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友文学 > 科幻异能 > 踏星 > 第五千两百零九章 本源岁月

第五千两百零九章 本源岁月

推荐阅读:我在东京打爆一切三千道机错嫁高门,主母难当叶北辰周若妤山河阴阳葬逆界封神快穿成反派大佬的女儿后我躺赢了娇软美人每天都在修罗场蹦跶综漫-抽卡吗,骚年法力无边高大仙

    时间缓缓流逝,陆隐不断查看时不战因果过往,时不战尝试反抗,可每一次反抗得到的只是更惨的下场,但它并不在乎,依旧要出手。
    气息越来越衰弱。
    没谁能帮它。
    陆隐除了寻找九变,也想看看宇宙的祭祀。
    圣藏绝对不该出现在内外天,它巴不得有多远跑多远,怎么可能回来?
    可它就是出现了,这比银狐找到时不战还诡异。
    陆隐看了很久也找不到答案,所以直接问:“圣藏为何出现?”
    时不战惊讶,不过只是一瞬间,又低下脑袋,任凭因果打穿身体也不动。
    陆隐盯着它,惊讶吗?难道它也不知道?到底是因为宇宙的祭祀让圣藏恰好出现,还是它就是被宇宙的祭祀带来的?如果是后者就渗人了。
    陆隐问了时不战好些问题,时不战一个都没回答。
    而破厄玄境的战斗动静越来越大,陆隐一直在等,等合适的机会再出手,他这边对付时不战其实也是让那边放下戒心。
    不管是大宫主还是圣柔它们,从来都不会放弃对他的警惕,这点他自己也知道。
    时不战同样清楚时诡知道它的情况,但时诡帮不了它。
    破厄玄境,大宫主目光低沉,周边围着圣柔,时诡与运心,这三个家伙越打越顺手,一个个都把底牌暴露了,以至于它也难以击溃,还真是麻烦,小看它们了。
    它看向远方,视线穿透虚空,看到了陆隐。
    还在对付时不战吗?他想从时不战身上得到什么?不断用因果查看,根本不可能查到,岁月太悠久了,愚蠢,还不如帮它对付这几个。
    然而虽然希望陆隐对付圣柔它们,大宫主却不会说,陆隐想出手自然会出手,此刻不动,就算喊他出手也没用。
    最麻烦的还是相城。
    它瞥了眼幻上虚境,原本它是打算在与圣柔它们对决的时候趁机进入相城带走将七。真以为它会信守承诺帮陆隐拿到钥匙?那是最下策。
    上策自然是自己抓将七。
    可人类太谨慎,那里存在两个至强者始终不动,相城的防御也没有丝毫松懈,让它毫无机会。
    气运一道这边也找不到运山。
    一个个都那么难对付。
    它应该纵横无敌才对,怎么会这样?
    大宫主头疼,圣柔它们同样如此,一边对付大宫主,一边还要警惕陆隐的突然插手,毕竟瞬间移动太麻烦了。
    尤其是时诡,眼看着时不战随时被杀却无法救援,极为焦急。
    它们也想过让陆隐帮忙围杀大宫主,可大宫主出手就是为了钥匙,就是为了帮陆隐,他怎么可能反杀大宫主?
    局面越来越复杂了。
    它们主一道居然沦为了弱势。
    什么时候出现过这种情况?
    现在唯一能打破局面的就是千机诡演,只要千机诡演与它们站在一条线上,它们就能围杀任何强敌,不管是大宫主还是陆隐,可千机诡演不可能的。
    它从头到尾都不动,想坐收渔翁之利。
    看清这点也没用,它们无法像千机诡演一样退居幕后。
    直到现在它们才发现最聪明的就是千机诡演,无论外界形势如何变,这家伙巍然不动,轻易把控一切,比那个人类陆隐更恶心。
    死亡一道怎么变成这样了。
    以前明明是最冲动的。
    战斗再起。
    大宫主要掀了破厄玄境,运心自然不同意,那道黑影死死跟着大宫主,一有时间就抱它。
    而大宫主的意识成了三大至强者时刻警惕的手段,生怕被震晕了。
    又过了一段时间,陆隐盯着时不战因果过往,忽然看到了什么,神色一动,微微上前。
    时不战抬眼,瞳孔闪烁,他看到了什么?
    “三十七次。”
    陆隐开口,盯着时不战:“我看到了,三十七次。”
    时不战与他对视,没说话。
    陆隐道:“起初我还真没在意,毕竟每一条岁月长河支流都一样,看不出区别。”
    当岁月长河支流几个字出现的时候,时不战瞳孔一震,心沉到谷底。
    “可当岁月框架被破,你在岁月荣境不断拖出岁月长河支流。”“那不是修为,而是检查,其实也可以算是修炼,对吧。”陆隐继续开口,看着时不战:“那是同一条岁月长河支流。在岁月框架被破后出现了二十一次,我凭着
    感觉,在之前看到的所有因果画面中,应该出现了十五次,这不是全部的次数,仅仅是我看到的次数。”
    “也就是说刚刚那段时间,同一条岁月长河支流,我看到了三十七次。”
    “所以,那条岁月长河支流很特殊,是什么?”
    时不战盯着陆隐,深深看着,随后笑了,带着嘲讽,却也带着苦涩:“那是本源岁月。”
    陆隐疑惑:“本源岁月?”
    时不战看向远方:“修炼岁月主宰力量的根基。可惜,你修炼不了,永远修炼不了。”
    陆隐皱眉:“也是修炼九变的根基?”
    “不错。”
    “雪后,大宫主都有,我为何修炼不了?”
    “它们是被恩赐,谁来恩赐你?人类,你永远得不到本源岁月的修炼之法,即便看遍我因果。你可以想象成主宰将此法,也封锁了。”
    这话,陆隐信,主宰不是善人,岂会任由自己的力量外泄。
    那么还跟之前想的一样,雪后也没说错,需要在岁月荣境得到岁月主宰一族认可才能修炼九变。
    抓一个时不战没意义。
    “我可以死了吗?人类。”时不战忽然问。
    陆隐以道剑刺穿时不战的时候就已经完全控制了它的生死,它连死都做不到。
    “我很羡慕你。”
    陆隐看着它:“羡慕我?”
    时不战感慨:“劝别人不要与我一战,是自小立下的夙愿,可惜,我却没勇气真正与你一战。”
    “面对你,我选择了逃避,这是在否定我的一生。”
    “所以人类,给我一个体面的死法吧,让我,战死。”
    陆隐目光看向破厄玄境,那里的鏖战看不到结果,可在他计算中,可以出手了。
    “好。”
    他身侧出现点将台地狱,“自己逃出去吧。”说完,将时不战甩入点将台地狱内,因果不断增加。点将台地狱内,时不战九变融合,猛的冲出,却被陆隐压下,它一次次想要冲出,又一次次被压下,陆隐抓住点将台地狱朝破厄玄境而去,最终,将点将台地狱
    狠狠咂向破厄玄境内。
    破厄玄境,大宫主与圣柔它们同时抬头,眼看点将台地狱砸下,同时避开。
    时不战冲出点将台地狱,陆隐一个瞬移出现,抬掌,打出。
    一掌狠狠击中时不战,将它身体打穿,重重压向大地。
    时诡愤怒:“人类,住手。”
    陆隐随手一挥,恐怖的力量横扫四周,将整个虚空都掀了起来。
    时不战就这么死在时诡眼前,死在圣柔,运心,大宫主它们这片至强的战场上。
    陆隐屹立点将台地狱旁,目光扫向圣柔它们,背对大宫主,缓缓开口:“前辈,我来帮你了。”
    大宫主吐出口气:“你解决运心,其它两个交给我。我会把钥匙带给你。”
    “好,麻烦前辈了。”说完,朝运心冲去,身后,流光飞舞发出光芒,气流融入体内,一拳轰出,繁星拳。
    运心面对陆隐,不得已将那道黑色人形身影召回,朝着陆隐而去。
    大宫主冷笑,“两个小辈,看你们能撑多久。”说着,杀向时诡。
    圣柔与时诡对视,打出因果胶囊与时间藤壶,不断在大宫主周身蔓延,“人类,你帮它会后悔的。”
    运心也厉喝:“大宫主绝不是你看到的那样,它必然奴役你人类文明,你们的下场会比流营的人更惨。”
    陆隐冷笑:“那你们呢?只想灭绝我人类文明,相比大宫主,你们主一道才是宿敌。”
    繁星拳轰出,运心体内,红台隐现,黑色人影来到陆隐身后,张开双臂就要抱住他。
    就在这一刻,陆隐额头第三只眼睁开,回头,看向大宫主,鸦转身。
    大宫主身体骤然转动,大惊,眼前,一只眼睛与它对视,鸦定身。
    不规则线条蔓延,转眼覆盖大宫主,让大宫主难以动弹。
    大宫主瞳孔陡缩,人类?
    陆隐一个瞬移出现在大宫主身前,“几位,别留手,这内外天没有老家伙的位置。”说完,带着大宫主瞬移消失,出现在--太白命境。
    之所以选择太白命境,因为这里有尚未被破,却可以破掉的生命框架。
    陆隐不敢破生命框架,因为怕引起岁月古城那边主宰的注意,一旦框架被破太多,肯定会有动静。
    就连反流营势力都建议不要破。
    他们如此,大宫主更是如此。
    在这里,它要顾及很多。而圣柔它们此刻或许巴不得破掉生命框架,大宫主还要费心保护一下。
    陆隐突然对大宫主出手,让所有人都始料不及。
    他此前拒绝了运心提出的联合对付大宫主的提议,现在又是利用大宫主对付主一道,无论怎么看都不该此刻对大宫主出手。
    让大宫主解决圣柔与时诡,他对付运心,是最符合人类利益的选择。
    但他竟然选择了对付大宫主。
    谁都想不通。
    「端午安康!下午两点,加更奉上,谢谢!!」

本文网址:https://www.nanyou16.com/book/46217/1625018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nanyou16.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