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

推荐阅读:我的修炼实际与众不同吕子恒萧凌蓉穿越之黎明之后爱上你我的修炼时间和人不一样吕子恒萧凌蓉邪魔纹身:开局纹身十大阎罗陈启风水小说黄帝秘藏绝对实力至上主义镇天威龙洪宇肖灵儿洪宇肖灵儿叶天赐林清浅撩错后,我被渣男小叔掐腰猛宠

    “今日恰巧无事,本殿便做主,请各位去听湖楼吧。”三殿下晃悠着折扇,看热闹不嫌事大的道。
    孔妙眼珠一转,立刻便微笑着赞成:“那是极好,你们男人只管吃酒去,妾身正好与楼小姐互相唠上两句闲话。”
    于是一行人来到听湖楼,要了个最大的包厢,一扇薄薄屏风隔开两桌。孔妙本就心事重重,再加上口中寡淡,就拣些素净的菜叶子淡漠吃着。她虽然低头吃着碗中食物,一双杏眸却透过屏风偷偷张望。
    薄薄屏风后,孔妙看到傅春聆指骨修长有力,正掂着玉白瓷杯淡淡品茗,指尖与瓷杯相触的微声,嗒一下,又嗒一下,
    “妹妹怀了孕之后,倒是越发离不得王爷了,连吃顿饭的功夫也要这般眉目传情吗?”楼玉芷微带醋意的开口道。
    孔妙看向她,娉婷袅娜的福了福,笑道:“还没恭喜楼小姐定亲之喜呢,祝楼小姐和傅王爷花开并蒂、早生贵子。”
    楼玉芷凝视她片刻,很快也浅浅一笑:“倒是妹妹比我有福气,年纪轻轻就怀了王爷的头一个孩子。”
    “都说母凭子贵,可妾身命贱,又能贵到哪个地步?”孔妙心中苦笑,脸上却撑起满满的笑意,“楼小姐生得如此美丽可人,若嫁过来,定然备受荣宠。明年生一子,后年生一女,五年抱仨,那时王爷一定高兴的合不拢嘴,时时刻刻都要捧着你宠着你了呢。”
    楼玉芷被她说的羞赧不已,心中盼着将来的事,眼角眉梢都是说不尽的喜悦。她看了看孔妙,轻声问道:“你不难过吗?”
    孔妙刻意笑得久了,两颊就有些酸痛,可还要勉强支撑着:“楼小姐出身清贵,与王爷郎才女貌,堪称一对璧人,妾身为你们高兴呢,为何要难过?”
    “妹妹能这么想就好了,”楼玉芷艳羡地看了看她微微隆起的肚子,又问,“孩子都还好吗?”
    说到孩子,孔妙的脸上这才浮现起一丝柔意,低头抚摸着小腹:“托福,孩子一切都好。”
    楼玉芷道:“不怕你笑话,其实我从小就想要个妹妹,奈何母亲早逝,父亲也一直没有续娶,这个愿望就落空了,直到遇见妹妹你,总觉得有种亲近感,可见这也是缘分。”说着纤长玉手覆上孔妙的,笑容芳香恬然,“妙妹妹,以后就让我们好好相处吧。”
    听她一口一个妹妹的叫,孔妙差点以为她是认亲来了,望着那张与自己有五六分相像的脸,孔妙仿佛是看到了另一个比较幸福的自己。
    若她也能在父亲兄长的娇宠下长大,长到如今这个年纪,大概也会是一个楼玉芷式的大家闺秀——温婉、端庄、高贵。
    甚至还能拥有一个门当户对的显赫身份。
    孔妙慨叹,自己实在是连一争高下的资格都没有。
    楼玉芷见她脸色青青,有些怜惜地握一握她的手腕:“妹妹脸色有些差,是不是夜里睡得不安稳?可巧我前几日得了一柄如意安枕,改日拿来送与妹妹。”
    “多谢姐姐。”
    “女人怀孕当真折磨人,你瞧那些男人们,不管不顾地逍遥着,将来千辛万苦生下的孩子,却还得平白叫他一声爹,好不公平。”
    孔妙眼中有温情浮漾,笑道:“只要孩子平安,做母亲的稍稍辛苦又有何妨?有个孩子傍身,日子也没有那么难捱了。”
    这边两个人上演着姐妹情深,而另一边的气氛则是有些异常。
    刚开始的气氛倒还算平和,傅春聆也破例喝了一些酒,及至酒过三巡,阮夜真大概是因为喝多了酒,也许是为了活跃气氛,脱下自己的一件上衣抖开来,很不见外的在傅春聆身上比了比,口中笑道:“果然尺寸正好。傅兄,我跟你说,在我阮某人的眼里,向来是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除了正妻不能让,你就是看上我刚过了门的小妾,我都能让出来送给你!”
    傅春聆听闻此言,慢悠悠的端起酒杯递到唇边,又侧脸看了阮夜真一眼,随即仰头一饮而尽。
    “兄弟的女人,阮兄受用的如何?可有什么服侍不周的地方?”
    阮夜真见他表现的异常豁达,语气平淡的像在问“晚饭吃了没有”,便以为他对此事毫不在意,故而哈哈一笑道:“水骨嫩,玉山隆,仙子娇娆骨肉均,鸦色腻,雀光寒,金枪鏖战三千阵,鸳鸯衾里桃源会。”念毕,低低的笑了一声,其中蕴含着一点隐秘的笑意,笑着笑着,他又凑到傅春聆耳边,压低声音做出耳语,“傅兄,你这个小妾当真是个妙人,骚的吃紧呐!”
    傅春聆沉下脸,放下酒杯推回原位,正过脸来凝视了阮夜真,从黑压压的眉毛睫毛下射出目光,似笑非笑的说道:“这女人本王睡了有半年多,每次一碰她就鬼哭狼嚎的,怎么一到阮兄那儿就这么服帖了?”
    “她那是怕羞呢,”阮夜真嘿嘿笑了两声,没有半分羞愧的意思,甚至还搬了把椅子,稳稳当当的坐到了傅春聆眼前,“她喜欢金银俗物,每每都会痴缠要上许多,只教得她对我神魂颠倒,何愁她还不听话?傅兄若肯割爱,兄弟我还想多留着几日,定会好好调教她一番。”
    孔妙也不知道那两人是什么时候打起来的——分明在上一刻还坐在一起谈笑风生,可此刻阮夜真已经被傅春聆一脚踢的向后坐到了地上。
    “傅兄,你你、你怎么打我啊?”阮夜真大惊失色,他方才抬手一挡,只觉臂骨震痛,仿佛承接了千斤重量一般。
    “打你算什么,本王还要宰了你呢!”傅春聆双眼盯着他,另一只手从腰间摸出短刀来,直接就对准了仰卧在地的阮夜真。
    阮夜真见状,心中一凛,猛地翻身爬站起来,险伶伶避开。
    “傅春聆,你见色忘义了吧,竟然为了个女人要同我动刀子?!”
    “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呵呵,想必后面的话阮兄没听全吧,这话说全了是: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你穿我衣服,我断你手足!”傅春聆心平气和的告诉他,“若是不断你一手一足,本王这心里很过不去这个坎儿啊。”
    言犹未毕,银光一闪,右手握刀狠狠扎向了阮夜真的肚腹。
    阮夜真下意识的弯腰一避,还想挣扎两句:“傅兄,以你我的交情,睡你一个女人也不算什么过错吧,何况以前我不开口,你也会主动把她们送到我床上,所以我权当你是默许的啊。”
    傅春聆不由分说一脚踢过去,踹心窝的狠命一脚,又狠又准。放开嗓门怒喝道:“精虫上了脑的混账,她到底还是个孕妇,你也下得去手?!”
    阮夜真身不由己的向后仰去,一屁股跌坐在地,后脑勺正是撞到墙上,发出“咚”的一声巨响,当即痛的他眼冒金星,糊里糊涂的歪倒下去,依稀看到傅春聆步步逼近了。
    他自知理亏在先,挨一顿打也是应该的,可这他妈的下手也太狠了。他低声下气的陪了笑脸:“傅兄,有话咱们好好说,别动气,这事并非没有解决之法。前日我新收了两个侍妾,还是完璧之身,连根头发丝儿都没摸过呢,一并送与你,你也睡回来,你看如何?”
    傅春聆不为所动,居高临下的看着他,翘着嘴角冷笑一声:“你当本王是你,闻到女人的味儿就昏头?”
    “不都是女人,怎么偏她睡不得了?”阮夜真视野渐渐恢复了清晰,他翻着眼睛向上望去,正与傅春聆对视。
    他都这么主动求和了,可对方并不肯放过自己,那他也不再与他讲感情了。
    “拐跑本王的爱妾,这笔账,本王迟早要找你来算,你逃不脱。”说着复又弹出短刀,锐利刀柄泛着凛冽寒光。
    阮夜真早有戒备,随即一翻身爬起来。可还是晚了一步,皮肤已被对方的刀尖扫过,只见眼角下方隐隐一道红线,先是浅淡不可察觉,后来才有血珠点点滴滴的渗了出来。
    楼玉芷看傻眼了,她原以为傅春聆是个温雅随和的人,纵然有不愉悦,亦能冷静自持,未成想今日也会为了女人和别人动起手来。她看的目瞪口呆,站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然后转过目光去看孔妙,示意该怎么办?
    孔妙见他们二人大动干戈,急得直在原地跺脚,在怡兰苑时,她也见过不少醉酒的客人闹事,虽然见怪不怪,可阮夜真毕竟是个实战经验丰富的武将,但凡这两个人有一个发了狠,这高楼之上非染上一场血光之灾不可。
    “三殿下,您快去劝劝吧,让他们住手,别再打了。”
    三殿下一看这阵势就连连后退,心想这仗谁敢来拉啊?一不小心就让他们敲碎了脑袋,那可犯不上。
    傅春聆虽然养尊处优,但也有些功夫,认真打起来,那威力不小,而且专挑要害处下狠手。
    “傅兄,我不愿和你动手,若我还手,你也讨不了什么好。”阮夜真那胸口方才受过一击,此刻还由内向外的透着疼痛,他压着力气,瞅准机会踢掉傅春聆手里的短刀,之后全神贯注只是躲闪,“兄弟我没有别的意思,就是、就是想尝尝味儿,你看我也没虐待她不是?”
    傅春聆冷笑一声:“尝过了,滋味如何?”
    “……挺不错。”
    忽然一声闷响传来,孔妙回头一瞧,就见傅春聆抄起旁边桌上的茶壶,往阮夜真头上砸去。
    阮夜真来不及躲,茶壶“咔嚓”一声在他头上四分五裂,水混杂着茶叶浇了他满头满脸。就在他愣怔的一瞬间,傅春聆欺身上前,将他拦腰抱起,不由分说就从二楼扔了下去。
    此时正值酒楼最忙的时候,楼上楼下都坐满了人,忽见一具高健结实的躯体从天而降,酒楼立时混乱起来。
    阮夜真趴在一楼大堂的地面上,一动不动了,脸颊犹有新鲜血液汩汩渗出。
    “阮将军!!”孔妙从栏杆处望下去,这一瞧直吓的她魂飞魄散,死死死死死死人了??想也不想的拎起裙子就要往楼下奔去。
    “去哪儿?”傅春聆拉住她。
    孔妙急欲撇开他的手,咬着牙道:“放开,我去瞧瞧他!”
    “不准去!”
    “不管他做了什么,王爷也不该如此不留情面!若有个好歹,这酒楼里这么多双眼睛,即便你是高高在上的王爷,又岂能逃脱得了人命官司?!”更何况对方还是在边关立功回朝的骠骑卫上将军!
    “这种闲来无事只知惦记别人妾室的混账,便是杀了他又如何?左右不过做一件好事罢了。”说着,他的嗓音也低沉了下去,“你在担心他?本王为了你,真是什么罪都受了,怎么不见你心疼心疼本王?”
    孔妙正一肚子担忧,全然不把他的话往心里去,忍不住白了他一眼。
    傅春聆板着脸,恶狠狠的咬牙怒斥:“你这个没心没肺的小蹄子!你再敢往前踏一步,回去就叫你吃一顿板子!”
    孔妙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好啊,我吃板子,你吃官司!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凭你是什么王爷,廷尉府也照斩不误!”
    “你!”见她这一幅油盐不进的样子,傅春聆气血上涌,那头脑就开始一阵一阵的发晕。
    这时,阮夜真沉闷地喘息一声,觉着身上那痛渐渐缓解一些了,便捂着脖子坐起身来。
    孔妙见状不由的大松了一口气,不愧是武将,天赋异禀,十分抗揍,这要换了一般人,真是摔也摔死了,又见他胳膊腿儿都很齐全,心里的那块石头就放下了一半。
    手腕被他紧紧攥住了,一时挣也挣不开,孔妙看了看一旁骇得面无人色的楼玉芷,她生的很美,尽管此时受了惊,也依旧一副温婉动人的模样。轻声对傅春聆说道:“我不会逃跑的,也逃不了,楼小姐好像惊吓着了,王爷还是先去安慰安慰她吧,你们已经有了婚约,她才是你未过门的妻子。”
    然而傅春聆没有去看楼玉芷,而是把目光牢牢锁定住面前的女人:“既知道逃跑无望,还不如将力气都用到哀求本王上,哄的本王高兴了,兴许还能少打你几个板子。”
    孔妙道:“事到如今王爷还找我回去做什么,看你左拥右抱、风流快活吗?”
    傅春聆道:“难道那阮夜真就不左拥右抱、就不风流快活?他又是个什么好东西了?男人的那些鬼话,你还没有听够吗,无非是为了快活而已!”
    吃里爬外的东西!他觉得孔妙有点给脸不要脸,她没有个正经出身,他从未嫌弃过,并且还将她纳了妾,给了名分,原想慢慢教导,总能成为一位妥帖的身边人——谁知道,自己对她这么好,她居然敢这样对他!
    由此可见下贱坯子就是下贱坯子!
    孔妙扭头道:“与其走到那一步大家都难堪,不如早些了断,你继续过你的风流日子,至于我是死是活,尊荣或困苦,都和你没有关系。”
    傅春聆的脸色变得极难看,简直恨透了这女人的无情,拖拽起她,一双眼里赤红:“说的好听,分明是你这淫妇骨头轻贱,平日里跟男人眉来眼去、勾搭成瘾,以为本王不知道?现在还被阮夜真撺掇着,为了那点名分的事,干下这种背主求荣的勾当!”
    孔妙承认自己跟阮夜真走,是有一些负气的成分在,听得他这样言语,静静凝视了他片刻,忽然探头过去,公然在他嘴唇上亲了一下,露出一个媚笑道:“妾身呢,最是挨不住那寂寞的,王爷这么多佳人在侧,能抽得出时间来看住妾身吗?若看不住,妾身暗夜孤枕难眠时,与人私通也就是片刻的事。”
    “我这般水性杨花,王爷还想求我不要离开您吗?”
    “呵呵,就这般守不得寂寞?”傅春聆冷笑。
    孔妙纤细手指在他的胸前打着转,也报以冷笑:“妾身就喜欢勾搭野汉子,王爷倘若执意留我在身边,岂不是弄了顶绿帽子扣在头上?不想这个歪名头落下,还是及早撇清些的好。”
    “少和本王疯疯癫癫的!”傅春聆道,“再问你一次,跟不跟本王回去?”
    “就是出去讨饭,我也不要待在你身边!”她一张清秀瓜子脸,最适合楚楚可怜的表情,如今却含着奚落与不屑,“阮将军是习武之人,身强体壮,比起王爷这样白净文弱的君子,更能带给妾身从未有过的刺激。妾身食髓知味,已经万万离不开他了。”
    “好,孔妙,好!”傅春聆脸色阴沉,怒火几乎烧没了他的理智,“本王疯魔了才会喜欢你,纵得你这般狼心狗肺,忘恩负义!”
    什么名分尊荣都不要,什么只求能够在他跟前伺候做牛做马,却不知这女人是个狼心狗肺巧言令色之徒,面上奉承着自己,暗里却与阮夜真勾成奸情!枉他赫赫英名,竟被个女人几句好言糊弄了去,几次三番戴绿帽,也真是英名扫了地!
    越想越气,已是怒极了,反手一记响亮的耳光打过去,如此重力之下,孔妙被打了个踉跄,后背撞在墙壁之上,左耳甚至出现了短暂的失聪,而后身子一软,又沉重的跌在地面上,白玉般的脸颊瞬时肿起半边。
    “你要孩子,本王便给你孩子,你要名分,本王也给你了,你还想要什么?不知道知足吗?”
    孔妙挣扎着想要起来,只是身子灌了铅似的沉重,竟一时没能站起来。
    她也知道自己该知足了,不可以继续怄下去了,可她……孔妙闭了闭眼,心里跟搅着五味似的复杂,终于明白为什么一直以来自己都不喜欢楼玉芷,无非‘嫉妒’二字。
    她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嫉妒一个人过,她嫉妒楼玉芷,嫉妒简直要发狂!
    她不能看着傅春聆迎娶别的女人,不能看着他和别的女人琴瑟和鸣,那样的话嫉妒和憎恶的毒牙就会夜夜噬咬她的心,折磨的她辗转难眠。
    倘若傅春聆和楼玉芷成亲之后夫妻和睦,那自己从此就成了摆设,慢慢熬干青春,哪怕生下庶长子,也免不了落得个被厌弃的下场。最后女主人容不下她,要将她卖掉,她又有什么可说的?
    她只是个生来命贱,注定一生漂泊零落的小玩意儿。她也想选择一条别的出路,可她没有,那么,就由着她继续走下去吧。
    双腿间仿佛有温热的液体流了出来。不知道谁喊了一句:“流血了!”
    孔妙低头看去,面色瞬间煞白,一股沉闷的血腥气息向她卷裹而来。慌乱中目光转动,不知该向何人求救,最后目光落在楼玉芷身上,忍着小腹的抽痛,颤巍巍向她伸出手,“姐姐,求你……扶我一把。”
    楼玉芷总算反应过来,赶忙走过去,可是她的力气实在太小,根本扶不动孔妙。手忙脚乱了一阵,孔妙突然被一双大手穿过腋下和腿弯,毫不费力的抱了起来。
    “哥哥。”楼玉芷看到来人,十分的惊喜。
    孔妙强撑着力气抬起头,果然就看见楼薛淮那张放大的俊颜。她苍白的面色上微微浮现出一丝绯红,双手紧紧抓住对方的肩膀,像抓着救命稻草一般,身体微微发抖,已经疼的说不出话来。
    楼薛淮皱了皱眉头,目如寒电,抬头看向傅春聆,沉声质问:“王爷何故对一个女子下此重手?更何况,她肚子里还有你的子嗣!”
    傅春聆微微眯眼,瞧了他们半晌,冷笑道:“子嗣?一个欢场女子,来往交际的男人那么多,纵然肚子里有了孩子,不定谁的种。楼公子如此袒护这淫妇,莫非……也曾与她有过露水之缘?”
    楼薛淮目光陡然锐利,又气又怒:“你!傅王爷也是饱读诗书礼仪之人,怎能如此凭空污蔑于人!”
    孔妙闭了闭眼睛,感觉到小腹传来坠痛之感,心中发冷,喃喃着:“楼公子,我、我疼的厉害……还请快快带我去医馆……您的这份恩情妾身记下了,来日做牛做马,必定报答……”
    “好,你暂且忍忍,我这就带你去找大夫!”楼薛淮见她神色不好,也不留恋在此继续扯皮争辩,抱着她就要走。
    傅春聆横出一只手,拦在他们身前,冷着脸道:“楼大公子出生清贵门第,没想到竟也干出抢他人小妾这种荒唐之事。”
    楼薛淮气愤之极,道:“你这般殴打妾室,这又是哪个名门公子所为?”
    傅春聆道:“本王的小妾,要打要骂还不是一句话,楼公子怜香惜玉,可是用错了地方,还请将她放下,交于本王!”
    楼薛淮道:“你都不拿她当个人,我如何放心将她交到你手中?!”
    “简直岂有此理!”傅春聆的声音低而缓慢,却挡不住其中隐藏的愠怒,“本王的女人,凭什么让你带走?!”
    这时,楼下忽然传来一声清润醇厚的嗓音:“凭她是老夫的女儿!”

本文网址:https://www.nanyou16.com/book/41384/1022765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nanyou16.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