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友文学 > 耽美 > 不只一夜情(高H、年下、腹黑受) > 31.只不過是個寵物療法 p o1 8t d .c om

31.只不過是個寵物療法 p o1 8t d .c om

推荐阅读:代号刀锋我替天庭直播带货叶晚棠谢韫臣的小说文明之万象王座星辰之主战地摄影师手札全民神祇:我献祭亿万生灵成神娘娘死遁后疯批暴君哭红了眼阅读叶长青赵秋烟刚离婚老婆就跪求复合闪婚后亿万总裁对我千依百顺

    自从夏知书遇上潘寧世后,叶盼南就很害怕接到好友的来电,因为几乎都没什么好事。
    他今天难得有空,身为总编偶尔忙里偷间摸点鱼,还是找得到机会的。
    原本他打算在家里睡到自然醒,下午先去保母家把小女儿带回来,路上来个父女的悠间时光,年末邻近圣诞节,有很多小型游乐场出现,他可以带小女儿去坐点像旋转木马、小火车之类的游乐器材,时间差不多就去接儿子,然后与妻子会合,共进家人甜蜜的晚餐。
    原本。鮜續zhàng擳噈至リ:po1 8 et.c om
    所以说,计画很丰满,现实很骨感,他现在骨感到宛如昨晚儿子啃得一乾二净连骨髓都没留的排骨。
    他怀中揣着女儿,另一隻手牵着儿子,商维临时加班脱不开身,他又没有兄弟姊妹,双方父母还一起出国玩了,一脸疲惫地用眼神示意儿子按门铃。
    商左安看了老爸一眼,拿出掛在脖子上的钥匙开门。
    「你怎么有夏叔叔家的钥匙?」叶盼南头晕目眩地问。
    「这是夏叔叔送我的读小学礼物。」商左安声音稚嫩,语气却很老成。「我觉得很棒。」
    叶盼南能说什么?夏知书家确实跟他家没什么差别了,这么说来小朋友有夏家备用钥匙,当然很正常对吧?
    现实上他也没什么机会说什么,门刚推开,夏知书就从门口的小凳子上站起身,露出一种看到天外救兵的笑容。
    「你们来啦?」他接过商左安小朋友的书包跟水壶,好好地放在门口的置物柜上,接着转身要抱过安安静静趴在爸爸肩膀上的叶柚安小朋友。
    「小夏叔叔。」叶柚安伸出手,很快转为趴在夏知书肩膀上,奶声奶气道:「小安安想吃冰淇淋。」
    谁能拒绝得了洋娃娃一样的小女生,甜蜜蜜的请求呢?夏知书反正不行,他用力在叶柚安脸颊上亲了一下,问静静把自己跟爸爸、妹妹鞋子整理好的商左安:「左左要吃冰淇淋吗?」
    当然吃!必须吃!而且要吃整整一根甜筒!
    两个小孩被各自的冰淇淋安置好,叶盼南才抓着夏知书问:「怎么回事?人呢?」
    大约半个多小时前,他刚和商维通完电话,想着既然老婆大人今晚加班,要不然乾脆带小朋友去吃麦当劳好了,偶尔吃点速食也算是年底的奖励?
    然后他就接到了夏知书打来的电话,清亮的声音焦急的连语尾都劈叉了:「潘寧世在我家昏倒了!」
    叶盼南眼前一黑,要不是怀里有女儿软呼呼的身体,他应该会当街吼叫:「什么叫做潘寧世在你家昏倒了?你又对他下毒了吗?」
    「我没有。」夏知书委屈。「今天是他要做饭给我吃。」
    这么一提醒,叶盼南也想起来先前潘寧世确实传了讯息给自己,说今天要去夏知书家做饭,问他家里有没有虾米之类的材料。
    「所以他毒倒了自己?」叶盼南冷静了一点,仔细想想两个互相看对眼的人都是厨房杀手,也算是门当户对。
    夏知书很不满,撇嘴:「不要胡说八道,他还在切菜呢……不是,我是想问你,我可以搬动他吗?感觉叫救护车又有点太小题大作……」
    显然夏知书也是慌了神,才会打电话过来求助。
    「我现在过去看看状况……」叶盼南重重地、深深地叹了口气,简直像要把肺吐出来。「夏知书,我下辈子一定不要当你的朋友。」
    这是真心诚意的。
    他这辈子过得很平静,在普通的中產家庭出生,父母恩爱慈祥,他没什么特别的兴趣就是喜欢看书,从小到大都很乖,中学叛逆时期也只是偷偷装病翘课跑去网咖玩过两三次,每次都觉得很有罪恶感,连跟父母顶嘴都很少。
    顺顺利利考上不错的大学,遇到了自己老婆,毕业后进入自己有兴趣的职场,结婚生子并在前年成为总编,可以说是平淡如水又幸福美满。
    他人生中所有的刺激都来自夏知书。
    但抱怨归抱怨吧!他依然任劳任怨地出现在夏知书家里,跟他站在客房的床边,看着床上不知道该算是昏迷还是睡得很好的高大男人。
    「说说。」听着潘寧世微微的鼾声,叶盼南有种很想掐死某个人的衝动。
    「嗯……」夏知书摸摸鼻子,他也知道自己总给好友添麻烦。「我问他要不要跟我交往……」
    叶盼南猛抽一口气,那声音像被掐住脖子的老母鸡,听得夏知书抖了两抖,不敢再继续往下说。
    「你说你问他什么?」
    「呃……就是……我问他要不要……嗯……跟我交往?」
    叶盼南做出一个「停止」的手势,扶着额头在客房的单人沙发上坐下,仰头看着天花板喘气。
    夏知书也拖了一把椅子在他身边坐下,表情担忧:「要不要倒杯水给你?」
    「不用,你让我想想……」叶盼南声音虚浮,他在想自己是不是根本没睡醒?最近太忙了,他睡觉的时间很少,今天刻意请了个补觉假,睡到宛如昏迷一样,可能是因此才做了奇怪的梦吧?
    肯定是这样!
    「所以你为什么突然这样问?」心情平静了一点,反正梦里什么都有什么都不奇怪,他也是挺好奇为什么自己梦到夏知书想跟人交往?
    要知道,这傢伙压根不相信什么爱情。或者更准确地说,夏知书很厌恶所谓的「爱情」。即便有叶盼南跟商维这对恩爱的夫妻,他的阿姨姨丈据说也是婚姻美满,但夏知书本人却觉得这都只是倖存者偏差。
    更别说,三年前夏知书小心翼翼谈了一场恋爱,结果却遇上了个偏执的变态,进一步加深了夏知书对「爱情」想法的篤定──这种东西的存在就是要把人拖入不幸。
    因此,即使之前叶盼南跟商维都隐隐约约感觉夏知书对潘寧世的态度有些不一样,却完全不敢提到什么喜欢不喜欢、爱不爱的方向。别看夏知书平常笑咪咪的,为人和善又随和,但踩到他的地雷绝对大家一起死。
    他的底线,没有任何人可以突破得了。
    所以提出交往什么的,根本天方夜谭,只要夏知书是清醒的,打死都不可能说出要跟谁交往这种话。
    这么一想,好像又更安心了,叶盼南绷紧的身体也放松了,耳边属于潘寧世的轻微鼾声也悦耳了许多。
    「算是……宠物疗法?」眼看叶盼南平静了许多,夏知书也松了口气。他摸摸鼻子不是很确定的回答。「我前几天跟一个认识的同学间聊,他本来问我要不要去参加同学会,就顺便聊了几句,提到宠物疗法。」
    宠物?叶盼南往床上瞥了眼,潘寧世睡觉的姿势非常规矩,要是没有呼吸就跟入土的人没两样,直挺挺地躺在床上,双手自然地放在腰腹上,表情有种忧国忧民的松弛感,很衝突但也很符合他的性格。
    「哪种宠物?」
    「拉不拉多?」夏知书也跟着看过去,弯着眼笑出来。「又大又可靠,还很温暖。」
    至于这个「大」到底是哪里「大」,姑且不深入讨论。
    既然是作梦,叶盼南觉得自己也可以说点心里话:「我觉得宠物疗法不是让你找一个人豢养。」
    「我没有豢养潘寧世。」夏知书微微蹙眉,歪头思考了片刻:「我是认真想过的。他很温柔,很好相处,我喜欢跟他在一起,而且他毛茸茸的。」
    潘寧世才没有毛茸茸的。叶盼南翻了个白眼,潘副总编的头发不算长,平常还都用发胶打理,硬梆梆是有可能的,毛茸茸绝对不可能。
    「你知道交往是怎么回事吗?」但叶盼南没有想讨论毛这个问题,他怕听到什么可怕的答案。
    「大概知道,就像你跟维维一样相处。」夏知书回应得漫不经心。
    「这个……」猛然被戴了一顶高帽子,叶盼南无话可说,忿忿地瞪着这隻外表纯良,实则内心狡诈的小仓鼠。迟疑了半天,他还是问了句:「你能行吗?」
    「不知道。」夏知书耸耸肩,不经意流泻出一抹冷漠。「我以前没喜欢上过谁,也没爱上过谁,但我觉得爱一隻拉不拉多应该是没问题的。」
    这是完全把对方当宠物狗了啊!叶盼南又看了眼床上睡得呼呼的潘寧世。
    这傢伙好像做了美梦,嘴角上扬着,脸上那种严肃认真的神情淡了很多。这大概就是「被卖了还帮忙数钞票」吧?
    叶盼南又叹了口气,整个人靠躺在沙发上,疲倦地捏了捏鼻樑。
    「所以你具体打算怎么做?」
    「我要等潘寧世醒过来后,确定他的答案,才能做后面的计画。但首先,我应该会问他要不要一起住。」
    「等一下等一下……」叶盼南脑壳嗡嗡的痛,就算是作梦这也太残酷了。「你这个『首先』是怎么回事?」
    「宠物不应该跟主人一起住吗?如果没有住在一起,宠物疗法不就没用了吗?」
    虽然是歪理,但逻辑是对的。叶盼南只能看着好友,按着发痛的太阳穴喘气。
    「你知道吗?一般来说,刚开始交往不会直接同居。」他试着讲道理。「而且,一般人如果是租房子,也不可能说搬走就搬走。」
    「你说的也对,那我等他醒过来后跟他讨论看看?如果是租屋,我可以等他租约到期再搬,或者如果房子够大,也许我可以搬过去跟他一起住,也帮她分担一些房租?」
    受教是很受教,但重点还是不对。叶盼南心累地捏捏鼻樑。
    「其实吧,一般人交往,是从约会开始的。你跟潘寧世约过会吗?」他本来想询问当年夏知书跟藤林月见的交往过程,但话到嘴边还是转了弯,总觉得会听到什么很惊人的回答。
    毕竟,分手拿刀抹脖子的人,应该也不会有什么普通的交往流程。
    「我今天跟他逛了超市。」夏知书愉悦地笑起来。「跟他逛超市很好玩,我们买了很多东西,不知道有没有机会吃到他说的那几道菜。」
    也算是小约一会。
    叶盼南点点头:「很好,虽然他现在应该没什么时间,但你可以从跟他聊天开始。每天问他一些生活琐碎的大小事情……等等,每天太频繁了,大概隔两天……呃……隔三四天……每周跟他聊个十几二十分鐘,分享生活中的事情,当然你也可以当方面跟他分享你的生活,先增加你们的感情。」
    夏知书拿出手机写备忘录,嗯嗯地连连点头。「如果单方面分享我自己的生活,频率怎么抓比较好?一天一次、一天好几次?几天一次?」
    「这部分我觉得你开心就好。有想分享的就传给他,或这一天两三次,或者两三天一次都可以。」
    「什么样的生活可以分享?」夏同学再次诚恳发问。
    「什么都可以,像是你今天吃了很好吃的布丁,今天煮了一锅汤没人喝自己也喝不完,走在路上看到一隻可爱的猫,诸如此类的。」
    「那像我今天睡到自然醒发现肚子很饿,本来想泡个麵来吃发现自己根本没有囤泡麵,点心也吃完了可是懒得出门,打算饿到明天再说……这也可以分享吗?」眼看叶盼南表情不对,夏知书连忙补充:「当然我会加工过,不会这么直接说。我还是会吃东西的,你跟维维不是帮我囤了很多冲泡式的麦片之类的食物吗?」
    深深看了好友一眼,叶盼南不想戳破什么,那些冲泡式饮品最后到底进了谁的肚子,在场的人除了潘寧世,连两个小朋友都知道。
    「你想分享什么就分享什么吧。」最终叶盼南这么回答,这个梦真的好累啊。「不过我要提醒你,小夏。感情这种事,不管你相不相信,都应该要认真面对,不要抱持着侥倖心理。」
    「你放心,我会跟潘寧世说清楚的。」夏知书的回应还是那么轻巧平静,让叶盼南心理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也许你可以思考思考,为什么你会提出这个要求。宠物治疗不用找个人假装拉不拉多,你可以领养一隻真正的拉不拉多。」
    夏知书还没回答,传来敲门的声音,一颗小脑袋推开门探进来,轻声细语着:「爸爸,夏叔叔,我跟小安安吃完冰淇淋了。」是商左安小朋友,他嘴巴周围湿湿的,应该是刚刚去洗了嘴巴没擦乾。
    「好,爸爸帮你们煮麵吃好吗?」原本就该是吃晚餐的时间,让小朋友先吃了点心是有点不应该,但偶一为之不为过嘛!更何况是在梦里,不用担心伤维发先了会生气。
    「我也要吃汤麵。」夏知书小朋友也举手应和。
    床上还在沉睡的人彷彿被惊扰到了,直挺挺的睡姿扭动了下,翻了个身背对声音的来源。
    「都吃都吃。」连在梦里都要投餵夏知书,叶盼南也是颇感无奈。「今天买的菜我可以用吗?」
    「可以吧。」夏知书耸肩。「用完了我刚好可以顺便再跟潘寧世去逛一次超市,你不是说交往初期要约会吗?」
    叶盼南感动极了,没想到梦里的好友如此听劝,果然与现实是相反的。
    「对了,老叶。」夏知书起身拍了拍好友的肩膀,笑得灿烂若星。「你不是在作梦,这些都是真的。」
    手臂被狠狠拧了一下,疼痛感打破了叶盼南的自欺欺人,他差点弹出男儿泪。
    靠北啊!

本文网址:https://www.nanyou16.com/book/43699/1066730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nanyou16.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