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

推荐阅读:我的修炼实际与众不同吕子恒萧凌蓉穿越之黎明之后爱上你我的修炼时间和人不一样吕子恒萧凌蓉邪魔纹身:开局纹身十大阎罗陈启风水小说黄帝秘藏绝对实力至上主义镇天威龙洪宇肖灵儿洪宇肖灵儿叶天赐林清浅撩错后,我被渣男小叔掐腰猛宠

    从楼府出来时天色已经擦黑,马车在驶过一条长街后,在一处繁华喧闹处停了下来。下了马车,孔妙这才发现他们来的地方居然是怡兰苑。
    “傅春聆,你疯了么,带我来这儿做什么?”
    傅春聆用小指挖了挖耳朵:“嚷什么。想让人知道楼家二小姐大晚上逛青楼吗?”
    孔妙目光中满是警惕和紧张,然而眼下这情形又不能扭头走掉,只能在肚里大骂这个色胚。
    “你这是什么眼神?”似乎是看出她的顾虑,傅春聆笑了,“放心,本王不会趁人之危,你现在离开也来得及。”
    都已经到这里了,倒也犯不上同他硬碰硬,孔妙犹豫一下,低声道:“也罢,横竖今晚是最后一次见面了,今后不要再让我再遇到你便是。”
    许久未踏足怡兰苑,这里依旧纸醉金迷。
    上了二楼,傅春聆推开一间房门昂首走了进去。房内烛光明亮,角落里还置着炭火,也不知燃的什么炭,进去之后扑面一阵掺了香味的暖风。孔妙长长吸了口气,胸内的冰雪之气尽消,满是温暖清香的气息。
    傅春聆顺手关上房门,转过身来,看见孔妙不言不动的站在那里,一副放弃抵抗的姿态,嘴角略略向上扬,然后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以一个舒服的半躺半坐的姿势靠在香妃榻上。
    孔妙见他居然自顾自挺尸去了,脸上立刻就显出不痛快来:“你这人怎么回事,哪儿不好睡觉,偏跑来青楼,到底叫我过来什么事儿?你说不说,不说我可走了。”
    “这么心急做什么,好戏还没登场呢,”傅春聆朝她招了招手,“你饿不饿?”
    此言一出,孔妙的肚子立刻就咕噜噜的开始了鸣叫。因为饥饿,所以那怒火倒是熄灭了许多,瞪了一眼男人,扭头传唤小厮备酒菜,趁着送饭之际,她向小厮讨来一小包药,偷偷藏在袖子里。
    如果在平时,孔妙一定是充当布菜倒酒的角色,不过此时她饿得慌,没功夫管傅春聆,一坐到桌边就心急火燎的吃了起来。
    傅春聆舀了一碗汤放到她面前:“慢些吃,喝汤。”
    孔妙面上没有半分波动,不紧不慢地吃着,每一口都咀嚼得十分用力,带着几分忿忿之意,不像在咬食物,倒像是在咬他。
    傅春聆又夹了一些菜给她,瞧着她狼吞虎咽的样子,笑而不语。
    酒足饭饱之后,孔妙打了个饱嗝,又从果盘中拿起一只大梨,边啃边若无其事的起身,在屋子中央来回踱了几圈,眼角微微的瞟了傅春聆一眼,见他那乌浓的睫毛阖下来,脸上的表情若有所思,从侧面看过去,线条流畅的如同一张最完美的剪影,十分赏心悦目。
    这男人三更半夜把她带到这里来,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孔妙心中狐疑,脸上依旧不动声色,随手从书架上抽出一本书卷翻开,略扫了扫,只见上头四个大字:《汉宫春色》。她一看乐了,也不无聊了,津津有味看起来,看看看着还捂嘴轻笑。
    如此过了约有半柱香时间,房内一片清静,并无异样。
    “从小就爱看这种腌臜本子,看来堕入风尘也不是没有缘由的,可不就是天生的骚狐狸。”头顶蓦地响起一道调笑的声音,男人不知何时站到她身后。
    孔妙听了他这个调侃语气,斜斜睨了他一眼,也讥讽回去:“王爷倒是自持清贵,还不是与我这个风尘女子厮混在一起,装什么道貌岸然的君子。”
    傅春聆把头低了一些,几乎和孔妙成了个耳鬓厮磨的状态,又伸手环住了她的腰:“光看有什么意思,本王又不是摆设,小姐何不身体力行的亲自领略一番?”
    气息灼灼的喷在她柔软耳畔,孔妙不舒服的想推开男人,可两个人力气悬殊,无论她如何使劲,对方都纹丝不动,还被他困在胸膛和书架之间,孔妙停下了动作,抬起头与他对视:“王爷费尽心思骗我过来,就是为了强迫我做这种事情的?”
    傅春聆把玩着她一缕青丝,暧昧的笑说:“本王怎舍得骗你?漫漫长夜,一会儿办完了正事,如果你觉得无聊,想做点别的什么事儿,本王也可以奉陪。”
    “就知道你没安好心!”孔妙把手里的书卷成一卷,不由分说就往他脑袋上“啪”的敲了一下,“乱发情的狗东西,再不滚开,本小姐要你好看!”
    傅春聆并不能立刻像个缩头乌龟一样缩了脖子,无端挨了这一下也只能忍气吞声。他张开巴掌,握住孔妙的腰,揉面似的揉着:“小骚货,你要怎么给本王好看?嗯?”
    孔妙没耐性跟他打嘴上官司,直接骂了一句:“去你娘的!”
    傅春聆仿佛是忍俊不禁了:“妙妙,你真可爱。真想咬你一口,可又舍不得。”
    孔妙道:“怕我疼?”
    傅春聆笑着一点头。
    孔妙不屑的一撇嘴:“以往我喊疼,也没见你可怜我!”
    傅春聆笑道:“谁知道你是真疼假疼,你在床上装神弄鬼的次数还少吗?”
    孔妙气鼓鼓的瞪他:“不是说不会碰我么,你现下是在做什么?傅春聆,你真是个言而无信的卑鄙好色之徒!”
    傅春聆就爱看她这带点孩子气的别扭模样,他那两只手依旧是揉搓着她轻软的腰肢,款款而笑:“这么能叫唤,把你这张小嘴堵住就叫不出来了吧?”
    “少给我污言秽语,嘴巴给我放干净点!”孔妙用手指点了点他的胸膛,冷笑道,“人人都说傅王爷是个雅正知礼的君子,可只有我知道,你非但不是个君子,还是个负心薄幸的无耻小人!”
    “骂够了吗?”傅春聆捏住她的下巴,嘴角勾起,“说起来咱们其实半斤八两,你是个什么样的人,本王再清楚不过,食髓知味尝到了甜头,身边又没有男人的话,就会感觉到空虚,无论如何是不能快乐的。”
    孔妙扭头避开他的触碰:“既然你能花钱睡女人,我自然也可以从秦楼楚馆找些小倌来伺候,花钱就能办到的事,就不劳烦傅王爷您了。”
    一副避他不及的样子,眉眼中闪烁着显而易见的厌恶。
    傅春聆顿时收敛了脸上的笑容,蓦地出手将孔妙两手一缚,齐齐压在身后书架上,又托住她的一条大腿,直接向上抬到了自己的腰胯,这样亲密的姿势让两人的身体紧紧贴在一起,灼热气息又贴了上来。
    “你干什么?!”
    “本王瞧你好,想和你亲近亲近!”
    他的身型那样高大,孔妙只不过才及他胸膛,此刻听到他那砰砰心跳,忍不住呼吸都紧促进来,那念想才刚升起,一瞬又被掐灭,她并不是个耽于肉欲的人,虽然知道这事舒服,可白天的时候已经舒服过一次,怎么此刻竟又想要起来?
    一定是太久没有跟男人亲近了……
    这种感觉太过危险,自己不能够前功尽弃!
    孔妙两手动弹不得,只得抬腿去踢傅春聆的膝盖:“傅春聆,有完没完了你!快放手……再不放手我要喊人了……”
    傅春聆笑着说:“喊吧喊吧,正好让所有人看看,楼家二小姐是怎么在男人身下痛苦扭曲的。”
    孔妙脸色苍白了一瞬,立刻服软道:“不不不,我不喊了,你别乱来!要是被爹爹发现我半夜私会外男,断然是容不下我了。”
    傅春聆说道:“别担心,宝贝儿,楼府不容你,本王这儿永远有你的一席之处。”
    “只要你不来纠缠我,我就还能好好的在楼家待下去,”孔妙淡淡道,“我还要借楼家千金小姐的身份,寻个男人当正妻呢。”
    “你为何如此执着于正妻之位?”
    孔妙不禁苦笑,他是高高在上的王爷,自小生长在金堆玉砌的锦绣府邸中,生来就是这样高高在上,受万人景仰,他想要的一切都唾手可得,哪会理解她的平凡甚至不起眼的梦想,而她所求,不过是嫁个本分男子平平淡淡的生活而已。
    “乖乖,别和本王赌气了……既来了这儿就不打算让你走,给了你这样多的时间考虑,本王今晚想听你的答案。”
    “什么答案?”孔妙道,“都说不爱了不爱了,为什么还要对我要死缠烂打?你、你不要乱来!”
    傅春聆倾过身子,往她耳朵里轻轻吹了一口气,笑吟吟道:“胡说,若真的不爱了,你怎会允许本王近你的身,还共度鱼水之欢呢?依本王看,里面多少也有一点你情我愿的成分在吧?”
    孔妙浑身一颤,整个人都酥麻了,也不知是气是怒,脸上浮起一阵薄薄的桃花色,连带着脖颈连一起红了。
    “你闭嘴!”
    “你一晚上都在偷看本王,本王倒是没什么怕人看的,可你想看又不敢看,是不是还爱着本王?”
    一听他那得意洋洋的口吻,孔妙目光闪了闪,似嗔似恼的道:“我只是防着你这头色狼搞偷袭,你千万不要自作多情!”
    傅春聆含笑道:“你眼神温柔,又含情脉脉的,还以为你仍对本王怀有爱慕之意,却原来都是本王的错觉吗?”
    孔妙像被戳中了心事,怒道:“你快点放我离开这里,别惹我说出什么难听的话来,到时大家脸上都不好看!”
    “呵呵,你多说点,本王爱听。”傅春聆凑过来舔弄孔妙细嫩的耳垂,沿着耳垂一路向下,大手挑开她的衣襟,掌心探进去把她的丰满整个罩住,若有似无的揉捻。
    孔妙险些就要叫出声。她恨透了自己的没骨气,可却又对这噬骨的酥麻感觉难以抗拒,甚至不舍,不由自主的去迎合,这感觉令她无比羞耻。
    傅春聆手上闹上了瘾,由摸转掐,肆无忌惮的摆出了调戏态度:“来感觉了是不是?你这女人惯是口是心非,白天还不是你先缠住的本王,快说,本王弄的你舒不舒服?”
    孔妙微蹙蛾眉,不肯让傅春聆的手继续在自己胸前攻势。细白银牙一咬,更羞愤的心头火起:“傅春聆,我、我操你的祖宗!”
    褪去了在人前清贵冰冷的君子外衣,傅春聆哈哈大笑起来,表现越发的轻浮,修长的臂膀将她腰肢整个一环,盯着这张姣好的面孔打趣道:“宝贝儿,等着你来操哭本王呢,不过你有那玩意儿吗?不如本王先好好的操操你吧!待我们重温旧梦再拾欢愉,你就知道,如本王这般的男人,往后再想遇着可就没有了。”说着低下头来就要寻她的唇瓣。
    啪。
    傅春聆被她打得微微侧了头,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他皮肤天生的十分雪白,所以被打之后,脸上立刻起了一片粉红印子。
    “又打我,今天你打我几回了?嗯?”傅春聆心里着了火似的,情不自禁的开始纠缠孔妙,越缠越紧,又想摸又想干,但孔妙死活不肯,那他缠在对方身上过过干瘾也可以。
    孔妙心思惶乱,用力抵挡着他,发丝蹭着书架散落开,凌乱贴在潮红的脸上:“王八蛋,又想拿我取乐了是不是?”好像是委屈了,可她没有大哭大闹,隐忍的微微颤抖着,“傅春聆,你真的很讨厌,说到底你和阮夜真都是一样的人。”
    傅春聆轻轻地喘息:“本王喜欢你,和取乐有什么关系?难道本王身边还缺取乐的人吗?”
    “你以为我是出身贱籍的轻浮女子,所以你愿意宠爱愿意包养,却唯独不愿意尊重我!即便我现在身为楼家的女儿,你也依旧会说一些不得体的话,做一些越界的行为。”话音落下,孔妙眼眶中浮起一抹湿热,心房酸涩,一颗泪珠掉了下来,“可你会这样对待楼姐姐吗?怕是要把她揣在心里捧在手上,当做此生最珍视的人了吧?”
    傅春聆皱眉道:“好端端的提她做什么,我们的事与她何干?”
    孔妙抬手在眼睛上抹了一把:“无论你嘴上说着怎么喜欢我爱我,可心里还是希望能娶一个门当户对的妻子,能大方得体,能相夫教子,能拿得出手。而我这个天生的下贱坯子,却给脸不要脸,偏不肯认命,你心里是不是这么想的?”
    说到最后一句,多少有些激动。
    傅春聆垂眼看一直责问他的女子,他一直心有所属的女人,怎么会这般可爱。抓了她的柔荑按在心口,低沉的磁性嗓音,“妙妙,想看看本王的心吗?”
    孔妙脸绷得紧紧的:“王爷要怎么给我看?”
    “用你的心看。”说完,傅春聆深深吻住她。

本文网址:https://www.nanyou16.com/book/41384/1051728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nanyou16.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