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

推荐阅读:神秘消失的女主播们仙歌离万界邪尊我的修炼实际与众不同吕子恒萧凌蓉穿越之黎明之后爱上你我的修炼时间和人不一样吕子恒萧凌蓉邪魔纹身:开局纹身十大阎罗陈启风水小说黄帝秘藏绝对实力至上主义镇天威龙洪宇肖灵儿

    天空明澈如水。
    角落里,传出一阵低语。
    “听说了吗?孔妙那小蹄子被人赎身了。”
    “哪个冤大头?”
    “嘘,是傅王爷。”
    “别是哪个岔耳朵的驴你吧,傅王爷怎么可能给她赎身?”
    “千真万确,喏,王爷马车还等在外头呢。”
    “那、那柳青青怎么办?”
    “那他娘的谁知道!”
    “嘘嘘,别说话了,她出来了。”
    房门打开,孔妙背着一个包裹走了出来。
    她素面朝天,没了浓重的妆容,倒是显出几分柔软清丽的感觉。
    早上收拾来收拾去,发现能带走的东西简直少得可怜,除了一个装着全部身家的木匣子,便是一些过时淘汰的旧衣裳,有些都穿不上了。
    能带走的都带走。
    花瓣轻匀如绢,一瓣一瓣簇拥着,花香浮漾。
    孔妙摘了一朵将其戴在头上,迈着轻快的步子,悠悠小跑到了门前。
    门口,一辆石青色的油壁马车。
    “孔姑娘,属下展云,奉王爷的命令接你去听竹小榭。”展云跳下马来,朝她笑得露出雪白的牙齿和单边酒窝。
    孔妙看他的神情古怪,但还是笑盈盈道:“那就劳烦展护卫了。”
    她在风月场所待久了,总能捕风捉影的听到些闲言碎语,说傅春聆其实男女通吃。
    “不劳烦,姑娘请上马车。”
    按下心里的疑惑,孔妙刚上去,身后一个声音传来:“且慢!”
    声音是柔弱的,缠绵的,婉转的,还带了一丝哀怨意味。
    孔妙一听这勾魂嗓音,就知来人是谁。撩起车帘对外面的人笑说:“青青姐,你是来与妹妹道别的吗?”
    马车外,柳青青着一件淡杏色薄绸长裙衫,这样轻素的颜色,更衬得她仿佛一朵冷艳而纤弱的花儿,白净的秀脸上脂粉未施,已是我见犹怜。
    如此纯美出尘的脸庞,在看到孔妙之后,立马一沉:“王爷呢?”
    孔妙扭头看了一眼马车里,然后又转过脸来,笑吟吟道:“姐姐,王爷他说不想见你。”
    柳青青咬牙:“你少在那里假传旨意,我人在这儿,何时听到他说话?”
    孔妙咧嘴一笑,道:“那是王爷给姐姐面子,有些话心知肚明便好,何必一定要说出口。”
    柳青青心头起了怒火,上前一步,用只有两个人能听见的音量说:“贱人少得意。我瞧你也真是可怜。愚蠢不自知!”
    “……”
    “别以为傅春聆有多喜欢你,我最是了解他,他对你不过图一时新鲜,走着瞧吧,如花美眷都有遭厌弃的时候,更何况你!”
    孔妙面向对方,若无其事的道:“这些年多谢姐姐照拂,也无其他报答的法子,便只能代替姐姐好好侍奉王爷了,一定尽心,尽力!”
    柳青青看她这副得意洋洋的模样,恨不能冲上去咬她一口。
    马车行驶,很快就把人甩到了后头。
    孔妙头一回感觉到得意痛快,狐假虎威的感觉,还不赖嘛。
    展云骑马跟着,见她那眉梢眼角都是得意之色,不禁就疑惑起来——王爷换味口了这是?
    柳青青姿容出众,京城中不少达官显贵垂涎她的美色,这就好比一个吃惯燕窝鱼翅的人,突然吃起了小鱼小虾。
    *
    听竹小榭。
    此处环境清幽,而且收拾的很干净。
    孔妙其实对住的地方没什么要求,能有一个地方让自己容身就十分好了。
    “从门口出去,拐过一条街就是集市,买什么东西都很方便,如果还有需要的地方,就让丫鬟去置办,”交代完,展云又叫来一个长相清秀的小丫鬟,“她叫银铃,以后有什么事姑娘尽管吩咐她去做。”
    “暂时不缺什么,辛苦展护卫,要不要进来喝口水?”孔妙拿起茶壶,尴尬,“没水了,我去烧点。”
    展云道:“姑娘不必客气,属下还要回禀王爷呢,既然把你送到了,属下就先回去了。”
    孔妙道:“王爷呢,怎么不见他?”
    展云:“王爷这几日公务繁忙,他说了,等忙完就来看姑娘。”
    孔妙:“好,那展护卫慢走。”
    展云走后,孔妙的肚子立刻发出一阵饥肠辘辘的声音,她这才想起早上还未进食,现在早已饿得前胸贴后背。
    “姑娘,”银铃怯怯道,“奴婢做了饭。”
    孔妙还不习惯有人伺候,道:“好好,吃饭吃饭。”
    饭后,孔妙只觉得腹内暖暖,十分舒适,于是自得其乐的到处乱逛,银铃自然也跟屁虫似的,亦步亦趋跟在她身后。
    如此过了几天,新鲜劲儿褪去,让孔妙略感怅然——傅春聆怎么总是不来?
    大早上的,正似睡非睡的蜷在床上,忽然听见院落外头传来一阵吵闹声,有女人在尖声哭泣:
    “陈颖川,你怎能如此狠心待我?狠心到连我腹中的孩子都不肯放过,要他死得这样惨!”
    被这一吵,孔妙完全没了睡意,披起衣服起了床。
    街上已经围了一群看热闹的人。
    “你好狠的心呐,骗走我全部积蓄,还哄我吃下掺了落胎药的饭菜,陈颖川,那腹中也是你的亲生骨肉啊!你的心肝被狗吃了吗?我到阎王那儿也要告你!”言语中满腔恨意。
    “怜儿,别怪我狠心,我也是没有办法。我考上举人了,再和你厮混在一起,是没有前途的啊。”
    怜儿道:“前途?你所谓的前途,就是给钱员外的独生女儿做上门女婿,哈哈哈,没门!我到死也要纠缠你!”
    陈颖川道:“只要你肯放手,钱员外发话了,他们会给你补偿,你拿着那些钱,回乡下去也好,做点小买卖也好,总归下半辈子衣食无忧。”
    怜儿道:“钱银霜这个抢人丈夫的贱货,一点钱就想把我打发了?我做鬼也要将她挫骨扬灰!”
    “贱人,给你脸了?”陈颖川顿时变了脸色,上去便是狠狠两个耳光,指着她骂,“你以为你又是什么好货色,只不过老子从煤井窑子里买回来的一个低贱妓子,劝你识相点,不然老子再把你卖回去!”
    怜儿面庞惨白,森森地笑得前仰后合,眼里闪过恶毒的光:“陈颖川,你要你的前途,我不拦着你,但你这辈子也休想摆脱我,午夜梦回,就是做了鬼,我也要让你寝食难安,家宅不宁!”
    话音刚落,她突然挣起身子,一头撞在了旁边大树上,登时血溅叁尺,一命呜呼。
    周围胆小一点的女人都吓得尖叫起来。

本文网址:https://www.nanyou16.com/book/41384/1000891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nanyou16.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