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友文学 > 古代言情 > 折春欢(高H) > 31她被插得浑身颤抖,乳浪摇曳 ρō18čk.čōм

31她被插得浑身颤抖,乳浪摇曳 ρō18čk.čōм

推荐阅读:名门妾学霸之寻常故事大唐:开局李世民流落荒岛掐腰宠:夫君有颗美人痣网游之魔威太虚花脸阎罗叶北辰末日:我有堡垒和傀儡军团!重生七零:糙汉老公掐腰宠花脸阎罗林渊

    昨晚下了大雨,早晨就凉快了些。
    时光进入叁月,几场小雨下过去,屋头初日杏花繁,枝头啼莺婉转,动静相宜。
    孔妙自从被安置在听竹小榭,饱食终日无所事事,唯一的大事,就是等着傅春聆哪天心血来潮的临幸,可他来的次数不多,来了也只是一味干那事。
    每次跟他说的话,不超过十句。
    她在下午睡足了觉,夜晚辗转反侧,那心里就像长了草一般,乱的睡不着觉。Ъen呅鱂在oℳse㍠𝓬oℳ韣鎵更新璉載 綪ㄐㄡ欌棢阯
    门外响起熟悉的脚步声,忽然房门开了,一个人带着寒气进了门。
    “妙妙?”摸到床上,来人试探着低唤了一声。
    孔妙便露了一个甜甜的笑:“没睡,等王爷呢。”
    及腰的青丝随意披在身后,披散但不乱,宽松亵衣遮不住丰腴有料的身躯,烛火摇曳,有一种梦境似的艳色。
    傅春聆服服帖帖的压住了她,低头吻住她的嘴唇。
    孔妙坦然的躺在下面,柔荑搭上他的后背,舌尖如一条小鱼,灵活的在对方口中游来钻去。
    良久过后,傅春聆以手撑床,抬起头来喘了两口气,忍不住似的轻声笑道:“小骚货,一夜的工夫呢,你急什么?”
    “王爷要在这里留宿吗?”平时他总是做完就走。
    傅春聆俯下身去,在女人的锁骨处半轻半重的咬了一下,含糊的应了声“嗯。”
    孔妙又羞又喜的紧紧搂住了他,心头一阵飘飘忽忽的迷乱。她试探着抓住了对方的手——那手单薄修长,只是掌心磨出了几处薄茧。
    傅春聆握着她的手固定在了头顶,然后又低头吻了下来。
    “啊……王爷,唔……王爷揉揉奴家的乳儿……”她细白的胳膊勾着他的脖子,粉面含羞,口中说着让人淫心大动的话。
    傅春聆松开她的细嫩耳垂,吻沿着她的唇瓣下移,密密麻麻地落在她胸前。
    忽然饿狼似的,唇齿咬扯开女人松松的衣襟,露出里面绣着莲花的粉色抹胸,他近乎粗暴地将抹胸扯了下来,雪白浑圆的双乳登时弹跳了出来,赫然又是一片烫人的湿腻。
    大手分别握住两只奶子,捏起她中间的红梅,划着圈儿的揉捏,又张嘴含住其中一个,薄唇用力吮舔上早已盈盈翘首的红果儿。
    “几日的功夫,竟然又大了许多,这几日有没有自己偷偷摸过?”
    “什、什么都瞒不过王爷,奴家只要想王爷了……就、就自慰一次,嗬嗬……可还是不够……好空虚……想要王爷,想要得紧。”
    “看你这个骚样,倘若没有本王在身边,你可怎么办?”
    “嗯嗯……王爷舔得奴家好舒服……嗯哈……快给奴家……”
    女人眼尾泛着盈盈水光的春色,贝齿轻咬饱满的粉唇,完全陷入了忘我之境,她细腰高高抬起扭摆,尽情展现女体的美丽,香汗泼洒之间,将床褥染得半湿半干。
    那浓密黑林之间的巨龙早已勃然而起,硬硬地抵着孔妙的亵裤,却不肯进来,只在外面忽轻忽重地摩弄。
    孔妙香汗淋漓,被欲念折磨的面容有些扭曲,开始发出难耐的低低呻吟,细白修长的玉腿屈起,脚尖堪堪点在床榻上。
    从傅春聆居高临下的角度,可以清楚地看到她大腿根之间神秘的幽谷,花汁泛滥,自洞内缓缓流出,两片肉贝如雨打的梨花,娇羞初绽,花径已经很湿润了,而她的手竟覆在那花瓣之上,粉白的指尖正放浪形骸的揉着中间那粒小小的珠核。
    她知道他在看,非但没有停下,手指间的动作反而愈发快了,她胡乱揉着身下那点,微微仰着头,忘情的娇吟呢喃。
    下身倏地紧绷,傅春聆腮帮紧咬,忍住腰眼蹿上的酸麻,他掏出粗长的性器,翘起的顶端一下戳在孔妙平坦的小腹上。
    孔妙顷刻间记起来二人融为一体时的生死交抵,那样紧密,密得一丝缝隙都不剩下,她扶住茎身,十分饥渴的用手揉动了几下,杏眸泛起一层薄薄的水雾,可怜又渴盼地将他望着。
    女人如此激情,傅春聆的肉棒也早已硬到胀痛,再不怜惜,探着了她的口儿,便将分身缓缓抵入。
    孔妙早已饥渴至极,她在下面用力挺起圆臀,龙头刚掀开花唇,便顺势深深地插了进去。
    像是火星溅到了枯木干柴上,轰然间燃起熊熊烈火。傅春聆衣服都未脱,潦草解了下外裳就弄将起来。
    “咕吱咕吱”,满室氤氲旖旎,耳边皆是那雨露拍打的声音。开始的时候进出很困难,后面终于渐渐放松开来。
    “哦……啊啊……”孔妙泛着红潮的脸颊,随着他的动作娇喘了几声。
    傅春聆一手撑着床沿,一手勾得孔妙的脚踝架在自己肩膀上,更加卖力地闷声进出她,想让女人发出更加诱惑的音色。
    孔妙就被他撞得花枝乱颤,声音低低媚媚,宛如美人春啼,缠绕着无尽情丝。
    傅春聆大手伸到两人相交处,用性感暗哑的嗓音,在她耳边喘着粗气道:“果真是水做的,你啊,除了眼泪多,这骚穴的淫水也多……”
    孔妙只觉得周身酥麻,两片娇软的唇努力寻着他的唇瓣,口中含糊不清地:“王爷,奴家不行了,您插得太深了,哎哟……到底了……”
    “这才哪儿到哪儿啊,几天没来看你,下面的嘴儿一定饿坏了吧?为夫这就来喂饱它。”
    傅春聆坏笑着把她的玉腿撑开,一把将她半抱起,两人贴身而坐。手掌握紧两瓣白腻的翘臀,五指陷入美肉之中,上下颠动,抽送地越来越快。
    那粗壮的巨龙在雪白臀缝间进进出出,显得不堪入目。
    孔妙娇躯猛然一阵颤抖,身体再无支点,只能手脚并用的紧紧抱住男人颈项,由于身子悬空,使得肉棒更加深入,她被插得浑身颤抖,乳浪摇曳,控制不住地娇喘着,春水不断涌出。
    “坏蛋,你就会这样欺负人家。”
    傅春聆看着她满脸的娇羞,不由得心中激荡,忍不住捧起她滚烫的娇颜,吻了上去。
    两人情动已极,吻得极是热切,直至呼吸困难时,才气喘吁吁地分开彼此。
    “王爷好会肏穴,不行了,快放下奴家……嗯啊啊……”
    傅春聆撑起身子,突然将正在她阴户中大力抽插的肉棒拔了出来,孔妙失落的轻嗯一声,睁开眼来,见傅春聆正一脸揶揄地看着她。
    “告诉本王,你欠不欠肏?”
    简直羞煞人,孔妙原本粉色的秀颊愈加酡红:“……欠肏。”
    “你就喜欢这样躺床上给男人干,是不是?”
    “……”
    “说,”大手揉上那弹性十足的乳肉,“说自己是骚货,说自己愿意给本王肏,只给本王一个人肏!”
    孔妙脸红似火,明眸含波透出几分妩媚来:“奴家是骚货……是小娼妓,除了王爷,不会有别的男人……奴家的小穴只要王爷那根大肉棒来干……来捅……因为王爷的肉棒又长又硬……求您……大发慈悲……肏奴家吧……”
    傅春聆拉开丰满的大腿,腰身用力,两个人重新连成了一体。
    “唔……”
    孔妙又痛又爽,顿时感到被巨龙填得满满的,娇呼中隐约夹杂着一丝满足,虽然酸胀,却无比充实,埋头在男人的颈窝,美目迷濛,闷声的发出叫春声。
    傅春聆一挺一挺地向上攻击着,最后极乐犹如泼天巨浪,兜头将他扑裹住。与此同时,那处粉白的花瓣开开合合,竟也喷出了一道晶亮的花液,溅在了他的衣裳上,晕出一片水渍。
    两个人纠缠快活许久,各自都累出了一身大汗。
    孔妙脱力似的把额头抵在他肩上,呜呜咽咽的:“疼啊。”
    傅春聆在床上总是偏于粗暴,几乎可以说是蹂躏。
    而傅春聆见她哭哭啼啼,也不知道该拿她怎么办,他已经尽力温柔,可这女人怎么总喊疼,就算是玻璃做的,也不能这么碰不得吧?
    他长叹出一口气,在被褥下面摸摸索索,将手掌搭上了女人的细腿:“多做做,就不疼了。”
    “王爷,”孔妙窝在他胸前,娇滴滴地说,“能不能给奴家一百两现银?”
    “要这么多钱做什么?”傅春玲闻言挑眉,“拿本王的钱去养小白脸?”
    孔妙讪笑的道:“奴家怎么敢呀。”
    “谅你也不敢,”傅春玲轻佻的拍了拍她的脸蛋,说道,“吃的穿的全有人张罗,还伸手要钱做什么?总不会让你饿着。”
    孔妙想起打茶围那天,他豪掷千金的样子,心里就有些气苦,对别的女人大方,怎么对自己就这么抠抠搜搜?!
    得,不给就不给!谁让自己穷命呢。
    心里难过,可又不好大吵大闹,索性闭上眼睛,不说话了。
    傅春聆见她安静下来,怀疑她是生气了,伸长手臂把她搂到了胸前:“天天待在屋子里,是不是很闷?”
    孔妙:“嗯。”
    “明儿带你去听湖楼看戏。”
    *
    听湖楼是京城最大的酒楼。
    整栋楼宇临湖而建,有一半搭建在水中,亭楼之间搭了一个八角台,油粉戏装的伶人在上面依依呀呀的唱着。
    碧水映着两岸烟翠,隔水而望,景致音色俱是极佳。
    既饱了耳福,也饱了眼福。
    “那小伶人长得还挺标致,”孔妙隔着栏杆看戏,啧啧道,“曲儿唱的也好。”
    “王爷怎么光顾着喝茶,带奴家来看戏,你自己倒看也不看。”
    傅春聆抿了一口清茶,慢条斯理的说道:“女人看来看去,不就那个样。”
    装模作样。孔妙一歪嘴角,忍不住嘲笑道:“也是,王爷阅女无数,什么样的女人没见过,这种青瓜嫩蛋应该是不大能瞧得上眼的。”
    傅春聆眉头微皱,瞥了她一眼,声音是轻飘飘的冷意:“你要看就看,不看滚回去!”
    孔妙乖觉的闭上嘴。
    傅春聆动了动嘴皮,也是沉默以对——不能对这女人太纵容,自己成天哄着算怎么回事。
    “傅王爷。”一个声音在身后温温柔柔的响起。
    孔妙抬头看去。
    “真巧,您也来听戏?”
    傅春聆朝那女子淡淡点头:“楼小姐。”
    楼玉芷注意到他旁边还坐着一个女人,愣了愣,抿唇笑问道:“这位是……”
    孔妙用余光看了看傅春聆,看他一会儿怎么介绍自己。
    “一个无关紧要的人。”傅春聆停了片刻,抬手一指座位,平静问道,“楼小姐要一起坐吗?”
    孔妙把凉凉的目光转向了那二人,然后又转了回来,心里自嘲地笑了一声,好一个无关紧要的人,她到底在期待什么。
    楼玉芷闪过一丝意料之中的笑,说道:“那我就不客气坐下了。”笑脸盈盈,望着傅春聆的目光流转着绵绵情意。
    孔妙也察觉到了她暗送秋波的视线,心中暗暗唾骂一声,这男人怎么可以到处招蜂引蝶?但又一想,其实他也没干什么,但孔妙还是恨不得踹他两脚。
    嗤笑一声,那脸上就绽放出了一个很妩媚的笑容,倚靠着傅春聆,娇滴滴的道:“死相,昨晚还‘心肝儿宝贝儿’的叫,今天就变成无关紧要的人了?”
    “……”
    “王爷真是比戏里唱的还无情呢,不是昨晚你在人家耳边甜言蜜语的时候了?”又伸出一根手指在男人的胸前划着圈。
    傅春聆蹙起眉尖,攥住她不老实的手,轻斥:“有人在,别胡闹!”
    孔妙知道再闹下去他铁定要发怒,于是抽回手,若无其事吃起了桌子上的点心。
    楼玉芷虽早就猜出此女的身份,亦不觉讶然称惊。
    大庭广众之下,竟放浪形骸至此。
    不由自主的多打量了她一番,这一打量之下不得了,像是发现了什么惊天秘密,诧异的说不出话。
    只微微寻思,便自认看透了其中关窍,脸上浮起一层薄薄的霞色红晕,他竟是喜欢自己喜欢到了这种程度,连小妾也要找与自己相像的。
    不知该欣喜还是惆怅。楼玉芷笑说道:“我看这位姑娘眼熟,还寻思是故人,原来是与我相似的缘故。”边说,边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傅春聆。
    “楼小姐天人之姿,奴家哪敢与您相提并论。”孔妙只当她在嘲讽自己,不以为然的抬手挽了下耳侧的碎发,一举一动都带着轻浮的媚气。
    楼玉芷张了张嘴,不知道该怎么接话,觉得这女人虽然面庞秀丽,但行为举止总带着那么一股子轻浮的小家子气,简直跟她根本说不到一块儿,便扭头对傅春聆柔柔一笑:“王爷,下个月是我的生辰,你……会来吧?”
    傅春聆道:“本王到时一定送上贺礼。”
    楼玉芷挽了挽碎发,抿唇笑道:“王爷能来便好,不必破费。”
    孔妙又塞了一口点心,依稀想起自己的生辰也是在下个月,是几号来着,思索一番,没想起来。
    忘了就忘了吧,反正从来也没过过。

本文网址:https://www.nanyou16.com/book/41384/1000891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nanyou16.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