代价。
    对于自己这样的新生儿来说,这几只域外星兽实在没必要花太多功夫来纠缠,并且它们当时反应速度很快,在没有得手后第一时间就劫持自己逃离,只是它们低估了术文符域的结界力量,就算是全力逃脱,那些恒星级的星兽也会被结界一招诛杀!
    沧澜现在也是不敢松懈,这只能抵挡住结界冲击的凶兽,对自己依然有着绝对的掌控权,并且透过茫茫的结界边缘望去,符域外围已经爆发了战争,无数星兽向这里冲来,用自杀式的进攻为它们的首领换来一线生机。
    那星兽把身体凝聚成一个锥形,狠狠的扎在那结界上,疯狂地钻压着。
    就在此刻沧睿时的画卷也冲到了这片地域,卷轴打开,沧睿时和吴锦晴从里面显现出来,他们一眼就锁定了劫持着沧澜的那只凶兽,可是时间所剩不多,那结界上已经有了很大的裂缝,但这个裂缝时大时小,无法触发结界的警报阈值,这就是星兽能潜伏进来的原因。
    但是沧澜被触手死死捆着,随着一步步接近结界的屏障。
    沧澜终于明白了这星兽为何要将自己带到这里,哪怕以减下己方的行进速度也要带上自己,因为它知道没有被符域标识的生灵,如若有人要强行穿过结界,那么在其触碰结界的那一刻,便会被用腐蚀湮灭的方式给处理掉,不分敌我。
    这星兽有能力自由进出结界,但是沧澜不行,继续任由其妄为,那么代价就是沧澜和它一同化为齑粉。
    然而传承者却在自己面前被自家法阵绞杀,这恐怕算是星兽留给术文世家的“礼物”吧。
    “怎么办?沧澜是不能碰到屏障的!”吴锦晴焦急的向前冲去,旁边的沧睿时一把将她拉住,声色俱厉地说到:“不要慌张!屏障分为三层,它们现在突破的是外边的那层,现在只有一种办法,只能先这么做了!”
    吴锦晴看着丈夫,一时间想到了什么,大呼道:“不行!蓝蓝才那么小,怎么能去那种地方!?”
    沧睿时脸色非常难看,只是现在已经没有让他犹豫的时间了,符域的法则,哪怕是岳父大人,都无法改变!
    “我以画尊的权限,提前开启了蓝蓝的地符界通道,剩下的,就只能靠蓝蓝自己了。”
    “我相信他!”
    看到沧澜因为通道的开启很快就穿过了结界屏障,随之出来的便是那只星兽,没有了符域的压制,它在这一刻终于展现出了自己的本体。
    那是能覆盖一整个星球的身躯,随着星云漫布,这域外星空仿佛就要被它撑满一般。
    强大的压迫力让术文世家的防守人员一下陷入了劣势,他们咬牙抵抗着,挡下了那些星兽的一次次进攻。
    沧澜被送出结界后,身上被结界赋予了一道光环,然后向着下方,不断牵引着下降,他知道这是父亲为了救下自己,才开启了去往地符界的通道,这个光环能让自己短时间不受到伤害。
    同时因为引力牵制,星兽在达到距离地符界万丈高度后便不得再往下深入了,因为来自地符界强大的吸力,足以把它们的躯体给扯得稀碎。然后化为元素融入地符界。
    沧澜看着身上的光圈,心里暗道只要能顺利的降落到地符界边缘,自己就还有机会。只需过些时日,等待天符界的通道再次打开,他再返回去就是。
    然而就在光环护佑着他慢慢向下方降落时,那无穷大的星兽在此刻突然向他发起了进攻,浩荡的星辰之力直接将那光环击碎,沧澜闷哼一声,头上闪耀着的画卷为他抵挡下了这致命一击,但是猛烈的冲击力还是让沧澜陷入了昏迷。
    同样的,因为那星兽这么一推,沧澜下落的轨迹被严重干扰,原本的直线变成一道斜线射了出去,很快地就下降到了地符界对于星兽自然产生的压制高度。
    沧澜在昏迷前所做的最后一件事情,便是用左手死死抓着那星兽要逃走的触角,然后和自己一块儿掉落下去,星兽奋力要逃,可是它的身躯已经和沧澜一块儿落入到地符界的吸力范围,逃无可逃。
    符域内,沧睿时目眦欲裂,怒吼道:“沧澜!!!”
    此刻,沧澜向着那地符界,无声的落去……

本文网址:https://www.nanyou16.com/book/55207/1462658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nanyou16.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