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

推荐阅读:我在美漫开武馆大明之风骨重生七零,我把糙汉老公拿下了神秘消失的女主播们仙歌离万界邪尊我的修炼实际与众不同吕子恒萧凌蓉穿越之黎明之后爱上你我的修炼时间和人不一样吕子恒萧凌蓉邪魔纹身:开局纹身十大阎罗

    孔妙让银铃去拿来针线。
    “姑娘衣服破了要缝补吗,这个奴婢帮您做就行了。”
    “王爷让我绣鸳鸯,你去拿来吧。”
    银铃领命而去,回来的时候手里捧着一个针线笸筐,里面是各种花花绿绿的五彩丝线。
    很好,万事俱备。
    坐上绣墩,又取了针线穿好,孔妙开始笨拙又卖力的一针一针绣了起来。
    在被针扎了十几个血窟窿之后,她愤愤扔了绣针:“不绣了!”
    什么鬼鸳鸯,谁爱绣谁绣去!
    银铃捂嘴笑道:“不绣就不绣了呗,又不是什么大事儿。姑娘别气。”
    孔妙气馁的坐下,她真的很想绣一副像样点的鸳鸯刺绣出来。
    她出身不好,模样不好,若非要说有什么优点的话,那大概就是“听话”二字了。
    傅春聆让她绣鸳鸯,那就绣呗。
    可她根实在不是那块料,这就好比让一个目不识丁的文盲背《出师表》,根本就是天方夜谭的事。
    期间银铃给她添了一次茶水,又送来一盘瓜果。
    孔妙似想到什么,招她过来:“银铃,来,我问你几个问题。”
    银铃:“姑娘尽管问吧,奴婢知无不言。”
    孔妙:“你来王府多久了?”
    银铃:“五六年了。”
    孔妙道:“五六年可是不短了,那王府里头的事你应该知道些吧?”
    银铃也是机灵,一边替她添茶水,一边笑吟吟道:“姑娘是不是想问绿蕊的事?”
    孔妙没想到这个小丫头如此“上道”。索性也不拐弯抹角,笑说道:“我瞧她与王爷关系不一般,是……通房丫鬟吗?”
    “她哪儿是啊,”银铃轻哼一声,说道,“王爷至今也就碰过她一次,那次还是被她故意灌的酒呢。”
    孔妙道:“像她这般如花似玉的容貌,当个侧妃也够格,王爷竟然让她当丫鬟,啧啧,真是暴殄天物。”
    “当妾都是抬举她了,”银铃看了看外面,凑过脸小声道,“姑娘有所不知,绿蕊她啊……是罪臣之女。”
    原来绿蕊原名叫冯绿怜,乃是罪臣冯裕英的独女。
    说起冯裕英,此人也是倒霉,好好的侍郎当得蒸蒸日上,莫名其妙卷入前太子逼宫案。只因为他把独女许配给了当时风头正盛的潘伟之将军,而这位潘将军恰恰就是前太子的党羽首领。
    皇帝下令彻查太子余孽的时候,冯裕英也在株连名单之内。
    冯裕英曾是傅春聆少时的授业恩师,顾念着两家有些交情,便偷偷将恩师独女收留在府中,化名绿蕊。
    虽然无名无分,但衣食无忧,到底也不曾让她吃了苦。
    两人东一句西一句的扯闲话,时间不知不觉的流淌而去。
    傅春聆回来的时候,看到就是这样一副景象。
    小小的紫檀案几上,铺满了各种丝线。
    面容清秀的女人低着头,正在很认真的在绣着什么。
    偶尔腾出手来,将垂落颊边的一缕发丝撩至耳后。
    金灿灿的日光打在她身上,令她整个人都仿佛笼罩着一层淡淡的光晕中,带了几分柔和。
    明知这个女人贪婪肤浅、故作矫情,可不知道为什么,她仿佛有着致命的吸引力,就像此刻,只是在那里坐着,就能吸引他的目光。
    这种感觉是久违的、新鲜的、诱人的。
    孔妙抬手揉了揉发涨的眼睛,又抻了个懒腰,抻到一半看到了男人。
    他半抱着手臂倚在门上,身姿修长,俊脸上是若有所思的表情。
    孔妙笑道:“王爷怎么不进来,站很久了吗?”
    傅春聆唇角微不可见地翘了一翘,走到她身边:“在绣什么?”
    孔妙要笑不笑的咬了一下嘴唇:“王爷猜猜看。”
    傅春聆低头看去,歪歪扭扭的针脚,只能大概分辨出个模样,鸟不鸟鸡非鸡,简直是蚯蚓找娘,没有人样。一时答不出来,只好转移话题:“午膳用过了吗?”
    “没有。”
    “那先用膳吧。”
    话音刚落,绿蕊便领着一串捧着食盒的丫鬟从外面进来。
    “王爷,净手用膳吧。奴婢给您炖了佛手瓜炖鸡,这道菜颇费工夫,所以过来的晚了些。”绿蕊笑盈盈道。
    孔妙在撇了撇嘴,说得倒是好听,分明就是看傅春聆回来了,掐着点过来的。
    绿蕊盛了一小碗鸡汤,小心翼翼端到他面前,“王爷尝尝,小心烫。”
    傅春聆喝了一口,微微颔首:“不错。”
    绿蕊笑得娇俏自满,抿唇道:“这鸡汤花了奴婢一个时辰,用鲜嫩的佛手瓜做底,加了虫草花、花枝、瑶柱、蜜枣烹调,熬出来的味道才鲜美清甜,王爷若喜欢,奴婢明儿再给您做。”
    孔妙笑道:“花一个时辰做菜,姐姐真是辛苦了呢,如此尽心,若换了我是王爷,也要宠着你抬着你了。”
    绿蕊道:“谈不上辛苦,都是为了伺候王爷,他平日忙于公务,我又怎么能不尽心尽力做好每一顿膳食。”
    孔妙也盛了一碗过来,囫囵喝下肚,咂咂嘴道:“味道鲜是鲜,就是淡了点,姐姐记得下次多加点盐。”
    绿蕊见她如此毫无规矩,忍不住在心里冷笑一声,口中道:“王爷口味清淡,我身为王爷的侍婢,自然要以他的口味为主。”
    言下之意:你算老几,爱吃不吃!
    孔妙拿筷子扒拉着,忽然轻轻“咦”一声:“这鸡怎么只有一只腿?”
    绿蕊翻了个白眼,道:“谁家的鸡只有一只腿,兴许是掉汤里了。”
    傅春聆道:“一只鸡腿罢了,少了便少了。”
    绿蕊道:“这道菜宰杀炖煮都是我经的手,你的意思是我偷吃?要不要奴婢给您赔罪啊?”
    孔妙赔着笑脸道:“说赔罪就严重了,我只是奇怪,多嘴问了一句而已,绿蕊姑娘别放在心上。”
    绿蕊横了她一眼,冷笑说道:“你不追究,奴婢倒要说道说道了,奴婢也纳闷,难不成这鸡腿还能上天入地,自个儿消失不见了不成?”
    孔妙:“……”
    绿蕊嘴角笑意不减,略带恶意的道:“一条腿挨雨淋,二条腿叫天明,叁条腿鸡插了棍,四条腿是什么,你知道吗?”
    是——陪客的鸡。
    孔妙微微变了脸,她竟然当众嘲讽自己风尘出身。
    “胡言乱语什么,没有分寸。”傅春聆轻描淡写的做出批评。
    绿蕊不敢跟他造次,顺从的低头:“王爷息怒。”

本文网址:https://www.nanyou16.com/book/41384/1000892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nanyou16.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