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什麼樣算喜歡?

推荐阅读:娱乐大亨穿越之魔神重生后,叛逆夫人成了撒娇精无双龙主万界食材屋此间的水浒天下第二高手退休后,我给男主当系统奏蝉鸣末日之道同本源

    怎样算喜欢,怎样算不喜欢?潘寧世无法回答。
    令他意外的是,潘靄明难得的没有追击,身为风口行业上市上柜公司的亚洲区ceo,她的时间不比弟弟多,更何况潘寧世对感情迟钝的问题并非一两天,她这个做姊姊的也不是真的那么冷酷强势,非得现在就釐清什么。
    接下来的用餐时间相安无事,两人间聊了一些近日大小事,潘靄明着重了解了潘寧世食物中毒的前因后果。
    「你说,蜗牛老师燉的那锅汤,是一种你没见过的顏色?」潘靄明看着弟弟毫无所觉得点头,神色莫辨。「喝下去感觉如何?」
    「味道很丰富,非常有层次感,是我第一次尝到的味道。」潘寧世回答的很真诚,甚至有些窃喜。
    「这样……」潘靄明放下叉子,斟酌着要怎么继续这个话题,要不要提醒一下弟弟,食物中毒的主因很可能就是这锅丰富有层次的汤?「蜗牛老师没尝过味道吗?」
    「他本来要尝的,但我打断了他。」
    「你没分主人一碗汤喝?毕竟是他忙碌的成果,总该尝一尝成功的果实。」
    「那锅汤不多,蜗牛老师捨不得自己喝。」潘寧世回答的那么坦然又理所当然,潘靄明深深感觉自己是不是太过强势,把弟弟养成了个脑子不转弯的笨蛋?
    「下回的鸡汤……」潘靄明点上皇家咖啡汤匙上浸泡了白兰地的方糖,在蓝色的火光间露出浅笑:「你记得跟他一起分,俗话说的好,食物跟人分享过后,会更加美味。」
    潘寧世在那艷丽无畴的笑容中抖了抖,不是很甘愿但又无法抵抗地点点头:「我知道了。」
    食物中毒到底是不是因为那锅排骨汤,目前已经不可考。所幸,还有一锅鸡汤能在未来当作排异数据参照,潘靄明会静静期待的。反正也就下个月的事情。
    很快用完餐,今天轮到潘寧世请客,他付完钱回来主动替潘靄明拎起了沉重的公事包,问道:「姊夫来接你还是叫车回去?」
    「喔,我忘了跟你说这件事。」潘靄明像是才想起什么,轻描淡写道:「我跟那个男人离婚了。」
    「又离婚了?」潘寧世倒抽一口凉气,不可置信。「这是第三个了吧?这次有超过半年吗?」
    「有规定人一生中只能离几次婚吗?」潘靄明不解。「合则来不合则去,何必彼此迁就折磨?」
    「迁就……夫妻之间本来就是需要一点磨合的,有这么折磨吗?」潘寧世张口结舌,他不懂自己喜不喜欢夏知书,也不懂姊姊为什么可以把婚姻关係看得得比鸿毛还要轻。
    「我们交往的时候已经磨合过了,结婚后还要再磨合一次,我觉得很没有效率。」夜风有点凉,潘靄明套上薄外套,拿出手机叫车。「另外,我这是第四次离婚,你忘记算我在阿拉斯加那一次。」
    「我根本不知道什么阿拉斯加那一次……」潘寧世头痛得揉揉太阳穴。「那你为什么还要结婚?可以不结婚的。」
    闻言,潘靄明噗嗤笑出来,侧身亲暱地拍了拍弟弟的脸颊,虽然已经是中年男子,但在她眼里还是很可爱的。
    「你觉得婚姻很神圣,我觉得婚姻只是一个阶段。这个阶段我踩上去了不喜欢,那我就走下来换个阶段待着,反正每次我都有签婚前协议,没有被分走什么财產,没孩子也没有赡养费,你不用担心。」
    这到底该说是豁达还是随兴还是根本在乱来?潘寧世很难下评论,现实上他也没资格对自己的马夫提出任何质疑。
    「那你为什么结婚呢?」离开餐厅,陪姊姊在路边等车时,潘寧是仍然忍不住又问了一次。「你能这么果断的选择分开,代表一开始这个选项就在最前面吧?」
    「离婚不应该是结婚的考虑选项之一吗?」潘靄明侧头好奇。「你还记得,国中的时候你考虑了三个月后,告诉我你想养仓鼠这件事吗?」
    潘寧世思索了片刻,才在那久远的记忆碎片里挖出这件事来,迟疑地点点头。
    「我那时候问你,为什么选择养仓鼠,而不是养猫养狗?明明,论起陪伴或者玩伴来说,猫跟狗都比仓鼠更适合国中生。」忆起往昔,潘靄明眼中流洩出一抹怀念的柔软光芒,她仰望着又高又壮的弟弟,当年那个十二岁,又矮又白还呆呆的小男生,彷彿昨天都还在眼前。「你还记的自己是怎么回答我的吗?」
    养宠物这件事,实际上是父母给的课题。潘寧世想要玩伴,但他又有点社恐,不太喜欢跟同年龄的人相处,打篮球也寧可自己打,最多就是跟隔壁邻居打个一对一比赛。
    发觉自己儿子好像有点太孤僻,以一个小朋友来说恐怕会社会化不足,潘靄明又过度强势聪明,在父母没意识到问题前就帮弟弟建立了一个可以孤独自处的象牙塔,可以说是尽责到有点过度,变相的切断了年幼的弟弟探索周围环境的触角,这对人格发育不是好事。
    潘家父母一商量,决定来个宠物疗法,不只针对潘寧世,也针对潘靄明,至于要养什么宠物就由姊弟两人共同决定,而潘靄明把最终决定权交给了弟弟。
    突然被这么一问,潘寧世呆愣片刻,努力思索了片刻,最终摇摇头:「我已经忘记了,是因为仓鼠特别可爱吗?」
    讲到可爱的仓鼠,就想到夏知书,他心里微动,不自觉伸手进口袋里摸了摸手机,对方还没回讯息。
    「你说,因为仓鼠活得很短,死得很快。这样万一你选错了,只需要忍耐两三年。」
    这个回答让潘寧世自己都惊呆了,他不可置信地看着姊姊,下意识否认:「我说过这么糟糕的话吗?」
    「我倒不觉得有多糟糕。」潘靄明耸肩,抬手又揉了把弟弟的脸颊,中年男人熬夜多天,工作忙碌又不修边幅,鬍子都没刮乾净,摸起来手心痒痒的。「我认为你很认真地思考过各种可能,也了解自己。当时养宠物是爸妈的意思,不是你的。所以你考虑到厌烦的可能性,在热呼呼可以陪伴陪玩的茸毛宠物里,仓鼠确实是cp值最高的。」
    「所以?」潘寧世还在震惊中,但仔细想想好像也不算太意外。他几乎都要忘记自己曾经养过两隻仓鼠,在他的人生中佔据的时间真的太短了。只是他不明白,潘靄明为什么特别讲这件事。
    「我对婚姻也是一样的,我真诚的思考过后,决定结婚。但我不认为婚姻能够把我绑死一辈子,于是我将离婚放进了出现问题时的最优解决方案。如果你更细心点,你会发现你四任姊夫都是很好打发的男人。」
    要说没发现也不正确,潘寧世恍然地想,他有发现自己的姊夫全都是温柔到接近没主见的男人,家境殷实、家庭环境温馨、本身有能力但并非有野心的人,很随遇而安……嗯?总觉得好像跟谁很像?他思绪中断了下,但很快把这个奇怪的念头挥去。
    确实如潘靄明所说,他知道的三任姊夫都是很好分开的人,不会有什么大争执,也能给彼此留体面。本来以为这是他姊的喜好,现在看来更像是有意识的筛选。
    看弟弟一脸震惊又迷惘的呆愣,潘靄明笑出声:「我是不是不应该跟你说这件事啊?我的弟弟还没长大呢,会不会让你对感情更却步了?」
    「我对感情没有却步。」潘寧世想也不想就反驳。「我只是很谨慎。」
    潘靄明无所谓地耸耸肩。「你说是就是吧,不过前提是,你得先弄清楚自己到底对那位蜗牛老师是什么想法,不清不楚地相处下去,最后会变得很难收拾。」
    语尾敬告流洩出的威严,让潘寧世缩了缩肩,他也莫名开始慌乱起来,但又像无头苍蝇不知道问题究竟发生在哪里。
    「卢渊然干嘛跟你说,都几岁的人了还跟姊姊告状……」他嘟囔,后面长长叹了一口气。「等我忙完再说吧。」
    「哈,缩头乌龟。」潘靄明从来不惯着自己的弟弟,她轻嗤声,看见自己叫的车到了。「我要回去了,你继续去忙吧。」
    「喔。」潘寧世帮着打开后车门,看清楚司机的脸以及营业登记编号后,才让潘靄明上车。「到家传个讯息给我。」
    「知道了。」坐上车,关车门前潘靄明突然问:「最近可以的话,还是记得抽空去疗养院看望一下吧。她很想你。」
    回应她的是潘寧世关上的车门,隔着车窗,男人把落在前额的发往后梳,随意摆摆手,没有说好或不好,表情淡淡的也看不出什么意思。
    目送车子远去,潘寧世正准备回办公室继续忙,手机突然震动了下,他连忙掏出来点开。
    ──那就约下个月三号吧!你喜欢香菇鸡汤还是蛤蠣山药鸡汤?
    感觉都挺好喝的,潘寧世虽然刚吃饱,但看着手机里的讯息,好像又有点饿了。
    「我都喜欢,看你方便。」这倒不是敷衍,他真诚觉得无论哪种口味,夏知书肯定都能给他惊喜的。
    ──那我问问盼盼吧。三号你要来前两个小时跟我说,我把材料放下去燉,这样你来就可以喝到刚燉好的鸡汤了。
    潘寧世回了一个可爱的「遵命」表情,心情好到几乎要飞起来般,早就忘记刚刚跟潘靄明讨论仓鼠只能活两三年的沉重故事了。
    ※※※
    卢渊然总算确定了,有个男人在跟踪潘寧世。
    那是个身材瘦削,皮肤白得不健康的男人。他大约有一百八,在亚洲人里也算是挺傲人的身高,总是一身黑色高领上衣,搭配着黑色牛仔裤,脚上是深色切尔西靴,搭配得很简约精緻。
    一开始卢渊然以为自己多想了,毕竟那个男人也没做出什么奇怪的举动,只是连续几天他都在办公室楼下的咖啡厅,看到过那个男人。
    每天都是一样的衣着这点很引人注意,穿着打扮也不像台湾人,起码很少台湾人会在这种没有寒流的天气穿高领。
    除了一双手跟一张脸,男人全身上下没有在露出更多肌肤。
    他的头发略长,在后颈绑了一个小马尾,前面的瀏海略略遮挡住他的眼睛,气质因此显得很阴鬱。男人总是安静地坐在靠窗的角落,那个角度可以看到潘寧世公司所在的办公大楼大门,儘管隔着一条大马路,但进进出出的人也仍然可以看得很清楚。
    卢渊然会发现那个人在跟踪潘寧世,完全是巧合。
    他一个前密友手误传错了一张照片给他,说是先前特别去日本参加的作者签名会,很幸运抽中了合照机会,开心地与作者拍了照后特别要炫耀给新男友看的。
    那个前密友是个日推狂热粉丝,对日本推理作家如数家珍,但凡时间上安排得了,就会想办法去参加作家的公开活动。要说这人最爱的作家,很巧的又是老熟人──藤林月见。
    是的,那张照片就是与藤林月见的合照。正因为藤林是个极为低调的作者,那张合照才会这么有价值。
    这个连续几天都在咖啡厅相同位置的男人,与藤林月见长得一模一样。
    卢渊然是看过藤林月见最新那本书的,也参与过读者之间的讨论小团体,大家都在说里面的竹间卯是藤林月见的化身,而蝉衣应该就是很久很久之前,读者间曾流传过的,那个藤林月见的初恋。
    其实谁也没见过传说中的初恋,甚至藤林月见都没有公开承认过这个传言,但也因没闢过谣,多数老读者都默认有这样一个人存在。
    这本书说的应该就是藤林月见和初恋之间的故事吧?卢渊然对这个论调持不认同也不排斥的态度,就他来看,竹间卯的爱情故事太过理想化,那是一种偏激的理想化,脆弱又岌岌可危,他是看不出什么甜美梦幻。
    因此可以推断,如果竹间卯等于藤林月见,那写的也不是什么初恋的故事,而是他暗恋的幻想故事。
    当然,无论读者社群里讨论得有多热烈,藤林月见一如以往不承认也不否认,他好像根本没把读者们的讨论当一回事。
    记得潘寧世说过,国际书展有邀请藤林月见,要举办签书会。藤林月见同意了,还说会自己处理交通跟食宿问题。
    「藤林老师真是太体贴了。」潘寧世还这样跟卢渊然感叹过。
    卢渊然轻轻哼笑了声,他坐在离藤林月见不远的一张单人座位上,开始了他第二天的观察。

本文网址:https://www.nanyou16.com/book/43699/1056803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nanyou16.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