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請多多指教,男朋友

推荐阅读:亡命枭徒两情相厌(伪骨科,狗血文)蓝锁幻想安南笙穆伏城狂妻来袭偏执霸总他沦陷了炮灰女配被扑倒了「快穿」永远也会化雾(1v1)恶女将醒重生年代文的路人甲冷冰萃云(包养|伪骨科1V1H)十九岁的小辣鸡

    门铃响起时,夏知书正窝在懒骨头上发呆。
    今天天气不错,阳光从落地窗照进来洒满了整个起居室,他本来想看书的,或者看电影也不错,最后却只是拖了懒骨头放在落地窗前,窝在上面看着地上的光影看了好几个小时,直到夕阳西下,馀暉散尽,房间里只剩下一片黑暗。
    黄昏的时候他接到一通电话,来自潘寧世,不得不说潘副总编真的是个礼数很足的人,拜访前一定会规规矩矩地打电话约时间,目前没发生过那种约十分鐘后见面的状况,起码都40分鐘起跳。
    今天距离上次见面大概有一礼拜左右,眼看在两天就要圣诞节了,今年应该还是跟叶盼南、商维夫妻加两个小孩一起过吧?记忆里商维好像提过邀请,夏知书迟钝的回想,自己答应了吗?
    不管怎么说,他答应了潘寧世的拜访,就这样在黑暗里坐到门铃响为止。
    第一声门铃跟第二声门铃隔了三分鐘,夏知书才打开了大门,果然看到一身西装的潘副总编一脸拘谨的笑容站在门外,举了下手中的提袋:「我买了蛋糕过来,草莓加白葡萄鲜奶油,夹心有水蜜桃。」
    非常丰富的一款水果蛋糕,夏知书眼神一亮,笑容热烈了不少。
    「又让你破费了,快进来吧!」喜孜孜接过提袋,袋子上的商标他记忆中好像有印象,但又想不起来,不过从蛋糕盒的精美程度判断,应该是一间挺有名的蛋糕店才是。
    今天还没吃东西,甜点总是能抚慰人心。
    夏知书也不客气,招呼着潘寧世随意,就进厨房把蛋糕切了。六吋的蛋糕也不大,他想了想给自己切了三分之一,剩下的再切三分之一给潘寧世,非常完美的分配。
    「你要喝茶吗?」蛋糕是潘寧世带来的,自己好像也应该要招待点什么才对,夏知书想着就打开放着茶跟咖啡的柜子问。
    「不用麻烦,你喝什么我跟着喝就好。」潘寧世在工作檯边已经有属于自己习惯的坐位,他今天来坐的也是相同位置,可以很好的将整个开放空间纳入视线范围里。
    「那来开老叶的宝贝茶吧。」夏知书自己不太喝茶,但对于叶盼南收藏的茶的好坏却很清楚。「你喜欢绿茶红茶还是乌龙茶?」
    「都可以,我都喝。」被这样招待,潘寧世有点坐立不安,他起身走进厨房道:「需不需要我帮忙?」
    「好啊,那你帮我洗杯子。」夏知书对放茶杯的柜子扬了下脸。「看你习惯用茶杯还是用马克杯都行,我不讲究。」
    打开柜子,整整齐齐摆放着十几个不同种类的杯子,潘寧世选择困难了十几秒,果断拿下两个素面白色马克杯,简单永远是不败的。
    搭配蛋糕还是红茶最适合吧?夏知书拿起伯爵红茶跟锡兰红茶翻了翻,其中一个有茶包一个没茶包,那当然选茶包那款。
    第一冲只要稍微没过茶包,稍微浸泡一下,挪出茶包后在用这泡热水在杯中滚动一圈温杯后倒掉,在放速茶包灌入热水直到八分满,等约莫五分鐘后取出茶包,拿个小碟子放用过的茶包,这样要回冲时也可以再使用。
    这是叶盼南教他的方式,虽然不知道正不正确,但泡出来的茶香味浓厚,苦涩与甘美的比例恰到好处,除了好喝外没有其他更好的讚美。
    夏知书与潘寧世并没有过多交谈,房间里安安静静却不令人感到一丝一毫尷尬或不安。耳边可以听见另一个人时远时近的稳定呼吸声,偶尔能感受到对方靠近自己的体温,一切都是那么舒适平静。
    茶与蛋糕都上桌后,夏知书觉得自己很饿,他许久没有这种感觉了,眼前的蛋糕色彩繽纷,鲜奶油又白又细腻,飘散着淡淡的奶油混合水果的香气,还是冰冰凉凉的。
    接下来的二十多分鐘两人依然没有过多对话,夏知书是因为饿了,专心致志地吞食蛋糕,不会过度甜腻的蛋糕体与鲜奶油,果香充足的草莓与葡萄,罐头水蜜桃的口感与滋味增加了一点令人怀念的惊喜与美味,可以说每一口都令人很满足。
    红茶也很完美,不愧是叶盼南收藏的茶叶,潘寧世应该也会喜欢吧?
    三分之一个蛋糕吃完,夏知书有点意犹未尽,但好像也不适合再多吃,可是或许再吃一点点也没关係?
    他捧着红茶一点一点地啜饮,突然看到眼前又多了一盘只吃了一点点的蛋糕,草莓跟葡萄都还很完整。
    「我只吃了一口,没有沾到口水,你不介意的话可以吃掉。」潘寧世耳垂通红,羞涩又坦然地凝视着夏知书的双眼。
    夏知书舔舔唇,他确实觉得自己没吃饱,甚至可以说在看到这个缺了小小一角的蛋糕后更饿了,那是一种说不出源头来自哪里的飢饿感,促使他道了谢后,急不可耐地挖起一大块带着整颗草莓的蛋糕塞进嘴里,脸颊瞬间鼓得跟一隻进食的仓鼠一样。
    潘寧世替两人又各自冲了一次茶回来,夏知书已经消灭了第二块蛋糕,表情是满足的愉悦。
    「所以,你打算给我回答了吗?」终于在潘寧世进入夏知书家五十分鐘后,夏知书直接从重点展开对话。
    潘寧世拿着马克杯正打算喝茶,闻言愣了愣,手指关节被烫了下,他发出细微的嘶一声,连忙放下杯子甩了甩手,看起来有些慌张无措,连连吞了好几次口水。
    「呃……对,我考虑清楚了。」
    本来卢渊然建议他可以用简讯回答对方就好,没必要百忙之中还特别跑一趟。
    用卢渊然的原话来说:那栋房子跟你的八字可能犯冲,你这次去不知道又会出什么意外,你还记得手上那本翻译突然早產来不及交稿临时换翻译的书吗?虽然不是这次国际书展要首售,却也是四月的重点书,你还有时间打砲、昏倒或住院吗?
    可以说非常不客气,潘寧世捂着心口纠结了大概有三分鐘,果断地电话给夏知书约时间,差点被卢渊然友尽。
    但潘寧世想,这件事很重要,通过电话没办法传达自己的诚意,还是必须得当面说才对,更何况他也确实想夏知书了……不不不,也不是说什么想念或其他什么糟糕的想法,更不是想上床什么的,就是单纯为了礼貌!
    对!礼貌!
    轻易说服自己后,潘副总编整个下午的工作速度可以用飞一样形容,效率高到惊动总编,对方端着一杯枸杞茶晃过来关心了几句,都被心不在焉的敷衍了。
    好吧,效率高总比发呆好,儘管潘副总编这几个月的工作状态起起伏伏很不稳定,还早退了好几次,跟过去几年大相逕庭,但总体来说还是很敬业也很有產能的,那也行吧。
    「你家是租的吗?」夏知书突然问。
    「啊?呃……不完全是,房子是我姊租给我的,房租很便宜,而且我可以随意使用。有什么问题吗?」潘靄明女士的喜好之一就是投资房地產。
    说是这么说,更适合的说法是,潘女士打算五十岁退休,然后当一个快乐的房东收租金过日子。
    但潘寧世觉得自家姊姊异想天开,倒不是买房子当包租婆这点,而是潘靄明最好间得下来,这位女强人最大的兴趣就是征服各种挑战,不工作她征服什么?
    「我可以征服各种极限运动呀。」潘靄明笑吟吟地回答弟弟。
    潘寧世想,还是工作保险一点,他希望自家姊姊可以在职场上争城掠地,别挑战极限运动了,对家人的心脏不友好。
    撇过潘家姊弟对未来规划的歧见,眼前的重点是夏知书这么问的原因。潘寧世莫名紧张起来,思考着对方是不是在考察自己的经济实力?早知道他就应该要买房子才对,但编辑的收入真的不高,他现在的存款想买在市区很困难,只能买外县市或者郊区,那离他上班的地方又太远了。
    「哪……你会排斥住进交往对象家里吗?」夏知书略一思考继续问。
    「这个……我没想过,但应该是不排斥……吧?」潘寧世不确定的回应,他可是母胎单身三十八年喔!以前年轻的时候可能想过同居,但那时候他只是个高中生大学生,想到的都是情侣一起租房子住,现在一下子跳到双方都有住所,应该捨弃哪一边的阶段,实在跳得有点太远了。
    说真的,他现在的脑子一团混乱,搞不清楚夏知书的意图,也搞不清楚自己的想法。
    「你现在住的地方住多久了?」夏知书一脸好奇。
    「呃,大概十三年吧……」他姊是个赚钱跟喝水一样快的人,在他二十五岁的时候就已经买了两栋房子,一栋自己住,一栋就把弟弟塞进去了,甚至为了配合弟弟工作的地点选了房子。
    「那还挺久的,东西应该不少吧?」夏知书揉着下巴思索,转头看了一圈自己的房子。「我这里就住了三年,东西不算太多,你也看到了,我喜欢简约的空间,很多都西都是老叶跟维维塞进来的,我平常也没怎么用。」
    「呃……这样吗?」潘寧世跟着看了一圈没有隔间的空间,确实很空旷,家具跟摆饰都少,塞得最满的应该就是厨房了。
    另外还有一个书房,里面也是塞满了各种各样的书,应该多数都是蜗牛的工作参考书,先前潘寧世有幸看过一次,被藏书量震撼到了。
    「你介意我搬过去住吗?」
    「抱歉?」潘寧世不敢置信地眨眨眼,以为自己听错了。
    「你介意我,搬去你家一起住吗?」夏知书笑了声,一字一字放慢速度,咬字清楚得有点僵硬。「我的东西不用全部搬过去,像书就不用。当然,如果你家有足够的空间,方便我搬的话,我是满想把所有的东西都搬过去的。」
    「空间应该是够……」潘寧世犹疑,结结巴巴地问:「可是、可是为什么突然想搬来跟我住?」
    「因为我们交往了,你还记得自己是我的拉布拉多吗?」夏知书坐的位置很轻易就可以碰到潘寧世,他用脚背蹭了蹭潘寧世的小腿,就看见一百九、严肃拘谨的男人猛地颤抖了下,很快就从头红到脖子去了。
    「交、交交交往……咳咳,呃……我、我们吗?」
    「难道,你今天约我见面不是为了答应我?」夏知书讶异地睁大眼,磨蹭着小腿的脚背开始往大腿挪动,像一根羽毛搔得潘寧世心头狂跳,浑身燥热,总想做点什么来舒缓自己的情绪。
    「是……我是想告诉你我、那个……呃……愿意当你的拉布拉多……」潘寧世用力喘着平抚自己的呼吸,但依然语尾打颤:「我去拜访了一个同事,跟他家拉布拉多相处了一个下午,应该、应该可以胜任。」
    「那就对啦,你要当我的狗狗,不就应该跟我一起住吗?宠物疗法的基础概念,宠物得跟主人在一起吧?」
    非常正确,但好像有那里不对……潘寧世说不上来,更何况他本人并不排斥这样的走向。是快了一点,但狗狗本来就应该要跟主人一起住的!
    「我、我家满大的,空一个房间当你的书房也没问题,那、我……呃……」潘寧世深呼吸一口,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兄弟,你是三十八岁不是十八岁,就算是人生第一次交到男朋友,也要有成熟男人的冷静与稳重才对!
    「需要先跟你姊姊说一声吗?她会不会不希望有别人住进去?」
    「我问问她……」差点忘记还有潘靄明女士需要通知,虽然潘寧世觉得他姊对这件事不会有任何反应,但怎么说这套房子都是属于潘女士的,于情于理确实应该告知才对。
    「你要告诉他自己是我的拉布拉多,还是我的男朋友呢?」看潘寧世认认真真思考着打字的模样,夏知书忍不住笑问。
    潘寧是手一滑,手机差点摔在地上,他满脸通红突然惊觉刚刚自己下意识想打出「姊,我最近当了别人的宠物……」他姊肯定会直接打电话来约他出去好好聊一聊。
    「咳咳。」清了清喉了,潘寧世故最沉稳道:「你介意我说是你的男朋友吗?」
    「可以,无论是男朋友还是拉布拉多,本质上都是一样的。」
    何等狼虎之词,但潘寧世听得喜孜孜地。
    于是几分鐘后,潘大姊靄明女士先是看到了「姊,我最近当了拉布拉……」这条讯息一秒被收回,很快又传来一条「姊,我最近当了一个人的男朋友,你介意我跟他在你家同居吗?」
    文法很诡异,说不通顺但意思倒是能传达清楚,就是第一通讯息的「拉布拉……」是什么?
    ----
    新年快乐~
    希望今年过年别吃胖了gt;lt;减肥好痛苦

本文网址:https://www.nanyou16.com/book/43699/1069267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nanyou16.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