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過去的兩個人

推荐阅读:神秘消失的女主播们仙歌离万界邪尊我的修炼实际与众不同吕子恒萧凌蓉穿越之黎明之后爱上你我的修炼时间和人不一样吕子恒萧凌蓉邪魔纹身:开局纹身十大阎罗陈启风水小说黄帝秘藏绝对实力至上主义镇天威龙洪宇肖灵儿

    喀喀喀!喀喀喀!喀喀喀!那是敲击玻璃的声音,近似琉璃般通透的轻响。
    青年寻声抬头,他书桌前有一扇比常规略宽的平开窗,大片玻璃外的景物被一棵年老高大的枫树遮挡了大半,每到秋天就会是一片浓艷的红,视线里宛如着火了。
    枫树临近窗口的枝椏上攀着一个少年,他纤细娇小的身躯笼罩在树叶斑驳的影子中,带着灿烂的笑容,一隻手又在窗玻璃上敲了敲。
    「干什么?太危险了!」青年连忙拉开窗户,正想伸手把少年从枝椏上抱下来,伸出的手却被亲腻的握住。
    柔软的手掌很温热,舒适的温度从皮肤往身体蔓延,透过血管传遍全身。青年觉得自己的体温似乎因此升高了几度,他有些无措地想抽回手,却被少年紧紧握住。
    「我们去赏月吧!」少年邀请,一双黑色的眼眸璀璨如星。
    赏月?青年下意识想拒绝,儘管他最近没什么事情需要忙碌,大学入学通知已经寄来了,他如愿上了心心念念的学校与科系,租屋处也找好了,人生第一份打工也面试上了,就等下星期他搬去学校后开始。
    他莫名不想跟这个像自己弟弟般的少年独处,并不是因为讨厌,而是一些他自己都搞不清楚的情绪。
    「月圆了,真不跟我一起去吗?小兔子。」少年顽皮地对他眨眨眼,粉色的嘴唇中吐出只属于他们的暱称。
    一瞬间,青年就沦陷了。他完全忘记自己打算拒绝的想法,而是点头同意了,还不忘记询问:「要去哪里赏月?」
    他们住在一个寧静的老住宅区,附近的房屋连绵一片,几乎都是独栋建筑,还有几栋两三层的老式木造公寓,再外围一点是新建的电梯公寓,虽然附近有两三个公园,但都不是赏月的好地点。
    「荻丘的山顶。」少年理所当然地回答。
    虽然说是山顶,但跟名字一样,荻丘不算太高,山顶有个自然公园跟瞭望台,走路过去要接近一个小时,骑脚踏车过去就快得多,大概十几二十分鐘。
    确实,这是个适合赏月的地方。
    青年从窗边探出脑袋往下看,树干边停了两辆自行车,少年对他挑了下眉,动作俐落地翻下树,在剩最后几十公分的地放跳下去,轻盈得像乘着风一样。
    他没有深究为什么少年要特意爬树来他窗边,大概是不想惊扰已经休息的父母。于是他换上了适合活动的衣物后,也翻出窗外顺着树爬下去。
    「我以为你会乖乖走大门。」少年看着他窃笑。
    「我为什么不跟着你走?」青年回问,得到了一串压抑的欢快笑声。
    两人骑上了自行车,夏夜的风习习吹拂带来适度的凉爽,青年骑在少年身后,看着眼前的人柔细的发丝被吹得飘动翻飞,好像有浅淡清爽的香气随风而至,在他鼻尖试探地一闪而过,断断续续。
    整个路程他都在试图分辨那究竟是哪里传来的味道,又是什么味道,可惜一直到荻丘半山腰,青年都还没确定这两个答案。
    自然公园入口处有好几个自行车停车柱,接下去只能步行了,所幸距离山上也不远,山里的风略有些大,比凉爽更冷了些。
    啊,忘记带件薄外套出来……青年在锁车子的时候突然这么想。七月的中后旬正处于一年中最热的时间段里,走上山的这段路一定会流汗的,到时候再吹风,少年有可能会着凉。
    「哥哥?」少年站在入口的地方招呼。
    「来了。」青年连忙起身走过去,想了想后牵起了少年的手。
    少年瞪大眼愣了下,随即笑起来,用肩膀撞了撞青年的手臂:「我不是小朋友了。」
    那又如何?青年的手掌握得更紧,带着少年往上走。从他们第一次见面至今六年了,他一直是尽责的保护者,就算他要离开家乡去外地读书了,最后这段日子也不能有丝毫懈怠。
    两人安静地走着,少年也没有说话,可是脚步很轻快,蹦蹦跳跳的。青年的心情也随着他的脚步,怦咚怦咚。
    「看!」少年兴奋地拉着青年往前跑,视线猛然开阔,天空无边无际地覆盖下来。
    一轮圆亮的满月掛在天空,光晕层层叠叠往外扩散,流云被映衬出深深浅浅的青色与紫色,叠嶂层峦般拥簇在一旁。
    「小兔子你看兔子!」少年用空着的手指着月上的阴影,确实像隻捣药的长耳朵兔。他回头对青年笑得灿烂:「生日快乐。」
    青年一愣,微微促起眉:「今天不是我生日。」他拉着少年走到一旁的长椅坐下,果然因为爬山流了汗,夏风吹过还是有些凉。
    「我觉得今天更适合当你的生日。」少年的心情一点都没被影响,他拿下背包在里面掏了掏,很快拿出一个小蛋糕跟一瓶看起来像红酒的饮料,还有两个塑胶高脚杯,最后是个造型简约的小纸盒,大概巴掌大小。
    小巧的蛋糕是清爽的抹茶味,青年一眼认出来是他家附近商店街麵包店卖的商品,一个日币三百七,非常便宜所以也非常朴素。味道上不能说难吃,以价格来说甚至能说得上美味,但只要再贵上三十圆,就会变成毫无特色的味道。
    「你一口我一口,刚刚好能吃完。」少年说着摸出两把塑胶叉子,往青年手中塞了一把,催促道:「我没准备蜡烛,你就这样许个愿吧!」
    许什么愿?青年愣愣地看着蛋糕,确实两人分的话一人顶多两口,这种太过廉价的奶油跟抹茶味他也不喜欢,可不知道为什么少年很喜欢,经常会在那间麵包店买各种小蛋糕。
    他看了眼咬着叉子吞口水的少年,又看了眼平平无奇的蛋糕,明明放在背包里,为什么可以保持着这么漂亮,上头的奶油一点都没被破坏掉呢?就是抹茶粉已经湿掉了,看起来更丑。
    「我希望……」
    「嘘嘘嘘!不要说出来!愿望说出来就不会实现了!」少年连忙打断。「你偷偷在心里许愿就好,一定什么都能实现的!」
    真的吗?青年微微皱眉不太相信,但既然少年这么说了……好吧。他假装眼前有蜡烛,再心里吹了蜡烛后闭上眼许愿──那就希望,两人能一起过明年的生日吧。
    「我许好愿了。」他睁开眼,就看到少年把那个小纸盒递到眼前,看来应该就是送他的礼物了吧?
    接过纸盒,打开后青年被里头的东西震惊了瞬间,很快他笑出来。
    那是一个蝉蜕。
    「我把我自己送给你了。」少年笑着说。他叫做蝉衣,就是蝉蜕的意思。
    青年只觉得心头好像被什么东西扎破了一个洞,汩汩流出某种甜美又黏稠的液体,顺着血液慢流全身。
    「为什么来赏月?」他问话的声音语尾嘶哑,他很努力控制了,但实在没什么效果。可是无所谓对吧?就算听出他的激动,蝉衣也一定不会露出笑容跟亲暱以外的情绪对吧?
    「因为你是小兔子啊!以后都会陪着我对吧?」蝉衣指了指天上的月亮,又指了指自己。「这是属于我们的生日。」
    ※※※
    总觉得不太对劲。潘寧世从书稿中抬起头,眼神茫然。
    这一段他看过几次,第一次读的时候他还不认识夏知书,那时候只是很惊讶,原来藤林月见还能写出这么温情的段落。
    书里的竹间卯跟藤林笔下过往的主角没有很大的不同,每个作者都有自己的写作偏好跟习性,藤林除了笔调冷漠诡譎、华丽又有感染力的特色外,也偏好没什么情感表达的主角。
    甚至可以说,第一次看藤林月见的书,会很容易把主角当成反派甚至最终大boss。
    苍白阴翳、高智商但低情商,冷漠并与人群疏离,即使是大夏天,但只要主角出场,气温就好像突然冷了十几度,直接从盛夏降温到初秋,彷彿世界如何嘈杂,都影响不了他的主角。
    竹间卯也是,初出场的时候,潘寧世都可以感同身受蝉衣的惊惶,在那栋宽敞却冰凉的林间别墅里,父母双亡的孤儿好不容易被人领养,来不及培养感情就被直接扔下来面对冷冰冰的养兄。
    换作是潘寧世,别说回话了,他觉得自己会哭出来逃走。
    第二次读时,他已经跟夏知书签好了合约,为了整理书稿而重新阅读了一次,看得当然还是原文。大概是隔着语言的关係,潘寧世虽然隐约感觉有点不对劲,却也没多想,只以为那时候自己被夏知书拒绝了,受情绪影响了才会这样。
    这是第三次,翻译成中文后,那种不对劲的感觉就更深了。也许是蜗牛的转化真的太优秀,原本在他脑中没有确切长像的两个人,现在隐隐约约变成了藤林月见跟夏知书的脸。
    是不是自己多想了?潘寧世苦恼地盯着电脑萤幕,那句「只属于我们的生日」莫名显得非常刺眼。
    「怎么了?表情这么难看?」总编端着养生枸杞茶从他旁边走过时问了句。
    「没什么……」潘寧世苦笑着敷衍,总不能说自己把认识的人带入故事中,然后心情受到影响吧?就算蜗牛老师跟藤林月见是旧识,而且还是前男友的关係,但总不会有人把自己跟前任的故事写近书里吧?
    感情类的书有可能,但这本可是推理小说啊!
    突然想起在读者群里看过的讨论,很多人认为这次的剧情夹杂了大量藤林月见的人生经歷,尤其是跟蝉衣的互动,看起来那么真实,很可能是确实发生过的。
    接着就有人提到了那位神秘的初恋情人。
    潘寧世之前还加入过讨论,那时他的想法只是希望把书做好,多了解一些作者的祕闻某程度上能够将故事的脉络整理得更清晰,在文字词句的选用上也可以更精准。
    那时候他还想,藤林月见看起来不像是会谈恋爱的人,有一种什么感情都不放在心上的冷漠,跟笔下的主角极其类似。
    这段剧情也被拿出来反覆讨论过,在书中这里是竹间卯跟蝉衣情感產生变化的关键节点。原本两人只是兄弟亲情,也许稍稍超越了亲情,但两人的互动跟对彼此的想法,却并未超脱家人的范畴。
    也许他们过度亲密,甚至有些生命共同体的感觉。竹间卯在蝉衣被霸凌的时候出面帮助了对方,之后两人成了彼此的唯一,他们吃穿睡都在一起,一块儿玩一块儿笑闹,面对外人的时候同样封闭住自己。
    在潘寧世看来,这段感情是很扭曲的,从中他也经常会看出一些很难言述的彆扭。硬要说的话,就像是把一棵原本健康成长的树种在盆栽里,用铁丝去限制它的成长跟形状,硬生生变成某个人心目中的模样。
    更重要的是,蝉衣的言行举止给潘寧世太强烈的熟悉感,彷彿看着夏知书在故事里行动。
    在这之后,竹间卯发现自己对蝉衣的心意,他不再将对方看做单纯的家人,而是希望两人间有更加亲密的关係。这个认知让竹间卯无所适从,于是离家后就断绝的跟家里的一切联系。
    这个故事的悲剧也是从这一刻开始的。
    平心而论,潘寧世可以理解为什么这本书的讨论度特别高,在日本国内甚至一度上了推特的热门话题。毕竟这种宛如偷窥知名作者人生的感觉,实在令所有人都欲罢不能。
    「对了,宣传那边有个企划想跟你讨论,明天下午三点有空开个会吗?」总编拉开罗芯虞的椅子坐下。因为是新人,她手上的书并不多,做的也多半是后勤工作,所以还能正常时间上下班。
    办公室里很安静,只有电脑的嗡嗡声、打字的喀喀声跟纸张的摩擦声,总编虽然刻意压低了声音,但还是很有存在感。
    「这个时间点了还有新企划吗?」潘寧世苦了脸,他有时候真的很怕宣传那边的人,不知道是公司文化还是全世界的宣传都一样,总是会突然冒出一些想法,然后就抓他们这些忙到要吐血的编辑过去开会。
    虽然最后的实际操作多半用不到编辑们,可就是有种时间被浪费的崩溃感。
    总编吹了吹杯面的热气,笑:「毕竟是藤林月见的书嘛。」
    这倒是实话,为了这本书所有人都卯足了劲,恨不得能在国际书展上搞出一个大新闻,顺便爆卖一波。
    至于人手够不够这种问题,不在考虑与讨论的范围里,只要人没死,那就是即战力。
    「好吧,我知道了。」潘寧世兴致不高地回答,确认没有其他错字或词汇谬误,他按了储存。「我今天打算回去休息。」看了眼手表上的时间,距离传讯息给夏知书,刚好过了一小时四十五分鐘。
    「路上小心。」总编点点头。
    随意跟同事们道了别,潘寧世抓着公事包离开了,在等电梯的时候他发了一通讯息出去。
    「我离开办公室了,大概半小时后到。」
    手机很快振动了下,仓鼠头像回了他一个可爱的「ok」表情符号。
    ──你猜我煮了哪种鸡汤呢?(偷笑)

本文网址:https://www.nanyou16.com/book/43699/1056803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nanyou16.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