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辣是一種痛覺

推荐阅读:我的修炼时间和人不一样吕子恒萧凌蓉邪魔纹身:开局纹身十大阎罗陈启风水小说黄帝秘藏绝对实力至上主义镇天威龙洪宇肖灵儿洪宇肖灵儿叶天赐林清浅撩错后,我被渣男小叔掐腰猛宠海贼世界的一刀超人代驾司机王东唐潇无错版

    辣。
    很辣!
    非常辣!
    潘寧世感觉自己的舌头要烧起来了,他拼命把汤吞下去,那股火辣辣的刺痛感随着滚烫的汤一起往咽喉直接烧到胃里去,最后扩散到全身,太阳穴都跟着阵阵抽痛起来。
    为什么可以这么辣!
    他努力不呛出嘴里的汤,免得到时候受灾范围扩张,然而在他自顾不暇的时候,他惊恐地瞥见夏知书也端了一碗汤,正准备喝……
    「不要咳咳咳!」潘寧世开口想阻止,咳嗽就跟着排山倒海而来,咳得他眼泪鼻涕狂流,额头上也全部都是汗,眼睁睁看着事态往无可挽回的悬崖坠落。
    「咳咳咳咳!」夏知书终究还是喝了一口汤,他没有潘寧世的危机解决能力,直接被辣得呛出来,白皙的皮肤瞬间通红,但凡脸上有孔窍的地方全都流出体液,咳的昏天暗地,泪水滂沱到视线都模糊的地步。
    好辣!
    夏知书把碗丢在桌上,想起身去冰箱拿牛奶,但他咳得太厉害了,手脚都发软,脑袋嗡嗡响个不停,好像连眼眶都开始刺痛起来,鼻黏膜更是脆弱的彷彿要出血一般──刚刚一呛,有些汤跑进鼻腔里了,他现在整个脑袋都在发痛。
    相对之下,潘寧世镇定许多,他虽然也很惨烈,才一口汤,他的嘴唇已经肿了,嘶嘶哈哈地抽着气,其间夹杂咳嗽,勉强开口问:「冰箱里有牛奶或豆浆吗?」
    「有咳咳咳!」夏知书趴在桌上浑身颤抖,满头汗水把蓬松的头发都沾溼了,可怜兮兮地贴在头皮上。他咳得停不下来,也哭得停不下来,手指刚刚应该是沾到汤了,现在也很痛。
    已知场内两人,其中一人被放倒,另一位半残,问,两人何时能喝到牛奶或豆浆?
    答案是接近十分鐘后。
    虽然工作台离冰箱很近,但这锅汤的威力超乎意料,潘寧世手脚不自觉发抖,脸上糊满了各种体液导致他视线受影响,一路上踢到了两三样家具,理论上不该有这些挡路的东西存在才对,但现在也没有精力去询问究竟怎么回事了。
    好不容易拿到一罐两公升装的牛奶,还贴心地拿来了两个杯子,回来时夏知书依然瘫在工作檯上气若游丝,眼睛肿得跟核桃一样。
    等两人各自灌了快一公升牛奶,几乎要吐出来的时候,嘴里那股辣味造成的疼痛,才终于削减了下去,只是被辣肿的部位还在发烫发痛,不知道该怎么处理才好。
    潘寧世相对比较完整一点,他颤抖着拿手机查资料,总算查到可以缓解疼痛的方法。先用肥皂水清洗疼痛的地方,再敷上冰箱里吃剩的优格,终于从死完线上把仓鼠老公公拯救回来。
    于是当商维被找过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一个瘫在三人沙发上,眼睛跟嘴唇上敷着优格,看起来生命垂危的夏知书。还有坐在一旁单人沙发上,正持续小口小口啜饮牛奶,脸色惨白发青的高大男人。
    商维觉得自己好像说什么都不对,只好默默走到工作檯边,看着那锅据说是灾难根源的鸡汤。
    顏色看起来挺好的,虽然内容物有点杂乱,不过大致上还是可以吃,就是……蜆子是不是没吐沙?荫瓜是不是放太多了?更重要的是,那些红色的东西该不会是──辣椒吧?
    她连忙衝到冰箱前打开冷冻室,果然原本放在门边塑胶格里的一包辣椒已经不见了。
    「你放到汤里去煮了?」商维是个冷静的女性,现在露出了瞠目结舌,五官扭曲的表情。「那包是泰国辣椒啊!一共有两斤啊!」
    说着她开始打喷嚏,又连忙打开窗户开抽油烟机,忙碌了好一阵子房间里那股灼热的辣味才终于消散乾净,恢復空气清净剂的夏日森林香氛。
    现在瘫在沙发上的是三个人了。
    商维毕竟没直接喝下那锅汤,只是被辣味刺激到了,洗了洗眼睛后已经没什么大碍,她看着应该算自作自受的夏知书,叹气:「你为什么不按照老叶给你的步骤就好?」
    一小时前她接到夏知书的求救电话,那气若游丝的语调让商维吓得顾不得手边的工作。她急忙把未完成的工作交接给助理继续,招了辆计程车就衝过来了。
    真的不怪她反应太过激烈,要知道当年是她陪着夏知书从最糟糕的状态中走出来的,儘管医生说患者没有自杀的倾向,但自残倾向却很严重,很多时候生病的人不是想死,他们不过是希望靠疼痛或伤害自己感受到一些安慰或平静,只是当刀割下去的时候,你无法确定会不会发生计画外的悲剧。
    人最厉害的能力是适应力,最可怕的也是适应力。它可以帮助你走出生天,也能带着你坠入幽谷。
    总之,当商维发现源头只是一锅鸡汤的时候,那种松了一口气到眼眶发痠的感觉,也很难跟另一个人分享。
    「商学姊。」潘寧世神太拘谨地打招呼,他本来就是单眼皮,现在更是肿得剩下一条线,艰难地看着商维表达善意。「谢谢你过来帮我们。」
    「不用客气,我已经习惯帮某人擦屁股了。」商维叹息,她从自己的包里掏出两灌希腊优格,将其中一罐递给潘寧世。「你也去抹一抹吧。」
    因为家里存货不多,先前接受优格帮助的人只有夏知书,毕竟相较起潘寧世,他的状况更惨烈。
    道了声谢,潘寧世拿起优格拆开来抹在自己眼睛上跟嘴唇上,靠在沙发椅背上闭目养神。
    好像,他这几次跟夏知书见面都会出点事情?
    第一次见面,进了警察局;第二次,失去了某间刚喜欢上的咖啡厅;第三次被架上舞台跳舞;第四次进了医院,这次是第五次……是不是应该去安个太岁?但现在都十一月了,好像有点来不及了?
    休息了好一会儿,期间可以听见商维在屋子里忙碌,她原本似乎试图喝一口汤确定还有没有补救的馀地,但最后在询问过两人都只喝一口汤就变成现在这样子后,果断地放弃了。
    她语带可惜:「如果没有这些辣椒,这锅汤应该还挺好喝的才对。」毕竟扣除这些加料,据夏知书所言,每个步骤都依照叶盼南教的做,连水跟鸡肉的份量都严格遵守食谱上所写的。
    商维本来打算把这锅汤送进厨馀桶的,但看着里面品项漂亮的食材,虽然辣但好歹是锅高汤,撇掉蜆子跟蛤蠣的沙子,把肉都挖出来,用压力锅燉烂,再用食物处理器打成泥,应该可以当成高汤块来用。这样一来,辣味就可以被稀释掉了,也省得浪费一锅好料。
    这样说起来,夏知书这次的失败不算太惨烈,起码调整后可以入口。不过现在得先收冰箱哩,她暂时没勇气一边流泪一边加热这锅汤。
    等商维收拾好,泪眼汪汪回来时,潘寧世已经洗掉优格,也正在帮夏知书抹掉眼睛跟嘴唇上的优格,精气神看起来恢復了不少。
    「等忙完了,我跟老叶请你吃顿饭吧。」商维同情地邀请,毕竟今天的鸡汤危机也有他们一点点责任。叶盼南之前就应该把电锅带走才对。
    潘寧世拘谨地笑了笑道谢,接着就说时间太晚了,向两人道别,脚步虚浮的离开了。
    他也想多待一会儿,为了今天晚上的约会,他提前把明天上午的工作都完成了,就是想着可以晚点进公司,谁知道……计画赶不上变化,他倒是已经恢復过来了,夏知书看起来却依然很凄惨,眼睛肿得剩下一条缝,嘴巴嘟嘟的也是肿得合不上,更何况有商维在,潘寧世只得依依不捨的告辞。
    本来以为又可以抱着夏知书睡一晚呢……就算没有做爱也没关係,他没有想做的,但感受彼此的体温刚肌肤触感还是让他很心动。
    时间还不到十二点呢……那也许……回家睡一觉也不错?说起来,他也好几天没回家了……有一周吗?对了,明天下午还要跟宣传开会呢,唉,不知道对方又有什么出头了,想到就胃痛。
    一边在心里碎念着排解没能留宿的失望,潘寧世一边思考要叫车还是坐捷运回去,刚好走到了先前跟夏知书来了一发的那间咖啡厅门外,眼角馀光猛然扫到一个莫名眼熟的身影,他连忙停下脚步仔细看了看。
    那是个身穿黑色高领上衣的男人背影,从他的角度完全看不到对方的脸,但那个挺拔却削瘦的背影,让他浮现出异常的熟悉感,可惜想了半天也想不到究竟是谁,也许是自己想多了?潘寧世搔搔后脑,对自己突然的介意也感到莫名其妙。
    一个背影而已……潘寧世想自己应该是太累了吧?毕竟刚刚被辣成那样,消耗了很多体力,最近连续几件事下来,有种体力一直补不回来的感觉,还是叫车回家比较轻松,好好睡一晚吧!
    也因此,潘副总编没有看到自己坐上计程车后,有一个更熟悉的人从捷运的方向走过来,与他错身而过推开了咖啡厅的门。
    「客人抱歉,我们再半小时就要打烊了……」店员一脸歉意的迎上前。
    「我找朋友,等一下就走。」卢渊然指着被对着玻璃窗的那道黑衣人影。
    「好的好的。」店员看了下那个已经在店里待了几小时的客人,隐藏着好奇退开来。
    「藤林老师。」卢渊然走近后打了声招呼。
    男人转过头,惨白的肤色在微黄的灯光下有了一丝柔软的温度,他点点头,闔起桌上的笔记本。
    「你迟到了。」藤林月见说话的速度比常人要慢,有种机器人机油不够那种摩擦窒碍的感觉。
    「抱歉,离开前出了点意外。」卢渊然双手合十道歉,拉开椅子在藤林对面坐下。「你等一下打算做什么?」
    藤林月见没有立刻回答,他从包里拿出了一个小小的吊坠,看起来是掛在钥匙上或者包上的,是个御守之类的东西,四个方块串在一起,上面各写一个字,凑起来就是「身体健康」。
    「送我的?」卢渊然调笑问。
    藤林月见冷冷地睨了他一眼。「不,你拿去送给潘寧世,很多地方我没办法跟着,但我想知道他跟小蝉说了什么。」
    卢渊然吹了声口哨,翻看着那小巧精緻的御守,方块上缀着桃子,看起来应该是冈山的吉备津彦神社来的。他以前跟潘寧世一起去参拜过,那傢伙对神话故事特别有兴趣,自然要去看一看桃太郎的故乡。
    「你倒是已经把寧世给摸透了,这个礼物他肯定会很喜欢。」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藤林月见把剩下的咖啡喝完,冷淡地盯着一脸亲切笑容的男人问:「我反而觉得你比较奇怪,为什么要帮我?」
    上礼拜藤林月见依照惯例在潘寧世办公室对面的咖啡厅观察对方,其实跟踪潘寧世没什么难处还很无聊,大概是工作关係,潘寧世的生活轨跡很固定。
    这段时间潘寧世很忙,经常一进入公司就跟消失了似的,很晚出公司又很早进公司,他甚至还特别把住宿的房间改到了面对大马路这边的低楼层,可以更容易观察潘寧世的出入。
    但也并非全然没有收穫,时隔三年四个月又十三天十七小时三十六分鐘二十八秒,他终于还是找到了小蝉的住处,可惜小蝉家附近没有适合的地点供他利用,只能偶尔来这间咖啡厅坐坐,假装自己在等待小蝉,他们呼吸着同一片地区的空气,也足够令他安心满足了。
    卢渊然主动找上了他,端着一杯看起来就很难喝的美式黑咖啡,还有一片卖向不佳的栗子切片蛋糕,用一种令人厌烦的明朗笑容搭訕:「我能坐下吗?」
    藤林原本想拒绝,然而卢渊然比外表看起来的要讨人厌,如同一隻吐着蛇信靠上来的森蚺,脸看起来毫无威胁力,却能盘缠着把人勒到窒息骨折,完全没办法挣脱。
    「我知道你想做什么。」卢渊然第二句话就是这个,顺便挖了一大口蛋糕塞进嘴里,看得藤林月见噁心。「抱歉,听说藤林老师很讨厌看到别人吃东西的样子,看来这个情报是真的。」
    藤林皱着眉斜睨男人,卢渊然还刻意咧着沾了奶油的嘴对他笑,藤林捂着嘴脸色发白,彷彿下一秒就要吐了。
    卢渊然笑得更开心了,倒也没继续挑战他的忍耐力,很快擦乾净嘴巴,喝了几口美式才接着说:「你应该需要我的帮忙,要不要跟我合作?」
    到底是谁需要谁的帮忙?藤林月见在心里冷笑,脸上却依然毫无表情,宛如一个陶瓷娃娃,只有眼瞼半掩,遮去的毫无善意的眼神。
    「我也知道你。」藤林月见终于开口了,他用手指推开那片被吃过的蛋糕,跟厨馀一样让他不舒服,为什么要在他的视线里碍眼?「你是潘寧世的好朋友,经常去他家里喝酒。」
    「看来我们都对彼此神交已久。」卢渊然的声音很好听,但在藤林耳中却宛如黏腻的蛞蝓,让人只想用东西砸扁。
    「为什么要帮我?」
    「因为……」卢渊然啜了口咖啡,侧头看向那栋有潘寧世的办公大楼,浅浅勾起唇:「你有想要的人,我也有。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本文网址:https://www.nanyou16.com/book/43699/1062378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nanyou16.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