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不要動!警察!(微H)

推荐阅读:我的修炼实际与众不同吕子恒萧凌蓉穿越之黎明之后爱上你我的修炼时间和人不一样吕子恒萧凌蓉邪魔纹身:开局纹身十大阎罗陈启风水小说黄帝秘藏绝对实力至上主义镇天威龙洪宇肖灵儿洪宇肖灵儿叶天赐林清浅撩错后,我被渣男小叔掐腰猛宠

    虽然破处了,但潘寧世还是又见了一次警察,这次甚至进了警察局。
    报警的是旅馆,原因是做爱的动静大引起其他房客的恐慌。
    夏知书后来求饶的声音实在哭得太悽惨,床移位了、桌子移位了、沙发移位了,地毯到处都有可疑痕跡,门上有夏知书半边脸的印痕,浴室虽小但也没逃过一劫,洗漱用品四散,浴巾毛巾乱七八糟还溼答答的,乾湿分离失去了意义,整个地板都被水泡湿了。
    一开始是同一层的旅客纷纷跟柜台抱怨,柜台打了几次电话都没人接只好上来敲门,敲半天只听见里面的人越叫越悽惨,什么「放了我」「不要」「我会死」啥啥的,真的分辨不出来里头到底是做爱还是杀人。
    不得已,接近午夜的时候,旅馆方面报警了。理论上应该不是杀人,但也很难说到底跟杀人距离有多远,毕竟里头那个被上的人,已经喊了四小时了,声音哑得要命,外面的人听得胆战心惊。
    警察很快就到,一男一女看起来都很年轻,刚开始还脸色严肃地敲门要求开门,但很快就被传出来的声响搞得脸色尷尬,十分鐘后变得惊骇不定,再过了五分鐘只能让旅馆员工直接开门。
    首先是一股浓郁的性爱气味衝出房门,混合着薰衣草气味、残留的空气芳香剂气味、精液跟其他体液混合的气味,还有满满的贺尔蒙气味,五味杂陈,门外的人全部捂住自己的鼻子面面相覷。
    接着是毫无遮挡的粗重喘息声跟呻吟尖叫,还有家具嘎滋嘎滋剧烈摇晃的声音,整条走廊上瞬间变得很不合时宜。
    旅馆员工当然不愿意打头阵,他只是个死老百姓,再半小时就要交班了,现在只想装死。
    两位警察责无旁贷,只能咬牙走进去,一下子彷彿进入了某种异世界,这个世界除了性爱没有别的东西。
    床上──那应该是张床没错──有两个交叠在一起的人体。其中一人皮肤很白,在昏黄的灯光下依然雪白发亮,还泛着迷人的粉红色,只可惜无数的抓痕、吻痕遍布,腰上跟大腿尤其多。
    他跨坐在另一个男人身上,那是个躺在床上都能感受到其高大与壮硕的男人。两人正用骑乘式劈劈啪啪做爱,白皮肤男子单薄的肚皮上有一个微微鼓起的形状,随着上上下下的动作移动。
    真的不能怪两位警察第一时间做不出反应,他们尷尬地瞪大眼,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比较好。
    就在这时候白皮肤男子爆发出尖锐的哭喊,身体往后弯得像张弓,肚皮上的突起更明显了,他的双手被下方的高大男子左右扣住,完全挣脱不掉,重重地跌坐在对方阴茎上,感觉都要被顶到胃了,半软半硬的阴茎颤抖着流淌出不知道是精液、体液还是尿液的东西,整个人抽搐到几乎散开。
    高大男人还笑了,挺着腰继续往上顶,靠着一身肌肉跟力气继续啪啪干着身上高潮到几近崩溃,彷彿失去意识的人。
    目瞪口呆……真的除了这四个字没有其他词语可以形容眼前的状态。
    后面到底是怎么引起两个做爱到入迷的人的注意力,到分别问话,警告两人收敛诸如此类,谁都回想不起来了。
    能记得的就是一片混乱,那个高大男人发现被围观后,猛跳下床抓着黏糊糊的浴巾挡住自己的下半身,将还腿软身体软看起来只想瘫在床上的白皙男人塞进浴室后,才用一种混合着尷尬、愉快、无奈又得意的神情面对警察。
    一开始的问话很顺利,高大男人叫潘寧世,38岁,出示了证件跟约砲软体上的讯息,表示自己只是跟网友相约做爱,并不涉及金钱交易。在看到暱称「香蕉哥哥」的时候,男警察神色微妙地瞄了眼暂时被浴巾挡住的部位。
    暂时确定了潘寧世没问题,接着就要问问目前被关在浴室里的白皙男性了。
    对方应该是已经缓过神,大概也把自己弄清爽了,从里头敲了敲门:「我可以出去吗?」声音清亮柔和,尾音带着使用过度的嘶哑,听得人耳朵心头的痒痒的。
    「麻烦出来。」女警开口。
    潘寧世很明显地迟疑了,他隔着门问:「你真的可以吗?」
    「我可以啊。」回应的是带笑的轻语。
    但潘寧世好像还是有点不太乐意,这种反常让两个警察警觉了起来,男警皱起眉越过潘寧世的肩膀敲门:「先生,你不用担心,请出来。」
    至于要担心的是什么,每个人心里有不同的答案就是了。
    浴室门打开了,出现一个娇小的身影,大概只有一百六,只到潘寧世的肩膀,小小的脸只有巴掌大,一双大眼湿漉漉的,眼尾还泛着艳丽的红色,已经穿上了浴袍,但露出的颈子还有锁骨上,都遍布着吻痕还有几个牙印。
    女警发出明显的抽气声。
    下一秒,潘寧世还没有搞清楚到底怎么回事,他已经被男警一个擒拿压制了,人直接倒在地上,双手反扣在后腰,脸直接跟粗糙的地毯摩擦,好像还听见了什么金属喀擦一下的声音。
    咦?嗯?什么?
    「你竟然跟未成年人发生性行为!」女警气愤的大叫。
    啥?
    「不不不不!他成年了!他72年次(1983)的!今天满40岁啊!」潘寧世被挤出章鱼嘴,奋力替自己辩解。「真的!我确认过双证件的!」
    「两位,我可以拿证件证明我的年纪。」夏知书看起来倒没有特别惊吓,他神态和缓,彷彿没看到疑似手銬的东西出现在潘寧世手腕上,逕直跨过五体投地的潘寧世,走去拿自己的背包。
    「对对对,你们可以检查他的证件!」潘寧世又被用力往地上按了按,脸都挤成无限符号了。
    女警接过证件后,一脸不可置信地看了看出生年月日,又看了看夏知书的脸,然后拿取证件仔仔细细翻看,似乎要找出破绽。
    「怎么样?」膝盖顶在潘寧世背心的男警问。
    「看起来像真的……」女警迟疑,她很怀疑自己的判断,毕竟民国72年跟夏知书的长相落差太大了。「我们回局里去更详细的检查一下确定?」
    一个看起来彷彿都没满18岁的人,他们必须要谨慎再谨慎。
    于是乎,潘寧世在38岁破处这一天,也解锁了警察局之行。
    「我真的是无辜的!他成年了啊!」被从地板上抓起来的潘寧世悲愤不已。「拜託让我穿衣服!」他现在双手被銬,一起来腰上的浴巾也掉了,被吓软了但还有二十公分的大香蕉直接甩出来,湿湿黏黏的打在他大腿上。
    房间里又安静了,所有人的视线都聚集在存在感十足的大屌上。
    「我不会逃走,拜託……」潘寧世快哭了。「不然至少帮我把浴巾围好……」可以说是很卑微的心愿了。
    夏知书贴心地对门外的房务员要了乾净的浴巾,然后仔仔细细帮潘寧世围上了,保证不会随便掉下来,还偷偷摸了两下紧实的腹肌。
    这两下摸得潘寧世阴茎跳动,不小心就半勃了,丢脸地在围巾上顶出一个无法忽视的小鼓包。
    两位警察的眼神简直跟x光一样,看得潘寧世想挖洞把自己埋了,乾脆死在今天也是个选择,起码人生最大的心愿已经了结了。
    总算离开旅馆前手銬被拿掉了,夏知书心态平和地将两人的物品整理好塞在一个纸袋里提在手上,跟在女警身后一起上了警车。
    ※※※
    幸好夏知书证实了自己的年龄,也证实了两人确实没有金钱交易,不是嫖娼更没有援交,就是单纯约砲,潘寧世才在几个同情夹杂探究好奇的目光中,颓然地拎着自己的东西,在半夜两点半的时候,跟夏知书一起离开警局。
    两人站在路边,这个时间点只能招计程车了。潘寧世身上很不舒服,各种体液乾涸后沾在头发及皮肤上,特别是性器上时,有种悵然所失,彷彿被世界拋弃的悲壮感。
    相比之下,夏知书的状态就很好,虽然看起来有点累,神态却明朗得像在发光,简直如同吸饱了精气的妖精。潘寧世忍不住这样想,然后用力摇摇头甩掉这些莫名其妙的想法。
    夜太深,路上计程车不多,几分鐘后才拦到一辆车,潘寧世很绅士地礼让给夏知书。
    「谢谢。」夏知书没有客气,坐进去后正要关门,车门却被猛一下拉住,把司机跟夏知书都吓了一跳。
    「那个……我还能再约你吗?」潘寧世弯下腰,他很高大,车子底盘又偏低,让他佝僂的像个九十岁的老公公。
    夏知书笑出声:「你可以约,但我不见得有时间。」说着顽皮地眨眨眼,犹如小鉤子般在潘寧世心头上肆虐。
    「好……我会努力约你的。」潘寧世认真地说,又慎重地道了别后替夏知书关上车门。
    直到车尾消失在夜色中,旁边又经过了三四辆计程车,潘寧世才终于轻轻叹了口气收回视线。
    他现在全身都有股不可言述的味道,讲真的不太好意思坐计程车,乾脆点开line传了讯息给自己的好友。
    ──醒着吗?
    没过两三秒,对方就回了个「醒着」的贴图回来了。
    ──来xx警局接我。
    回过来的是一长串批发免费的问号,接着是语音电话打过来了。
    潘寧世不想现在讲话,他还在回味破处的愉悦跟品尝苦涩的警局之旅馀味。所以将语音通话按掉,迅速传了一串讯息出去。
    ──快点来,我想回家洗澡睡觉,不想回应你的好奇。
    对方先是传了张气呼呼的贴图,接着是一张ok。
    潘寧世本来打算收起电话,但深夜街头吹着凉风等人,实在有点过于无聊,所以他又打开了约砲软体,用关键字查了「仓鼠老公公」,津津有味地阅读起关于夏知书的传奇故事。

本文网址:https://www.nanyou16.com/book/43699/1056801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nanyou16.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