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友文学 > 耽美 > 不只一夜情(高H、年下、腹黑受) > 10.我對三十公分的○發誓

10.我對三十公分的○發誓

推荐阅读:混天世界潮汐暗涌女主她体带情花(修仙NPH)逢冬候雪来(兄妹 1v1 )霍格沃茨之归途穿成恶毒女配的小跟班(futa)《可恶,又被抓住了》泥泞【bg 女囚男】纵欲无度再嫁后九爷宠我入骨安南笙穆伏城

    最终,潘寧世没有做出选择,他离开的时候人懵懵的,好像根本没听懂夏知书说了什么,叶盼南说真的很同情他。
    但再回头看到正在吃潘寧世没吃的蛋糕的夏知书时,他突然觉得自己真是吃饱太间才去可怜别人,难道他不应该是今天最值得被同情的那一个吗?
    「你糖分摄取过高了。」他回到工作檯边,抱着双臂摆出防御姿势,强忍着没抽卫生纸给夏知书擦嘴。
    这傢伙一没有外人,整个原形毕露。他倒是非常希望夏知书能把自己当外人看,多给他一点喘息的空间,别再加重他的头痛跟胃痛症状了。
    「偶一为之不为过。」夏知书耸肩,假装自己没在去「偶遇」潘寧世的时候,已经在咖啡厅吃过一个红丝绒蛋糕了。
    叶盼南疲惫的摘下眼镜,捏了捏鼻樑叹息:「为什么要说那些话?」
    指的自然是让潘寧世选择当砲友或者当合作对象那一段发言。
    刚听到的时候,叶盼南备受煎熬的胃抽痛到连脑神经都一起痛起来,他强忍着没开口介入,只是想在潘寧世面前给夏知书留一点面子,但一口吞了三颗胃药。
    「我只是想把责任釐清楚嘛,不然呢?」夏知书还是浑不在意的模样,他两口喝完咖啡,朝叶盼南扬空杯:「主人,还要。」
    翻个白眼送他,叶盼南任劳任怨又替他倒了一杯咖啡,反正是冲泡式的,要几杯有几杯,他才不想再花功夫在手冲咖啡上。
    回到工作台边,叶盼南放下杯子,敲敲桌面道:「我们聊一聊?」
    「不聊月见跟潘寧世我就跟你聊。」夏知书耍赖的笑答,从山雨欲来的表情他也知道对方打算跟自己说什么,但着实觉得没必要。
    「我不相信你会放过潘寧世。」叶盼南才不管夏知书的抗拒,自顾自道:「我知道你对他很有兴趣,不然今天也不会明知道要见面了,还特别提早出去偶遇堵人。」
    「那是意外。」夏知书扁着嘴抗议:「我怎么会知道他提早来,还刚好在那间咖啡厅里打发时间?我就是出去散散步也不行吗?」
    「你怎么会猜不到?」叶盼南冷笑:「你应该跟其他人打听过潘寧世了,知道我这个学弟性格严谨,面对约好的时间只会提早到绝对不可能晚到,但他又不是那种会因为早到就先上门打扰的人,那只能在附近的咖啡厅或者便利商店打发时间。」
    所以才会发生咖啡厅偶遇这件事,完全是夏知书事先设计好的。他家附近的便利商店比咖啡厅远,潘寧世那种谨慎不爱给别人添麻烦的性格,九成九会在咖啡厅逗留,夏知书只要抓对时间到现场就可以堵到人了,丝毫没有一丁点技术性。
    儘管小尾巴被抓出来,夏知书也只是得意的挑眉纠正:「我没有跟其他人打听过潘寧世。他就是我之前约砲的对象,我那时候就发现他是个会提早赴约的人了。」
    「需要我帮你鼓掌摸摸你的头说你好棒吗?」叶盼南没好气地瞪他,眼看那双罪恶之手又要伸向自己吃了一口的蛋糕,立刻把盘子拉走,让夏知书扑了个空。「我说了,你今天糖分摄取过度,不准再吃了。」说着大口一张,直接叉起三分之一块蛋糕吞掉。
    在夏知书忿忿不平的眼神下三两口吃完自己的蛋糕,叶盼南心情稍微好了一点点。
    「你今天为什么一定要我在?」这点叶盼南一定要问清楚的,毕竟他今天没起到任何作用,原本想着也许自己在可以稍微从魔掌中保护一下学弟,可惜完全没有他出场的机会,因为人在过来之前已经被叼走了。
    而双方签约的场合,他在就更不合时宜了。要不是昨晚夏知书打来邀请他的电话里声音不对劲,叶盼南今天又怎么会出现,还让自己陷入尷尬的境地里?
    面对这个问题,夏知书沉默了片刻,双手随意摆弄咖啡杯里的汤匙,好一会儿才开口:「没有为什么,我就是想要你在。」
    闻言,叶盼南揉了揉太阳穴叹口气,没再继续追问了。真要说,他多多少少猜到一点,左右跟藤林月见脱不了关係。
    于是,话题又回到潘寧世身上。
    「你现在打算怎么办?我那个学弟在人际关係上有点死脑筋,你今天给他出了难题。」虽然潘寧世忘记自己帮过叶盼南什么,但叶盼南可不会忘。
    说起来也是小事,那时候他们在大学都是日本推理小说同好会的成员,叶盼南本身是中文系,对日文纯粹靠一腔热血自学的,而潘寧世则是十打十的日文系,在班上成绩非常好,社团里的很多作品都是靠他分享的。
    当然,这里指的并不是盗翻,就是分享一些作者个人近况啦、日推界逸闻啦诸如此类,另外就是中译本如果有哪些部分没翻到位,也靠潘寧世解释。
    大三的时候,叶盼南迷上了一个很小眾的作者,台湾出过一本后就再也没出版社愿意再谈这个作者的授权了,甚至在日本都不好买到这位作者的书。那时候,叶盼南透过夏知书的管道买齐了作者全套作品后,靠自己实在没办法看懂原文,当年又不像现在一堆线上翻译软体,连翻字典都很费劲,电子辞典辞汇量少,也没办法翻译句子,还很贵。
    潘寧世这就是这时候出手帮忙的,那年他大二。
    翻译成中文列印出来不是一个负责任的办法,于是潘寧世提议,他把书唸给叶盼南听。
    整整九本书,潘寧世就这样念了一年多才念完。几乎是每天都会约个时间见面,潘寧世把书口译成中文,念给叶盼南还有其他几个有兴趣的社员们听,虽然没那么通畅,但潘寧世的声音真的很好听,也将原文中有趣的内容完整地呈现出来,很长一段时间叶盼南都觉得这个学弟应该会走上翻译的路子。
    两人间要说很深的交情,其实也没有。念书这件事后来也不光只念给叶盼南一个,半个社团的人都加入了。潘寧世这人又有点社恐,想请他吃饭一个月也约不到一次,社团聚餐也往往都不参加,就这样他们成了天天见面却并不熟悉的朋友。
    儘管潘寧世浑然不觉自己当年做了多大的好事,但这个人情叶盼南是一定要还到位的。只是,他没料到夏知书竟然跟潘寧世约上了砲,在他引荐之前就认识了,搞得他今天里外不是人。
    「你觉得他会怎么做?」夏知书很好奇,他有自信跟自己上过床的人,通常会有一段时间沉浸在与他的关係中,每一任砲友就是这么来的,也是因此他才会躲了藤林月见三年。
    潘寧世在性爱上像个青少年,他们俩人在床上的契合度也好得不行,老实说这也是头一次夏知书主动说起要跟人当砲友,虽然看起来这个提案有可能胎死腹中。
    「他应该会以工作为重。」叶盼南连多思考一秒的都不愿意,直接了当地回答。
    「完全不挣扎?」夏知书挑眉。「你忘了,他今天明明跟蜗牛老师有约,还是跟我在咖啡厅厕所打了一砲,这应该是他第一次在工作上迟到吧?」
    提到这件事叶盼南又咬紧牙关,他无法形容自己准时到达夏知书家,却发现夏知书不在,而潘寧世又迟到时的心情。
    那时候他不确定潘寧世是不是跟夏知书在一起,他只是有很不好的预感,特别是回想起潘寧世那张脸后……
    「你不要太欺负我学弟。」叶盼南最终也只能这么说。
    「我哪里欺负他了?我有给他选择啊。而且合约我也签了。」夏知书不以为然,喝了一口咖啡后舔舔唇:「我就是很好奇嘛,到底有没有男人可以控制住自己的慾望。」
    「打什么地图砲,你自己不是男人吗?」叶盼南烦躁的骚乱了头发:「夏知书,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是藤林那件事你不能拿来当标准,他是个特例,是个偏执狂,不代表所有人都像他一样。」
    夏知书没回答,只是端起马克杯挡住自己脸,一口一口吞嚥着还冒着热气的咖啡,好像完全没感觉到烫。
    面对他这样的态度,叶盼南也没辙,他叹口气放缓了语气道:「好吧,事情都到这种地步了,我不知道你期待见到什么样的结果,但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你对一个人这么关注,也许是好事吧。」
    如果有哪个男人有三十公分的大香蕉,我也会很关注。夏知书偷偷想,但很善良的没说出口,省得再次刺激到自己为数不多的好朋友。万一叶盼南生气了,他的早餐怎么办?
    「你放心,如果潘寧世选择当我的工作伙伴,我绝对不会在对他乱来的。」想了想,夏知书左手伸出三根手指朝天:「我发誓,如果我乱来,就罚我约不到十公分以上的屌。」
    叶盼南想,还是掐死这傢伙解决这段孽缘好了。
    ----
    三十公分真的是让人无法不真诚对待啊!by夏知书

本文网址:https://www.nanyou16.com/book/43699/1056801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nanyou16.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