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友文学 > 古代言情 > 折春欢(高H) > 47天爷哎,要死了

47天爷哎,要死了

推荐阅读:我在美漫开武馆大明之风骨重生七零,我把糙汉老公拿下了神秘消失的女主播们仙歌离万界邪尊我的修炼实际与众不同吕子恒萧凌蓉穿越之黎明之后爱上你我的修炼时间和人不一样吕子恒萧凌蓉邪魔纹身:开局纹身十大阎罗

    整理电脑的时候,突然搜到一张花了三百大洋画的男主人设图
    帅吗?(#^.^#)
    -------
    那晚傅春聆猛于虎,做到最后,孔妙也不知道自己是睡过去,还是晕过去。
    半梦半醒的时候隐隐听见有人在说话:“小娘子和腹中胎儿没事,就是……咳,房事切莫太激烈,为了胎儿的安全,这段日子王爷还是克制一下吧。”
    又不知道过了多久,孔妙终于醒转过来。刚想支起身子,略一动弹,就感觉出了全身都要散架的错觉,低头一看,顿时呆愣住。身上一片青紫斑斓,尤其胸口大腿那几处红肿的厉害。伸手按了按,顿时痛得倒吸一口凉气。
    天爷哎,要死了!
    这时一只修长的手拉开云锦帷幔:“你醒了?”
    孔妙没想到傅春聆守在外面,愣了愣:“王爷,都这个时辰了,您怎么还没去上早朝?”
    “你发烧昏迷了两天,现在可觉着好些了?”傅春聆在床边坐下来,神色关切。
    哪里好得了,全身又酸又疼还无力,像被人打了一顿。
    “饿不饿?要不要起来喝点粥?”说着傅春聆扶她起来,还十分贴心细致的在她身后塞了个软垫。
    “有荠菜粥、枣熬粳米粥,鸡肉粥、还有江米熬的肉糜粥,你看看,想要吃哪个?”
    吃饭这种事是需要氛围的,对着个阴晴不定的男人,就是猪八戒也会没胃口,更何况还是她这个病恹恹的病人。
    孔妙道:“那就……鸡肉粥吧。”
    傅春聆端起那碗鸡肉粥,用勺子舀了一口,放到嘴边吹了吹,然后递到她嘴边。
    孔妙简直诚惶诚恐:“王爷,奴家自己吃就好了。”
    傅春聆道:“你身体虚弱,安心躺着吧。”
    孔妙生受着他的伺候,又觉得分外稀奇,心想这男人怎么突然献起殷勤来了,该不会有病的人是他吧?
    不知道是因为肚子饿,还是这粥特别香,不禁多吃了一碗。
    “来,把药喝了。”傅春聆转身又端来一碗黑漆漆的汤药。
    孔妙就着他手里的银匙喝了一口,立刻连连皱眉:“什么药这么苦?”
    “安胎药。”
    “……”愕然,什么药?!
    “是安胎药。”傅春聆又重复了一遍,没事人似的淡淡道,“大夫嘱咐过,等你一醒来就要喝的,回温了好几次,趁热喝吧。”
    孔妙舌头都要打结:“为、为什么要给奴家喝安胎药?”
    “你说为什么?”傅春聆佯怒,想了想,他又无奈道,“若不是大夫给你诊出喜脉,本王还不知道你怀了一个多月的身孕!”
    孔妙眨了眨眼睛,这才想起来,自从出了怡兰苑,那避子汤时喝时不喝,加之他又做的勤,怀上身孕也是在所难免。
    傅春聆一边喂药,一边还不忘冷嘲热讽地说上几句:“先前还苦苦哀求本王给你一个孩子,怕不是早存了‘先斩后奏’的心思吧。”
    “……”
    “当初就警告过你,不准怀本王的孩子,结果你倒好,竟然偷偷怀上了,本王说过的那些话你全当耳旁风了?”
    孔妙神色黯淡下来,男人在床榻上说的甜言蜜语果然当不得真。她怎么就傻傻相信,傅春聆会同意自己怀上他的孩子呢?转念间,她‘簌’的一下坐直身子——他给她喝的该不会是滑胎药吧?要么就是一尸两命的毒药?
    孔妙眼眶闪了闪泪珠,颤颤后退几步,把自己蜷缩在大床的角落里。
    “过来,把药喝了。”
    “我、我不喝……”
    傅春聆见她眼含泪花楚楚动人,终究是不忍,收起严肃神色,声音也柔和下来,哄孩子似的说道:“可是觉得药苦了?良药苦口,吃了药再含颗糖吧。”
    孔妙不知道现下自己的样子有多可怜,骨架羸弱,双肩如削,大病初愈之下皮肤白得几乎半透明了,她始终缩在角落暗自催泪:“该死的是我……是我下贱,是我厚颜无耻,我不奢望能在王爷这里讨到名分,自知不配,可这孩子是无辜的……”
    她一个出身肮脏的角色,从来没有奢望过自己能坐享荣华富贵,只求在色衰以后,孤苦伶仃时,这世上还有一个人能想念着自己,骨肉之情可逾情爱,她渴望亲情,渴望羁绊,这孩子便是她的希望,是她活下去的支撑。
    傅春聆清冷的脸上露出一丝笑意,叹气柔声道:“本王在你心里,就是如此心狠之人吗?”
    “……”
    孔妙垂下头,小声说:“王爷尚未娶妻,若因此事影响了日后的大好姻缘,奴家就是万死都难辞其咎,还是、还是趁这个孩子未成型,尽早将它打掉了吧?”说完捂着脸轻轻啜泣起来。
    傅春聆微蹙起眉尖:“你当本王是什么恶人,虽然本王不在乎旁人的生死,可这毕竟是本王的亲骨肉,既然怀上了,那就生下来吧。”
    “王爷真的……肯要这个孩子?”
    “本王要你,自然也要它。”长臂揽紧孔妙,软语安慰道,“好好保重自己,哭坏了身子,腹中的孩儿也跟着受罪。”
    “……”
    “这安胎药熬了个把时辰,还喝吗?”
    孔妙边拭泪边感动,小鸡啄米似的点头‘喝喝喝’,差点就要激动的跪下来。
    傅春聆精致嘴角噙上一抹淡笑,将药碗递到唇边,自己仰头全喝了下去。
    孔妙愣了:“王爷,你……”
    话音未落,唇上却忽一簇湿润,微苦味道的中药,带了男人身上特有的清香,一点点渡进她的口中。
    “还苦吗?”
    “好甜……还要……”
    傅春聆揽了孔妙腰身,张嘴便又亲在她的红唇之上,下死力的与她亲嘴咂舌,半日方松开她。
    娇喘从红唇中溢出,两腮红润润,双眼泪盈盈,整个人真如那娇花一般,把傅春聆喜欢的要不得。
    孔妙意味未尽,追着男人的唇还要再继续。
    傅春聆不禁笑道:“喝没了,乖,下回再喂你。”
    孔妙掩饰不住失落。
    傅春聆叹了一口气,道:“你当本王好受,十个月都不能碰你。”
    孔妙道:“那王爷岂不是又要出去寻花问柳了?”
    傅春聆笑道:“又不是清心寡欲的和尚,整整十个月,你要憋死本王吗?”
    孔妙油然生出一股难言的酸涩感觉,有些难过,有些叹息,自然知道以她的身份,哪来的资格要求他为自己守身如玉呢?
    傅春聆怎么看不穿她的心思,捏一捏她的鼻尖:“怀孕还闹上驴脾气了?放心,本王不找女人,你安心养胎吧。”
    孔妙扫了他一眼,道:“这怎么行,憋坏了身体可如何是好,反倒还成奴家的错了。”
    女人口气横横,微微泛着鼻音。傅春聆长眉微挑,淡笑道:“呵,好一股酸味。”
    孔妙很是觉得丢脸,有气无处发,推了推他:“奴家累了,王爷出去吧,去找别人。”
    傅春聆身形一晃,却仍只是坐着不动。
    “又没有奶给你吃,你这样守着我做什么?”
    讨厌的男人,明明就是风流成性,喜好流连花丛,偏要装出一副耐心的样子,给谁看呢?
    孔妙懊恼地伸手朝傅春聆胸前一搡,葱白柔荑却被忽地握紧。
    “你让本王去找谁?”他握住她的手,慢慢倾身过来,干净的男性气息喷在她的颈侧,“除了你,本王不想再抱别的女人了。”
    孔妙忽又想起昨夜榻上男人紧紧缠裹着自己,低沉的喘息,对她温言好语,要她随他一同冲上高峰。
    心里忽然泛开一汪柔软。
    顾忌她有孕在身,傅春聆不敢轻举妄动,欲望便也来的有限,只把她抱在怀里逗弄。
    孔妙忽然想起什么,迟疑的开口道:“王爷,您向来不喝酒,那晚怎么醉成那样?亏得奴家皮糙肉厚,若是换了别人,怕是……要死在床上了呢。”
    傅春聆拿来软垫让她靠着,面上未显喜怒之态,只道:“你好好休息,这事本王自会处置。”
    既然他这么说了,孔妙也不再多言。
    “王爷,不好了不好了!”丫鬟忽然匆匆跑进来。
    傅春聆长眉皱起,低喝道:“慌慌张张的像什么样子?惊扰了姨娘,本王看你有几个胆子!”
    “王爷恕罪,王爷恕罪,”丫鬟哭丧着脸说道,“绿蕊姐姐她……坚持不住跪罚,晕死过去了。”
    傅春聆道:“这才跪了多久就不行了?”
    丫鬟道:“已经跪了两天,那膝盖肿得不成样子,王爷,您快去看看她吧,再这样跪下去,绿蕊姐姐的腿怕要废了啊。”
    傅春聆轻描淡写的道:“泼醒她,继续跪着!”
    丫鬟偷偷看了一眼孔妙,瑟缩道:“可、可您说过,妙姑娘什么时候醒过来,绿蕊姐姐就什么时候起来,现下妙姑娘醒了,绿蕊姐姐是不是也就不用再跪了?”
    傅春聆勾了勾唇角,露出一个讥诮的微笑:“你这样为她求情,看来是姐妹情深,不如也一起陪她跪着?”
    “啊,不不……”丫鬟惶恐。
    “滚出去!”
    “是是。”
    丫鬟一副心灵受到惊吓的样子落荒而逃,没过一会儿,展云又进来了,躬身禀报道:“王爷,三殿下和楼公子来了。”

本文网址:https://www.nanyou16.com/book/41384/1000893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nanyou16.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