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潘寧世歡欣雀躍

推荐阅读:娇软美人每天都在修罗场蹦跶综漫-抽卡吗,骚年法力无边高大仙纨绔打脸逆袭中[穿书]名门妾学霸之寻常故事大唐:开局李世民流落荒岛掐腰宠:夫君有颗美人痣网游之魔威太虚花脸阎罗

    访谈最后在各种脱稿的问题中过去,罗芯虞因此一役对自己充满信心,不再像个刚学会走路的小朋友,殷殷期盼着大人的扶持,反而很爽快地把伸过来的手推开,欢乐地往前横衝直撞。
    成果应该不会差吧……毕竟问出了很多藤林月见身上的谜题。比如那个初恋,比如为什么与初恋分开,以及这本书实际上是给对方迟来的情书之类的,满足了读者们多年来的猜测。
    后面就没有潘寧世什么事了,只在道别前,藤林月见突兀地问了句:「潘先生手机上好像掛了一个御守?」
    潘寧世一愣后连忙举起手机笑道:「对,藤林老师看得真清楚。这是我一个好朋友前几天硬要掛上去的。」
    「看起来像冈山的吉备津彦神社製作的御守。潘先生最近身体不好吗?」
    「对对,是吉备津彦神社的御守没错,我最近身体也没什么大问题,就是前阵子忙过头,食物中毒了而已。」潘寧是受宠若惊,即使他接触藤林月见好几个月,也终于获得对方的信赖,但也是头一次被关怀。
    「请保重,我很期待明年二月份能在国际书展上与你见面。」藤林月见说着露出一抹浅浅的笑。那是抹很好看的笑,用古典些的形容就是如同云开见日,在场所有人都有种心头被撩了一下的感觉。
    「我也很期待明年二月跟老师见面,需要的话我可以替老师推荐几个景点,请老师千万不要客气。」
    「嗯,我不会客气的。」藤林月见直直地盯着潘寧世,又笑了一下,随即没道别就退出了线上会议室。
    「抱歉,他应该也差不多道极限了。」内野编辑一秒道歉,看得出来收拾残局已经收拾得很得心应手。「明年二月我也会陪藤林老师过去,到时候一定要找潘副总编喝点酒吃个饭。」
    「务必让我作东,二月见了。」
    等大人们客套完,潘寧世觉得自己的精气神都降低到生存线之下,他瘫在自己的格子间里,无神地看着兴致高昂的罗芯于整理好访谈文字稿,抓着影片风风火火地衝去找宣传了。
    后面就是剪片做特效,计画下周三上片。原本规画总片长半小时分三集上传,但今天收穫颇丰,整个访谈接近两个半小时,潘寧世都不知道原来藤林月见可以说这么多话。
    宣传那边应该会搞成一个长篇企划吧?广告效果非常值得期待。
    「更好的自己啊……」不得不说,今天的访谈有很多内容触动到了潘寧世的内心,也触发了他的直觉。
    仔细回想,总感觉藤林月见每句话都别有深意,让他不自觉想起夏知书,难道那位蝉衣真的是夏知书吗?
    「你看起来很累,今天要不要早点回去休息?」总编拿着他的保温杯又慢悠悠地晃过来,站在潘寧世身边探看他桌上爆炸一样的混乱。「你最近的进度应该还可以吧?」
    「都不错,没什么大问题。」潘寧世仰躺在椅背上,疲倦地捏了捏鼻樑,他发现自己迫切的想见夏知书一面,说不上为什么,可能是想问问看,对方跟藤林月见之间的关係吧?
    明明这跟他无关的。他跟夏知书只是合作伙伴,这次的合作也已经进入倒数,且不论国际书展邀请对方来参加活动这件事,单就书稿来说只要校润没有问题,他们这次的合作明面上就算告一段落了。
    那是不是代表……潘寧世突然在椅子上抽了下,猛地低下头把脸藏起来。他现在整张脸都在发烫,应该是红透了吧?
    「怎么了?」总编啜着枸杞茶,圆形镜片后的双眼瞇起。
    「没什么,就是想到了点私事。」像床上或者仓鼠吃香蕉之类的事情。潘寧世尷尬地打哈哈,原来人就算累到极致,该站起来得部位还是能神采奕奕地站起来啊!
    「你太累了,今天回去休息吧!蜗牛老师是不是也把最后的稿子给你了?」
    「对,今天给我的,我还没检查过……等我看完后发了稿再离开吧。」都说今日事今日毕,从小被自律到接近强迫症的姊姊管束,潘寧世从来只会把工作提前完成,拖延症什么不存在他的字典里。
    不知道他今天方不方便去拜访夏知书?他突然有衝动想跟对方说几句话,或者只是单纯的见个面也行。
    校稿的过程中潘寧世异常纠结,蜗牛的译稿品质一如既往的稳定优秀,虽然三年没接案,但好像比过去要更洗鍊了。
    如果蝉衣真的是夏知书,那他在翻译这本书的过程住中,是否会被打动呢?是否感受到了藤林月见想对他说表达的心意?是否他们两人最终会重新在一起呢?
    毕竟不是谁都有能力写一本畅销书来向几十万几百万读者分享自己的爱意,那么热烈、真诚又带着特有的含蓄……潘寧世设身处地的思考了片刻,确定如果被示爱的人是自己,应该是抵抗不了的。
    这个念头让潘寧世整个人坐也不是站也不是,萤幕上的文字像有自己的意识,在他的视线里活泼的跳动,到最后他一个字都看不下去了……好吧,偶尔偷懒一下应该没关係吧?毕竟是蜗牛的稿子,不会有大问题。
    带着些许罪恶感,潘寧世直接将稿子发给校对,约定好了回稿日期后,才恰恰下午四点鐘。
    还是约约看吧?潘寧世下定决心,否则他怕自己接下来的时间都没办法专心工作。
    拨出去的语音电话很快就被接起来了。
    『潘副总编,怎么会突然打电话给我?稿子有问题吗?』夏知书的声音懒洋洋的,像是在窗边团成球晒太阳的猫咪。
    近日累积的紧张感跟压力,还有从藤林月见那边感受到的烦躁,这一瞬间都被抚平了。
    潘寧世没发现自己露出笑容,语调温和:「没问题,你的译稿品质一直都非常棒,不愧是蜗牛老师。」
    夏知书闻言笑了。『承蒙夸讚,那这通电话是为了什么?总不会是想喝我燉的汤吧。』他很有馀裕地打趣自己。
    提到汤,潘寧世的舌头就莫名一痛,回想起那锅辣得无声无息,杀伤力惊人的鸡汤,也不知道那锅汤后来怎么处理了,喝应该是肯定喝不了了,倒掉又似乎很可惜,毕竟用的都是好的材料。
    「我是想,今天晚上不如换我做点家常菜请老师您一顿吧?」潘寧世的嘴比脑子动得更快,等他发现自己说了什么时,已经无法把话吞回肚子里去了。
    『你会做饭吗?』夏知书惊奇地问。『不会是故意要回报我吧?』他说着又笑了,细碎清亮的笑声很像金平糖,透亮又甜蜜地从耳膜沁入血液中,流淌向全身。
    潘寧世不自觉伸手捏住了耳垂,做贼一样偷偷左右张望了下,生怕自己现在的样子被同事们看去。
    「我手艺不算特别好,但吃饱应该是没问题的。」
    『好啊,我一向喜欢被请吃饭。那要去你家吗?还是你要买菜到我家来做?』
    「去你家吧……你有特别想吃什么吗?」潘副总编情绪高昂,他很久没下厨了,毕竟平常工作太忙,难得可以忙里偷间,他感觉自己能做出一桌满汉全席!
    『没有……不过我喜欢酸酸甜甜食物,不喜欢味道太重的蔬菜,洋葱茄子苦瓜……嗯,可以的话,我喜欢吃高丽菜、菠菜跟大白菜,菇类都喜欢。』夏知书很快发现与其列自己不吃的食物,不如反过来列喜欢的。他坚持这不是偏食,只是原则性比较强。
    潘寧世认认真真地记在笔记本上,脑中也浮现了可以做的菜品。「你喜欢萝卜排骨汤吗?」
    『这算是一种示威吗?』
    愣了下,潘寧世连忙否认:「不不不,只是这个季节的萝卜很好吃,所以我才想说可以拿来燉汤……你要是不喜欢我就不做了!」
    『我喜欢啊,那就期待你的晚餐啦!什么时候过来呢?我们一起去买菜吧。』
    「我现在就可以离开公司过去……大概四十分鐘后到,会不会太赶?」
    『那就四十分鐘后见。』
    掛上电话,潘寧世神采奕奕,完全没有了几分鐘前的疲倦颓唐,甚至可以说是容光焕发了。
    「约会?」总编问。
    「不是不是……就是,跟朋友约个饭。」潘寧世不敢说是跟夏知书有约,但嘴角的笑容压都压不下来。「那我今天提早离开,有问题随时电话联络。」后面这句话是跟其他同事说的。
    格子里陆陆续续传出数个疲惫苍白的回应,抬头道别的人眼里有着藏不住的羡慕。
    也不是说完全不能回家,但下午四点离开,在这个时节里实属奢侈。
    潘寧世接下来的四十分鐘都在心里哼歌,他已经计画好四菜一汤,糖醋咕咾肉、开阳白菜、香菇豆腐镶肉、黄金美人腿,汤的话就是萝卜排骨汤,可以先燉汤,等汤燉好了再来做其他菜,这样晚上七点左右应该可以开饭。
    不知道夏知书家有没有虾米跟乾干贝呢?这种事问夏知书,他肯定不会知道,那就只能问叶盼南了。
    大概是太期待了,心情太好,潘寧世一点挣扎都没有就传讯息给叶盼南问了虾米跟干贝的事情。
    对方已读很快,但过了十分鐘都没回应,潘寧世也不着急,反正没有可以买,这样他就有藉口继续去找夏知书了。
    手机嗡嗡地振动了下,潘寧世连忙点开来看,意外的并不是叶盼南,而是卢渊然。
    ──今晚一起喝个酒?
    盯着讯息看了半天,潘寧世很纠结要怎么拒绝。虽然可以实话实说,但想到卢渊然对夏知书的排斥,感觉又会问自己「到底怎么看待这段关係」,要怎么回答?
    他都不知道明年国际书展之后,自己跟夏知书还有没有机会继续见面,现在想关係什么的,都太遥远了。他只想今晚好好做顿饭,说不定有机会再约到下一次见面。
    ──怎么已读不回?再忙吗?
    卢渊然的讯息又来了,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明明是很平常的文字,看起来却瀰漫着一种焦躁跟气愤的感觉。
    总不会猜到他今天提早下班,要跑去煮饭给夏知书培养感情吧?潘寧世刚这么想就笑出来,自己又不是干什么亏心事,何必这样草木皆兵?卢渊然怎么可能知道自己要干嘛?他又没跟别人提过。
    于是潘寧世回到。「今天不方便,太忙。等我忙完再说吧。」
    ──太忙?但我听说你已经提早下班了……
    讯息很快过来,但又秒速收回,要不是潘寧世刚好看到,就会错过这条讯息了。感觉卢渊然好像真的挺生气,为什么?
    而且他怎么知道自己今天提早下班?这是临时起意的,总不会卢渊然打电话去办公室打听自己的行踪吧?不过是约个喝酒而已,应该不至于……想了半天想不透,刚好卢渊然新的讯息也来了。
    ──好吧,下次有机会。你最近太忙,有空就要多休息,不要辜负我给你的御守啊!
    指的是那个吉备津彦神社的「身体健康」御守。
    虽然掛在手机上有点碍事,看起来也丑丑的,真亏卢渊然竟然找到方法掛上去了,但好友的心意还是另潘寧世很感动,也就没拿掉了。
    「知道了,我会好好休息的。」回得有些心虚,毕竟他现在要干的事情跟休息距离十万八千里远。不过今天应该不会有什么床上运动,煮个饭约个会,也算是调剂身心啦!
    -----
    写变态真的挺开心的哈哈

本文网址:https://www.nanyou16.com/book/43699/1062379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nanyou16.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