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給摸嗎?

推荐阅读:山河阴阳葬逆界封神快穿成反派大佬的女儿后我躺赢了娇软美人每天都在修罗场蹦跶综漫-抽卡吗,骚年法力无边高大仙纨绔打脸逆袭中[穿书]名门妾学霸之寻常故事大唐:开局李世民流落荒岛

    后来,夏知书又传讯息给潘寧世换了见面地点,他说自己有事情得先去处理,给了潘寧世一个地址,还有一串密码,让他先过去等自己。
    潘寧世有点失望,他本来以为两人可以吃个晚餐,像普通朋友那样……当然,他心里偷偷把这次的见面当作约会,不过这种心情他藏得好好的,不敢让夏知书察觉,就怕对方以为自己贼心不死,还想发展砲友关係,到时候影响了工作就不太好了。
    社畜得根深蒂固的潘寧世花了快两个小时才把自己打扮好,整个衣橱里的衣服都掏出来搭配过了,搞得他连晚餐都只随便吃了两块鸡胸肉跟两根蒸地瓜,台农57号真的很好吃。
    夏知书给的地点有点偏僻,从捷运走过去要花上接近二十分鐘,眼看时间还算充裕,潘寧世就当散步了,也让自己的情绪稍为缓和一点,免得情绪过度高昂导致有什么地方变得太明显。
    初秋的白天还很热,夜晚的风就冷了,他拢着外衣走在路上时,突然看见一间卖糖果跟点心的店舖,小小的大概才五坪的店面,是马卡龙色的装饰,像一场梦境,对外的橱窗有一个半开放的柜檯,马卡龙整整齐齐排列在橱窗里,潘寧世控制不住地停下脚步。
    等他离开的时候,手上已经拎个装了马卡龙、杏仁瓦片跟一盒水果糖的纸袋,雀跃得像个十八岁要去跟暗恋对象见面的少年人。
    地址的确切地点在一条有些荒凉的小巷子里,看起来像防火巷,两边是建筑物的墙面,几乎没开出多少窗子,地上有些溼答答的,潘寧世的马丁鞋踩上去后会溅起一点水花,啪答啪答的声音听起来有点黏黏的感觉,他踩得更加小心翼翼了。
    入口处是一个往下的楼梯,走到底是一扇金属门,门外站了两个穿着黑衣黑裤的男人,两个人的身材都很好,薄薄的衣料裹着线条分明精悍的肌肉,在听见潘寧世的脚步声后停下交谈,抬头看过来。
    「密码?」靠外的那个男人开口。
    「xxxxtxs。」前四位是数字,后三位是英文字,在报上后两个男人不约而同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带着窃笑看着稍嫌侷促的潘寧世。
    「第一次来玩?」靠内的那个男人友善地问。「不用担心,我们是合法的酒吧,来玩的都是好人,不会有人欺负你的。」
    明明是个身高一百九、身材精壮的男人,潘寧世却觉得自己一瞬间好像被当成三岁小朋友。是很亲切,但是不是有点过度亲切?
    「你带礼物来送人?」靠外那位一眼瞄到潘寧世手上的纸袋,吹了声口哨:「那间店的马卡龙很好吃,老闆是法国甜点学校毕业的,在这附近很有名,你品味不错嘛!」
    「这样吗?」潘寧世实在拙于与人交际,脸上的笑容僵硬中带点苦,似乎想落荒而逃。
    两个男人又笑了,靠内的那位很快在金属门旁的电子键盘上输入了密码,门锁鉲答一声打开,安抚道:「欢迎光临,玩得开心啊!」
    「谢谢……」潘寧世松了一口气,他实在怕两个人拉着自己再多间聊几句,先不论他不知道跟人聊什么,他担心超过约定好的时间。
    门内,是一个不算宽敞,但部置得很舒适的空间,两三张沙发,边桌上摆着鲜橙色的玫瑰花,角落是插在修长玻璃花瓶中的芦苇束,毛茸茸的奶油白,让整个空间莫名有种居家的温暖。
    再往里面一点又是一扇门,这次倒不用输什么密码了,直接推开就可以。
    热闹充满活力的音乐声瞬间流淌过来,震得潘寧世耳朵嗡嗡响,他愣了好几秒,站在门边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一扇门的内外反差太大了,随着音乐而来的是绚烂的灯光,以及一层应该是乾冰製造出来的雾气。
    「密码!」门边有张高脚椅,上头坐着个同样黑衣黑裤的工作人员,嚼着口香糖气质痞帅,对潘寧世吹了声口哨。
    「xxxxtxs!」音乐声实在太大了,潘寧世几乎是用吼的。
    「喔!txs啊!」工作人员挑了下眉,用手往某个方向指过去:「你的同伴已经在那边等你了,四号桌。」
    那是个离中央舞台很近的位置,从门口看过去在乾冰烟雾中模模糊糊的,依稀有个人影就坐在桌边,好像低头在看什么。
    潘寧世瞬间又从紧张侷促的情绪中復活了,他控制不住笑容地对工作人员点头道谢,心里哼着歌拎着马卡龙的纸袋脚步轻快地走上前。
    果然,四号桌边坐着低头看手机的夏知书,他似乎也特别打扮过,衣着依然很日系风格,宽松的衬衫搭配直筒牛仔裤,露出纤细的脚踝,脚上踩着一双海蓝色的麂皮帆船鞋。
    潘寧世的影子落在桌子上,也覆盖了夏知书大半的身躯,他懒洋洋地抬起头,在看清楚桌边的人是谁后,露出一抹甜甜的笑。
    「来啦?快坐。」他指着自己身边的椅子招呼。「抱歉啊,跟你改了见面时间,本来想说请你吃个晚餐的。」
    「没事没事。」潘寧世连连摇头,接着递出自己手上的袋子:「我在路上看到的,好像很好吃的样子,所以买来给你试试看。」
    夏知书对纸袋上的店名挑了下眉,笑得更可爱了,嘴角好像隐约有个酒窝般的凹痕,接过礼物。
    「谢谢,你太客气了。」他真心诚意,还有些感叹,看着潘寧世的眼神深处很是滚烫。
    老实说,潘寧世的打扮超出夏知书的预期。
    他知道潘寧世身材很好,几乎可以说是他这辈子碰过的男人中,身材最好的那一个了。全身上下该有的肌肉一样不缺,线条紧实悍利,不会太大也不会太含蓄,除了吹口哨以外没办法用言语表达出更高的讚美。
    前两次见面,一次因为是约砲,潘寧世的打扮比较轻松,合身的t恤藏不住肌肉线条,透过布料都能看清楚腹肌有几块,若隐若现的。
    第二次因为是工作,潘寧世穿的很端正,整套的西装连领带都没省,衬衫是稍微有些宽大的版型,但穿在他身上却很合适,将肌肉藏起来了,衬衫的线条却被展现得淋漓尽致,整个看起来禁慾又迷人,这才让夏知书没忍住,原本只想偶遇来个摸摸蹭蹭过手癮,最后直接把人在厕所里推倒吃了。
    眼前的潘寧世差不多是介于两者之间,他穿了一件休间款的衬衫,深烟灰色,扣子开了两颗,恰好露出锁骨跟一点胸肌顶端的凹陷,下摆扎进紧身牛仔裤中,一双腿长到彷彿要横跨太平洋,正所谓胸肌以下都是腿,差不多就是眼前的状况。
    大概是夜风凉,潘寧世还搭配了一件雾面皮衣,修身剪裁的版型衬得他宽肩窄腰,飘散着迪奥旷野之心的味道,就算是个直男看到也会晕船。
    桌子是高的那种圆桌,椅子则是高脚椅,夏知书坐上去后双脚踩在横槓上,整个人看起来乖乖巧巧,搭配那张还有婴儿肥的脸,简直像不小心跑进丛林里的小白兔,吸引了不少隐晦打量的目光。
    等潘寧世一坐定,看过来的视线更多,也更坦然火热了。毕竟,那双包裹在牛仔裤中的长腿,真的太过于吸引人,几乎在九成人的好感带起舞。
    「这里是什么表演?我看门口盯得满紧的?」潘寧世对自己很惹眼这件事完全没有感觉,他现在的注意力只放在夏知书身上。
    「舞蹈表演。」夏知书随口回应。「我刚看了你给我的电子档,藤林这次的书还挺有意思的。」
    「对吧!太好了,你觉得有意思的就好,我原本来担心你这次会做得不开心。」一提到书,潘寧世就更放松了,眼睛微微笑弯起来。「我很喜欢他这次的两个主角,还有发生在主角之间那种宿命般的纠缠。」
    「宿命啊……」夏知书支着脸颊,宛如叹息。
    两人又间聊了一阵子,潘寧世把印出来的书稿也顺便拿出来,跟夏知书讨论了一下第一章的内容,可以说这本书从第一章开始就充满一种与先前的藤林月见略有不同的现实混合着浓艳幻想风格的文字,彷彿是一场诡譎的梦境,却又莫名像某个人真实的生活经歷。
    夏知书随口把最开口的两段用中文念出来,儘管现场的音乐声还是那么震耳,他清亮的声音却依然清清楚楚流淌入潘寧世的耳中。他很喜欢夏知书的表达方式,跟他想像中的几乎一模一样。
    怪不得藤林月见坚持要找蜗牛翻译自己的作品,这已经算得上一种神交了吧……不对……潘寧世脑神经猛然一抽,想起来夏知书跟藤林何止神交,他们两个根本性交过了……
    雀跃的心情倏地落寞了几秒,虽然很快再次振作,潘寧世又有点不想看到藤林的书了。
    宽敞的空间里里已经塞满了八成客人,吧檯那边有些人已经喝开了,笑语声热烈地伴随音乐声哄响,灯光也更加变化多端,整个空间的温度好像比一开始高了两三度。
    突然,夏知书停下交谈,目光挪向舞台,潘寧世也跟着看过去。
    「先把书稿收起来吧,免得等一下弄脏了。」夏知书道。
    潘寧世连忙应好,将书稿好好的收了起来,装稿子的袋子就掛在桌下的鉤子上。
    一个男人低沉的笑声从音箱里传出来。
    「各位先生们,欢迎你们今晚来到此处与我们同乐!相信我,今天晚上一定会出现大事的!非~~常大的『大』事,绝对会让各位心满意足!」舞台中间出现一个身穿黑衬衫牛仔裤的男人,衬杉有点紧,裤子也有点紧,衣料里塞满了肌肉,潘寧世彷彿都能听见隔壁桌吞口水的声音。
    欢呼声如海水般涌出,还有人躁动地敲打桌面,跟音乐的节奏一起咚咚咚地引领人的心跳也跟着躁动起来。
    「我是你们今天的领路人杰夫,在表演前我要提醒各位几件事,首先,你们最关心的,哪里可以摸?」男人有一张阳刚英俊的面孔,笑起来的时候露出虎牙,变得可爱又性感,场内的人扣除潘寧世,大概都快疯了。
    潘寧世还在状况外,他愣愣地看着台上,感受着现场几乎要点起火的热烈情绪,整个人很侷促不安。
    杰夫还在继续,他一隻手拿着麦克风,另一支手则摸上自己的胸肌,用力捏了捏,差点把肌肉捏到撑破衣料,欢呼声夹杂着下流的挑逗话语震得潘寧世耳朵发麻,他紧张地吞吞口水,一直偷看身边的夏知书。
    「这边,可以吗?」杰夫捏完胸肌后,扯了下衬衫领口,露出乳沟跟锁骨下方的荆棘玫瑰刺青。「可以吗?」
    热烈的回应混杂在一起,潘寧世根本听不出来大家说了什么,他只注意夏知书是不是也很热情。幸好,夏知书看起来跟往常没什么不同,甚至都没多看一眼杰夫的胸肌,反而侧头看了几眼潘寧世……确切来说,是潘寧世的胸肌。
    有点得意,潘寧世虽然羞涩,但还是很大方地挺起自己的胸肌,颇有种要与台上比美的意思。
    「那这里呢?可以吗?」杰夫转过身,被紧身牛奶裤紧紧包裹的屁股饱满的超乎人想像,弧度圆润,彷彿随着他的呼吸在弹动。杰夫用力抓了一把自己的臀肉。「可以吗?」
    台下观眾已经疯掉了,口哨声欢呼声可能还有一些不堪入耳的声音,汇集成滚烫的音浪衝向舞台,也衝进在场每个人的耳中。
    潘寧世发现夏知书的视线从自己胸口,挪到腰部以下。
    他耳朵又烫又红,明明夏知书什么话都没说,他却觉得自己看懂了对方脑子里在说什么。
    「给不给摸?」夏知书用嘴型无声地问。
    给,每次都给,哪一次不给!
    ----
    9月的时候去看了澳洲美男秀,真的好想摸啊!

本文网址:https://www.nanyou16.com/book/43699/1056802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nanyou16.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