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友文学 > 古代言情 > 折春欢(高H) > 56(上)王爷好棒,肏的妾身好快活

56(上)王爷好棒,肏的妾身好快活

推荐阅读:我的修炼时间和人不一样吕子恒萧凌蓉邪魔纹身:开局纹身十大阎罗陈启风水小说黄帝秘藏绝对实力至上主义镇天威龙洪宇肖灵儿洪宇肖灵儿叶天赐林清浅撩错后,我被渣男小叔掐腰猛宠海贼世界的一刀超人代驾司机王东唐潇无错版

    孔妙是在一阵晃动中醒过来的。她缓缓睁开眼睛,有一瞬间的茫然,又在下一瞬间彻底清醒过来。
    窗外天色已经大亮,男人架高她的腿,侧躺着从身后抱住,用力一顶,将粗长的肉根插进去了半截。那根肉棒直直往花心钻,顶得她花蕊微开,若有若无地吸吐张合,去迎接他硕大的龟头。
    孔妙立刻被他捣弄醒了。
    真想一脚踹死他,竟也不管她正睡着便开始折腾起来,想推开他,却哪里推的开,反被他攥着手腕,顺势欺身过去,压着她又来了一次。
    她此时春光外泄的厉害,两腿之间的神秘地带高高隆起,像座小山丘,在稀疏的毛发掩映下,两片肥美娇嫩的花瓣被丰沛的蜜液濡湿了,流光溢彩,靡到了极致。那根沾着淫水的狰狞肉棒正在她粉红色的肉缝里进进出出。
    虽觉比前次略好,却仍有些痛意。
    渐渐的酥麻快感一波波涌上,在颠簸中孔妙抬起头,看到男人俊美禁欲的眉眼已完全染上情欲,琥珀色眼眸清晰映出了她此刻的模样——因为激烈云雨,一张俏脸红至粉颈,晶莹的肌肤也晕染上粉嫩,仿似浑身涂了一层轻薄胭脂,说不出的艳色夺人。
    诱得男人只想压着她狠狠肏干,恨不能将她肏死在自己身下。
    “妙妙……你好湿啊……”傅春聆喉结滚动,眼尾泛着微红的看着她,“你现在好点了吗?被本王入的可舒服?”
    “嗯……嗯啊……”孔妙被他弄得不住低声娇泣,哪还能说得出话来。
    温热的花液迅速浸湿了他来回抽动的肉棒,让进出变得畅通无阻。明知她快到了,偏又停住不让她丢出来,等她快感的浪潮褪下一点,才又开始三浅一深地入她。
    “嗯唔,啊……快些……给我……”
    “宝贝儿,快活的话就多叫几声,本王给你……”
    “啊嗯……王爷,求您了,妾身要……快点给妾身……”
    “要什么?”
    孔妙在床上上下蹭动,迎合他如打桩般的抽插,一边吻着他滚动的喉结,一边在他耳边娇吟:“唔、要王爷的大肉棒……狠狠肏妾身的小屄呢……嗯嗬嗬……王爷好棒,肏的妾身好快活……”
    “小淫妇,就知怎样最激本王。”傅春聆被她如同九曲十八弯的销魂小穴吸得闷哼一声,不管不顾的让胯下阳物直往幽径深处钻。
    “妙妙,你是本王的,只是本王的……你我就如此,一起登上极乐之巅……”狠弄数百下,最后将一腔热流尽情地灌入她的最深处。
    孔妙被他喂得饱饱的,精疲力尽的躺在那里,凌乱的秀发粘在绯红迷离的娇颜上,妖冶得似专吸人精气的狐狸精。
    傅春聆从她的身体内抽出时,一缕缕混着白浊的蜜液从幽穴深处缓缓流出。把女人那弹性十足却又娇柔无力的胴体翻过来拥在怀里,大手爱怜抚摸着她柔顺的秀发,嘴唇轻吻着她潮红的脸蛋,口中发出心满意足的喟叹,低声道:“叫得真好听,没让本王失望。”
    “……”
    “呵呵,不知门外的听客是否也满意?”
    孔妙闻言怔了一怔。
    “门外的……是谁?”
    傅春聆低头舔了舔她的脖颈,嘲讽地勾唇。
    孔妙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红着脸用力推开他:“你、你居然让展云来听墙角,不要脸!变态!”
    “你现在才害羞是不是晚了点?我们欢好的时候,他哪次没有服侍在侧?”傅春聆贴着她的耳畔,带着一脸餍足的轻慢笑意,“不如叫他也进来,本王不介意三个人一起……”
    孔妙不觉变了脸色,再也忍受不住这羞辱,想也不想地抬脚朝他身上踹了过去。
    傅春聆没有防备,猛地挨了这一脚,从床上翻下去,还带倒了一个落地花瓶,“砰”地一声响,花瓶碎裂一地。
    傅春聆闷哼一声,愣了愣,从碎片上抬起手,整个手掌都沾满了腥红的鲜血。
    孔妙也没料到,惊慌之下不知道如何反应。
    “我的老天爷,这是发生了什么事?”片刻,开门声响起,柳青青进来看到房内的情形,顿时大呼小叫惊恐不已,“怎么流了这么多血,天杀的,这是谁做的孽?!”
    傅春聆被她吵得头疼,开口训斥道,“吵什么吵,还不快扶本王起来。”
    柳青青赶忙上前搀扶起他,见他手掌被碎片扎破,翻起的皮肉还往外不断渗着血,脸上忧色更重,更兼了几分愤愤不平,瞪了一眼床的方向。
    床上的女人衣衫凌乱、酥胸半露,床榻上也是一片凌乱,空气中残留着情事过后的淡淡味道,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更别提她方才那个放荡的叫床声,满院子的丫鬟小厮都听到了。
    “王爷,您疼不疼啊?要不要叫大夫?”
    傅春聆闭了闭眼,用训诫的口吻道:“这点伤请什么大夫,去药箱里拿点纱布和止血膏。”
    柳青青去药箱翻来纱布和止血膏,替傅春聆清洗伤口,包扎好伤处。
    “王爷,妾身不是故意伤到您的……”孔妙战战兢兢的看着傅春聆。
    秋眸雾离,雪颈之上更布满了青青紫紫的痕迹,一直蜿蜒到胸口。
    满目暧昧的吻痕刺痛了柳青青的双眼,一想到傅春聆刚才就在这张床上跟她颠鸾倒凤,冲天的嫉恨便从面上显露出来。还不等傅春聆说什么,柳青青一手拽着孔妙的头发,一手扒着孔妙的衣襟,将她生拉硬拽的从床上扯了下来。
    “没有规矩的下贱坯子,把王爷伤成这样,还不速速跪下领罚!”
    孔妙手臂一挣,不耐烦的说道:“别碰我!”当这儿是怡兰苑呢,还拿她当丫头一样的训,想打就打想骂就骂。
    那突如其来的反抗显然是出乎了柳青青的意料,柳青青愣了一愣,脸上挂着满满嘲弄:“以前我还以为妹妹是个软柿子,谁知竟是错看了,不捏则已,一捏就捏了个狠的,怪道能干出偷男人这种腌臜事了。”
    “我没有做任何对不起王爷的事!”
    “你毫无愧疚也就算了,竟然还理直气壮,分明就是不把王爷放在眼里!”
    孔妙心系傅春聆的伤势,也不欲跟她说话。
    柳青青一双冷雾般的眼睛上下打量孔妙,视线倏忽停在她的小腹上,一只手探了过去。孔妙下意识地退避了寸许,护着肚子,紧张的道:“你做什么?”
    “我向来知道你是个烟花水性儿,即便跟了王爷,也难保不跟旁人干净,”柳青青长长的丹蔻指甲狠狠戳了一下孔妙的肩头,露出不屑之色,“我瞧你肚子里的不定是哪个野汉子的种,这会儿寻不到主,却把王爷当成了冤大头。”
    孔妙一下子急了:“你胡说什么?”
    柳青青斜飞了一双眼,似笑非笑道:“你紧张什么,说中你心里的丑事,急了?”
    “都是勾栏瓦舍出来的,姐姐同我谈‘干净’?怕是你自己也干净不到哪里去?”孔妙被挑衅多时,忍无可忍的说道,“姐姐说对王爷情知一片痴心相待,可那时你背着王爷接了多少次客,需要我一一数来与你对质吗?”
    闻言,柳青青脸色难看之至,强嘴道:“那并非我自愿,是妈妈逼我接的!再说、再说我只是与他们吃吃酒说说笑,又没有做别的什么事。”
    孔妙莞尔轻笑:“你在张员外的私宅待了一天一夜,第二天又去了侍郎大人的府邸,彻夜未归,难道也是同他们吃酒说笑,什么也没干?这事你糊弄别人可以,可糊弄不了我去。”
    柳青青一口银牙咬碎,不由自主的露出了狠毒嘴脸:“扯你娘的臊!你莫管我的账,便是我一天伺候十几个男人,那也是我的能耐!你明明被池清修包了月,还贪心不足,又惦记上王爷,简直不知廉耻!”
    “怡兰苑是什么地方,做皮肉买卖的,姐姐倒是和我讲起‘廉耻’二字来了,”孔妙生来一张利索嘴皮子,往日在怡兰苑里不敢得罪她,今天索性释放禀性,把以前受的那些气都发泄了出来,“各凭本事吃饭,伺候一个是伺候,伺候两个也是伺候,姐姐为什么不在自己身上找找原因,若你好生伺候的王爷舒坦,他又怎还来找上我?”
    “你、你你……”柳青青气得说不出来话,瞪眼骂回去,“你这不要脸面的东西,骚狗也比你体面些!”
    “脸面值几个钱?”孔妙呵呵笑道,“若只守着一个男人,我怕是早就活活穷死饿死了,谁出的钱多,谁就是大爷,我便跟着谁。就算脚踏两只船三只船十只船又如何,我……”
    这时,只听哗啦一声巨响,孔妙和柳青青都吓了一大跳,转头去看,只见傅春聆一张冷傲清肃的脸如绷得死死的弦,禁不住哪句话就要断裂。
    “取本王的鞭子来!”
    半晌,他道。

本文网址:https://www.nanyou16.com/book/41384/1000894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nanyou16.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