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友文学 > 耽美 > 不只一夜情(高H、年下、腹黑受) > 32.你要當我的拉布拉多嗎?

32.你要當我的拉布拉多嗎?

推荐阅读:我的修炼时间和人不一样吕子恒萧凌蓉邪魔纹身:开局纹身十大阎罗陈启风水小说黄帝秘藏绝对实力至上主义镇天威龙洪宇肖灵儿洪宇肖灵儿叶天赐林清浅撩错后,我被渣男小叔掐腰猛宠海贼世界的一刀超人代驾司机王东唐潇无错版

    潘副总编又一次在工作中恍神了。
    他看起来很认真在校对电脑上的稿子,但仔细看会发现他的双眼是失焦的,而且稿子已经逼近一个小时没有滑动过了,彷彿他整个人只是种在办公桌前的仙人掌。
    在更仔细一点的话,更会注意到潘副总编虽然又穿上了整齐的全套西装,因为天气冷连马甲都没少,英式风格的西装修身笔挺,是一种很沉稳又贵气的深蓝色,但衬衫的领口袖口、外套衣襬等等地方,其实是皱巴巴的。
    讲得好听叫洒脱不羈,讲得直接一点叫做邋遢,而那头从来都用发胶梳理得整整齐齐,就连前阵子忙到只穿t牛恤仔裤的时候都依然没捨弃发胶,现在却柔软散落着,看起来与其说年轻了一点,不如说狼狈了许多。
    座位在潘寧世旁边,工作相对轻松,而且总是密切观察他的罗芯虞当然什么都注意到了。
    小女生几次离开座位去倒咖啡,每次想开口打听一下又总是欲言又止,她平常总是很热情,甚至于到了有点烦人的地步,她自己很清楚,但她喜欢潘寧世啊!追求喜欢的人热情一点,应该是可以理解的吧?
    可惜潘寧世这个很像缺少某种情感雷达,不但从未发现罗芯虞在追求自己,更有甚者还总能闪避掉每一个精心的接近,有时候还会给一记回马枪,搞得罗芯虞有一阵子以为他是不是讨厌自己,好几次差点在办公室哭出来。
    所以她现在是有点害怕的,连日常间聊都会被打枪,现在潘寧世明显不对劲,她开口会不会招致更大的反击?少女的恋爱热烈又脆弱,罗芯虞实在很纠结要不要迈出试探的一步。
    就这样坐位相邻的两人相安无事到午休时间,罗芯虞终于还是下定决心了──失败不可怕,但悬而不决的状态太过消耗心力,她豁出去了!
    「潘哥。」深呼吸一口气,罗芯虞用一贯的热情语调开口。「中午要不要一起吃个饭啊?我看你今天整个上午的状态不是很好,是不是没吃早餐?」
    「啊?」潘寧世从电脑萤幕上回过神,整个上午他就校了40页的稿子,这还是四校呢,工作效能之差可见一班。「中午了吗?」
    看他呃愣的模样,罗芯虞感觉自己今天搞不好可以成功约到一次人!不禁更加热情了。
    「对呀,都中午了。潘哥今天要不要到附近的乌龙麵店吃?咖哩乌龙麵上市了喔!」冬季限定菜单,非常受到附近的上班族喜欢,缺点是很容易弄脏衣服,而且下午如果要开会或接待顾客不合适,但罗芯虞想,反正他们今天要面对的也只有堆积如山的稿子跟印务,就算吃清蒸臭豆腐也没关係。
    听见咖哩乌龙麵,潘副总边好像更清醒了一点,他看了眼今天也打扮得很精緻的罗芯虞,突如其来问了句:「你对狗了解吗?」
    「呃……」罗芯虞眨眨眼,一头雾水但还是点头:「算知道一点,我自己跟爸妈都养狗,潘哥打算养狗吗?」
    「我们一起吃个午餐吧!我有事情想请教你。」潘寧世眼睛一亮,热情地提出邀约:「我请你。」
    罗芯虞开心的要命,心想自己今天的小巴黎风没白费,很搭潘寧世的英伦风。
    虽然咖哩乌龙麵很好吃,潘寧世也非常喜欢,但那间店很窄人又多,不是谈话的好地点。想了想,潘寧世找了附近一间有卖商业午餐的咖啡厅,这间店的单价偏高,中午用餐的人也比较少。
    找了角落的位置落座后,潘寧世很随便地点了商业a餐,总匯三明治、主厨沙拉、主厨汤品加一杯热红茶,甜点什么的都没点,配菜也都直接选第一个,一看就非常敷衍。
    搞得罗芯虞压力也不小,不好意思花时间仔细看菜单,就乾脆也点了a餐,只是饮料换成了蜂蜜柠檬汁,加了个法式布丁。
    被邀请的惊喜之情点完餐后也消退得差不多了,罗芯虞回到现实,猛然惊觉这场午餐约会跟自己想的应该差了十万八千里远,不禁有点沮丧,又偷偷抱了一点期待。
    因为心情太纠结,导致她没有听见潘寧世提出的第一个问题。
    「抱歉,潘哥,你刚刚问我什么?」勉强回过神,反正也不是第一次失利,起码这次吃到饭了啊!
    「你对拉不拉多熟吗?」
    「拉不拉多?」罗芯虞眨眨眼,随后露出开心的笑容:「潘哥想养拉不拉多吗?真巧,我爸妈也是养一隻拉拉喔!黑毛的,可爱到爆炸!」
    潘寧世闻言也露出放松的笑容来:「太好了,那可以请问你,拉不拉多是一种什么样的狗吗?」
    这个问题很笼统,也不像是打算养狗的人会问的,罗芯虞忍不住好其问了句:「潘哥为什么要问拉不拉多?」
    正在喝水的潘寧世梗了下,差点被呛到。他努力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吞下嘴里的开水,露出一抹工作用的笑容:「是这样的,我有一个朋友打算养拉不拉多当陪伴犬,说是想尝试看看宠物疗法,所以我想了解一下拉不拉多这种狗……」
    当然,他没说的是,这里的拉不拉多等于他本人就是了。
    事情发生在今天凌晨,大概六点多。
    潘寧世睡得很好,醒过来的时候人有点茫然,看着熟悉又陌生的天花板发呆了好一会儿。
    空气中的味道是柑橘系的空间香氛,应该是佛手柑混合柠檬之类的,对香氛潘寧世不太懂,理论虽然可以一讲一大套,毕竟之前做过一个系列的作品,主角刚好是调香师。
    但落实到嗅觉就是另外一回事了,他并没有非常优秀的嗅觉,在这部分也没有灵敏的感受性。
    他只是觉得很好闻,这个味道让他很放松,下意识就想到夏知书。
    接着他想起来自己本来要帮夏知书做早餐,所以还早退了,然后跟夏知书一起购物,回家做饭的时候打算先顿排骨汤,再然后他……潘寧世猛一下从床上弹起来,中风一样抖着双手张大嘴倒抽一口凉气。
    他他他!昏倒前是不是听到了什么?
    一百九的大男人连滚带爬地翻下床,顾不得身上睡得皱巴巴的衬衫,一把拉开房间门衝入清晨笼罩在最后一点夜色的起居室里。
    屋子里没有开灯,但门口有一盏声控灯,因为他的开门的声音亮起来,很快就看清楚中央的工作檯上有一份盖起来的餐点,安安静静、孤孤单单,恰如现在的潘寧世。
    这里是夏知书家,所以他昨天真的昏倒了,连排骨汤都来不及燉,不知道夏知书有没有好好吃饭?
    潘寧世摇摇晃晃走到餐盘前,踉蹌地坐下先该盖子,木製餐盘上五顏六色非常丰富,一份蛋包饭,用番茄酱画了可爱的笑脸还有一颗爱心;一份水果沙拉,搭配的应该是自製优格酱,带着浅浅的鹅黄色;清炒花椰菜,一小朵一小朵像一束花,也像一丛灌木;最后一份糖醋里肌,搭配了罐头凤梨。
    旁边有一个木碗,盛着汤,是萝卜排骨汤。
    因为天气冷,这些菜早就都凉到不能更凉了,虽然充满童趣,闻起来却只有冰冷的味道。
    有不少是他昨天跟夏知书一起买的食材,不知道最后是谁燉了这锅排骨汤呢?
    潘寧世心情闷闷的,他也不知道自己明明睡得那么好,为什么心情却这么差,沉默地拿起餐具把一整份冷冰冰的餐点都吃光了。
    啊,排骨汤还撇了油,冷喝也不油腻呢,味道真不错。
    应该是商维做的吧?潘寧世洗碗的时候猜想,毕竟叶盼南现在很忙,应该没有时间跑来帮夏知书作饭,但这种年末时节,商维应该也挺忙的才对啊?不着边际地想了很多,最后潘寧世失魂落魄地坐在看得见夏知书房门的沙发上发呆。
    他隐约记得自己昏倒前听到了一个让他现在回想起来都觉得不可思议的问题,应该就是梦没错了,毕竟夏知书步可能会提出交往的要求,他们甚至连砲友都不是,只是偶尔上个床。
    唉……他倒是想答应夏知书啊,可惜是场梦……
    正当潘寧世在思考自己是不是应该留张纸条离开,还是帮夏知书做了早餐后等对方醒来再来开,顺便检视自己今天的工作清单时,夏知书的房门打开了。
    「早安。」娇小的男人揉着眼睛,蓬松捲曲的头发睡得乱糟糟的,柔软得像顶着一头棉花,对潘寧世一笑。「昨晚睡得好吗?」
    潘寧世悄悄按住自己的心口,他的掌心可以感受到心脏剧烈的跳动,一下一下充满力道地撞击上来,随着每一次弹动好像都汩汩流出某种黏稠又甜美,夹带酸苦的情绪,运送往全身。
    很复杂,一个人的情绪为什么可以这么复杂?
    「对不起,我昨天给你添麻烦了……」潘寧世连忙起身,手足无措地道歉:「说好要帮你做晚餐的,结果却留了一堆烂摊子给你。」
    「哪有什么烂摊子,你不要这样说。」夏知书摆摆手,目光扫过工作檯时停顿了下,突然笑出声:「你把晚餐吃掉了?」
    「对,谢谢你帮我留饭。」
    「是老叶……是盼盼帮你留的,他提醒我睡前要记得把食物收冰箱,但我忘记了。」夏知书无所谓地摆摆手,接着好奇问:「你觉得他的厨艺如何?排骨汤跟我的谁比较好喝?」
    「你的好喝。」潘寧世发誓自己没有刻意吹捧,他是真心诚意的。「当然,叶学长的排骨汤很美味,但你的汤味道更丰富。」
    这话连夏知书自己听了都赧然,白皙的脸颊泛红,他羞涩又尷尬地清了清喉咙,悍然转移话题:「你等一下要离开了吗?」
    「我本来在想要不要帮你做早餐,刚好你醒了,那……你想吃什么吗?」
    「我今天没什么胃口,现在本来也不是我该醒来的时间……我就是,怕跟你错过所以还没睡。刚刚听到外面有声音才出来看看的。」
    「你……有话想跟我说?」潘寧世的心跳又快了,他紧张又期待的表情完全藏不住,看得夏知书发笑。
    「对,我有话跟你说。我们坐着聊?」起码有人再次昏倒时,可以比较舒服吧?
    潘寧世坐得很拘谨,像个乖乖等点心的幼稚园小朋友,双腿併拢,双手放在膝盖上,明明身高一百九,身材比例是惊人的八头身,宽肩窄腰长腿浑身都是精实的肌肉,现在看起来却一团小小的。
    「请说。」他直吞口水,不停地眨眼睛,完全不敢正眼看一下夏知书,却又不停偷看他。
    「我想知道你的答覆,这样我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夏知书也很爽快地直接进入正题,对上了潘寧是一脸困惑的表情,噗哧笑出来:「难道你忘记昨天自己昏倒前听到了什么吗?需要我再问一次吗?」
    潘寧世瞠目结舌,不敢置信地几乎把眼珠子瞪出眼眶,很快浑身都抖了起来,哆哆嗦唆求证:「昨天……你真的……咳咳咳咳!」被口水呛到了,半天说不了话。
    夏知书赶忙跑去倒了一杯温水回来,看见咳得满脸通红泪眼汪汪的潘寧世,没忍住笑起来。
    「来,不要着急,我们可以慢慢聊。」顺手拍了拍男人颤抖的肩膀。
    「咳咳……谢……咳咳谢谢……」潘寧世嘶哑地道谢接过温水,一点一点喝掉,总算恢復了正常,就是整个人显得有点累,靠在沙发上微微喘气。
    过了一会儿,他才再次小心试探道:「所以……那个……昨天你真的,问我愿不愿意跟你……呃……交往吗?」
    「对,我昨天问了。」夏知书点点头,随即端正坐姿,表情诚恳严肃,专注地盯着潘寧世的双眼。「潘寧世,你愿意试着跟我交往吗?」
    愿意!当然愿意!但是……
    「为什么?」潘寧世内心已经尖叫得像个青春期第一次约到喜欢男孩的小男生,但他毕竟是个成熟的大人了,有些事情不能靠衝动决定。「我们几乎都没怎么相处过,虽然上了好几次床,但我知道你喜欢的体位跟敏感点,却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兴趣又是什么……我们根本不算认识对方。」
    夏知书讶异地挑了下眉,潘寧世的反应大大超出他的预料,所以他也歪着头思索了一下,认真回来:「我以为,交往就是一种认识的方式?我们不需要了解对方才交往,我们可以在交往后再了解,不是吗?」
    潘寧世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看起来像是被说服了。
    「另外,我也不隐瞒你,我想靠你跟你交往来试试看宠物治疗。」
    「宠物治疗?所以,你想跟我一起养宠物?」潘寧世虽然有点疑惑,但也并非完全不能接受,情侣间一起养隻小宠物是没问题,也是一种增加彼此交流的方式。
    「不,养宠物的只有我。」夏知书摇摇头,轻柔的低语宛如吟唱。「你是我想养的拉不拉多。」
    潘寧世想,他可能还没睡醒?
    ----
    明天就要除夕啦,更新不会停唷~

本文网址:https://www.nanyou16.com/book/43699/1066730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nanyou16.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