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友文学 > 耽美 > 不只一夜情(高H、年下、腹黑受) > 8.半小時可以結束嗎?(激H)

8.半小時可以結束嗎?(激H)

推荐阅读:娱乐大亨穿越之魔神重生后,叛逆夫人成了撒娇精无双龙主万界食材屋此间的水浒天下第二高手退休后,我给男主当系统奏蝉鸣末日之道同本源

    原来选择可以这么难……潘寧世连连看了好几眼吧檯,一共三个店员,脸上都带着笑容,小声地交谈着一边工作,咖啡的香气持续縈绕在整间店里,即使是不喝咖啡的人都会有点忍不住被勾起尝试的想法。
    但现在潘寧世关注的重点只有在自己大腿上抚摸的手,好几次都摸进大腿内侧,也不知道是故意还是无意蹭过他的襠部,因为阴茎比较大的原因,本来裤襠就比较紧,现在好像更憋了。
    「嗯?你喜欢放左边?」夏知书哼笑问。
    拜託别再说了!潘寧世低下头用手摀住脸,裸露出来的肌肤包括双手都已经泛红,他平常梳着一丝不苟的西装头,看起来就禁慾又严肃,现在前额上比较短的头发被他的动作弄散了,挣脱出发胶的固定,带着些微的捲度,覆盖在他挡住脸的手背上,半遮半掩着他似乎泛红的眼尾。
    真让人想狠狠欺负啊!夏知书在心里感叹,手上的动作自然很顺应本心地摸上已经绷紧出的阴茎痕跡。
    西装裤的布料很好,摸起来柔滑带点冰凉,现在摸上去却是烫的,隔着一层薄薄的布料,里头生机盎然的部位跳了跳。
    「真的不想出来透透气?」夏知书贴近潘寧世的耳畔,滚烫的呼吸随着低语一起吹过已经红到要滴血的耳垂。
    身高一百九的男人在座位上抖了下,颤巍巍地透过指缝瞥身边的人。
    「不要这样……我等一下还有工作……」语气虚浮,感觉上半推半就的,几乎能看到他那跟岌岌可危的理智线是怎么绷紧到即将断裂的样子。
    「很重要的工作?」问话的同时,夏知书的手掌顺着阴茎绷紧的形状,从根部缓缓摩擦像前端,阴茎的主人瞬间喘得像一把生锈的风箱。「香蕉弟弟,你觉得半个小时射不射得出来?」
    半小时?潘寧世眼白充满血丝,他先低头看了眼自己已经完全藏不住的襠部,再往手腕上的錶看了眼,最后视线落在歪着头看自己的夏知书脸上。
    「香蕉弟弟?」饱满的唇一张一合,还能从小白牙间看到粉色的舌尖。潘寧世其实根本听不到夏知书说了什么。
    他狠狠闭上眼睛,呼吸喷在自己的掌心上,烫得像要起火,耳朵里都是蜂鸣般的嗡嗡声。
    离跟蜗牛老师约好的时间还有四十多分鐘,努力挤一挤,半小时应该是挤得出来,只要他现在立刻下定决心。
    「这是您的伯爵奶茶跟今日主厨推荐的蛋糕──红丝绒蛋糕。」店员热情的声音响起,像一盆冷水兜头浇了潘寧世一个透心凉,几乎能听见烧红的铁板被浇上水那种滋啦声。
    他用力眨眨眼,努力深呼吸保持表面的若无其事,那头店员好像又说了几句话,可能是在介绍自家的產品,或者聊了几句,潘寧世一个字都没听进耳朵里,自然也忽略了那句:「小夏哥,难得你今天没喝咖啡,我家老闆都准备好要一雪前耻了。」
    等他勉强恢復平静,店员也离开返回吧檯边去了。
    「考虑得怎么样了?」夏知书依然游刃有馀地支着脸颊侧头看他,手掌隔着西装裤半握着硬梆梆的大鸡鸡。
    「真的就半小时?」潘寧世看起来恢復了冷静,实际上根本没有,他已经被龟头掌控脑细胞了。
    「我半小时差不多,其他看你。你要加油。」柔软嘴唇擦过潘寧世烫得要命的耳垂。「去厕所还是要留在这里更刺激?」
    内心真实的慾望叫嚣着留在座位上,既然都要刺激了,能一步到位刺激到底也不错,男人嘛!都是喜欢刺激的。
    但身为社会人,潘寧世不想赌万一被抓到会怎么社会性死亡,别说进警察局,他担心自己还要捲铺盖回家。
    「厕所……」潘寧世抓住不断摩擦自己阴茎的手,额头上都冒汗了。「我先进去?」说起来他也没有在旅馆之外约砲的经验,但他从各类影音文字作品中汲取了足够多的知识,这时候刚好派上用场。
    「可以啊,你进去后等我五分鐘。」夏知书缩回手稍稍往后坐,空出了一点空间给潘寧世出去。
    那是个非常窄的空间,两个人绝对会肢体上的摩擦,以身高来说,潘寧世的臀部差不多会直接贴着夏知书的脸过去。
    「不要这样……」潘寧世无挫又无奈,连站起身都觉得尷尬。「你先出去一下让我过。」
    「我就要。」夏知书挑眉,抓起潘寧世戴錶的那隻手晃了晃:「喏,再不快点就连半小时都没有囉。」
    这怎么可以!实际上潘寧世都觉得半小时太短了,只能心甘情愿被夏知书牵着鼻子走,一脸羞愤又隐藏期待地站起身,很快就发现自己西装裤上的鼓起的痕跡实在过于明显,差点就弯着腰又坐回位子上。
    他慌张地看了店内的状况一圈,发现其实大家都在专心做自己的事情,没人会特别关注其他人,如果动作快一点……于是,潘寧世一咬牙,顾不得挡胯下,反正只要他够快就绝对没人看到他勃起的样子。
    他速度快得像在逃命,仗着腿长一下子跨过夏知书身前的狭窄空间,鼓起的阴茎几乎是擦着夏知书的脸过去的,呼吸的温度让他的大兄弟兴奋地抖了两下,害他差点踉蹌跌倒,最后是在隐约的笑声中落荒衝进厕所里。
    门关上后他捂着胸口,靠在门上喘气。咖啡厅的厕所很乾净,香味清新,一旁的檯柜上还放了束梔子花。就是天花板对一百九的身高来说有些压迫感,潘寧世随便抬手就能摸到。
    心跳的声音在耳道里怦怦作响,他有点后悔自己的衝动,又按耐不住期带,盯着手錶凝视着秒针一格一格跑,短短五分鐘好像过了半辈子。
    「叩叩。」厕所门被轻轻敲了敲。
    潘寧世受惊地从门板上弹开,纠结要不要开门。万一外面是其他客人怎么办?
    「香蕉弟弟,快开门。让哥哥进去吧。」夏知书简直像七隻小羊里的野狼,软绵绵甜蜜蜜的声音,让潘小羊瞬间硬得下体疼痛。
    他吞吞口水深呼吸一口气,小心地拉开了门。
    夏知书像条滑溜的小鱼,从半开的门缝中鑽进了厕所里,再次把门关上反锁,弯着眉对潘寧世笑。
    厕所的空间还算宽敞,但突然塞进两个人,还是侷促了起来。两人的呼吸几乎完全交缠在一起,潘寧世脑子嗡嗡叫,很快就把所谓社会人的拘谨跟常识都拋到脑后了。
    他顺着本能抱住娇小的夏知书,男人的身体柔软纤细,体温偏高非常温暖,好闻的味道充满了呼吸,潘寧世牙根发痒,恨不得把怀里的人吞到肚子里去。
    很快,厕所里传出隐隐约约类似小奶猫叫声的呻吟啜泣,尾音颤抖,有种异常勾人的魅力。
    所幸店里没有人注意到厕所这边的动静,自然也没人发现有个人被高大的伙伴按在门上,规律又兇狠地操得控制不住掉眼泪。
    潘寧世一身西装只有前胸微皱,穿戴得整整齐齐,就拉开了裤链放出三十公分的肉屌,毫不留情地插入柔软湿热的甬道,对着敏感的前列腺连续顶动,肉茎上那些突起的青筋一次次摩擦柔嫩的肠肉,把紧缩的软肉撑开,坚硬的龟头几乎每次都会戳到底部结肠口的位置,试探着要戳进去更狭窄的部位。
    一连串触电般的快感又酸又麻地从身体深处,往全身上下蔓延,虽然男人的动作有些过份粗鲁,夏知书的被顶得只剩下脚尖还岌岌可危地接触地面,但他本来就挺喜欢粗暴的性爱,现在这种彷彿被狰狞肉茎当成容器疯狂操弄的感觉,让他爽到脑子空白,勃起的肉棒赤裸的在空气中被干得直甩动,前端一张一闔似乎是快要高潮了。
    「轻……轻一点……啊呜呜……拜託……」前几天才被做了几个小时,肉穴还有点肿,现在又被这么兇猛地抽插,饶是夏知书也有点受不了,更别说他眼看要高潮了,身体正敏感,偏偏身后的男人像头发情的野兽,早就忘记原先的羞涩,闷不吭声,粗喘地捞起他一条腿跨在肘弯,抓着他翘挺的肉臀,绷着精壮结实的腰,劈劈啪啪疯狂撞击。
    「唔!」龟头又一次重重顶上前列腺时,夏知书倒吸一口凉气,踮着站立的那隻腿绷紧抽搐,身体直接站不稳歪倒,眼看就要往一边得架子蝶过去。
    「小心!」潘寧世眼疾手快地扶住他,低沉的笑声透过紧贴的肌肤传递过来:「腿软了吗?」
    与其说腿软不如说抽筋,夏知书眼眶含泪地怒瞪笑得坏心眼的男人,接着一声惊呼被猛地转过身,变成面对面的姿势,直接被人捧着屁股抱起来了。
    「抱紧了。」潘寧世抓着夏知书的双手环上自己的肩膀,两隻白皙修长的腿也抓过来按在腰上。「别叫出来喔。」
    夏知书来不及回答,甚至气都还没喘匀,就被抵在门上凶狠地干起来。
    男人肆无忌惮地掐着夏知书柔软的腰,凶狠地往上挺胯,他的动作并没有特别快,却很扎实,每顶一下就会发出愉快的喘息,抽出后下一次会进得更深,一下一下顶开高潮缩紧的内壁,龟头从肿起来的前列腺上擦过,最后恶狠狠戳在结肠口,很快就把那一段肠肉肏得丢兵弃甲,哆嗦着松开了一点小口。
    照理说他们做爱的动静并不小,但不知道为什么一直没人过来查探,一开始潘寧世还会分神注意门外的状况,然而很快就沉醉在绝顶的快感中,只顾着把自己用力塞进夏知书体内,速度也渐渐失控了。
    「啊!」感觉到男人顶入的动作快了起来,夏知书浑身颤抖,前列腺液混合着精液从马眼往外淌,他先前进入了类似乾性高潮的状态里,精液有点射不出来,反而是用流的。
    层层叠叠的快感累积得越来越多,在大肉屌终于狠狠贯穿结肠口,戳进狭窄着乙状结肠中时,一股强烈到让人近乎窒息的浪潮席捲而来。夏知书像触电了一样痉挛起来,浑身上下都被汗水浸溼了,他拼命用最后的清明狠狠咬住自己的手掌,憋住差点破口而出的尖叫,夹在男人腰上的双腿在半空中疯狂踢动摇晃,结合的部位喷出黏腻的淫液,把两人的下半身都沾溼了。
    厕所里充满性爱的气味,以及肉体拍击跟压抑的呻吟声。潘寧世双眼赤红地盯着高潮到几乎崩溃的夏知书,低头叼住他微微吐出来的粉色舌尖,嘖嘖的又吸又咬,腰上的动作半点也没含糊,继续大力贯穿湿软到无力抵抗的肉穴,每一次都戳进结肠中,在柔软平坦的肚子上戳出明显的阴茎形状。
    所幸潘寧世残存的理性还记得半小时这个时间限制,身为社会人他不敢忘记工作,也就没过度折腾夏知书,加快了速度打桩似的肏得湿软的肉穴噗嗤噗嗤作响,直接把夏知书又操到高潮,边喘边忍着呜咽,死死抓着男人的肩膀,抖得潘寧世差点抱不住他。
    「快、快射给我……啊啊!不要再、再继续了……我会、会忍不住啊啊!」夏知书有点后悔太过挑逗这个刚破处的高龄青少年,果然男人无论几岁,只要尝过肉味就会从丧失理智。
    噗嗤噗嗤!粗硬狰狞的肉棒在被操肿的肉穴里不断插猛肏,感受着肠肉的痉挛抽搐,那种彷彿被无数张小嘴吸吮舔拭的快感太过强烈,足够把所有雄性生物的理性都摧毁殆尽。
    潘寧世全身用力,把自己健身换来的绝佳体能都用在这种时候,衝刺的速度快到让夏知书的喘不过气,操顶的力道又重又狠,彷彿连结肠口都被肏肿了。
    夏知书仰的头,露出脆弱的颈子与喉结,双眼翻白喝喝地发出既像呻吟又像哭泣的声音,直到最后被滚烫的精液射得又猛地抽搐了快一分鐘,才浑身发软地被紧紧抱进潘寧世的怀里。
    两人粗喘地依靠在一起,过了好一会儿才恢復平静。
    不知道是谁的手机这时候发出了声音,是语音通话的通知铃声。
    夏知书懒洋洋把头靠在潘寧世的肩膀上,从被扔在一旁的裤子口袋里摸出手机来,按下外放接听。
    『夏知书!你在哪里?』男人的声音传出来,有些气急败坏的。
    这个声音有点耳熟啊……在一旁偷偷平顺呼吸的潘寧世不着边际的想。
    「你猜?」夏知书轻笑着回答,他好像总是用这种顽皮的态度面对所有人。
    『不是约好了两点半见面?你要不要看一下现在都几点了?』那头的人气得要命,几乎是破口大骂。
    两点半?潘寧世想起来,自己跟蜗牛老师约的时间也是两点半……嗯?等一下!现在几点了?
    「我看看喔……还好啦,才三点多。」夏知书回应得不痛不痒,甚至还有间情逸致亲了亲潘寧世泛红的耳垂。
    『你知道我想问什么,为什么我学弟也没出现?』就算隔着电话,叶盼南狰狞的表情也似乎就在眼前。
    但夏知书还是毫不在意,只是轻轻低笑:「你说呢?好啦好啦,我现在就回去了,放心一定把人安安全全带到。」
    『夏知书你……』叶盼南愤怒的吼叫被切断了。
    听了所有电话内容的潘寧世瞪大眼,声音颤抖:「你、你你你……你不会是……」
    「我是蜗牛,你好啊,潘副总编辑。」
    ----
    厕所场景解锁

本文网址:https://www.nanyou16.com/book/43699/1056801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nanyou16.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