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友文学 > 古代言情 > 折春欢(高H) > 44掏个鸟蛋,你脸红什么 ρō18čκ.čōℳ

44掏个鸟蛋,你脸红什么 ρō18čκ.čōℳ

推荐阅读:我的修炼实际与众不同吕子恒萧凌蓉穿越之黎明之后爱上你我的修炼时间和人不一样吕子恒萧凌蓉邪魔纹身:开局纹身十大阎罗陈启风水小说黄帝秘藏绝对实力至上主义镇天威龙洪宇肖灵儿洪宇肖灵儿叶天赐林清浅撩错后,我被渣男小叔掐腰猛宠

    捧着鸟蛋,孔妙高高兴兴的回了房。刚进房,发现傅春聆也在。
    “去哪儿了?”细长深沉的眸子斜着向她望来。
    孔妙与他有一月未见,这时突然见到就有些吃惊,随即调整了一下心情,扭着柳枝似的细腰走过去,笑说:“王爷终于想起来还有奴家这个人了?您这气生的可够久啊。”
    傅春聆看着她,半晌没有说话。
    孔妙和他对视片刻,被他盯得发毛:“王爷这么看着我做什么,是我今天的装扮有不妥之处吗?”
    傅春聆抿紧嘴唇,收回目光,冷声道:“过来倒茶。”
    孔妙顺从的取过茶壶,倒了杯茶,递过去。
    “太烫。”泍呅唯❶璉載䒽址:po18𝖇𝓉.©om
    “我吹一吹。”
    “凉了。”
    “那我再倒一杯。”
    “再倒也是烫的。”
    明白过来他是在刁难自己,孔妙不慌不忙的放下茶壶,笑道:“茶水冷暖饮者自知,王爷若真想喝就自己倒吧。”
    傅春聆神色有几分不满:“这般诸多埋怨,本王使唤不动你了?”
    孔妙也挺委屈,睫毛像两把小扇子,轻轻眨了眨:“一会儿烫一会儿凉的,这叫奴家如何拿捏?”
    傅春聆冷漠地看着她,沉着脸重复了一遍最开始的问话:“方才去了哪里?跟谁在一起?”
    王府就这么大,她能去哪儿?但他问的咄咄逼人,搞得孔妙简直有点心虚,捋一捋鬓发,眼波流动,笑道:“没去哪儿啊,就是跟展云掏鸟蛋去了。”
    见她一双眸子晶光潋滟,仿佛不胜羞涩,也不知是醋意还是其他什么,傅春聆微蹙起眉尖,语气就有些生硬的说:“掏个鸟蛋,你脸红什么?”
    孔妙摸了摸自己的脸,她脸红了吗?
    “手上拿着什么?”
    孔妙只好摊开手,几颗鸟蛋静静的躺在她手心。
    傅春聆用拇指和食指夹起一颗鸟蛋,嗤嘲的道:“拿这种东西填肚子,本王平日缺你们吃,还是缺你们喝了?”
    那语气也说不上嫌弃,反正就是阴阳怪气。
    孔妙连忙道:“这个鸟蛋虽然看着普通,但却是好吃,王爷,您平时吃惯了山珍海味,偶尔吃一吃野味,也别有一番风……”
    后面的话戛然而止,她看到那两根修长的手指轻轻一夹,蛋壳瞬间碎裂,黄黄白白的蛋液流淌下来,沾了满手。
    孔妙见状赶紧给他递了绢子擦拭。
    “你是不是闲的没事干?”傅春聆接过帕子,一根指头一根指头的擦拭过来,擦完之后,将其随手扔到桌上,冷笑着,“既然闲得慌,那从明天开始,外面的院子就由你负责打扫。”
    孔妙疑心自己听错了:“可、可这活不是有丫鬟干吗?”
    那双琥珀色眸子浮起一丝讥诮:“你同丫鬟有什么区别?没有名分,连通房丫鬟都不如。本王让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
    孔妙不觉变了脸色,抿唇道:“我知道王爷看不起我这种混迹风月的女人,我也没有上赶着想做通房妾室,我与您之间只是交易,一个愿买一个愿卖,您若不愿意要了,大可以把我发卖出去,何必多加羞辱?”
    交易?好一个交易!
    傅春聆嘴角的嘲弄更甚:“让你扫个地就是羞辱?孔妙,好日子过久了,是不是忘记自己在青楼的时候是什么样的了?”
    “……”
    一把钳住她的下颌,抬了起来,阴凉地打量了片刻,似笑非笑地道:“我们第一次见面的那个晚上,你连反抗一下都没有,反正只要能给你钱,你可以跟任何男人上床,在他们身下辗转承欢,是不是?”
    孔妙听他重翻旧账,心中不由的十分气苦——那个时候她就是个混迹勾栏的妓子,客人要,她就给,哪儿来的资格反抗啊?
    又知道他此刻处在发怒的边缘,也不大敢惹他,虽然不知道他生气的原因,若说是因为池清修,那这气生的也太持久了,简直没完没了。
    露出惯有的讨好笑容:“王爷,那晚您不是也很满意奴家的服侍吗,否则也不会有马车上那次。”
    “不准笑!”
    “……”
    “谄媚讨好,见钱眼开,看了就让人恶心。”
    满脑子都是她对池清修、展云娇笑如花的样子,甚至浮现出她跟那些不是自己的男人欢爱云雨的画面。
    傅春聆心里像着了一把野火,可又无处发泄。探身逼近了她,几乎是咬牙切齿的:“你懂不懂,什么叫做忠贞?”
    孔妙眨了眨眼睛,仿佛是不大明白他说的话。
    见女人茫然费解的样子,傅春聆的心凉了半截。
    这个女人为了钱能跟那些脑满肥肠的恶心男人调情周旋,自然也会为了钱和他曲意逢迎,大抵在她心里,他跟他们并无不同。
    只要出得起钱,谁都可以爬上她的床。跟这样的女人谈忠贞,根本就是对牛弹琴!
    意识到这一点,傅春聆自嘲得轻笑一声,这种事他不是早就知道了吗,为什么还会这么在意?
    他在意的简直要疯掉了。
    *
    翌日清晨,房门忽然被敲得震天响。
    “谁啊?”孔妙被搅了清梦,一边拢着前襟,一边骂骂咧咧的开了门。
    房门刚打开,一个东西就扔到了她脚边。
    低头一看,是一把扫帚。
    “太阳都晒屁股了,赶快出来扫院子吧!”绿蕊睨了她一眼,嗓门敞亮。
    孔妙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才反应过来——昨天傅春聆让她扫院子。
    “磨磨蹭蹭干什么,赶紧扫地去!”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孔妙挥着扫帚,奋力扫了一阵,正想直起腰歇一歇,却看见绿蕊不知道从哪儿摸来一把瓜子,边吃边吐。
    刚刚扫干净的地面又布满了瓜子壳。
    孔妙气愤起来:“我扫你吐,这样什么时候能把活儿干完?”
    绿蕊吐完最后几颗瓜子,然后拍了拍手,幸灾乐祸地笑:“王爷让我看着你,不准偷懒懈怠,还有扫不干净,不准吃饭。”
    孔妙:“……”
    “对了,把那些花也浇了,顺便把土松一松。”
    孔妙道:“这些不是小厮负责的吗?王爷只让我打扫院子,可没说花花草草也要我……”
    绿蕊打断她的话,扬了扬眉道:“让你干活哪来这么多废话?”
    孔妙瞪圆了眼睛:“你够奸的,拿鸡毛当令箭呢!”
    绿蕊道:“都是王爷吩咐的,奴婢只是服从命令罢了。”
    银铃听见争吵声,跑过来:“这些粗活让奴婢来做吧。”
    绿蕊瞪她:“你凑什么热闹,有你干活的时候,滚一边去!”
    “没事银铃,扫个地而已,我可以的。”孔妙忍气吞声,埋头继续干活,同时还要忍受绿蕊的冷嘲热讽。
    如此一通打扫下来,简直快去了半条命。
    “这么慢吞吞的,罢了,这次先饶了你。”说完绿蕊得意扬扬的离去。
    银铃连忙上前扶住孔妙,又对着着绿蕊的背影啐了一口,忿忿道:“姑娘,她这分明就是泄私愤呢。”
    孔妙摇摇头,叹了口气,好在这些下人活儿原是她在怡兰苑里做惯了的,并不是很为难。

本文网址:https://www.nanyou16.com/book/41384/1000893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nanyou16.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