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

推荐阅读:我在美漫开武馆大明之风骨重生七零,我把糙汉老公拿下了神秘消失的女主播们仙歌离万界邪尊我的修炼实际与众不同吕子恒萧凌蓉穿越之黎明之后爱上你我的修炼时间和人不一样吕子恒萧凌蓉邪魔纹身:开局纹身十大阎罗

    孔妙脸色很不好看,手指紧紧攥着帕子。
    其实她自己心里也明白,她这种身世飘零的女人,能配的什么好人呢?不过是府里的仆役,市井的混虫,山里的樵夫,田里的庄稼汉,但凡有能耐讨得起婆娘的有家底的男人,都不会要一个破了身子的青楼女人。
    傅春聆盯着一脸惨白的女人,沉默半晌,忽然抿嘴笑出声。
    听到他笑,孔妙顿时涨红了脸,她今天丢脸丢大了。
    那个王全看着老老实实,没想到居然是这种表里不一之人!都有老婆孩子了还在外面沾花惹草!
    恨不得刨个坑把自己埋进去。
    “知人知面不知心。这是本王教会你的第一件事,别太感激。”
    猫哭耗子。孔妙反唇相讥:“难道王爷不知道自己戴了绿帽吗,怎么还有心情看奴家笑话?”
    傅春聆瞥她一眼,冷冷道:“你以为你当真勾引了他,本王还会这么轻易放他走?”
    顿了顿,又咬字道,“不识好歹的女人,就该让你跟着那个废物走,被始乱终弃,流落街头,最后找棵树一头撞死。”
    “……”好狠。
    “不过你放心,一日夫妻百日恩,本王会替你收尸的,不叫那野狗啃食,给你留个体面全尸。”
    “……”那还真是谢谢你了。
    好马不吃回头草。换别人或许会这么想,但孔妙不是,她跟好马搭不上边。
    她是哪边有草吃哪边。
    知道他此刻心情不好,她打起精神,上前搂住他的腰,扁了扁嘴说道:“王爷,方才奴家同您赌气呢,您别生气,吓到奴家了。”
    傅春聆没有推开她,冷冷打量她——眼巴巴的样子显得可怜兮兮,又十分动人。
    “你赏柳青青珠宝首饰,楼姑娘生辰,你送她贺礼,就连姜玉湖,你也是为博美人一笑,不惜豪掷千金。”抽了抽鼻子,仿佛是很委屈似的道,“你对每一个女人都大方,为什么偏偏对我如此吝啬?”
    傅春聆听在耳中,不由挑眉,故作凶恶地道:“这不是你背叛本王的理由。再有下次……”上前一步,把她往屋里拖,斩钉截铁的哼出声音,“没有下次!”
    他感觉内心十分躁动。
    “本王轻易不给人机会,可你是例外,现在,想办法让本王高兴起来,否则……”
    听他在耳边调笑,孔妙不由得紧张了些:“否则什么?”
    傅春聆没有作答,微凉的手指贴在女人脸上,声音带着些暗哑:“快点,趁本王没有改变心意。”
    孔妙不假思索的抱住男人的颈项,微微用力,就将他的头按了下来,红唇噙住他的薄唇,又主动把舌尖送入对方口中。
    两个人四只脚的走到床边,双双倒在床上,急不可耐的滚作一团。
    傅春聆哼了一声,抱着她翻了个身,让她压在自己身上。
    “上来动一动,别跟个死人一样。”
    孔妙真想拿枕头捂死他,可又不敢,展云还在外头,她要真这么做了,还不得被大卸八块,而且她也打不过傅春聆。
    展云站在院子里,就听见屋里传来“啊——”一声,拖着长长的尾音,从最开始的高亢,渐渐变成断断续续的哀鸣。
    像哭,又像欢愉到了极致。
    不知过了多久,傅春聆才开门出来。
    展云余光瞥了一眼屋内,恰巧看到一条白嫩修长的玉腿无力耷拉在床边。
    遮挡不住的锦被下,隐约可见香汗淋漓的胴体,仿佛经过雨露的滋润,散发着无尽香甜诱惑的气息。
    展云已然看惯了这幅景色,所以心中十分平静,并未浮想联翩。
    “叫银铃过来,换身衣服。”
    “是。”
    傅春聆走了几步,又道:“把她……带回府。”
    虽然没有指名道姓,但也猜到这个“她”是谁。
    展云瞥了一眼屋内,拱手道:“是,王爷。”
    *
    马车上。
    “王爷,这是要带奴家去哪儿啊?”
    “去你该去的地方。”
    他该不会要把自己送回怡兰苑吧?孔妙被自己的猜测吓得一激灵,扭着手里的绢子,低低啜泣道:“王爷,你别把奴家送回去,从今往后,奴家死心塌地跟着你,再不想别的了。”
    “真的?”
    “若有一句谎言,教我被雷公劈死!”
    傅春聆保持着沉静而矜持的容色,在女人注意不到的地方,露出了一分不动声色的笑容。
    还想郎情妾意的私奔,想得美啊!除了他,又有谁会要她,她只能老老实实的待在自己身边。
    马车行驶许久,在一座府邸前停下来。
    孔妙探出脑袋一看,傻眼。
    牌匾上明晃晃写着:傅王府。
    这狗男人,居然戏弄自己!
    傅春聆先下了马车,见她半天不动,一个指节敲过去:“愣着干什么,下来。”
    孔妙捂住脑门哀嚎。
    长得好看有屁用?就知道欺负她,可恨!
    “恭迎王爷回府。”
    一名模样十分俏美的女子迎出来。
    “王爷回来得正好,奴婢泡了君山白毫,还做了您爱吃的羊肉汤饼,这会子过去还是热乎的呢。”
    看到孔妙时,原本笑着的脸微微一顿。
    因不确定她的身份,孔妙也不知该如何称呼她,于是蜂腰轻扭,款款笑道:“这位姐姐,奴家是王爷养的外室,因为王爷时刻离不得奴家,便把奴家带回来了,以后就请姐姐多多关照啦。”
    这种矫揉造作的货色,绿蕊一眼就看穿了她的身份,眼神中就多了一丝鄙夷的锐色。
    孔妙接触到她那不友善的目光,心下就有些明白过来,她虽自称奴婢,可打扮做派并不似一个丫鬟,反倒像半个主子。
    不是侍妾的话,那就是通房丫头之类的喽。
    “把西院收拾出来。”傅春聆边往里走,边吩咐。
    绿蕊闷闷应声:“是。”
    瞧她万般不乐意的样子,孔妙撇撇嘴,心想不就是给自己收拾房间吗,至于跟死了爹妈一样吗?
    看样子,要想在这里住下去,免不了要忍气吞声。
    摆脱一个柳青青,又来个绿蕊。
    他到底有几个女人?
    气鼓鼓瞪着男人的背影,这狗男人,长得丑一点也好啊!
    忽然一股香喷喷的气味飘来。
    厅内的红木圆桌上,摆了热气腾腾的各色菜肴。
    “饿了就过来吃吧。”傅春聆接过递来的清茶,送到唇边抿了一口。
    孔妙早就饿的前胸贴后背,立刻把对他的怨气抛诸脑后,不客气的坐下,抄起筷子就吃了起来。
    她也是个厚脸皮的,浑然不在意绿蕊对自己的敌意,在座位上坐得稳如泰山,又往嘴里扒了好几口米饭。
    你主子都同意我坐下吃了,你一个做奴婢的,再不乐意也得忍着!
    “好吃吗?”傅春聆支着腮,含了若有若无的笑意,盯着孔妙一口接一口的往嘴里塞菜。
    那吃相真谈不上好看。
    孔妙咬了一大口红烧狮子头,吃得满嘴油,百忙之中回他一句:“好吃!王爷怎么不动筷?”
    傅春聆微笑着盯住她:“嗯,本王想吃点别的。”
    吃点别的?孔妙疑惑的看向他,随即就在他赤裸裸的注视之下面红耳赤。
    “王爷,阮将军和德大人来了,已在书房等候多时。”绿蕊道。
    “……”傅春聆看一眼外头的天色,摆正架子,对孔妙道,“本王还要去处理公务,若是晚了,你就先歇了吧。”
    孔妙笑得娇俏:“王爷不要太劳累,再晚奴家都等你。”
    傅春聆忍不住一笑,嘴唇贴在她耳边,声音咬牙切齿中带着轻佻暧昧:“小骚货,本王现在就弄死你,好不好?”
    孔妙有些脸红,丫鬟们都在呢,尤其绿蕊,那眼神简直要在她身上剜出两个窟窿来。
    虽然羞赧,还是迎合着他:“您还是先干正事吧,奴家随时都可以听吩咐。”顿了顿,又道,“王爷留着精力,晚上在床上使啊。”
    两人又调笑一番,男人终于心驰荡漾的离去。
    *
    夜里。
    孔妙躺在床上,来回换了好几个姿势,等来等去,等不来傅春聆,便在不知不觉中睡了过去。
    她嘴角含着笑,仿佛很久没有这么安稳的睡过了。
    再次醒过来时,微熹的光束从门缝中透了进来,帐内一片朦胧金光。
    孔妙揉揉眼睛,发现自己正枕着一条胳膊。
    而胳膊的主人还在熟睡。
    她缓缓清醒过来,终于看清了自己现在的姿势,一只手勾着他的脖子,一条腿还十分没有形象的跨在他腰上。
    “醒了?”男人的声音带着刚醒来的沙哑。
    孔妙忽然害羞起来,仿佛他们是一对新婚燕尔的新人,早晨的时候在同一张床上醒来。
    傅春聆弯了弯唇:“昨天不是说,再晚都要等本王吗?”
    孔妙道:“实在困得不行,不知怎么就睡着了。”
    床帐外,有人影晃动,是等在床畔服侍的丫鬟。
    “现在来?”傅春聆低笑,大掌扣着她的腿,就着眼前这个姿势,向前挺身一顶。
    隔着衣物,那滚烫都要把她灼烧了。
    孔妙身子一紧,轻呼出声,双眸盈水,飞快地瞥他一眼,又狠狠攥住那祸根:“别,王爷,外面有人。”
    傅春聆精神振奋,心头更添几分兴奋,动作越发凶猛,气喘吁吁地问她,“趁还有时间,你我一起共赴巫山,可好?”
    “乖,给本王,你要什么本王都给你,宠着你,由着你,爱着你。”
    “好心肝儿,好妙妙,只要你乖乖听话,本王只疼你一个人,本王最喜欢你了,妙妙……”
    男人在床上时的甜言蜜语真是动听,孔妙甚至会一时忘情,用手臂缠上他的脖颈,将自己软成一条弦,由他调弄。
    “春郎……”孔妙神情娇羞,柔软的玉手伸进衣摆,握住他早已肿胀的分身。
    傅春聆挑了挑眉:“嫌手指不够?”
    孔妙捏了捏那根蠢蠢勃发的灼热物体,把玩着笑道:“可以吗?”
    “怎么不可以,”男人轻笑了一下,稍稍拉开两人的距离,然后把她按到了自己的双腿之间,“不过在那之前你得先舔一舔它,把它舔好了,才能肏爽你。”
    ……
    绿蕊进来的时候,就看到孔妙正柔弱无骨的倚在男人肩上,嘟着红唇正卖骚:“这么早就出去,那王爷何时回来?”
    傅春聆似乎对她的纠缠并不反感,由着她晃来晃去:“午时便散朝,回来陪你用膳。”
    绿蕊抿出一丝最恭顺的笑容:“王爷,奴婢服侍您起床。”
    将一盏温茶递给傅春聆,待他漱口之后,又为他净面穿衣。
    动作熟练妥帖,显然是平常做惯了的。
    鸦羽般的乌发束起,整个人都神采奕奕,柔顺的乌发黢黑剔亮,而皮肤却像一块雪白的玉石。
    待一切穿着妥当,傅春聆走过来,将手中的茶盏递到孔妙的嘴边,问:“你住进来匆忙,可有什么需要置办的?”
    孔妙一时看愣住,傻傻的就着他的手喝了一口茶。
    傅春聆笑了笑,道:“库房里有几匹苏绣的料子,放着也是积尘,给你做几件新衣裳吧。”
    孔妙道:“听说苏绣的布料很是名贵呢,有钱都买不到。给我做衣裳,会不会暴殄天物了?”
    傅春聆道:“说你没文化,还知道‘暴殄天物’这个成语,几匹布而已,何来暴殄天物一说。”
    旁边站着的丫鬟互视一眼,瞧自家王爷这态度,往后这女人的位分必然低不了,于是都收起轻慢之心,不敢小觑。
    绿蕊面无表情,心里恨不能冷笑一声。
    别看傅春聆如今千依百顺的,等玩腻了,估计连女人的俩窟窿眼长哪儿都不会记得。
    那柳青青不就是个现成例子。
    一时言毕,傅春聆掸了掸衣袖,准备出发上朝。
    孔妙想起什么,忙又叫住他:“王爷,我留在府中,需要干什么活计吗?”
    傅春聆扭头看她,疑惑道:“你会干什么?”
    这问题把她问住了,在怡兰苑她干的最多的也就是端茶送水、洗衣服、做饭扫地。
    孔妙道:“我……会一点针线活儿。”
    “这些都有婢女做,”傅春聆走出几步,又回过头道,“既然懂针线,那就给本王绣个鸳鸯吧。”
    说罢,大步利落走出去。
    等身影消失在门口时,孔妙才反应过来,他刚刚说什么,给他绣鸳鸯?
    不对啊,她说的针线活儿其实就是指缝缝衣服袜子之类的小手工。
    她哪里会绣什么鸳鸯,她连只鸡都不会绣!

本文网址:https://www.nanyou16.com/book/41384/1000891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nanyou16.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