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

推荐阅读:我的修炼实际与众不同吕子恒萧凌蓉穿越之黎明之后爱上你我的修炼时间和人不一样吕子恒萧凌蓉邪魔纹身:开局纹身十大阎罗陈启风水小说黄帝秘藏绝对实力至上主义镇天威龙洪宇肖灵儿洪宇肖灵儿叶天赐林清浅撩错后,我被渣男小叔掐腰猛宠

    自打从楼府回来,傅春聆就开始如有若无的冷落她。
    偶尔问其行踪,得到的回答也都是千篇一律的“王爷在书房忙公务”。
    摆明躲她。
    她混迹过风月场所的事,傅春聆嘴上说着不在意,可心里还是很存芥蒂,整整一个月都没来看过她一次。
    孔妙枕着天黑,等着天亮,第一次觉得,夜晚竟是如此漫长。
    书房。
    两个男人对面而坐,中间的案子上摆了一个棋盘,黑子与白子泾渭分明。
    书房安静,偶尔响起落子声。
    紫铜香炉里吐着轻烟,幽幽袅袅,衬着满屋子的书香,宛如一幅情致高远的写意画卷。
    修长的指尖夹着一枚黑色棋子,棋子光润黢黑,更衬得手指清美如玉。
    “王爷心不在焉啊,”对面的男人用折扇指了指棋盘,笑着出声提醒,“眼位不够用了,还往实空里填子。”
    傅春聆正对着棋盘上的黑白子思索,听到此言,叹道:“三殿下通盘妙手,是我输了。”
    三殿下笑道:“这么快就认输,可不像你的作风。”
    傅春聆端过茶杯抿了一口,方才懒懒道:“有些走神,不过甘拜下风。”
    三殿下似想起什么,声音温文尔雅,其中又蕴含着一点隐秘的笑意:“最近京中盛传着一段你的奇闻艳事,听说你被狐魅迷了心窍,吸走了精气,整日浑浑噩噩。我原还不相信,今日一见,倒信了几分。”
    傅春聆不置可否:“子不语怪力乱神,殿下好歹痴长我几岁,怎么还拿这个来调侃我。”
    三殿下笑道:“流言蜚语议论得多了,连我也不免听了一耳朵,不过不必担心,百姓健忘的很,过几日这些留言便消散了。”
    这时绿蕊端着托盘走进来,笑盈盈道:“王爷,三殿下,奴婢泡了大佛龙井,还有亲手做的蜜枣杏仁酥,您二位尝尝。”
    容色明艳,身形纤细。
    三殿下的视线不由自主跟随着她。
    许是他的目光太炙热,绿蕊笑着问他:“殿下,这龙井味道如何?”
    “不错。入口齿颊生香,回味悠长,”三殿下借着喝茶的间隙,漫不经心的扫了她一眼,“茶如其人。”
    绿蕊嫣然道:“是今年新摘的龙井,若喜欢,奴婢去拿些来给您?”
    三殿下展开折扇,疏朗的剑眉挑起来:“本殿下什么茶没有,就是缺一个泡茶的人。”
    绿蕊巧笑道:“谁不知道您府上美人如云,尤以四大金钗为首,个个色艺无双,烹茶煮酒也是一绝,殿下真是好艳福呢。”
    “什么四大金钗,那都是外人浑取的,你若跟了本殿下,可比在这里当一个端茶送水的丫鬟强多了。”三殿下状似无意的握住了她的手。
    绿蕊吓得抽回手:“这不太好吧,奴婢……已经是王爷的人了。”
    三殿下不以为然道:“是他的人怎么了,就算是他的鬼,只要你一句话,本殿下立刻许你名分。”
    那语气就仿佛在勾引小羊羔乖乖上钩一般,带着些轻佻和无所谓。
    绿蕊一脸的无奈与为难,忙看了傅春聆一眼。
    傅春聆拿茶盖撇去浮沫,道:“殿下与你玩笑呢,下去吧。”
    绿蕊如获大赦,退了下去。
    眼见那身影消失在门外,三殿下用扇柄一指傅春聆:“你这天杀的,暴殄天物啊!你简直、简直……羡煞我也!”
    “殿下今日来,应该不只是讨杯茶水喝这么简单吧?”不着痕迹的转移了话题。
    三殿下见他不肯松口,只好姑且作罢了,脸上现出回忆的神色:“哎,我今天找你的这个事,它说来话长,还得从去年的寿州贪污案说起。”
    “请殿下长话短说。”
    去年这个时候,寿州多名官员向京城上本弹劾定国侯大肆贪污,搜刮钱粮,当地百姓叫苦不迭,皇帝听闻,便派兵部侍郎沉拓下到寿州调查。
    没成想,沉拓到了寿州不到半月,就亲手斩杀了定国侯的小儿子。
    此事传到京城,引起朝堂哗然。
    有人认为沉拓冤枉,有人主张定国侯虽贪污在前,但其子罪不至死,应立即处决沉拓,给定国侯一个交代。
    朝臣各执一词,贪污案也被搁置,因案情恶劣,前后不过一日,沉拓就被砍了脑袋。
    “这个案子由恭王经办,还能冤枉了沉拓不成?倘若最后真翻了案,岂不是打恭王的脸?”三殿下叹了口气,十分苦恼的样子,“我那几个兄弟都不愿意接,把烫手山芋丢我这儿来了。”
    傅春聆沉静道:“旧案重提,想必是里头的确有冤情。”
    “反正人都死了,公义也好,冤屈也罢,正义对死人又有何意义?再翻案不知会折腾成什么样子。”
    “只要行事问心无愧,又何必畏首畏尾。殿下享天下之养,自然要为天下之人、天下之事倾尽全力。”
    三殿下道:“你在大事上分寸向来拿得准,不如帮我想想有什么应对的计策?”
    傅春聆掸一掸衣裳上并不存在的灰尘,开始与他一句递一句的相谈起来。
    他思维敏锐,善于分析形势,把这案子与当前的局势联系起来,捋了个清清楚楚。
    三殿下边听边若有所思,不知不觉已过晌午。
    及至事毕,三殿下抬头看了看天色,见时候不早了,便起身告辞。
    傅春聆也站起来:“我送一送殿下。”
    三殿下瞥了一眼外头的绿蕊,打趣道:“怎么,怕我把她拐跑了不成?”
    傅春聆也笑出声音:“是我舍不得殿下,想与您多待一会儿,成全我的这片心意吧。”
    两人说笑着一起走出书房。
    及至经过院子,忽然听到前方有欢声笑语,都不约而同的停住脚步看过去。
    梧桐树下围了一群婢女仆役,一个个跟雏鸟求食似的仰望着上面。而树上,展云正踩着树枝,伸长了手臂去够什么东西。
    “云哥,那里还有一窝鸟蛋,你小心点啊。”
    “展护卫,你真厉害!”
    孔妙也在其中。
    秋水杏眸,一笑就带出两个浅浅的梨涡。
    展云身手矫健的跳下来,稳稳落地。
    丫鬟们见状又是一阵兴奋的乱嚷“云哥轻功好棒”“云哥好帅”,有些花痴的直接就扑上去了。
    展云躲开她们,小跑着来到孔妙面前,得意洋洋地摊开手心给她看:“喏,给你。”
    孔妙自然也是一脸高兴样:“晚上可以打牙祭了,嘿嘿,就是少了点,我一个人不够吃。”
    展云道:“欸欸欸,我说,尝尝味儿就行了,这个月都给你抓几回了?真想把府里的鸟蛋吃绝户啊?”
    两人嘻嘻哈哈笑成一团。
    这两人,什么时候感情这么好了?傅春聆眯起眼睛,一贯冷傲的俊美脸庞泛起一丝波动,神情阴霾。
    三殿下注意到他脸上的表情,闲闲摇着手中折扇,笑道:“王爷对女人的口味朝令夕改,不喜欢美艳女子,开始对这种其貌不扬的感兴趣了?不过无论什么样的女人,玩玩便好,可不要陷得太深。”
    傅春聆沉默片刻,继而很快就恢复了往日的神色,嘴角带着嘲弄:“殿下多虑了,一个女人而已,我不会让自己失了分寸。”

本文网址:https://www.nanyou16.com/book/41384/1000892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nanyou16.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