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友文学 > 古代言情 > 折春欢(高H) > 20(上)快些来肏奴家吧

20(上)快些来肏奴家吧

推荐阅读:我在美漫开武馆大明之风骨重生七零,我把糙汉老公拿下了神秘消失的女主播们仙歌离万界邪尊我的修炼实际与众不同吕子恒萧凌蓉穿越之黎明之后爱上你我的修炼时间和人不一样吕子恒萧凌蓉邪魔纹身:开局纹身十大阎罗

    屋子里头传出细细的哭泣声,也不知是哀求还是呻吟。孔妙在门前徘徊,迟迟不进去。
    “孔姑娘,请吧。王爷在里面等你。”展云侧身让开了门口。
    孔妙只能硬着头皮走进去。
    结实的梨花木架床被帐中之人的动作摇得发出嘎吱嘎吱的响声,男子身形高大,严严实实将娇小女人覆在身下,一双细白的玉腿紧紧圈住健硕的腰。两人下身最私密的部位紧紧相连,男人摆动着劲腰,一下一下将紫红色的肉茎送入肥嫩阴户,每入一下都发出响亮的声音,可见入得多深又充满力度。
    孔妙强自忍着,就觉着吞了只苍蝇一样恶心,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甚至不敢抬头看。粗重的呼吸里夹杂着引人面红耳赤的呻吟,再怎么不愿意听,也源源不断进入耳朵。
    叫她过来竟然就是为了让她目睹这不堪的一幕,胸口涨的酸涩难言,孔妙万分愤慨,恨不能握着拳头冲进去里面。
    “好听吗?”
    忽然响起一道低沉悦耳的嗓音,听在耳畔却让人不寒而栗。
    孔妙吓得险险跌坐于厚厚的地毯上,伸出手颤颤指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身后的男人:“你、你你……”
    “爱听墙角根儿?”傅春聆见她满脸紧张,清俊的面容上一双凤眸噙着笑,直勾勾地凝望着她,那神情说不上是诧异还是调侃,“就知道你这个骚货上不得台面。”
    孔妙又羞又气:“我又不是为了听这个才过来的!”
    “那你是为了谁来?”
    这时,隔着一层屏风,女人高声尖叫一声,娇躯颤抖。
    “嗯嗯,喔……奴受不了了……”娇喘吁吁地求饶,呻吟连连。
    “要,要来了……”男人把雪白的翘臀抱得更紧更用力,全身的重量都汇聚在坚硬灼热上,低吼一声,快意地将茎头死死顶在花径深处,浓稠急射而出。
    孔妙再也待不下去,扭头就走。
    傅春聆微侧身子,似若无意的挡住她去路。
    “还没回答本王的话,你来干什么?”
    装什么傻,孔妙瞥他一眼道:“不是您让奴家来的吗?”
    “本王让你来,你就来?”傅春聆居高临下的低头直视了她,语气变得不善起来,“那别人叫你去,你也去?”
    “……”
    “你知道过来这里,要干什么吗?”
    孔妙神色古怪的看了他一眼,不由好笑,道:“奴家又不是第一天来怡兰苑,怎会不知道,只要翻了牌,付了钱,客人的吩咐,奴家都会一一照做。”
    “让干什么就干什么?”
    “让干什么就干什么。”
    傅春聆在椅子坐下,摆出一个颇为优雅的坐姿,向着她勾了一下手指,吩咐:“过来。”
    孔妙缓缓后退一步,警惕的问:“干、干什么?”
    傅春聆侧过头默默打量她,片刻后才嘲弄地笑了笑,问她:“妓子和嫖客能干什么?”
    孔妙眼神飘忽:“奴家……今天不方便接客。”最近两天经受了频繁又激烈的情事,下体红肿一直没有缓解。
    傅春聆眉梢微抬,眸子轻扫过来:“不是说客人的吩咐都照做么?”
    恍然想起什么,笑了一笑,从腰上取下坠子、荷包、扇子套,一并解下放到桌上,然后抬眼看她,面容平静的道:“包你一夜,够吗?”
    “够……可是奴家来葵水了……”
    “别说你来葵水,就是你只剩半条命,今晚也得伺候好本王。”语气是不容置喙,“过来,本王不想说第二遍。”
    孔妙莫名有了羞辱感,忽然极度后悔方才说出的话,她虽不想装贞洁烈女去反抗,心下却很有一腔怨怒。男人真不是东西,要便要了,凭什么一边欢快着,一边还要作出那副鄙夷样子来?
    既然都是交易,都是做戏,那就谁都不要对谁动情。
    内室响起了窸窸窣窣的动静,孔妙余光一瞥,就看到屏风后面一道虚影闪过。
    秀眉微蹙,却还来不及她迈开二步,整个身子就已被傅春聆腾空掠起,猛然跌进一股惑人的冷香中。
    “啊……王爷不要……”
    孔妙绷紧了神经。傅春聆单手按住她,搂着她往小榻上倒去,一翻身,又将她绵软的胴体压在了身下。
    “房里、房里还有人,”孔妙抵着他的胸膛,瓮声瓮气的道,“快放开奴家,被他们看去了!难道王爷要让他们瞧着我们二人的鸳鸯欢好吗?”
    傅春聆勾出一抹讽笑,薄唇咬上粉嫩的小巧耳垂:“让他们瞧去好了,刚刚我们不也看了一场好戏?”
    “不要……”抗拒间,长发松散,有几缕狼狈落在脸上,孔妙囫囵摇着头,知道他真能干出来这事来,一巴掌就要照男人的脸颊上打去。
    傅春聆就势将她手腕攥紧,晓得她不敢,薄唇往她香颈上若有似无地吹着热气,大手盘着她的腰谷、香臀一路往下,挑开绣花小鞋,一把握住了那对盈盈一握的秀足。
    “不要啊……”
    傅春聆指尖捏住那纤瘦的脚面,食指扣住脚底的穴位轻轻抚揉起来。一边揉,一边挑着长眸看女人表情的变化。
    脚心下的欲穴被摩弄,阵阵酥痒传遍全身。
    竟不知这个男人竟然深谙此道。孔妙扭拧着挣扎,脑子晕迷,渐渐软了骨头,热了身子,不自觉的弯起上半身。
    室内燥热湿润,弥漫着一股浓郁靡乱的味道,有夜风从窗子吹进,淡淡的花清香,混合着满屋子诡异的热。
    受到指尖微妙的搔痒,孔妙玉体酥软,早没了初时的抵抗劲儿。
    软榻上铺着厚厚的锦绸,傅春聆岔开她的双腿,整个轧着无骨的娇躯仰躺下去,结实胸膛紧紧抵上那两团丰满嫩圆。
    勾着嘴角笑起来:“哪儿都小,偏生这里大。”
    只手握着她的双乳,用力将它们揉抓在一起,就想要听她叫痛,看她如渡劫的女蛇一般,在他的惩罚下痛苦扭曲。
    “嗯~”她也不怪他把她弄痛,更好似沉迷进这种折磨,搂住他高大的身躯,纠缠间扯开了男人的衣襟,露出年轻男子肌理分明的精壮胸膛。
    那两粒如葡萄般突起的乳珠,孔妙不由咽了咽口水,唇齿就往男人胸前吸舔而去。
    “比奴家今早摘的果子还熟。”挑起眼角看着男人笑。
    傅春聆眸光微深,在一种颇为奇异的愉悦中笑了,哑着嗓音,发自内心的说了一句:“你这嘴上的功夫,比逍遥椅还略胜一筹。”
    孔妙浪笑一声道:“就冲您这张脸,奴家就是跪着给您舔,也心甘情愿!”在风月里也混了这些年,耳濡目染,那帐中的云雨之事看得多了,自然熟稔非常。该要男人怎么销魂,便让男人怎么销魂。
    傅春聆一动不动的任她抱着,微挑的凤眸里噙着讽弄,只面对面看着她不语。
    孔妙含住他胸前的两点,直吸得津唾直流,边吸还边手脚并用的缠住了他,迎合般的往他胯骨上攀缠,两条腿滑上他的腰后,忽然便褪下了他的亵裤,挺动腰谷,急迫地想要他将自己填满。
    傅春聆几乎是有些嘲讽地笑起来:“好个爱装的狐媚,方才嘴上说着不要,现下却来如此纠缠。”
    孔妙按着他身后的腰窝,娇喘连连:“王爷不是喜欢和奴家做么,怎么这会儿又挑叁拣四了?”
    傅春聆盯着女人,盯了半晌,只一想到她方才扭着身子贴在别的男人怀里软语殷勤,那脸上的神情就阴一阵晴一阵的。
    心中一股道不出的愠闷。
    早就知道这女人下贱,也知道她不过是瞧上他腰上的银子,既然只是一个拿钱办事的下贱货色,自来就是服侍他的,还不他想怎样便怎样。
    “看着本王。”傅春聆冷冷开口。
    孔妙抬起头来看他,却见他肃着一张俊朗容颜,相处久了,她竟然也习惯了男人的阴晴不定。媚笑着,把手插进对方的亵裤中,抓住那肉棒揉搓起来:“王爷这物事生的真大,奴家可馋了好久,快些来肏奴家吧。”
    龙柱下的囊袋也被攥进掌心揉捏。
    风骚放浪的模样看得傅春聆越发热血上涌,胸腔里顿时腾起一道热火,手上力道便越发狠了,握住那盈盈腰身,一手往双腿间的萋萋草地抵轧过去,定了心要去惩罚她那里。

本文网址:https://www.nanyou16.com/book/41384/1000890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nanyou16.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