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友文学 > 耽美 > 不只一夜情(高H、年下、腹黑受) > 17.那個偏執的傢伙 he hu an3.co m

17.那個偏執的傢伙 he hu an3.co m

推荐阅读:甜蜜的冤家特种兵:镇守边境十年,归来时家道中落科技强国:国宝竟是我自己满级悟性,手搓超脱道果!我以神明为食一剑一酒一乾坤陈启林苏荷穿越1938独家偏爱:靳教授请轻轻吻谢清舟江南

    叶盼南一直到下午才来按门铃。
    夏知书睡得迷迷糊糊,裹着一条毯子邋邋遢遢的打开门,揉着眼睛愣道:「干嘛按门铃?」
    基于两人的交情,叶盼南来他家跟回自己家差不多,从来是自己拿钥匙开门的,有时候还会带上老婆,从他住在这里开始,就没听见过叶盼南按的门铃声。
    门外的人抹了把脸,表情很复杂,看不出来是同情多一点还是愤慨多一点,举起左手上的袋子:「我带了礼物过来,不方便开门。」
    当然是藉口,毕竟人有两隻手。
    但毋须纠结,夏知书退开让人进门,打着哈欠提醒:「我家现在很乱,你别跟我生气。」鮜續zhàng擳噈至リ:heh uan 2 .c om
    才想哈哈笑说能有多乱,叶盼南两天才连络过家政公司来替夏知书打扫家里顺便做了一些饭菜收冰箱,饿了可以直接微波来吃,免得这傢伙工作起来靠咖啡跟糖果过日子。
    结果第一声「哈」还含在嘴里,叶盼南就被眼前的场景惊得呆住。
    「你家遭小偷吗?」他猛抽一口气紧张的询问。「有没有受伤?报警了吗?」
    「不是,这是我自己搞的。」夏知书摆摆手,走到唯一空着的那张椅子边坐下,他后来还是又翻了三四千字,直到早上八点才上床,现在困得要命,整个人看起来很颓唐。
    「怎么回事?」叶盼南只觉得太阳穴嗡嗡响,他下意识擼起袖子打算整理,但满地狼藉不知道要花多少时间,他最近真的很忙,只挤出了两小时的空档,实在心有馀而力不足。
    「我记得有包没抽完的菸,想找出来抽。」夏知书拿起电脑边的菸盒,得意道:「你看,我多棒,还剩了两根菸。」
    收到了好友一记白眼,他笑得更开心了。
    「为了藤林月见?」叶盼南问。
    夏知书耸肩没有回答,反问道:「你来找我什么事?」
    但凡有参展的出版社编辑们现在都恨不得一个人当三个人用,叶盼南还特地找上门来,应该是把藤林月见那本《夏虫语冰》(暂译)看完了。
    叶盼南没立即回答,他将袋子里的慰劳品一一拿出来,有三个四吋的蛋糕,还有两杯咖啡及四包包装的很有质感的咖啡豆。
    「先吃点东西。」他招呼道,三个蛋糕分别是麝香葡萄蛋糕、草莓奶油塔跟综合水果千层,挑出了其中的综合水果千层推到夏知书面前后,其馀都收进冰箱里。
    半点没客气,确实刚睡醒肚子也饿了,加上最近用脑太多总想吃甜的,这顿午餐非常符合夏知书的心意。
    趁着他吃东西垫胃,叶盼南还是将工作檯周围收拾乾净,在自己惯常坐的位置上坐下,才终于开口:「我觉得吧,这次的书你推了吧。」
    夏知书塞着一口蛋糕,吃惊地看着好友,他还真没想到会听到这么一句话。
    「我知道梧林非常看重这本书,对潘学弟也很不好意思,但你还是推掉吧。」叶盼南语尾嘶哑,看起来也是颇多挣扎才提出了这个建议。
    要知道现在都快十月了,国际书展是明年二月份,中间会遇到一次跨年跟一次春节,尤其是春节,印刷厂都是休息的,年假后一周就是书展了,原本找到夏知书的时间就已经卡在节骨眼,老实说一秒鐘都没办法浪费,他现在要是抽身终止合作,这本书就只能开天窗了。
    更糟糕的是,藤林月见那边也完全无法交代。换翻译是不可能的,那傢伙性情很偏执,假如一直没找到夏知书接下稿子,也许花点时间还有可能说服他试用别的翻译。
    但,现在的状况是夏知书明明接了书稿,却半路终止合作,藤林月见这傢伙绝对会疯掉。虽然不知道那傢伙会做出什么事来,叶盼南却不由自主打了个寒颤。
    他是见识过藤林月见发疯的人,那一年他接到了失联许久的夏知书的电话,买了时间最近的一班飞机衝去日本,租了一辆车又摸索了接近一天,才终于在某个乡下的农家里见到瘦骨嶙峋的好友。
    说巧也不巧,他找到人后不到五分鐘,藤林月见也找过来了。
    那个人没有大喊大叫,甚至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是用那双明明很漂亮,目光却阴冷得像爬虫类动物的眼睛,死死地盯着包裹在叶盼南衣物中的夏知书。
    「我要走了。」夏知书的声音很温柔,尾音总好像带着笑意,然而那时候的笑粗礪得可怕,叶盼南连听着都觉得不忍心。
    藤林月见还是没回答,他依然一瞬不瞬地看着夏知书,也许那是挽留的意思?叶盼南看不出来,他实在不太敢跟藤林的眼神对上,总觉得阴冷又毛骨悚然。
    但即使如此,他依然侧身挡在两人之间。儘管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一个两个看起来都苍白瘦弱得像要死了,总之不能再让夏知书被藤林月见带走了。
    「我会写信给你。」夏知书悠悠地又说了一句,虽然每个字都与道别无关,但每一个音节都是道别。
    藤林月见似乎颤抖了下。
    农家里只有一对老夫妻,年纪都很大了,奶奶的腰佝僂得甚至直不起来,送了叶盼南跟夏知书一堆自己做的醃渍品,帮着堆到租来的车上,大概也是另一种对夏知书的保护吧。叶盼南是非常感谢的。
    直到夏知书坐上副驾驶座,藤林月见都没有开口说一句话,只是眼眶隐隐泛红,叶盼南不确定对方是不是哭了。
    他跟老夫妇道了别,刚打开驾驶座的门,就听见身后传来老人惊恐的叫声。叶盼南连忙回头看去,生怕藤林月见对好心的老夫妇做了什么。
    入眼的,是一大片腥红。
    叶盼南愣住,不敢相信自己看见了什么。
    一把锋利的雕刻刀匡噹落在铺了石板的地上,藤林月见站姿挺拔,周身围绕一层淡淡的血雾,仔细看出血处是他的颈子,好像割到了大动脉,还有鲜血正往外喷,而藤林月见像完全感受不到疼痛,也没有失血的晕眩,就那样石像般站在原地,死死地看着夏知书的方向。
    「快叫救护车!」叶盼南惨叫起来,哆嗦地摸索自己口袋里的手机,但过度的惊愕让他手指抖得完全拿不住东西,手机就这样从他指尖滑开了好几次。
    两个老人也是吓到完全反应不过来,跌坐在地上脸色青白,张着嘴连尖叫都发不出来,三个人都眼睛都盯着藤林月见完全转不开,看着他脖子上的血继续漫流,直挺挺的身姿开始崩溃软倒……
    大概活不成了……这么偏远的地方,救护车不知道要多久才能过来……叶盼南僵直的脑子跑马灯一样回盪着这个想法,他放弃掏手机了,这个当下他连急救要打110还是119都想不起来,只能愣愣地看着藤林月见最终跌坐在地上的血泊中,上半身却依然挺拔,目光也仍定在夏知书所在的位置。
    那个男人彷彿褪了色,整个人灰白灰白的,却一直固执地等待夏知书回头看自己。
    突然,远处传来救护车的警报声,叶盼南几乎跳起来──没跳成功是因为他还腿软,差点摔成狗吃屎。
    那对老夫妻也激动起来,身子还很硬朗的老先生衝出前门,对着远处已经看到车体形状的救护车猛挥手,老太太也在叶盼南的搀扶下跑到门外挥手。
    大概只有藤林月见脸色比死了还难看,双眸充血感觉眼球都快瞪出眼眶了,发出叶盼南看到他之后第一个声音:「小蝉……」
    因为受伤的关係,声音很微弱,像是用尽了剩于的生命才吐出来的两个音节,不是日文,是中文。
    车子里的夏知书当然听不见,就算听见了应该也不会回应吧?叶盼南看着眼神失去光彩的男人,被衝进庭院中的救护车用最快的速度带走,离开前已经几乎失去意识了。
    一直到坐上回国的飞机,叶盼南才终于缓过神开口跟夏知书说话:「没想到会有救护车过来。」
    夏知书本来就很娇小,现在因为瘦,显得更小了,简直像要被淹没在层层衣物中。
    他原本在看窗外,飞机刚起飞,景色一点点拉远,从棋盘变成小点最后只剩下一片云海。双颊凹陷的脸上渐渐浮现出笑容。闻言转头看向叶盼南:「是我叫来的。」
    叶盼南直觉认为是在藤林月见割喉后叫的,忍不住疑惑:「可是……救护车怎么可能来得这么快?」
    「我是在月见到的时候就打电话了。」夏知书回应得漫不经心,看叶盼南一脸迷惑,笑弯眼继续道:「他是来挽留我的,如果没拿刀捅我,就一定会拿刀捅自己,不管怎样先叫救护车总没错。」
    这段话听得叶盼南控制不住打个寒颤,头一次理解到藤林月见就是这样的人,偏执又极端。
    他本来以为藤林月见不死也半残,回台湾半年后辗转从朋友那边打听到,那傢伙恢復得很好,虽然急救过程中一度心跳停止,但最后还是抢救过来,养了两三个月就继续活蹦乱跳开始写作了。
    夏知书也是从那时候起躲着藤林月见,而他曾经失联的五个月应该就是跟藤林在一起,只是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叶盼南不敢问,夏知书也从没有明说过,就继续这样深埋下去了。
    这也是为什么一开始叶盼南并不赞成夏知书接下《夏虫语冰》这本书翻译的原因。他实在不敢让这两人再见到面,即便夏知书三年前搬家后新的地址连他阿姨姨丈都不知道,除了叶盼南以外,跟过去所有人的联系都断了,叶盼南还是担心藤林月见哪天会突然出现在巷子口,用那种阴冷的目光,直直地看着人。
    只不过,三年确实是一段不短的时间,在翻开《夏虫语冰》之前,叶盼南其实已经几乎忘掉当年的事情,大概也是因为衝击太强烈,人为了保持身心灵平衡,会自动遗忘掉一些过度惊骇的细节。
    他以为藤林也该放弃了,所以先前才会看在潘寧世的面子上开口问一问夏知书的意愿,后面又被夏知书说服任由对方签下合约接下这个案子。
    叶盼南现在就很后悔,真的恨不得回到半个月前去揍自己两拳。
    「书里还写了什么?」这下换夏知书好奇了,他半夜翻译的那几千字虽然也有不少他与藤林月见小时候相处的回忆,但多半还是围绕着连环杀人案件这个故事主轴。
    若非如此,他也没办法稳定下心情好好完成工作。
    「他后面……写了一段剧情……」叶盼南语气踌躇,用力抹了好几次脸,过了会儿才勉强继续。「我猜应该是那五个月的事情。」
    夏知书先是愣了下,接着突然笑出来,然后抓过还有两根菸的菸盒拖着毛毯往厨房走过去,用瓦斯炉点上了菸,狠狠地深深地吸了一口,好几秒后才一点点把淡色的菸雾吐出去。
    「第几章?」
    「第九章。」
    夏知书点点头,很快抽完一根菸,扔进洗手槽中,把最后一根点上了,才走回电脑前,将桌上的书稿一页一页缓缓地翻到第九章。
    他读得很慢,脸上表情也很平静,抽着菸时不时把菸灰掸进一旁的马克杯里,每次都会发出细微的嗤嗤声,里头应该有还没喝完的饮料,最后抽完的菸屁股也扔进去了。
    第九章的内容严格说起来很平淡,全部从竹间卯的视角讲述,在诡譎血腥的案件中,宛如杯清甜的苏打汽水,不经意的沁入人脑子里,深深记住了年轻人之间的纯真情谊。
    老实说,叶盼南也不知道自己可以跟夏知书说什么,心里又很烦闷,乾脆开始整理起乱糟糟的起居室。
    约莫一万字的内容,夏知书花了快一小时才读完。
    「你觉得,如果我告诉香蕉弟弟,这次的案子我愿意付违约金终止,他会不会急到哭出来?」夏知书撑着脸颊,侧头看正把日常用要整齐收纳在抽屉里的叶盼南问。
    男人有条不紊的手抖了下,大概是感同身受吧,但回答的语气却很坚定:「他哭总比你哭好,我听说他们打算国际书展打算邀请藤林月见来办签书会,你很有可能会被那个傢伙堵到。」
    「我有点捨不得啊……」夏知书轻轻叹口气,最后还是露出一抹笑容。「那我打电话约他见个面吧。」
    叶盼南松了口气的同时,又莫名有种不安感涌现。感觉实在太矛盾,他现在没精力去釐清,自己也该赶回出版社继续工作了。
    「那早点约,趁他现在还有点时间可以承受打击。」说着,叶盼南抓起夏知书的手机,解锁后替他拨了潘寧世的语音通话。
    俗话说得好,早死早超生。

本文网址:https://www.nanyou16.com/book/43699/1056802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nanyou16.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