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友文学 > 耽美 > 不只一夜情(高H、年下、腹黑受) > 4.性愛上頭的男人是沒有理智可言的(激H)

4.性愛上頭的男人是沒有理智可言的(激H)

推荐阅读:无双龙主万界食材屋此间的水浒天下第二高手退休后,我给男主当系统奏蝉鸣末日之道同本源邪神通天九龙归一诀暴力和亲指南

    昏暗的房间里一时间只有两个人粗重喘息的声音。
    潘寧世脑子空白,耳朵里嗡嗡响,整个虚脱的同时又极端兴奋,刚射完的阴茎半软,但还是保持了一定的硬度,依然存在感惊人。
    夏知书用手指点了点男人的膝盖,肌肤摩搓的感觉很痒,潘寧世哆嗦了下,总算恢復了清醒,茫然地看向自己腿间的男人。
    「这样就结束了?」夏知书用手指将脸上的精液抹掉,整个人看起来狼狈还有点脏兮兮的,但因为那张脸长得太好看,白色的肌肤泛着粉色,反而有种勾魂摄魄的魅力。潘寧世心中立刻充满了带点罪恶感的满足,那是种控制慾跟支配欲完全被衝盈的愉悦。
    「你……」潘寧世正想回答什么,就看着夏知书把沾满了精液的手举到自己唇边,伸舌头舔了舔那些半透明的白色体液。「等等!你干嘛舔!」
    他当场吓得弹起来,手忙脚乱从一旁的床头柜上抽了好几张面纸出来,慌乱地想帮夏知书擦乾净脸上的精液。口交是真的很爽,看到砲友吞了自己的精液也挺爽的,但不代表他的脸皮有厚到可以在恢復理智后,看着对方舔自己的精液给自己看啊!
    羞耻,还有一种难以面对的隐密快感。
    「挺浓的。」夏知书挑眉,任由潘寧世帮自己擦拭脸上的痕跡,接着调笑:「很久没发洩了?」
    是挺久,不算自己来的话,大概25年……潘寧世轻咳两声,手上动作很温柔,一点一点把自己留下的痕跡擦乾净,红着耳根问:「要不要洗个脸?抱歉,我不该喷在你脸上,头发好像也沾到了……」
    夏知书耸肩:「无所谓,你不喷我脸上也会喷我嘴里。不过这不是我们现在该讨论的事情吧?」
    潘寧世当然知道夏知书是什么意思,刚刚还有点软的阴茎,就这一句话又硬梆梆地翘起来,在腹肌前微微晃动。
    「你……呃……还行吗?」潘寧世问。
    「试试看不就知道了?」夏知书撑着潘寧世的膝盖站起身,接着跨坐上他的大腿,圆润的臀部柔软又有弹性,竟然没有穿内裤,直接肉贴肉的,潘寧世脸红得不行,又控制不住感受大腿上的柔软触感。
    原来,人类屁股的触感这么好吗?他手指发痒,吞着口水偷偷摸上那块浑圆挺俏的部位……滑腻的肌肤像是会吸人,潘寧世又揉又掐,根本捨不得放开。
    「喜欢吗?」夏知书伸手环抱住潘寧世的颈子,把自己的脸贴过去,笑着问话的同时,在男人红得几乎滴血的耳垂上啃了一口。「不往里面摸深一点?我清洁过也润滑过了,可以先用手指操我喔。」
    真的要命啊!潘寧世浑身先是一僵,接着像个青春期的大男孩,完全被本能控制着把手往夏知书的臀缝里伸。果然,很快就摸到一块褶皱湿润,明明凹陷着却有种鼓鼓弹弹触感的部位。刚摸上去的时候,那块地方是紧缩着,似乎很害羞,可当他摸了两下后,就微微张开了,手指一下子就滑了进去,瞬间被柔软湿热的肉腔紧紧包裹,怯生生地啜了两下。
    仅仅只是一根手指啊!潘寧世觉得自己被夹在两人身体中间的阴茎就要炸掉了,如果进去的不是手指多好?被这么柔软紧緻的肉腔包裹住的是自己的阴茎多好!他想了25年啊!
    与此同时,腿上的人也不安分,除了咬着他的耳垂磨牙磨得他心头火热,阴茎鼓胀,前端又湿漉漉地分泌了一堆前列腺液外,双手也没客气,一隻手轻柔的勾缠抚摸着潘寧世的后颈,另一隻手则顺着颈侧、肩骨、前胸的肌肉线条,一路滑向坚实的八块腹肌。中途还在厚实的胸肌上多摸了几把,喉间发出满足的喟叹,显然非常享受。
    酥麻滚烫的感觉从夏知书指尖往外扩散,直直衝上了脑门,潘寧世抚摸臀部以及手指抽插肉穴的动作都粗暴了不少。本质上潘寧世是个老实的傢伙,性爱上又是个思想的巨人行动的侏儒,根本抵挡不了这种挑逗的攻击,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把人推倒在床上,整个人押上去,无师自通的稳住了那张看起来就非常好亲的嘴唇。
    「嗯唔……」夏知书轻轻挣扎了下,但很快伸手抱上男人的背,双腿被撑开夹着男人腰侧,浴袍已经被扯松了,大半的身体都暴露在空气中,昏黄的灯光下流转着丝绸般的光泽,宽大炽热的手掌有些粗糙,紧紧的扣着他的脑袋,彷彿要吞下他似地深吻着。
    跟阴茎一样,潘寧世的舌头也挺长的,强硬的塞进夏知书的口中,舔拭他的齿列,拉着他的舌头纠缠,甚至仗着天生的本钱几乎舔到咽喉的地方,用舌头操了几下,弄得夏知书口水都含不住,从唇角流下。
    玩够了舌头,潘寧世开始舔夏知书柔软的口腔,每个角落都不肯放过,连上顎跟舌根下方都翻弄舔拭,吻得人几乎缺氧,生理性泪水控制不住往下掉,夹着男人腰部的双腿踢动着挣扎,试图吸到一些新鲜空气。
    太深了……真的太深了……夏知书有种自己的喉咙都被舔到的错觉,呼吸里全部是属于潘寧世的味道,这还是他头一回在做爱时有种灵魂要出窍的恐怖快感。
    高大的男人虽然是处男,却天生懂得压制住自己的猎物,他又往前挺了挺,让夏知书的双腿张得更大,两人的下身也贴得更紧,粗长的阴茎沉甸甸的抵在柔软的肉穴外,随着他深吻的动作上下磨蹭,滋啾滋啾的水声蔓延开来,而他的手也覆盖上夏知书纤细的颈部,缓慢又不容抗拒的一点一点捏紧。
    「唔……嗯嗯……」交缠的嘴唇间流出越来越多唾液,夏知书发出嘶哑的闷哼,红潮从脖子被捏住的地方开始往上蔓延,接着身体开始抽搐,夹着潘寧世的双腿也痉挛的踢动,灿烂的双眸开始失神的往上翻,眼看就要昏死过去了。
    总算在昏过去前一秒,潘寧世察觉到不对劲,连忙松开手往后退,两人唇间牵起的银丝断开,夏知书整张脸都湿漉漉的,分不清那些是眼泪哪些是口水,他僵直的抽搐了两下后,开始巨烈的边喘边咳,双眸失焦地盯着一改先前粗暴,看起来手足无措的男人。
    这傢伙看起来老实,搞不好心底是个施虐狂啊……看起来挺喜欢玩这种窒息游戏。
    夏知书好不容易喘匀了气,嗔怒似地瞪了眼垂着脑袋满脸歉意的潘寧世道:「不继续吗?你的大香蕉好像快要受不了了。」
    潘寧世又歉疚又惊喜,还想着接下来要温柔一点,但当他覆盖上夏知书的身躯,在男人的配合引导下将自己的大屌插进柔软紧緻的后穴中的瞬间,理智又一次蒸发殆尽。
    这个姿势进得没那么深,但肉穴却特别紧特别会吸,窄紧的内壁被撑得不留一丝缝隙,前列腺一下子就被圆硕的龟头顶到了,夏知书当即发出舒服的吟叫,浑身肌肉都软了,摊在床上被男人又深又狠地操干。
    第一次上人的潘寧世根本没什么技巧可言,他靠着本能进进出出地抽插,仗着体力过人,力气也大,下半身跟打桩似得猛进猛出,坚硬的龟头每每戳在前列腺上,接着往更深的地方插入,一下子就将肉穴肏得汁水四溅,来不及合起来就又被肏开来,劈劈啪啪声不绝。
    潘寧世人生第一次这么爽,扣着夏知书的手臂肌肉股起,随着自己挺入的动作,把人深深的往自己阴茎上压,那种被柔软肉壁吸吮挤压的快感直衝脑门,让他爽得头皮发麻,动作更加狂躁了。
    「啊……哈啊……唔……」夏知书眼前一会发黑一会发白,他紧抓着男人的手臂,感觉自己的肚子里鼓鼓胀胀的,又酸又麻又烫,从他的角度看自己的肚皮,竟然隐约可以看到有什么东西在里头戳干的痕跡。「好大……真的好大……太激烈了……慢一点啊啊!再干深一点!」
    夏知书热情的深吟煽动了男人的本能,肏干的动作更加粗鲁凶暴,坚硬的肉茎无数次戳入,擦过前列腺,直顶到直肠底部,交合的穴口外是一层磨擦出来的白沫,潘寧世还有大约六七公分的阴茎没插进去,但光是现在进入的深度,就已经随着插入的动作,在夏知书肚皮上戳出一个一个小包,肚皮上可见到阴茎进出的痕跡。
    「啊啊啊──」夏知书双腿抽搐的夹紧身上的男人,脚趾因为快感蜷曲,肉壁也跟着痉挛,湿软的肠肉吸得更紧,像有无数张小嘴在舔拭吸吮,潘寧世几乎要被直接绞到射出来。
    但他忍住了,发狠地操得更用力,干得夏知书摸着肚子尖叫,浑身紧绷,双手在男人手臂上抓出血痕,身前一直无人触碰的阴茎抖了抖开始射精。
    与此同时,肠道深处也绞得更紧,紧接着喷出一股又一股的汁液,淋在潘寧世滚烫坚硬的龟头上,随着男人的抽出往外漫流,又被插入的动作带回体内,来来回回的拍打出一片白沫。
    潘寧世身上都是汗水,他隐隐约约猜到夏知书不但高潮而且潮吹了,男性潮吹啊!根本是在黄色书刊上才能看到的特殊反应,没想到他第一次跟人上床就见识到了,这个认知让38岁的前处男,脑门一热兴奋地像个18岁靠龟头思考的青春期男孩。
    他不管身下的人正在高潮,现在完全承受不了更多的刺激,绷紧精悍的腰部肌肉,狰狞沉重的肉棒打桩四的狂进猛捣,一副要把剩下六七公分没进去的阴茎全部插进去的狠样。
    「啊唔唔!」夏知书第一次遇到这种完全没技巧却光靠身体优势就几乎要操死他的对象。
    他翻起白眼,手脚抽搐扭曲,崩溃地想翻身逃走,却被死死抓着腰部根本动不了。
    肚子被戳到很深的地方,从来没有一任砲友可以戳得这么深,他都搞不清楚潘寧世到底操到自己哪里了,只觉得快感不断在脑中炸开,每一条肌肉、每一条血管、每一寸神经都被快感填充,他只能张着嘴喘息呻吟,捂着肚子感受男人的龟头透过肚子戳在自己手掌中,两人磨蹭的下腹上都是自己刚刚射出去的精液,黏糊糊的。
    「真浪费……」潘寧世看着胡在自己肚子上的精液,粗哑地低语,他舔了舔自己的嘴唇,下唇边上有一点被咬破的伤口,应该是先前接吻的时候被夏知书咬的。
    「你……不会啊啊……想喝嗯……吧……」夏知书虽然被操的脑子都要糊掉了,还是没错过机会撩拨在自己身体里挞伐的男人。
    回应他的是一连串更深更有力的抽干,甚至比先前要粗了几分,大屌狠狠破开紧缩的肠肉,几乎要把直肠肏穿,再往后就是更加狭窄弯曲的结肠了,要是真操进去夏知书觉得就算是自己也会爽到昏过去。
    男人的臀部上下大力地挺动,儘管依然没办法把整根都插进去,但也足够把夏知书肏得开始哭着求饶。
    「慢、慢一点……啊啊啊!我错了……我不应该啊啊……挑衅你啊啊啊!求你慢一点!」夏知书觉得自己要被肏窒息了,他头一次崩溃地推搡身上的人,他不是不想继续被干,但他需要缓几口气,好歹让他能顺畅呼吸吧!
    潘寧世一隻手还抓在夏知书腰上,另一隻手则扣上纤细男人在自己手臂上抓扯的手,十指交握地按在夏知书脸侧。
    他俯下身躯,狠狠地顶入到深处停住,直直盯着夏知书的眼眸,两人气息交缠,肚皮上鼓起的痕跡也蹭在潘寧世的腹肌上。
    「我喜欢你挑衅我……」潘寧世笑得像隻狼,他咧嘴露出整齐森白的牙,轻轻啃了啃夏知书粉嫩的脸颊。「这样我就能放心的干死你。」
    尾音刚落,夏知书都还没反应过来自己听到了什么,身体里的粗屌猛地往里戳了一截,龟头刚刚好顶在结肠口,差一点就要戳进去了。
    悽惨的尖叫在房间中炸开,强烈到让人晕厥的快感与些微疼痛的恐惧感让他眼前一片白光,犹如滔天巨浪般席捲他所有的理性与镇定,不由分说将他带入一层高过一层的棉连快感。他翻起白眼,被干得完全喘不过气,只能哆嗦着呜咽,很快又潮吹了。
    究竟潘寧世什么时候射精的,夏知书真的不知道,他没能支撑多久就被干昏过去了,后面就算醒来也依然被男人抓着腰用最保守的传教士体位肏干,然后他被干得又射又喷,哭喊着再次晕过去。
    ----
    虽然没技巧,但还是可以把老司机做到崩溃的天选之男~~~
    希望大家看得开心

本文网址:https://www.nanyou16.com/book/43699/1056801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nanyou16.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