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潘寧世的左右為難

推荐阅读:我的亡灵恋人【milklove】差等生(纯百)金华风月骤雨初歇【黑篮】我意本非此(高H,NP)快穿之日液浇灌【百合GL】性爱禁止(骨科)申雅gl(纯百)白月光之所以是白月光(快穿)性瘾少女和男魅魔(高H)

    如果尷尬可以实体化,大概就现在的场面吧。
    话说从头,潘寧世不知道自己怎么镇定地跟夏知书握手问好的,还客套地问了几句关于工作上的近况,当时他们两人还衣衫不整地坐在厕所地上,还好咖啡厅的厕所真的非常乾净,他被踩成梅乾菜的西装外套也应当得一个mvp的奖励。
    总之,两人勉强打理好自己后出了厕所,咖啡厅里除了缩在吧檯的三名店员外已经没有其他客人了。三个店员都是年轻人,用一种看透了人生的眼神看着两人,结帐的时候彷彿散发着佛光。
    潘寧世不敢深究他们到底为何年纪轻轻看破人生,只想赶快离开现场。
    去到夏知书家,走路只需要五分鐘,就在咖啡厅后面那栋看起来很高级的公寓,隔着一条防火巷就可以直接看到咖啡厅的招牌。
    夏知书没用自己的钥匙开门,而是按了门铃,大概只等了十几秒,大门被杀气腾腾地拉开,叶盼南神色凶狠地出现在门边,瞪着笑嘻嘻的夏知书,咬牙切齿道:「你终于回来了。」
    随后,目光落在夏知书身后有些侷促的潘寧世身上,勉强勾出一抹笑容:「学弟,好久不见,快进来。」
    「学长好……」潘寧世垂着脑袋恭恭敬敬地打招呼,完全不敢抬头看叶盼南的表情,也不敢问他跟夏知书到底是什么关係?为什么态度这么自然到像是在自己家一样。
    记忆中,这位干练的学长已经结婚很久了,还有两个小孩,据说夫妻感情很好,家庭温馨美满,应该不至于会有什么外遇问题?
    不对不对,潘寧世在心里甩甩头,他发现自己的想法跑偏了,既然他是透过学长联络上夏知书的,代表两人的关係很亲密,也不是没有朋友交情够好会有彼此家中的钥匙,他实在不应该往糟糕的方向猜测。
    这头潘寧世心理活动还在高速运转,那头夏知书神态悠然慵懒,随便踢开脚上的鞋子,正想光脚走进去的前一秒,一双拖鞋出现在他脚下,是毛茸茸的兔子。
    「给我穿好拖鞋。」叶盼南咬着没点上的菸,人看起来很烦躁。
    「好啦好啦……」夏知书歪歪斜斜地穿上拖鞋,回头招呼道:「香蕉弟弟快进来,要喝点什么?南南前阵子送了我一罐超棒的茶叶,你应该会喜欢吧?」
    「不要叫我南南。」叶盼南狠狠搓了几下夏知书毛茸茸的脑袋,对学弟露出热情但略有些客套的笑容:「学弟喜欢喝茶的话,我帮你泡吧!蜗牛不爱喝茶,送他根本浪费。」
    那当初为什么要送呢?潘寧世只敢偷偷问在心里,面上亲热地笑着道谢,只觉得大人们之间的交际应酬真的好累。
    他跟叶盼南不能算非常熟,虽然叶盼南说自己帮过他的忙,可具体是什么忙潘寧世根本不记得了,反倒更感谢对方愿意帮自己联络到蜗牛老师,否则万一藤林月见的书卡死在翻译这一关出版不了,前期的所有支出都要化为乌有,对梧林这种小出版社来说可是不小的打击。
    救命恩人啊!
    然而,他却在见面前跟夏知书在咖啡厅厕所里打砲,还迟到了快一个小时,潘寧世要不是还记着要工作,真的想挖洞把自己活埋掉。
    以后那间咖啡厅也不能去了……真可惜,他们的茶叶品质很好,冲泡的手法也很好,他本来还想加入自己的爱店名单中呢!但现在,他应该已经上了对方的黑名单了吧。
    大约过了二十分鐘,三个人在工作檯边坐下,每个人眼前都有一杯专属的饮料跟一块蛋糕,刚刚消耗了不少体力的夏知书两口就塞完了,嘴巴鼓得像仓鼠,扬着盘子跟叶盼南再要一块。
    叶盼南给他一个白眼,乾脆把剩下的蛋糕切了一半过去。
    接下来一段时间,谁都没开口,只有夏知书吃蛋糕的轻微声响,以及潘寧世喝了两口茶时吞嚥的声音。
    理论上应该要开始讨论工作的事情,正常状况来说,因为迟到了,潘寧世要先针对这个状况道歉,然后说些工作上的客套用语,比如问一下学长最近如何啊,他看了学长最近做的书觉得很棒什么的,再聊聊蜗牛老师的上一部作品──虽然是三年前的了。
    说起来潘寧世最近发现一个新人翻译,文字洗鍊,能将原文中那些专属于日文的韵味或幽默感还原出八九成,给他的感觉跟蜗牛以前的作品很类似,也曾经想过要是真找不到蜗牛,乾脆联络看看这位新人,说不定藤林月见也能接受……之类之类,最后再开始讨论工作。
    但现在,实在是开不了口,毕竟迟到的理由怎样也不可能说给叶盼南知道,可实际上叶盼南早就清楚他们两个干了什么才迟到,场面就这样莫名僵住了。
    尷尬的沉默进行了好一会儿,潘寧世才清了清喉咙开口:「不知道……蜗牛老师看过藤林老师的新书没有?」
    「没有呢。」夏知书回应得很乾脆,直接句点了潘寧世。
    「这样……」潘寧世挣扎地继续话题:「我……嗯……一直都很喜欢蜗牛老师对原文的翻译跟本土化的调整,既保留了原作的趣味,又让本土读者很有亲切感,阅读起来非常通畅。我个人比较不喜欢所谓的翻译腔,可以的话能完全转换成中文语感,依然能从中获得原作的乐趣,是最让人开心的。」
    「这得谢谢南南,我第一本书是他磨出来的。」夏知书捧起马克杯,弯着眼笑看一脸冷淡的叶盼南。
    好,再次聊死了,潘寧世搔搔脸颊,耳垂因为尷尬红了起来。
    他还记得蜗牛的第一本书就是藤林月见的出道作,大概十五还十三年前了吧。第一本书在日本就获奖无数,整整在各式排行榜上霸榜十四个月,就连中译本也在各种书店的排行榜上霸榜大半年,可以说一书封神,连带着蜗牛也在业界打响了名号。
    认真说那时候的蜗牛笔触确实还很生涩,日文中文各自的文字韵味转换上还不太顺畅,时不时会有日文语感过重,或者中译过头失去原文趣味甚至深层意涵的状况。
    后来随着藤林月见的书一本一本出中译本,蜗牛的笔触也越来越成熟,到最后还形成了属于他自己的风格,培养出不少热情的粉丝,一般侦探推理或社会派小说都会第一时间想敲他的档期。
    潘寧世以前经手的作品多数是偏纯文学,或者奇幻类的轻小说,偶尔还有一些言情类的作品。小出版社,每个编辑手上的作品跨度都不小,差不多是一种谁有空谁接的状况。
    偏偏侦探推理跟社会派的小说梧林几乎没出过,这次会特意去谈藤林月见的作品,也是因为这部作品不仅仅有侦探推理的部分,还有很重的爱情线,让出版社老闆爱不释手,这才说什么都要抢下代理权。
    也才会出现他找遍所有人脉,好不容易才终于跟蜗牛见上面的事情。
    「说起来,老师您好像从来没翻译过跟爱情有关的作品?」
    「因为我讨厌看到有人歌颂爱情。」这回夏知书还是笑得甜滋滋的,比盘子上的蛋糕还要甜美。让人无法理解为什么他能说出攻击性这么强烈的一句话来。
    潘寧世愣了愣,张着嘴竟一时脑中空白不知道要接什么话好。他能问为什么吗?还是不适合问?如果夏知书这么讨厌爱情有关的内容,那有办法将这本书翻译出醍醐味吗?
    「不管是讲爱情的美好或者是描述爱情的苦涩,不管是甜美的结果,或者悲伤的结局,我都觉得很讨厌。」夏知书的声音还是那么柔软温和,像一把棉花糖,轻飘飘的犹如一场美好的梦境,但里头包裹的其实是玻璃渣,一口下去能把人从内到外都伤到体无完肤。
    「这样吗……」潘寧世陪笑,猛然感觉大事不妙,夏知书的态度看起来柔软,实际上非常强硬。似乎没说什么推拒的话,但那种抗拒跟冷眼旁观的态度,却充斥在每一个咬字跟音节里。
    这次的合作,很有可能根本谈不成啊!
    「所以回到你一开始的问题,我有没有看过藤林老师这次的新作,我老实的说囉,我知道这本书在说什么,但我从差不多三年前就没有再看他的作品了。」
    「我方便问为什么吗?」潘寧世急了,他本来以为联络上蜗牛已经是最难的一步了,谁知道困难还在后面,就是人家可能根本不打算接这个案子!
    「嗯……你猜不到原因吗?」夏知书挑眉。
    其实只要结合刚刚夏知书对爱情的排斥言论,还有藤林月见这三年来的写作倾向,潘寧世很快就知道问题出在哪里了,只是……他真的还想挣扎一下。
    「难道是因为藤林老师最近的作品中,爱情线的比重越来越高的关係?」潘寧世抹了把脸,神色恳切:「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讨厌爱情相关的内容,但我可以向你保证,藤林月见的作品不一样,他写的爱情并飞那种套路化的情爱,也不是那种刻意营造出来的甜蜜或悲恋,跟剧情的结合非常合理,阅读过程中完全不会有被刻意凸显的感情线打扰的困扰。如果你不喜欢的是这些情况,我可以保证绝对没有。」
    夏知书放下杯子,手指在桌面上轻敲,他的动作很轻,声音并不刺耳,有种轻快的节奏感。在午后飘散着茶香与咖啡香的房间中,混合着窗外斜射而入的金橘色阳光,本来应该是个让人心情愉悦放松的场景。
    潘寧世却感觉掌心都是汗水,心跳怦怦怦的越跳越快。他下意识伸手松了松领带,才觉得呼吸舒服了些。
    「蜗牛老师,是这样的,我也不希望强人所难。但是,藤林月见老师很坚持一定要跟你合作,否则会中止出版授权。我们现在差最后一步,对梧林来说,失去了这本书受到的伤害实在有点重,可以的话我还是希望能获得你的帮助。」潘寧世的声音乾涩,舌根泛出的苦味连高级的红茶都没办法淡化,他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差临门一脚的困境,但这次却莫名让他异常难受。
    也不知道为什么,他明明不到一小时前还跟夏知书亲蜜得在咖啡厅厕所负距离接触,两人的呼吸交缠,肌肤贴在一起滑动,做完爱后夏知书还咬了他耳垂好几口,亲蜜到他几乎以为两个人是一对恋人,而不是昨天才见面的一夜情对象。
    此时此刻,他的位置离夏知书可能才四、五十公分,伸手就可以碰到对方,两人却好像拉出了很大的距离,让他连一根手指都不敢乱动。
    当然,叶盼南就在旁边可能也是原因之一。
    「我知道你的难处。」夏知书开口安抚,歪着头对他浅笑:「我既然愿意跟你见面,也代表我并没有拒绝接这个案子的意思。虽然我讨厌爱情,不过工作跟喜好我还是能分得开的。」
    潘寧世猛地松了一口气,突然感觉到背后的冷汗好像沾湿了衬衫,现在有点凉凉的。
    「那我们是不是可以签约?我今天有带契约过来,你看看有什么需要讨论的地方,我们今天就把合约处理好?」
    「等一下,但是我还是要跟你说一件事情,可能会造成你很大的麻烦。」夏知书探过身体,按住潘寧世正打算翻出合约书的手,一双无辜的大眼睛眨了眨:「月见暗恋我十五年,三年前我跟他因为一个意外上了床后,才跟他彻底断了联系,你知道这代表什么意思吗?」
    潘寧世傻住,没想到谈个工作还能听到别人的八卦。藤林月见很着名的就是他的感情生活非常低调乾净,从来没从任何人嘴里听到过一点关于他的桃色緋闻,没想到会乍然在这边听到这么深入的第一手消息。
    心里有些怪怪的不太舒服,但潘寧世也没有太在意,毕竟他虽然跟夏知书上床,可是两人甚至都不算是砲友,而藤林月见对他来说,也只是一个崇拜的作者跟合作对象而已。
    「请放心,这种事我不会乱说的。」他信誓旦旦地拍拍胸。
    夏知书先是讶异地瞠大眼,接着突然哈哈大笑起来,笑得差点摔进潘寧世的怀里,笑到一旁的叶盼南受不了伸手敲了敲桌子提醒他克制,这才喘吁吁地跌坐回自己的椅子上,对潘寧世伸手。
    「来吧,我看看合约。」
    潘寧世一头雾水,但也不好多问,连忙将合约拿出来递上去。
    毕竟对像是需要巴结的大神级翻译,藤林新书的中译本生死都掌握在眼前的人手上,合约上的条件当然是很优渥,没有什么藏在细节里的恶魔,连一根恶魔尾巴都找不到。
    很快,不到半小时,夏知书签下的自己的名字,潘寧世拿到签订的合约书后,涌起一种尘埃落定的满足感。
    「香蕉底迪……不对,我现在应该要认真的称呼你潘副总编了。」夏知书又伸出手,潘寧世连忙握上去,激动地晃了晃。那双漂亮的眼睛又笑弯了:「太可惜了,我很喜欢跟你做爱的感觉。」
    太可惜了?潘寧世握着夏知书比自己小了很多的手,皱眉不解。诚然他们有工作上的关係,但编辑跟翻译之间没什么业务利害上的关係,偶尔约个砲并不违反什么工作伦理,为什么突然这么说?
    彷彿,他们未来不会再有比工作伙伴更深的关係了。
    「我从来不跟合作伙伴上床,所以才会在三年前跟月见切断联系。」夏知书看着潘寧世表情一僵,控制不住地抽了口气后满意极了,他紧紧握住男人宽大温热的手掌,骨节分明的手握起来触感特别好,起码他很喜欢。
    「所以,你要放弃这个合作当我的砲友,还是要维持合作从此不跟我上床呢?」
    如果恶魔走出文艺创作,应该就是眼前这么人吧!潘寧世头晕目眩的想。
    ----
    小恶魔属性的受真的很迷人~我豪喜欢!
    我相信大香蕉也是喜欢的
    接下来会走比较多剧情喔!
    这篇文剧情与肉的比例大概会是2:1,希望大家喜欢啦

本文网址:https://www.nanyou16.com/book/43699/1056801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nanyou16.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