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友文学 > 古代言情 > 折春欢(高H) > 16(下)马车paly蜜液飞溅

16(下)马车paly蜜液飞溅

推荐阅读:风起淮北重生之大叔文豪家神天之巅我家将军是个病秧子网游之双面阎罗斩妖除魔从穿越课本开始唐晚乔晏北珩七零二婚:糙汉老公夜夜哄仙道方程式我有座星系为何这样穷

    马车内,肉体拍打撞击声、呻吟声不绝于耳。
    傅春聆的额头沁出一层薄薄的细汗,狠狠地连撞在花心上,几乎每一次都是一插到底。
    “王爷,奴家不行了,呜呜……”这个时候,小穴突然猛烈痉挛了几下。
    男人不由稍稍停下,享受着被嫩穴紧紧收缩的快感。
    “抱紧了,拿出那晚你纠缠男人的本事来。”
    看着她虚脱无力的娇弱模样,傅春聆轻笑,探头过去吻住了她,另一手托住她的后脑勺,将这个吻加深,吻了一会儿,又继续开始身下的律动。
    孔妙不由自主的夹紧双腿,轻摆腰肢,身体被男人肏得一耸一耸的,蜜液被带出,飞溅得到处都是,胸前双乳更是随着她的狂摆,不断地弹跳着。
    傅春聆咬牙笑道:“骚货,喜欢本王这么肏你吗?”
    孔妙陶醉的闭着眼,死死攥着他的衣襟,一副羞愤难奈的模样。
    说她骚,偏是骚得这样毫无心机,所以更加显得勾人。
    傅春聆喉头攒动,伸手用力掰过她的下巴,歪头重重吻上去,急切又热情,身下猛烈挺动,大力的插入到最深处。
    就这样抽插了几百下,一股热浪急射而出,痛快地射入孔妙的花心深处。
    孔妙被灼烫得娇躯一阵颤抖,满足地嘤咛。
    *
    良久之后,云散雨收。
    傅春聆重又恢复了镇定。
    见女人娇喘吁吁的瘫软在他怀里,轻轻勾了下唇角:“舒服了?”
    “王爷勇猛如斯,奴家真想拜倒在您的脚下呢,哎哟,嘶……”马屁还没拍到腿上,忽然哀哀叫唤一声。
    激情的余韵散去后,孔妙只感觉肉穴火辣辣一片,都不像是自己的了。
    “怎么了?”
    “奴家那里……有点疼呢。”
    傅春聆听得不觉失笑,弯起食指刮了一下她的翘鼻,调笑道:“贪吃又怕烫着嘴,嗯?”
    “还是怪本王不怜香惜玉了?”
    孔妙摸了摸鼻子,道:“不敢。”
    “还以为你喜欢粗暴一点的,”傅春聆仿佛心情很好,用指尖抹去她眼角的泪,笑得意味声长,“那下次温柔一点?”
    孔妙愣愣地看着眼前这张雪白俊美的脸庞,心想谁说只有肌肉壮汉在床上才勇猛,瞧瞧人家傅王爷,斯斯文文,秀气得跟朵花儿似的,不照样能把女人干得哭爹喊娘?
    傅春聆见她眼角湿润,软得能掐出水儿来,暗骂一声“骚货”,伸手用力掰过她的下巴,歪头吻上去。
    又是好一番纠缠。
    “本王不在的日子,你接过几个客人?”唇齿缠绵间,傅春聆突然问出这样一句。
    孔妙愣了一下,道:“奴家只给过您一个人。”
    傅春聆:“老实回答,不许撒谎!”
    瞧他这样子,仿佛不给他一个满意答复,只怕会没完没了。
    还不等孔妙回答,傅春聆又不甚在意笑起来:“罢了,不回答也没关系,你睡过多少男人,本王根本不关心。”
    好不容易把他哄好了,孔妙哪敢忤逆,接着他的话茬说:“对对,王爷说的对。”
    傅春聆勾唇冷冷一笑,攥住女人手腕,稍一用力就把她掀翻下来,又恢复一贯在人前清冷的高高在上的姿态。
    发什么病啊,怎么又生起气来了。
    孔妙揉了揉被摔疼的手腕,正要说话,被外面勒马的声音打断:“王爷,怡兰苑到了。”
    傅春聆完全没了刚才的柔情蜜意,冷酷无情道:“下去。”
    孔妙暗暗撇了撇嘴,好一个拔吊无情。
    想起什么,又小跑回来,冲马车里的男人笑:“王爷,那个……”
    见她吞吞吐吐,傅春聆了然似的笑笑,掏出一迭银票。
    但女人并没有要接的意思。
    “不够?”微微蹙眉。
    孔妙很想问问他还记不记得自己,但话还未问出口,就又咽了回去。仔细回想起来,和他仅有的交集也只是少时林中的那次相遇,那样狼狈,其实算不上美好,或许他也早就把自己遗忘了吧。
    而今她沦落风尘,两人之间的身份更是悬殊,实在是云泥之别,说句难听的,他那样高高在上的一个人,即使有些许零碎记忆,恐怕也会对她避之不及。
    念念不忘的人,只有她罢了,可怜又可笑。
    梦里的那个少年,最终只能幻化为一个朦胧而美好的影子,留存在她的脑海里。
    孔妙顿了顿,指指他腰间,羞答答的笑道:“王爷可以把那个给我吗?”
    傅春聆低头,见她指着的正是自己佩戴的比目玉佩。
    反应过来之后,便在心底嗤笑一阵,倒是个识货的。
    他自然知道以这女人的身价,几两银子便可打发,不过因着对她有几分不清不楚的好感,再加上方才发泄过,耳根身心俱是慵软,比起自身的舒服,一块玉而已,也就谈不上什么了。
    不以为然地笑笑,随手解下:“喜欢就拿去吧。”
    孔妙欣喜若狂地接过,没想到他真的会答应给自己。
    上等的和田玉,价值不菲。
    可能会让傅春聆觉得自己贪婪,但她真的想要一件他的贴身之物。
    “谢谢傅王爷。”捧着玉佩,孔妙仰头冲他一笑。
    笑容仿佛有着某种感染力,傅春聆也不自觉地弯出一个浅淡笑意:“满意了?”
    孔妙朝他飞了一个媚眼:“王爷何时来,奴家都焚香沐浴等你。”
    傅春聆放下车帘。
    大约是白日的应酬消耗不少精力,方才又做了那一番激烈运动,体力上似乎有些不支,慵懒地将身体靠回柔软的垫子里。
    一直目送着马车离开视线,孔妙才恋恋不舍朝门里走去。

本文网址:https://www.nanyou16.com/book/41384/1000890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nanyou16.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