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

推荐阅读:我的修炼时间和人不一样吕子恒萧凌蓉邪魔纹身:开局纹身十大阎罗陈启风水小说黄帝秘藏绝对实力至上主义镇天威龙洪宇肖灵儿洪宇肖灵儿叶天赐林清浅撩错后,我被渣男小叔掐腰猛宠海贼世界的一刀超人代驾司机王东唐潇无错版

    孔妙换上一身崭新的水粉色薄缎束腰长裙,衣裙上绣着零星的浅绯花瓣,将身段衬得柔软婀娜,玲珑有致。
    在原地转了几个圈,欢喜得几乎要雀跃起来。
    长这么大,她还从来没有穿过这么漂亮崭新的衣服呢。
    “王爷命人给姑娘做了好几身新衣裳,还有这些头面首饰,都是特意从百花阁定制的。”银铃也是一脸的高兴样子,“王爷待姑娘可真是好啊。”
    孔妙从妆奁盒里挑出一支缠丝碧玺珠簪,将它插在发间,对镜揽妆:“好看吗?”
    银铃:“好看,好看极了。”又道,“姑娘,不是奴婢多嘴,趁着您现在得宠,赶紧怀个一儿半女,王爷如今膝下无子,万一生了儿子,那可就是王府的长子了啊,别说名分,荣华富贵都不在话下,这样奴婢也能跟着姑娘享享福呢。”
    母凭子贵,荣华富贵,想想确实诱人,可她这样的人又怎么敢去奢望这些,更何况以傅春聆的绝情,根本不可能会让她母以子贵。
    孔妙道:“银铃,这些话以后不要说了,能得到是我的幸,若得不到,也不必贪恋。”
    银铃不甘心道:“姑娘不要气馁啊,奴婢从未见王爷对哪个女子这般上心过,说明他一定是宠爱你的。”
    孔妙竖起一根手指在唇边,朝她“嘘”了一声,摇摇头。
    万一被别人听见,又要嘲笑她痴人做梦。
    银铃却没什么眼色,自顾自继续说:“您瞧瞧那个绿蕊,吃穿用度比起主子来都不逊色,这岂是一个奴婢的待遇?”
    孔妙道:“毕竟官家出身,又打理着府里大小杂事,王爷厚待她也是应该的。”
    “出身比我们好又如何,如今不也一样成了奴婢吗?”银铃撇嘴道,“姑娘,您的心怎么这么大,您得防着她点啊。这些年她在王府收拢了不少人心,下人们嘴上不说,其实心里早就拿她当半个主子对待了。以后她若真成了妾夫人,别说我们,您也不好过呢。””
    孔妙只想多得一时宠,不想参与后宅的勾心斗角,笑了笑,转移话题道:“外面日头好,咱们去园子里逛逛吧。”
    园中开着各色花朵,姹紫嫣红,颇有春光依旧的缤纷繁盛。
    走了一段路,看到前方有一架秋千。
    孔妙坐上去。
    秋千上缠绕着细小的花瓣藤蔓,随风荡起的时候,像是搅动了繁密的花海,轻薄如绡的花瓣如雨点儿似的落到身上。
    孔妙捧着手去接,高声笑起来:“银铃,推高点。”
    “好的姑娘。”
    银铃在后面一下一下推着,两人不时说着笑话儿,清脆的咯咯笑声震落花朵,香气芬芳,一时如在云端。
    玩了会儿,两人又绕过斜柳假山,来到一处池塘。
    池中红鱼悠游往来。孔妙摘了一条柳叶,引得红鱼争相跃起。
    “有鱼食吗?去拿点来。”
    “奴婢去拿。”说完一溜烟就跑了出去。
    银铃拿了鱼食,正要往池塘走,途中却被一个人挡住了去路。
    是绿蕊。
    “绿蕊姐姐,叫奴婢有事吗?”银铃见是她,表情有些怯怯。
    绿蕊伸手攀住一挂花枝嗅了嗅,斜斜瞟了她一眼:“这么怕我做什么,难道在背后说我坏话了?”
    银铃忙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一样,做出无辜表情:“怎么会啊,我怎么会说您坏话。”
    “我就是随口一问,你别紧张,”绿蕊笑了笑道,“匆匆忙忙的这是上哪儿去?”
    银铃老实回道:“孔姑娘要喂鱼,奴婢过来拿鱼食的。”
    “喂鱼啊。”绿蕊眼底闪过一丝意味深长之色。
    *
    孔妙托腮望着远处,百般聊赖地从旁折了一根树杈,心中咕哝:银铃这丫头怎么这么慢,就是乌龟也能走个来回了吧。
    隔着嶙峋假山,传来一阵低语喁喁。
    孔妙一开始并未在意,直到有一个声音说:“那女人真是狐狸精转世,每晚我经过听到那动静,哎哟,那叫.床声大的,别提多害臊了。”
    “可不是么,那身上的骚气我隔老远都能闻到。”
    “像王爷这般清心寡欲之人,愣是被她迷得五迷叁道。真不明白王爷怎么会看上她?可气!”
    “青楼里出来的货色,不就是那床上功夫厉害些。”
    听那几个声音说得不堪,孔妙想过去找她们理论,但转念一想还是算了,自己初来乍到,何必得罪人?
    就在这时,有人从背后伸手大力推了她一下。
    孔妙来不及惊叫,就一头扎进了水里。
    在落水之前,她仿佛看到了一个瘦瘦小小的身影。
    是她,为什么?
    根本不让她细想,混浊的池水就滔滔灌进了口中。
    孔妙惊慌失措的扑腾了一会儿,被呛了几大口水之后反而冷静下来,屏住呼吸,手脚并用的一通乱划,奋力向岸边游去。
    就在力气逐渐用完的时候,有人拉了她一把。
    “你没事吧?”
    出了水面,孔妙像几天没吃饭一样大口大口喘息着,头晕眼花,听见少年人独有的嗓音,头脑稍稍恢复了些许清明。
    “展、展护卫?”
    眼前的人正是展云,他眨了眨星斗似的大眼睛,笑道:“要不是我经过,你现在可就是水底一缕魂儿了。”
    孔妙用袖子擦了擦脸,发现袖子也已经完全湿透。
    展云递过一条干净帕子。
    孔妙感激的接过,擦拭了一下面颊,又擤了擤鼻涕,声音嗡嗡的道:“我洗了再还你。”
    展云耸一耸肩膀:“一条帕子,还不还无所谓。”
    孔妙想说什么,忽然猛地打了一个喷嚏。
    “快回去换身衣服吧,免得受风寒。”
    孔妙缓缓站起来,脚下顿时一阵疼痛袭来:“哎哟——”
    似乎是落水的时候扭到脚了。
    “怎么,伤到脚了?”
    孔妙含着泪,点点头。
    “能自己走吗?”展云道,“要不要属下背你回去?”
    孔妙始终对他和傅春聆的关系存疑,又对他没有男女之防,于是想也不想的答应。
    “上来吧。”展云背对着她蹲下来。
    趴在少年宽阔的后背上,孔妙双手搂着他的脖子,笑着说:“辛苦展护卫送我一趟。”
    “属下职责,孔姑娘不必如此……”
    感受到触及后背的那两团柔软,展云的动作僵了一僵,“客气。”
    孔妙好奇问:“展护卫怎么没跟着王爷出去?”
    展云:“王爷昨天留宿在外,属下回来给他拿换洗衣物。”
    孔妙:“他又去怡兰苑了?!”
    展云:“不是,是宿在阮将军那儿,阮将军喝了酒,非要留他。”
    孔妙松了一口气。
    把人背回房中,展云又把她放在榻上坐好。
    孔妙大大咧咧抬起扭伤的腿,一点也不忌讳的扒了鞋袜。
    展云本意是要看一看那脚伤,然而放眼一瞧,就见那只玉足白白嫩嫩,指甲盖儿都透着淡淡的粉色。
    他莫名有些脸热,眼睛望向别处:“房、房中可有跌打损伤药?”
    孔妙指了指前方的柜子:“那里有药箱。”
    展云拿来药瓶,挑出一大片药膏,涂在她受伤的脚踝。
    “银铃人呢?”涂完药,展云这才想起来问,“这丫头去哪儿了?”
    孔妙静默片刻,眼中几分清明,淡淡道:“等她回来,我会好好问她一问。”

本文网址:https://www.nanyou16.com/book/41384/1000892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nanyou16.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