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友文学 > 耽美 > 不只一夜情(高H、年下、腹黑受) > 14.不能上床的是你,但我可以喔

14.不能上床的是你,但我可以喔

推荐阅读:我在美漫开武馆大明之风骨重生七零,我把糙汉老公拿下了神秘消失的女主播们仙歌离万界邪尊我的修炼实际与众不同吕子恒萧凌蓉穿越之黎明之后爱上你我的修炼时间和人不一样吕子恒萧凌蓉邪魔纹身:开局纹身十大阎罗

    小甜甜布兰妮的《babyonemoretime》的前奏响起来的时候,夏知书还没意识到自己之后会遭受什么样的衝击。毕竟这首曲子算是经典曲目,现场就表演过好几次。
    这首曲子倒是挺符合潘寧世的年纪跟喜好。夏知书不着边际的想,他很好奇潘寧世在舞台上是什么模样,那么害羞拘谨的一个人,每次都让他看了心里痒痒的,忍不住想逗弄一两下。
    舞台上还是暗的,只能看到烟雾繚绕中一道高大頎长的剪影,挺拔的身姿看得出浑身肌肉精悍,头上戴着一顶帽子,用一种很悠间的姿态微微低着头,四肢都是很放松的,彷彿只是随便站在路边,也许在发呆,也许在等待某个人。
    明明只是道简单的影子,却令看到的人莫名浮想连篇。
    歌词是从「mylonelinessiskillingme(andi)」(我的孤单正在吞噬我(和我))开始,灯光也在这一瞬间猛然亮起,炽白的灯光混杂着玫红、鸭黄、墨绿与海蓝的各种色彩,彷彿梦境突然展开,最后停留的是繚绕的烟雾与偏黄而炽热的舞台灯。
    台上属于潘寧世的剪影也倏地动了起来,他的脸被帽子的阴影挡住了大半,凸显出了半截高挺的鼻梁与稜角分明的下頷线,还有一张线条分明,不薄不厚,看起来异常好亲的嘴唇。
    ──imustconfessistillbelieve(stillbelieve)我必须承认我仍然相信(仍然相信)
    ──wheni'mnotwithyou,ilosemymind当我没跟你在一起,我丧失了我的心智
    ──givemeasign给我一个讯号
    ──hitmebabyonemoretime再爱我一次宝贝
    随着歌词与节奏,他将头往身体一侧歪去,身体也是微微顺着头的方向倾斜,双手放在胸膛上,随着一个流畅的移动,上半身及紧实的腰滑出一个类似s的摆动,双手也一路往下最后停在胯部。
    因为紧身牛仔裤的关係,那处现在有个明显的鼓起,明明什么都没露,顶多就是露了锁骨跟一点点胸肌,甚至舞步也并非特别挑逗的,现场的温度却莫名滚烫了起来,尖叫声不绝于耳。
    烟雾中,潘寧世的舞步灵活又俐落,带着属于男性的爆发力与力量感,又参杂了些许阴柔的特质,混合得天衣无缝,无论是挺胯或扭腰,挪动时候的流畅性感,以及最后充满力量感的收束,都像跳在每一个人的性癖跟心尖上。
    他看起来像个孤独的旅人,在偌大的舞台上独自舞动,他抚摸着自己的身躯,舒展、摆动四肢与躯体,跟所有人都保持着一定的距离感,被宽沿帽阴影遮挡大半的表情,更加深了那种疏离。
    尖叫声渐渐平息,音乐掩盖下的呼吸声却越发的沉重,所有人都像被带入了一个不知名的世界,狂热地凝视那独立于世的身影,衬衫因为汗水的关係半湿半乾,勾勒出肌肉的线条,每一个动作都能隐隐约约看到那块垒分明的肌肉,是如何绷紧如何放松,原先扎进裤子里的衬衫下摆被拉出来,不时在翻飞的衣料中窥见紧致的腹肌。
    明明台上的人那么沉浸在自己的舞蹈中,完全没有一丝引诱人的意思,却没有一个人有办法把视线从他身上移开。
    起码夏知书没办法移开目光,他只觉得口乾舌燥,连眨一下眼睛都觉得浪费时间,他不确定潘寧世要帽子的挡住自己半张脸,是因为害羞还是一种隐晦的挑逗,但他现在真的很想亲这个男人,最好能把人亲到缺氧……就是不知道自己的肺活量有没有办法赢过对方了。
    突然,随着「给我一个讯号」的歌词,潘寧世打破了先前的疏离,他抬起头,目光直直的落在台下,夏知书知道他在看自己,眼神炽热宛如火焰,滚烫的舔拭着他,那双修长宽大的手往前伸,像是要邀请也像是在施捨,接着猛一夏反手抓握,伸直的双肘以一种不容抗拒的力道往回拉,夏知书微微颤抖,他盯着那双手最后回到胸口,彷彿要把某个人拉入怀抱。
    完蛋了……真的完蛋了……夏知书脑子里只剩下这句话,他几乎要控制不住自己回应台上的潘寧世,而现场确实也有忍不住的观眾,听得人脸红的呻吟声此起彼伏,可能都幻想着自己被拉入潘寧世的胸膛,枕着那对厚实的胸肌不可描述起来。
    「再爱我一次,宝贝。」不知道是歌声或者潘寧世真的说了这句话,最后一个音符结束,灯光也暗了下去,粗重的喘息在安静的空间里蔓延,所有人都还没能从短短的三分多鐘梦境中醒来。
    剪影离开了,夏知书也完全坐不住,他趁着无人注意的时候离开了自己座位,从员工出入口进入了后台。
    短短的走廊灯光昏暗,有两三颗灯泡好像快坏了,会突然闪一下,转头又恢復正常,不过150公尺左右的距离,夏知书却走得心烦意乱,总觉得路途漫长,希望能再走更快一些。
    推开进入后台的那扇门,是一个被切割成不同区域的空间,大概是东西堆太多,又被切割得太零碎,给人一种杂乱狭小的侷促感。
    潘寧世安安静静地坐在某个角落,杰夫跟强尼,还有另外两个舞者在距离他不远的地方跟他说话,态度都很亲切,眼神也滚烫的让夏知书心里有点不痛快。
    他很快走过去,强尼是第一个注意到他的人,立刻拉出与潘寧世的距离,抬手招呼了下:「老闆。」
    潘寧世疑惑又好奇地抬起头,在看到夏知书笑盈盈的脸时,瞪大眼愣住了。
    「大家辛苦了,今天酒吧开放你们喝,去放松一下吧。」夏知书用那张纯真年幼的脸庞说出酒吧跟放松一下时的反差,足够让陌生人陷入长久的茫然中。
    但强尼也好,其他舞者也好,显然都已经跟夏知书很熟了,彼此露出调侃又心照不宣的笑容,开开心心地道了谢,很快就离开空出了后台的空间。
    「你竟然这么会跳舞。」夏知舒拉过一把椅子,在潘寧世跟前坐下。
    汗水的味道混上旷野之心的香味,已经到了中段偏后的木质调较浓厚的阶段,混着辛辣的气味,以及属于男性运动过后会有的贺尔蒙味道,调和出的气息几乎令人迷醉。
    夏知书小心翼翼地深呼吸几口,脸色微微发红,身体也控制不住缔造热起来,看向潘寧世的双眸湿漉漉的。
    「我……呃……」潘寧世被看得心尖颤抖,本来好不容易退下去的体温,又猛的烧起来了。「高中开始练舞,本来只是想找个活泼一点的运动,结果被老师说挺有天分的,就一路练到大学毕业……现在偶尔还是会去跳跳。」
    「这样啊……我以为你大学时代只参加了推理小说同好会。」夏知书凑近了些,鼻子几乎要埋到潘寧世的肩窝里。
    「大学里的社团是只参加了推小的同好会没错,我有练舞的事情学校里几乎没人知道。」潘寧世有问必答,小心翼翼地伸手把夏知书从椅子上抱进怀里,让对方可以更大方地闻自己的味道。
    看来用上旷野之心是对!感谢强哥!
    大概是跳了舞,酒也醒了不少,但残馀的醺醉仍让潘寧世比平常要大胆了许多,这才会在近乎半开放的环境中把人抱过来坐大腿。正常情况下的潘寧世这时后早就因为害羞拉开距离了,也没胆子满身汗味还沾沾自喜地让对方闻。
    「有没有兴趣来我店里跳舞?」获得许可夏知书更大方了,他乾脆把脸埋进潘寧世颈窝,也就是味道最浓烈的地方,舔着齿列犹豫要不要乾脆咬一口尝尝味道。
    被气息烫得抖了抖,潘寧世把人抱得更紧,声音含糊:「不太好吧……我的工作很忙,你知道的,梧林不是大出版社,我们每个人手中都有好几套书在跑,而且很快要开始忙明年的书展了……」
    潘社畜还在絮絮叨叨着自己的工作,他就算跳舞加醉酒飆到极端的肾上腺素还没完全退掉,人还处于某种亢奋状态,脑子里还是放不开工作,即使怀中抱着软绵绵香喷喷的有缘无分砲友,这种时后他想到的也不是「啊,是不是可以趁机来一砲啊?」
    而是「啊!我国际书展补助申请不知道能下来多少?」
    夏知书听不下去了,这种曖昧浓度已经到了一根火柴就能擦枪走火的地步,他实在不想听潘寧世说柴米油盐酱醋茶。
    一个吻重重落在潘寧世还在絮叨个没完的嘴上,薄荷的味道一下子瀰漫开来,有点甜、有点凉,好像还有一点辣。
    柔软的舌头顺着半张的唇探入,一颗圆溜溜的东西跟着滚进来,在夏知书灵巧柔软的舌尖,以及潘寧世稍嫌笨拙的舌头中来回滚动,随着那颗薄荷味的糖球越来越小,两人间的吻也更加黏腻亲密,细微的水声回盪开来。
    潘寧世在进入状况前总是很羞涩,可一旦沉浸其中后,就像换了个人,变得强势甚至有些粗暴。
    就像这个吻,一开始是夏知书主导,他用舌头去舔舐、挑逗潘寧世,勾缠吸吮探索后又故意逃开,在对方追上来后有时回应,但更多时候是轻触后立刻逃开,转而探索其他角落。
    潘寧世被吻得气息粗重,一开始迟钝又笨拙地追着对方的动作跑,每次想更亲密一些就被逃掉,丧气的时后又会得到一个柔软的交缠让他难以自控,被这样戏耍了几次后他猛一下勾住那条顽皮灵巧的舌头,拉入自己口中重重吸吮,直到对方发出细微的闷哼后终于松开,下一秒展开自己的掠夺。
    他吻得很深,舌头从最浅的牙齿开始一路往深处攻城掠地,敏感的舌下、上顎都被他强势的舔拭过,甚至连深处的小蛇都几乎被舔到,把夏知书吻得发出浅浅乾呕,几乎喘不过气。
    不知道吻了多久,夏知书因为缺氧脑子嗡嗡作响,伸手推搡了几次潘寧世,可是对方的身材比自己高大壮硕太多,完全没把他的力气当一回事,唇舌兇猛的掠夺还在继续,恨不得将他整个人吞下肚似的。
    「唔……潘……唔!」他想出声唤回男人的理性,但被叼住舌头根本说不了话,还被勾缠住吸吮到舌尖发麻。
    最后还是潘寧世自己吻够了,缩回舌头结束这个吻,退开时两人唇间牵起一条银线。
    「你……」下肢书瘫在潘寧世怀里拼命喘气,好不容易才断断续续到:「是打算把我吃掉吗?」
    潘寧世胀红了脸没有回答,他意犹未尽又不敢再次吻上去,只能聊胜于无的亲了亲夏知书因为缺氧泛红的脸颊、鼻尖跟眼尾。
    「硬了。」刚喘过气,夏知书就蹭了蹭屁股底下明显鼓起的部位。
    「你别蹭!」潘寧世吓得几乎破声,紧紧握住夏知书的腰试图阻止对方的动作。
    「这么硬,不痛吗?」夏知书照样蹭,潘寧世怕弄痛他根本不敢用力,哪有什么阻止的作用?
    「不痛……」回答得咬牙切齿。
    「嗯……我不信。」夏知书轻笑,柔软又有弹性的臀肉连蹭几下,差点把大香蕉哥哥的香蕉蹭出牛仔裤的束缚。「我帮你揉揉他?」
    「不行!拜託你千万不要再动了!我会忍不住!」潘寧世脸红脖子粗的大叫,他今天整晚都朝气蓬勃,真的没办法承受更多了。
    「为什么不要?你不想做吗?」夏知书偏头咬了口他的脖子,接着在他滚动的喉结上亲了下,身下男人的身躯痉挛似地大大抽搐了下,他笑出来。「看来你应该很想做……不做吗?」
    「你明明说不跟合作对像上床的……」潘寧世欲哭无泪,他咬着牙关忍耐,呼吸粗重得像坏掉的风箱。
    「嗯?」夏知书后退了点,对他眨眨眼:「我的意思是,合作对像不能跟我上床,但我可以。」
    啊?什么?嗯?
    潘寧世瞬间觉得自己的中文能力有问题,他竟然理解不了夏知书现在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香蕉弟弟,不做吗?」轻笑随着轻吻落在耳畔,潘寧世岌岌可危的理智,就这样啪一声,断掉了。
    ----
    后台砲当然要来一发呀

本文网址:https://www.nanyou16.com/book/43699/1056802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nanyou16.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