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友文学 > 古代言情 > 折春欢(高H) > 17(上)去床上……做什么?

17(上)去床上……做什么?

推荐阅读:我在美漫开武馆大明之风骨重生七零,我把糙汉老公拿下了神秘消失的女主播们仙歌离万界邪尊我的修炼实际与众不同吕子恒萧凌蓉穿越之黎明之后爱上你我的修炼时间和人不一样吕子恒萧凌蓉邪魔纹身:开局纹身十大阎罗

    回了房间,孔妙简单洗漱,换了一身干净衣裳,又把换下来的脏衣服拿到院子里清洗。
    夕阳西下,天光渐渐暗下来。
    呼哧呼哧用木棒捣着衣服,擦了擦额头的汗,正洗得起劲,一个略带讥讽的声音从身后响起。
    “不是勾搭上傅王爷了吗,怎的还劳驾您亲自洗衣服啊?”
    孔妙的心头漏跳了一拍,回眸笑道:“若兰姐姐说什么?”
    若兰:“少跟我装傻,方才我看见傅王爷的马车送你回来。”
    孔妙强装镇定:“今天我去寺庙上香,碰巧遇到傅王爷,他好心送我回来的。”
    若兰讥讽:“一手吊着池公子,一手又抓傅王爷,小蹄子,你胃口真是大啊。”
    孔妙道:“若兰姐姐太看得起我了,我哪来这本事。”
    若兰道:“别装了,池公子若知道这事,一定觉得恶心,必然弃了你。”
    孔妙抿着唇,不知该如何作答。
    “心虚了?”见她不说话,若兰又道,“啧啧,你这么有本事,花魁怎么没让你来当?”
    孔妙握着木棒的手紧了紧,灿然道:“姐姐真是冤死我,傅王爷只不过顺道送我回来,本是一片好心的事,怎么到姐姐嘴里就成了如此龌龊之事?”
    若兰像只鳖一样在咬住她不放:“怕是借上香之名,行勾引之事吧?”
    语气三分尖酸,七分嫉妒,但仔细一听,更像是发自心底的鄙夷。
    “柳青青要是知道你勾引傅王爷,她会怎么对付你呢?”眼底闪过一丝奸计的光芒。
    孔妙皱眉,为了不激怒她,笑道:“若兰姐姐不要说笑,王爷他哪能瞧得上我?”
    若兰见她死鸭子嘴硬,冷笑道:“狡辩也没用,傅王爷这样心高气傲的人,如果不是你们有了一腿,他怎么会这么好心专程送你回来。”
    孔妙因为底气不足,语塞住,仿佛做了亏心事。
    虽然确实做了。
    暗道不好,若兰这小蹄子揪住她的小辫子,怕是不会轻易放过她。
    柳青青原就视她眼中钉,万一撬墙角的事捅到她跟前,自己铁定是吃不了兜着走!不被折腾得褪一层皮都算是好的,就算悄没声儿的折腾没了,也不会有人出来为自己说一句话。
    若兰幸灾乐祸:“这次你还不死定!”
    孔妙心思转了好几个来回,很快镇定下来,决定先安抚住她,便露出几分讨好:“我的好姐姐,你非要说我勾引,可傅王爷何等风流人物,怎么会看上我这种毫不起眼的小妓子,你这话说出去也要有人信呀。”
    “若兰姐姐真要去告状,妹妹也拦不住,不过毕竟咱们姐妹一场,何必为了一件小事闹得不开心呢?”孔妙笑盈盈道,“我们可以有其他解决方法嘛。”
    若兰自认占了上风,睨她一眼:“解决?该不会想拿你房中那些寒酸东西堵我的嘴吧?”
    “这……”孔妙一时还真想不出个法子来。
    “不如这样,”若兰目光流转,“下回池公子来,你把他引到我房里。”
    “可要是池公子不愿意呢,我也不能把他五花大绑了过去啊。”
    若兰没好气地戳了戳她的脑门,咬牙道:“你不会想个法子吗?倒是把你平时勾引男人的机灵劲儿使出来啊!”
    孔妙无可奈何之下,只能暂时应允:“好吧,不过我只能把人带去,至于他肯不肯留在你那儿,我就不能保证了。”
    “不用你操心,我自有办法让他留下来,”若兰从鼻子里哼出一声,“别以为跟池公子睡过几次就得意忘形起来,本姑娘还能输给你?!”
    孔妙讪讪地:“姐姐天生丽质,何必自降身份与我比呢?”
    若兰眯了眯眼睛:“若不照做,可别怪我不念姐妹情分。”
    孔妙在心里翻了翻白眼,心想我能跟你有什么姐妹情分,嘴上道:“知道。”
    “知道就好,现在可以滚去洗你的衣服!”若兰朝她翻了个白眼,扭腰去了。
    回房时,房门是开着的。
    进门就见池清修坐在桌边,手里拿了一件玄色衣服,低着头,若有所思。
    他手里拿着的是傅春玲的衣服。孔妙心头一跳——原本想还回去的,可出于私心还是留了下来。
    “池公子,你来了。”微笑着迎上去。
    池清修放下衣服,看向她:“去哪儿了?”
    见他脸色不大好,孔妙道:“您来也不让人来通知一声,奴家去给您倒茶。”
    “不用,”池清修道,“这些天我没来,你过得如何?妈妈可有强迫你接客?”
    孔妙目光微微闪烁了一下:“没有。”
    “这衣裳是何人的?”池清修脸上依旧是微笑着,“男子款式,应该不会是你穿吧?”
    孔妙吞吞吐吐道:“是我捡的。”
    “捡的?”池清修问道,“你捡它做什么?”
    孔妙开始胡诌:“公子你看这上头的金线做工,要是转手一卖,能卖不少钱呢。”
    池清修明显不信,沉声道:“说实话。”
    孔妙捏了捏他的脸颊:“我的池公子,吃起醋来真可爱呢。”
    池清修握住她不老实的手,微微皱眉:“别和我打浑。”
    “公子怎么就不信奴家呢,真是捡来的。”孔妙理不直气也壮,“你总也不来,还不让奴家接客,倘若什么都不干,清是清闲了,但岂不喝西北风?”
    池清修倒是没想到这一层,不禁感到啼笑皆非。也顺利让他转移了话题。
    “上次给你的两张银票呢?”
    “那钱妈妈要抽走一大半,我自己也要置办一些新衣裳,还有胭脂水粉,买完之后已经不剩多少了……公子可是觉得奴家花钱太厉害了?”
    闻言池清修心中起了一丝愧疚和怜意,将她搂到怀里坐着,很亲昵的笑道,“说这些作什么,没了再给。放心,既跟了本公子,自然亏待不了你。”
    孔妙用指尖绕着他的发丝:“公子,前几日我在外头看到你了,身边还跟着一位小姐。你待她真是体贴温柔呢,是你的妻子吗?”
    池清修没想到她会如此问,愣了愣,坦白道:“她……我与她有婚约,是家里长辈定下的。”
    孔妙笑道:“她好漂亮,叫什么名字?”
    “沉君怡,沉尚书家的千金。”
    “公子与她郎才女貌,跟画上的人物似的,真是登对的很呢。”
    池清修仿佛是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欠身过去嗅了嗅她柔软的额发,闻得香气绵绵,微笑道:“好香,沐浴过了?”
    孔妙点点头,欣喜道:“是奴家刚买的茯苓柔发膏,才用了几次,头发就顺滑许多,往常总是看苑里的姐妹用,个个头发跟绸缎似的,羡煞奴家。就是价格昂贵,只一瓶要好几十两银子呢。”
    池清修嗅着嗅着就吻到了她的耳根,又往颈项处:“无事,都算我的。”
    “多谢公子。”孔妙觉得男人肌肤滚烫,喷出的气息都是炽热的,忍不住缩了缩脖子。
    “怎么了,这里怕痒?”池清修沉沉笑的暧昧。
    孔妙是真没想到他今日会过来,若换了以前,她定然受宠若惊,迫不及待与他厮缠在一起,只不过不久前刚被弄完一场,骨头都快散架了,若再来一次,就是铁打的身子也吃不消。
    这时,池清修又在她的背脊上抚了两下,孔妙抬起眼,见他目光几乎可以说得上柔和,她当然懂这眼神里的含义。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总不可能一直大眼瞪小眼。心思飞转,正想寻个由头回绝,池清修在她耳边道:“我抱你起来?”
    “抱、抱奴家做什么?”
    “去床上。”
    “去床上……做什么?”
    “做你想做的事。”
    孔妙的脸登时一红,什么叫做她想做的事,好像他就不想一样。
    粉面桃腮,一双眼睛水汪汪的。池清修不觉起了逗引的心思,用抱小孩的姿势,将她整个人腾空抱了起来。
    孔妙猝不及防,轻呼一声,下意识的就抬手去揽他的脖子。
    ---
    跟男二的肉肉来了哦

本文网址:https://www.nanyou16.com/book/41384/1000890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nanyou16.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