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

推荐阅读:叶北辰周若妤山河阴阳葬逆界封神快穿成反派大佬的女儿后我躺赢了娇软美人每天都在修罗场蹦跶综漫-抽卡吗,骚年法力无边高大仙纨绔打脸逆袭中[穿书]名门妾学霸之寻常故事

    展云走后,孔妙换了一身干爽衣裙,回想起刚才落水一事,仍心有余悸。
    这时,一个瘦瘦小小的身影蹑手蹑脚走了进来。
    “姑娘,您、您回来了。”
    来的正好。孔妙瞥她一眼,冷冷道:“去哪儿了?”
    银铃脸上慌张,支吾着答道:“您不是奴婢去拿鱼食吗?”
    孔妙问:“鱼食呢?”
    银铃似是噎了一下,转了转眼珠,很快又笑起来:“奴婢见您不在池边,以为您去别处逛了,所以就把鱼食全撒水里了。”
    “您没瞧见真是可惜,那些鲤鱼吃得可欢了呢。”
    孔妙不想再与她继续周旋,开门见山道:“有人把我推下了水。”
    “是、是谁这么大胆?”银铃躲避着她的目光,“难道您是怀疑奴婢吗?”
    事出蹊跷,她不相信银铃会无缘无故做出这种事,于是静了静道:“银铃,这段时间以来我待你如何,你心里清楚,你虽是派来服侍我的丫鬟,可我从没有把你当成下人过。”
    “……”
    “如果你能从实招来,无论什么缘由,我都会给你一个改过机会。”
    银铃脸皮发僵,慌不迭摆手:“真的不是奴婢!您若是嫌弃奴婢干活不利索,直说便是,何必给奴婢冠上这样的罪名?”
    见她嘴硬不肯松口,孔妙蹙了蹙眉心,逐渐失去耐心,终究是端出架子:“还狡辩!”
    “……”
    “今天亏得我命大,万一淹死了,你觉得自己能逃得了干系吗?到时可不是被赶出王府这么简单,打死都是轻的!”
    “趁我还有耐心,你想仔细后再说与我听。现在是我问,若换了王爷来,就不是我这般好言好语了!”
    银铃脸色刷一下子就白了:“奴、奴婢……真的不是,没有……”
    孔妙缓了缓语气道:“银铃,如果背后有指使之人,大可说出来,如果一味隐瞒,最后害苦的人只有你自己,难道你还妄想她会帮你求情开脱吗?”
    听了这话,银铃咬了咬牙,终于“噗通”跪下,和盘托出:“是绿蕊!”
    “是绿蕊指使奴婢这么干的!姑娘,求您怜悯,别把奴婢交到王爷手上!”
    果然是她。女人之间勾心斗角的事她见得多了,这样的答案,孔妙已经猜到几分。
    “如果不按她说的做,往后奴婢在府里的日子岂能好过了去?”银铃抽噎起来,“奴婢孤苦无依,父母早亡,如果不能留在王府,又能上哪儿去呢?”
    孔妙见她哭得两眼通红,不禁还是软了心肠,伸手把她扶起来,“我知你不得已,这事不怪你,下不为例。往后你好好伺候,我自然好好待你。明白吗?”
    “明、明白!”银铃热泪盈眶,“奴婢一定好好服侍姑娘!若再有糊涂油蒙了心的时候,姑娘千万别留情,将奴婢拖出去乱棍打死就是!”
    孔妙笑着刮了刮她微红的眼角:“知错能改,善莫大焉,不过这个罚呢,是一定要罚的。”
    银铃道:“姑娘怎么罚都行。”
    孔妙道:“就罚你,把这条手帕洗了吧。”
    *
    傅春聆一回来,便去了孔妙的房间。
    房门开着,他大步走了进去,看见女人金鸡独立的姿势,轻轻勾了勾唇角:“脚怎么扭了?”
    “王爷,”孔妙向他伸出双手,语气和神情都像是在撒娇,“您可算回来了,过来抱抱。”
    傅春聆笑起来,笑得眼角细长的挑出去,过去把她拥到怀里,嘴里轻佻的说着:“小骚货,又想挨操了?”
    你瞧这人,说他是个正人君子吧,可他私下也会满口荤话,在人前,却又是另外一副冷淡清贵的模样。
    孔妙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假正经。
    “脚还疼吗?”
    其实休养了几日,眼看着要无大碍,结果昨夜下床的时候不小心摔了一跤,要好未好的脚踝又扭伤,从此只能金鸡独立了。
    孔妙道:“您在外面风流够了,终于想起来回家了?奴家一个人在这儿,孤苦伶仃,被人欺负了也不敢声张,只能一个人打落牙齿往肚子里咽。”
    杏眸盈了水,脸蛋是桃花瓣儿的姣艳颜色,就连骨头也柔软荡漾了。
    傅春聆笑了一下:“你还能让人欺负了?”
    这叫什么话?孔妙把一条腿伸到他怀里,指着自己的脚踝,大声说道:“那不然这脚怎么扭的,难道还是我自己摔的不成?”
    脚趾秀气白嫩,连指甲盖也是微亮的粉红,水嫩的不得了。
    傅春聆轻轻握住她的脚踝,低头看去,的确是红了一大片。温柔了声音,说:“谁弄伤你的,问你,你又不说。”
    孔妙低下头:“无论那人是谁,王爷都会为我做主吗?”
    傅春聆沉吟了一下,随即答道:“没错。”
    孔妙开始声泪俱下的控诉:“是绿蕊,她还让银铃推我下水,就是存心想淹死我!王爷,您可差点见不到奴家了呀。”
    傅春聆听了这话,似乎也不意外,采用怀柔政策,拍着女人的肩膀,和声道:“你想让本王怎么做?打断她的腿给你赔罪?”
    孔妙被他问愣了,打断腿,这也太过了吧?
    她并非是一个狠毒的人,说起来自己也只是呛了几口水而已。
    略一思索,泄气的摇了摇头:“算了。”
    傅春聆笑:“又算了?”
    “她欺负我,我再报复她,冤冤相报何时了?再说王爷夹在中间也不好过,”孔妙一副善解人意的模样,“奴家不想让您为难。”
    傅春聆拧她的脸蛋,道:“绿蕊她并非坏人,只是突遭变故,性子有些孤清。这回的确是她做的不对,应该惩处。本王会给你一个交代。”
    孔妙察言观色,小心轻声问了一句:“王爷既然收留她,为何不直接将她收房?她这样的姿色做侧妃也绰绰有余了吧,难道……王爷心中另有所爱?”
    “本王与她一同长大,自小只把她当妹妹,并无男女之间的感情,”傅春聆淡淡道,“她此身孤苦,本王若不收留,再无可渡之处。”
    见他脸色不豫,孔妙很快醒神,又逢迎讨好道:“奴家说话没轻重,跟王爷闹着玩儿呢,您别生气。”
    傅春聆握住她的玉足,唇角微翘,浮现了一丝笑容:“脚好些了吗?”
    “哪有这么快,伤筋动骨一百天呢。”
    “那这些天不能碰你了。”
    孔妙脸上不由自主的红霞飞转,她知道在那件玄衣之下,藏着怎样一副挺健结实的身躯。
    宽阔的胸膛,匀实的腰身,以及惊人的力道,每一次都能带给她至极销.魂的快乐。
    抬腿跨坐到男人的大腿上。
    傅春聆把手臂环到了她的腰上,挑眉道:“怎么,脚不疼了?”
    孔妙像是很不舒服的扭了扭腰:“王爷,你硌我。”
    傅春聆身体瞬间紧绷起来,双手紧紧抓住女人的细腰,牙关紧咬:“本王看你是缓过来了,再动一下,弄死你!”
    孔妙不知羞也不知愁,用双手捧了他的面孔,“叭”的亲了一大口,笑眉笑眼的道:“我想喝水。”
    傅春聆伸长手臂,从旁边的小桌上端来茶杯:“小妖精,本王还得伺候你。”
    这时,门外响起敲门声:“王爷,午膳已经准备好。”
    傅春聆立刻推开她,坐直身子,整理了衣服,又恢复了在人前从容雅正的样子。
    哎哟,孔妙被他推的一个后仰,险些摔下榻去。
    假正经!

本文网址:https://www.nanyou16.com/book/41384/1000892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nanyou16.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