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友文学 > 古代言情 > 折春欢(高H) > 57(上)本王就干到你喜欢为止

57(上)本王就干到你喜欢为止

推荐阅读:我的修炼实际与众不同吕子恒萧凌蓉穿越之黎明之后爱上你我的修炼时间和人不一样吕子恒萧凌蓉邪魔纹身:开局纹身十大阎罗陈启风水小说黄帝秘藏绝对实力至上主义镇天威龙洪宇肖灵儿洪宇肖灵儿叶天赐林清浅撩错后,我被渣男小叔掐腰猛宠

    “啪!”“啪!”“啪!”
    宽阔的房间内,只听得鞭子打在皮肉上发出的一声声清脆响亮。
    孔妙暗暗的咬了咬牙,忍不住要替展云害疼,不用看都能想象到,他那肩胛处此刻一定是血痕交错,惨不忍睹。
    “专心点!”
    男人似乎是很不满,钳上她纤细的腰肢,目光沉滞的凝视着她,又用手轻轻拍打了一下她的臀部,示意她该继续下去了。
    宽大的袖子和她的裙摆彼此交迭,两人衣衫俱在,无一丝不妥,只是在那层层迭迭的衣裳之下,娇嫩的穴口正强势插进一根狰狞巨物,花蕊被撑到极致,艰难地上下吞吐着。
    此时天光已大亮,虽然头顶着太阳,但孔妙仍感觉冷飕飕的,她本就穿的单薄,一阵微风拂过,仿佛更觉有些刺骨的凉意。背后分明能感受到一道目光紧盯住着她,盯得她汗毛都竖了起来。
    孔妙心中一酸,明明不是她的错,他却能轻而易举将所有错处都落在她头上,在柳青青他们面前这样折辱她。可也知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的道理,若是不装得柔顺,还不知道男人要如何折磨她。
    无奈之下,只得轻摆着自己的身体,有节奏地起伏,尽力取悦男人。同时深深垂首,试图做个逃避动作。
    柳青青没想到傅春聆竟如此大胆,青天白天,当着人面就抱着女人做起这档子事来。她总觉得白日宣淫这种事情不该落在傅春聆的身上,他该是一位守教明礼的贵公子才对。
    她暗暗瞪了孔妙一眼,定是被这个伤风败俗的贱妇整日拿捏着,鬼迷了心窍!长此以往下去,名节受损是小,万一哪天被这狐狸精缠的精尽人亡,英年早逝,她上哪儿再去找一个称心如意、风姿绝绰的金主?!
    “怎么不出声,变锯嘴葫芦了?”
    肉棒猛地插入阴户深处,拍打出清脆的声响,与鞭子的声音相得益彰。
    孔妙阴户大开,轻阖了眼承受他的炙热,红云从脸一直烧到脖颈,恨不得有地洞可钻,可转念又想,他堂堂一个王爷都不怕被人看了去,她又有什么好杞人忧天的,总归传出去不是坏了她的名声。下身那物事一次入得比一次深,她实在不舒服,气恼地在他肩膀锤了一下:“青天白日的,搞出来动静太大,引来丫鬟小厮,教他们看见了成何体统!”
    “你以为她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傅春聆劲腰不停,反而越发使力插弄她,“你方才怎么说的,谁出的钱多,你便跟着谁走,是吗?”
    “……”
    “不回答,那就别下去。”
    孔妙被他问得愣了一下,心中一动,反问他道:“倘若妾身真跟别人走了,王爷当如何?”
    傅春聆缓缓的看了她一眼,朝她轻轻弯了弯唇角,笑了起来,却笑的极为阴冷:“那本王先杀那个男人,然后再杀了你。不过,若你肯跪下来求饶,本王也不是不能酌情考量。”
    孔妙存了一丝希望的问道:“放过妾身?”
    傅春聆凑过来,闭着眼睛轻嗅了一下孔妙的肌肤气息,皮笑肉不笑:“先奸再杀!”
    “……”
    不知道他这话是真是假,但不管真假,听了都够让人心惊的。
    孔妙学着他的样子扯了下嘴角,不冷不热地说道:“那真是谢王爷恩典了。”
    对于她的冷嘲热讽,傅春聆没有恼怒,竟还向她颇有风度的点了点头:“不用谢,毕竟这些时日你伺候的本王爽利,便是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说话间牢牢持着她两条腿,再次重重的顶了进去。
    孔妙猝不及防失了平衡,不得不扶上他的肩。
    “王爷客气了,为您服务,是妾身应当的本分。”孔妙颇想狠狠的咬他耳垂一口,终究是忍住了,只用着和他一样虚伪的语气说道,“毕竟王爷您花了钱,虽然不多,但好歹为妾身赎了身不是?大恩大德,没齿难忘,妾身自然要服务到王爷满意。”
    对别的女人出手大方,偏对自己鸡贼抠搜!孔妙实在气不过,心想下辈子投胎,千万别给人做小,就算是嫁个贩夫走卒,好歹明媒正娶,也省的在这儿争风吃醋,没的还要整日担惊受怕着哪天遭了厌弃。
    她无依无靠,任人欺凌,即使不乐意,她也反抗不了傅春聆,唯一的出路就是等傅春聆玩腻之后抛弃她,正因为清楚认识到这一点,孔妙才更觉悲哀。
    暗暗琢磨着怎么才能让傅春聆尽快腻了她。
    与其下半辈子都耗在这个令人窒息的内宅深院里,受尽冷落白眼,不如索性出去谋个生路,青山绿水,畅意人生,横竖她在哪儿都能过活的下去。
    随着身下的律动,视线里近在咫尺的俊脸也在不停晃动。
    他眸色很浅,平日里总是显得很淡漠,此时泛着微红,非但没有扭曲他的俊朗,反而让本是冷峻秀雅的面庞添了几分色气和性感。
    孔妙情不自禁伸手,抚上他的一侧脸颊,张了张嘴,轻叹的道:“若日后王爷对妾身失了兴趣,不求念着旧情,只盼看在妾身为您孕育子嗣的份上,给妾身留个体面,让妾身离开王府,如此王爷也能眼不见为净,省得在您眼前讨嫌了。”
    “便是猫儿狗儿,养了几年也有些情分。本王待你这般好,你怎么敢想着离开?”傅春聆先是觉得不可理喻,随即又不以为然,并不认为她会真的离开。
    余光瞥见她起伏不定的高耸酥胸,虽隔着一层薄薄的衣衫,仍能感到那柔软的丰满上那小巧玲珑的殷红两点。
    傅春聆爱抚着怀中千娇百媚的女子,掌心上传来的是那柔软胴体的美妙手感,鼻子里嗅到的是乌黑秀发上散发出来的淡淡清香,热血上涌,挺动着自己那根怒胀的粗物在潮湿润滑的甬道里飞快进出。
    孔妙翘臀一起一伏地抛动了起来,娇喘连连,她憋了一口气,然后说道:“总、总是逼我做我不喜欢的事情……这样叫什么好?”
    “不喜欢?”傅春聆闻言,撩起眼皮瞥了她一眼,“不喜欢还叫的这么骚?”
    “都是、都是我装的……不过是为了取悦你的手段……让你能快点办完事,好放过我罢了……每次都弄得疼死了……我、我一点都不喜欢和王爷做!”
    “当真不喜欢?”
    “不喜欢!”孔妙见他气色不善,也有点心虚,只是一股急火顶在胸口,那话也就由不得她斟酌,径直便脱口而出,“说实话,王爷您的床技挺差的!”
    傅春聆掐着她的腰停在半空中,抿了抿唇角,目不转睛地盯着她,只嘶哑着嗓子问她道:“不喜欢和本王做,那你说,你喜欢和谁做?”
    “和谁,都比和您好。”
    话音刚落,孔妙顿时发出一声走腔变调的哀鸣。
    “你要是敢勾搭什么野汉子,让本王当这个活王八,本王就让你知道‘死’字怎么写!”
    傅春聆神色忽然变得狠厉起来,再不顾忌她半分,两只手钳住她的腰肢,急速的向上顶弄,贲起撞击着她的耻骨,直把孔妙的心顶得阵阵酥痒,粗长肉棒将她的花穴撑得酸酸涨涨的。
    他一边用力顶刺,一边粗喘的调侃道:“不喜欢也无碍,本王就干到你喜欢为止!”
    孔妙全身都起了鸡皮疙瘩,杏眸中泛出一片晶莹的水光,穴肉上的每个敏感点都能感受到他灼热硕大的物事,快感很快就传遍了四肢百骸。
    “不要……唔啊……捣到妾身的子宫了……小穴要被插坏了……王爷……妾身错了……不要了……”孔妙连连求饶,娇喘声阵阵。
    “原来是不要,既然不要,那小骚屄怎么一直夹着本王?”
    “王爷的肉棒好大,妾身哪里能受得了?今日就到这吧……啊嗯……不要插了……”
    傅春聆不听,加大捣弄她的力度,将两人肉体相接的地方撞得啪啪直响,还伸手在两人的结合处摸了一把,将沾满透明花液的手指伸到她眼前,语气嘲讽的道:“都湿成这样了,还让本王不要插?你的嘴什么时候能跟你的骚屄一样诚实?”
    孔妙羞臊的低下头。
    两人是交迭着坐在椅子上的,这个姿势不太方便他动作,傅春聆索性紧抱着女人离开椅子,在房中走动起来,每走一步,就往她的深处狠狠刺弄。
    为了防止自己后仰过去,孔妙只能紧紧抱住他的脖颈,饱满紧紧贴着他的胸膛,双纤滑修长的玉腿更是本能的死死夹住他的腰,因为一松就会掉下来。
    紫红色巨物在小穴里插得滋滋有声,带出的淫水一直流到了地上。
    孔妙挂在他身上,纠缠得十分吃力,抓着他的肩膀勉力维持平衡,咬着唇不出声,硬是承受着他一波波凶猛的攻势,最后再坚持不住,双腿卸了力,从他身上滑了下来。
    傅春聆将她翻了个身背对自己,淡淡招呼展云:“过来,扶着姨娘。”

本文网址:https://www.nanyou16.com/book/41384/1004399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nanyou16.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