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

推荐阅读:学霸之寻常故事大唐:开局李世民流落荒岛掐腰宠:夫君有颗美人痣网游之魔威太虚花脸阎罗叶北辰末日:我有堡垒和傀儡军团!重生七零:糙汉老公掐腰宠花脸阎罗林渊六界圣主

    “你这丫头,动不动就要说走,好没良心!看我怎么惩戒你。”阮夜真霍的把孔妙拉到怀里,随即高大的身体贴上去,大手扣着她的后脑勺,舌头强势撬开贝齿,长驱直入。
    “呵啊……”孔妙气若游丝般叫出声来,红唇半张,腰肢绵软。
    吻了好一会儿,阮夜真弯腰将她打横抱起来,向室内的大床走去。
    大掌径直探进衣裳里去,触手尽是温软娇嫩的肌肤,往上抚摸过去,是被一条水红色抹胸堪堪遮掩住的两团高高隆起的丰盈,以及若隐若现的两点蓓蕾。
    “将军……”孔妙咬着唇,却在这时伸手护住了自己的玉兔,娇羞不已地呢喃道,“不行……”
    “怎么了?”
    自打怀孕之后,那两点樱桃颜色由殷红变得发紫,乳晕也跟着变深了,很不好看。
    “女人如花,再好的女人也需要男人滋养,不信你给我一次,它的颜色就好看起来了。”
    火热的亲吻从她红唇慢慢向下移,双手将那包裹着雪白椒乳的抹胸向上推去。
    触感滑润,软绵绵的弹性十足,心中不禁暗赞真是十足的尤物,椒乳滑不溜手,竟险些从手掌中逃逸而出。阮夜真加大了指间的力道,用力抓紧了揉搓着,把它们从左右向中间推挤,弄出了一条深深的沟壑。
    阮夜真此刻像极了一个初尝滋味的青涩少年郎,喘着粗气,贪恋地捏个不休,另一只手也没闲着,一把扯开了抹胸,那对欺霜胜雪的浑圆莹润就完全袒露了出来。
    孔妙还想挣扎,却被男人一只手攥住她两只手腕牵到头顶,“妙儿,乖,这件事迟早都是要经历的,只要你不闹,我不会伤到你,听话,我实在忍不住了。”
    虽已不是处子,可孔妙还是被他揉弄得生疼,不动声色的皱眉,自知逃不过去,只好羞涩的闭上了眼睛,半推半就的放弃了抵抗。
    阮夜真爱不释手地抚摸游走。
    孔妙被他压在身下揉搓半日,娥眉轻展,脸儿透红,竟是半分力气也无,雪峰顶上两颗茱萸被忽轻忽重的抚弄,在粗糙的掌心里渐渐苏醒,娇挺起来。
    “好宝贝儿,同我说说,傅春聆往常都怎么弄你的?你们都是用的什么姿势?”
    见他在床上句句不离傅春聆,孔妙便生了不满,嘟着红唇道:“将军老提他做什么,怪扫兴的。”伸出一根手指在他胸口画着圈,面上笑得妩媚,“你拐跑了自己兄弟的小妾,难道不怕和他老死不相往来?”
    阮夜真不置可否,拿来一个枕头垫在她身下,然后分开她的双腿,猛一挺身,将自己那阳物顶入一半,喘着粗气笑说:“往日傅兄总说‘女人如衣服,兄弟是手足’,既如此,我拿兄弟的衣服来穿穿又有何妨?不过这事的确是我做得不厚道,待事后会自行向他请罪,再精心挑几个貌美的与他换,这事儿大抵也就这么过去了。呵呵,难道还会为了一个女人同我长久置气不成?”
    孔妙长长的睫毛微微颤抖,身子也在抖颤颤,娇喘从红唇中浅浅溢出几声,像是无力的喟叹——是啊,哪个男人不是贪新忘旧的性子?
    傅春聆的凉薄她最是清楚,短了三五日,长了也不过一年半载,那些枕边温存就会忘却得一干二净,更何况自己不过一个姿色平庸的花楼女人,他又怎么会执拗着一根筋来寻她?怕是这会儿正张罗着布置府邸,等着迎娶他的美娇娘了。
    这样也好,自己也该早做打算的。
    阮夜真虽然也花天酒地,可他为人还是不错的,有钱,有权,有地位,又肯娶自己为妻,尽管是个二任填房,毕竟自己的身份在那儿,好人家不容易找,嫁给阮夜真已经是她眼下最好的选择了。
    往后,都各自好生过日子吧。
    “妾若有伺候不好的地方,还请将军尽管提出。”孔妙双手勾住阮夜真的颈项,脸上堆起甜蜜而柔绵的笑容。
    “傅春聆调教过的女人,果然别有一番趣味。”阮夜真趴在她的身上,腰上开始使劲,口中调笑着,“那柳青青比你无趣多了,让她脱个衣服跟上刑场一样,哪像你,风骚得有趣。”
    娇软的身体在大力冲撞下毫无章法的乱颤,两只雪白丰乳磨蹭着男子精悍的胸肌,带起一阵阵灼烧的酥麻,孔妙双手抓了他的肩膀,红唇微张,口中开始发出一声声无比销魂的呻吟,宛如夜莺轻啼,唱出令人沉醉的音律。
    这是阮夜真从未听闻过的妖娆歌声,她的嗓音低柔婉转,参杂着欲生欲死的感觉,动听而响亮,丝丝痛苦却又销魂蚀骨,无端让人生出无尽的柔情蜜意来,刺激得阮夜真腰间的动作越发勇猛。
    “妙儿,这样入你,可舒服?”
    “啊……哦……将军,你的东西好棒啊,入得妾好舒服。”
    “妙儿的小浪穴好紧啊,夹得我也很舒服,想不到你怀了身孕,还能有如此紧窄的妙地……啊,妙儿……”阮夜真抱住孔妙狂放丰腴的身体,再次重重插入。
    孔妙指尖在男人的后背划出细细的长痕,喘着气断断续续地道:“将军方才不是已经射过一次了嘛……嗯嗯、哦……怎的现下又起来了?太厉害了……啊、哈哈……不晓得将军以后会不会一直这样厉害?”
    “那当然,我天天让你死去活来,宝贝儿,你这宝穴让我觉着像吃了春药般,能跟你做个一天一夜了。”
    “啊——嗯……将军还能坚持多久……妾被您插得想死了……把妾弄得太舒服了,将军……妾真的离不开你了呢。”
    伴着床架晃动了不知多少时候,随着一个大力深入,仿佛是被顶到了什么地方,进而刺激到子宫,孔妙尖吟一声,泪水一下子涌了出来。
    阮夜真立刻缓下动作,关切的问:“我这劲儿是不是使大发了?你忍忍,我轻点儿。”
    孔妙咬牙忍耐着,身体无可奈何的瘫软下去。
    春风一度之后,阮夜真得偿所愿,心满意足的伸手抱她,发觉她颤得厉害,起了恻隐之心,轻怜蜜爱的哄了好一会儿。
    “将军,妾想去城外探望一下亲戚。”孔妙将凌乱的衣衫拉好,试探着发出请求。
    阮夜真挑了挑眉:“未听说你还有亲戚,别是想趁机逃跑吧?”
    孔妙掩唇笑说,“妾又不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当然有亲戚,是我的舅舅,前些日子听闻他生了一场大病,也不知现在好了没有。”
    阮夜真伸手揉弄着女人那一对丰乳,保持了沉默。他这会儿还没玩够呢,哪会这么轻易的放人走。
    孔妙眼波流转道:“将军若不放心,不如和妾同行?”
    阮夜真笑了一声,伸手拍了拍她的翘臀:“天大地大不如舅大,既是舅舅病了,你作为甥子女,理应要去探望。”顿了顿又问,“什么时候出门?”
    孔妙想了想,道:“择日不撞日,那便明日吧。”
    “好,明日我给你备辆马车。”阮夜真轻轻吻过了孔妙的面颊脖子,又补充了一句,“不许跑了。”
    孔妙把下巴搭上了阮夜真的肩膀,小舌往那耳垂舔去,舔一下,男人便颤一下,原来他也是个敏感的人啊。孔妙勾唇哧哧坏笑,眸子媚得似能淌出水来:“将军对妾这么好,便是将军赶妾走,妾也是不走的。”
    气息暖暖的扑在他耳畔,带着芳香的温暖气息。
    对于食色二道,阮夜真的欲望向来是异常强烈,如今又有了这个可心可意的对象来宣泄欲望,竟是激动的不能自已。滚热的手掌按在女人温凉光滑的大腿内侧,头脑有了一瞬间的眩晕,那种喜悦不知如何发泄才好,索性合身扑过去,又把女人压在身下……

本文网址:https://www.nanyou16.com/book/41384/1011943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nanyou16.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