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

推荐阅读:我的修炼时间和人不一样吕子恒萧凌蓉邪魔纹身:开局纹身十大阎罗陈启风水小说黄帝秘藏绝对实力至上主义镇天威龙洪宇肖灵儿洪宇肖灵儿叶天赐林清浅撩错后,我被渣男小叔掐腰猛宠海贼世界的一刀超人代驾司机王东唐潇无错版

    转眼便到了楼玉芷的生辰日。
    孔妙坐在菱花镜前,由银铃伺候着挽起发髻,梳的是凌云髻,发间插了琉璃碧玉钗,点缀数枚珠钿,这样还不够,又斜簪了一支镶着红宝石的步摇。
    “这样打扮是不是太过隆重了?”
    连孔妙自己都忍不住咋舌,“要不,这支步摇就拿下来吧?”
    银铃连忙阻止:“不能拿下来,赶紧戴上。”
    孔妙道:“可这也太累赘了。”
    银铃解释道:“姑娘,你忘了今天是楼小姐生辰了?今天很多官宦千金也会参加的,姑娘打扮得漂亮些,这样才不会被比下去啊。”
    孔妙想了想,觉得这话也在理,自己的模样算不上顶好,要是不好好打扮一下,还不被人比到泥里去?
    “还是你想得周到。”到底是王府训练出来的丫鬟,心思就是比自己活泛许多。
    银铃十分得意自己的梳妆技术,笑眯了眼睛,说道:“人靠衣装马靠鞍,姑娘好好打扮起来也是美人儿一个呢,即使跟楼小姐站到一处也丝毫不逊色。”
    孔妙似信非信,还是被她哄得“扑哧”一笑:“就你嘴甜。”
    说笑间,银铃又为她套上了一件红艳艳的石榴裙装。
    “走吧,王爷一定等急了。”
    两人出了门,往外面走去。
    刚到大门口,就听到一阵阵稚嫩的声音:
    “好心又漂亮的公子,给点吃的吧,我好几天没吃饭了。”
    “施舍几个馒头也成,家里弟弟妹妹饿得快不行了。”
    “我娘生病了,需要钱治病,求您施舍一点。”
    原来是门口围了一群小乞丐。
    其中一只脏兮兮的小手还在浅紫色錾云环纹的衣摆上摸来摸去。
    就在孔妙以为男人要大发雷霆的时候,他抬手解开了腰间的荷包。
    “你们这群小叫花子,拿了钱还不快走,大清早的惹人晦气!”绿蕊捂着鼻子,赶鸭子似的道。
    小乞丐们一哄而散,其中一个矮瘦的女童跑得略慢一些,被绊倒在地,本就破旧的衣服上又蹭了好几处灰土。
    那女童不哭不闹,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扭头冲绿蕊做了一个鬼脸:“略略略,丑八怪!”
    “你叫我什么?”绿蕊杏眸含怒,作势上去揍她。
    女童见状拔腿就跑,跟个兔子似的逃个没影。
    “孔姑娘,”展云眼尖看见孔妙,顿时眼睛一亮,哈哈一笑,大声道,“姑娘今天打扮的真像新娘子啊。”
    他这一喊,傅春聆和绿蕊也朝她看了过来。
    绿蕊出言嘲讽:“呵,这身衣裳够亮堂,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上花轿呢。”
    就说不该穿这么喜庆……孔妙手足无措的走到傅春聆身边,小声问道:“王爷,奴家是不是穿的太招摇了?”
    傅春聆道:“很适合你。”
    孔妙:“……”这是夸,还是贬?
    楼府。
    孔妙看着气派庄严的府邸,心中不由羡慕起楼玉芷,大户人家过生日就是不一样,哪像她,逢年过节能有个鸡蛋吃就不错了。
    刚下马车,就遇到了同来庆贺的司马深深。
    司马深深一看到孔妙,挑了挑眉:“哟,今儿穿得真喜庆啊,像——”
    孔妙当即抢了他的话头:“是不是像新娘子?”
    司马深深:“是呀!”
    一行人说说笑笑的结伴进去,又遇上早来的阮夜真,几人一番寒暄。
    孔妙好奇的四处打量。
    想是楼玉芷颇受宠爱,所以她的生辰宴也办得格外隆重,整个长桌上都堆满了宾客送来的喜庆贺礼。
    “是王爷,楼姐姐快来。”
    云裳郡主飞奔而来,手上还拉扯着楼玉芷。
    孔妙转头看去,楼玉芷还是那样无可挑剔的面容,如一朵养在深闺的紫薇花,不知风霜,兀自娇嫩美丽。
    众人的目光都被吸引了过去。
    孔妙看向傅春聆,他的目光也在楼玉芷身上。
    心头一凉,自嘲的想,打扮得再好看又有什么用,人家动动手指头,不费吹灰之力就把自己比下去了。
    只有像这样的贵门淑女,才有资格以并肩的姿态站在他身边吧。
    羡慕中,又掺杂了一丝嫉妒。
    “阮将军,司马公子,傅王爷,谢谢你们能来参加我的生辰宴。”楼玉芷礼数周全的一一见过。
    阮夜真见到她,鹰眸微微眯了眯,眼底漾出一抹惊艳,笑道:“楼小姐从小就是个美人坯子,如今长大后更是沉鱼落雁,想必求亲的高门子弟一定踏破门槛,就是不知道日后哪家公子这么幸运了。”
    楼玉芷偷偷拿眼瞥了瞥旁边的傅春聆,脸上飞起一抹红霞:“阮将军不要打趣我了,我、我……”
    阮夜真的笑容扩大了一圈,学着她的结巴:“你你你,你有意中人了?”
    楼玉芷的脸更红了。
    “今天楼小姐芳诞,本王准备了一份薄礼。”傅春聆道。
    站在身后的展云递上去一个檀木锦盒。
    楼玉芷松了一口气,欣喜接过,打开,里面是一支做工精致的兰花钗子。
    傅春聆道:“玉兰高洁雅致,与小姐的气质很般配。”
    楼玉芷唇角轻妩含笑,眼中含着一丝欲说方羞的神色:“王爷有心了,这份礼物玉芷很喜欢,一定会珍重爱惜。”
    孔妙扯了扯傅春聆的衣角:“王爷,我肚子疼。”其实这么说,只是为了转移他的视线。
    佛说,谎话说多了会造报应。不过她说过的谎话,没有成千也有上百,也不差这一个。
    傅春聆不疑有他,道:“好端端的怎么疼?”
    孔妙抚着额头:“许是马车颠簸。”
    “先坐下缓缓。”
    看他一脸紧张的表情,孔妙的心里才算有了几分安心。
    “肚子疼,却按着头?这狐狸精分明就是装的!”云裳郡主看不惯她妖妖媚媚的样子,嘲讽出声。
    司马深深微一寻思,便含笑道:“郡主有所不知,这初初身孕的人就是这样,时不时的就要头晕腹痛一阵,等时间长了,什么恶心啊呕吐啊全都来了。”
    “身、身孕?”云裳郡主扯着尖细的嗓音,眼睛也睁得极大,“是谁的?”
    楼玉芷微微一惊,也是意外的表情。
    “郡主这话问的,自然是傅王爷的了。”
    云裳郡主气得脸色铁青:“你、你这肮脏下贱的女人,有什么资格怀王爷的孩子!给我打掉!”
    傅春聆闻言皱眉:“云裳!”
    云裳郡主气愤不已,指着孔妙道:“傅春聆,你留着这个女人,日日被她吹枕头风,就这么肯定她怀的一定是你的孩子??”
    孔妙笑了笑道:“郡主说这话可要有证据,你如何能证明,我怀的一定不是王爷的骨肉呢?”
    “你还有脸问本郡主?”云裳郡主连连冷笑,“你跟这么多男人睡过,谁知道你跟哪个男人怀上的野种?!”
    这话委实厉害了。孔妙一听这话,仿佛自己是受了天大的污蔑,掩着面,扑倒在傅春聆肩上:“郡主瞧不起奴家勾栏出身,直说便是,遇见王爷之前奴家可是清倌儿,哪里有跟其他人做过什么事?”
    “王爷,奴家是发了誓,要一心一意服侍您的,若连您都不相信,奴家断断是活不了了。”
    那泫然欲泣的模样,真是委屈的不得了。
    傅春聆安抚地将手放在她的背上:“本王知道你心意,别哭了。”
    云裳郡主登时就生气了,急赤白脸的大声道:“傅春聆,你怎么回事,你还真就信了她的鬼话连篇啊?”
    傅春聆皱着一边眉毛,要怒不怒的样子:“你还不如她讨人喜欢,本王为何信你?”
    云裳郡主还要说什么,还是司马深深反应快,捂着云裳郡主的嘴,连拉带拽的把她拉走了。
    就这样草草安静下来,楼玉芷拿绢子绕在指尖,语气一如既往的柔婉:“郡主向来直率,她方才说的那些话,王爷别放在心上。”
    许是被她的温婉感染,傅春聆的声音也缓和许多,只表情生硬的道:“骄纵难驯,楼小姐不必替她说好话。”

本文网址:https://www.nanyou16.com/book/41384/1000892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nanyou16.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