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推荐阅读:科技强国:国宝竟是我自己满级悟性,手搓超脱道果!我以神明为食一剑一酒一乾坤陈启林苏荷穿越1938独家偏爱:靳教授请轻轻吻谢清舟江南白骨大圣九转吞天诀

    山间的银杏树分立两旁,尽头,一座恢弘的大雄宝殿矗立在其间,尽显庄严。
    寺内香火鼎盛,香客不断,伴随着香烟袅袅,隐隐有梵音从远处传来。
    孔妙逛了好久,然而并没有见到那个预想中的身影。
    不死心又绕到后院,来回溜达了好几圈,努力装出一副从容表情,想制造一场偶遇。
    但寺前寺后摸了个遍,连男人的衣角都没看见。
    累死了!孔妙气喘吁吁的坐在石头上,用手作扇,来回扇着。
    若兰不是说他们来了安华寺吗,怎么连个人影都没见着?
    难道那蹄子骗她的?还是,她来的不是时候,傅春聆已经离开了?
    “公子,老太爷的身体还没痊愈,咱们就这样出来好吗?”石头后面传来一个男童的声音。
    另一道声音说:“不舒服就去找大夫,我又不会看病,天天让我待在府里,身上都快发霉了。”
    孔妙抬头,看见一高一矮两个身影走过来。
    走在前头的是一名身穿蓝白相间衣裳的年轻公子,五官相当俊秀讨喜。身边跟着个唇红齿白的童子,作小厮打扮,应该是书童或者随从之类的人。
    “也不能这么说,有您在身旁,说不定老太爷的病能好得快一些。”
    “我天天在老爷子面前晃悠,我不烦,他都要嫌我烦了。反正侍疾也不一定非我不可,不是还有大哥二姐吗?让他们来就行了。本公子还想看看外面的花花世界呢。”
    “也是哈,老待在府里确实闷得慌,实在无聊得紧了,阿善就在院子里数树上的大枣子。”
    “那你可真是有够无聊的。我不是送你一本书,让你好好认字吗?为什么不看?”
    “这个,”叫阿善的男童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我有认真学呀,那些字我从头到尾看过好几遍了,只不过它们认识我,我不认识它们罢了。哈哈。”
    年轻公子摇摇头,一副孺子不可教也:“以后出去,不要说是我司马家的书童。”
    阿善跨下小脸,十分委屈地说:“阿善错了,辜负了公子的期望,阿善回去以后一定好好读书。”
    “别说废话,快走吧,傅王爷还在等我们呢。”
    孔妙心里有了一个主意。
    “且慢,前面那位俊俏郎君,可是司马公子?”
    司马深深听到,自然而然地转过身来,一脸狐疑地看向女人:“你认识我?”
    孔妙尽量让自己的笑容显得妩媚一点,扭着细腰走过去:“司马家的小公子,奴家怎会不认得?”
    随便打听一下就知道了,跟傅春聆相交密切的世家公子,又复姓司马的,只有司马家的小公子,司马深深了。
    司马深深的目光不由自主地就落在女人高耸的胸脯上——并非是他好色,而是那个地方太过显眼,以至于让人忽略了她的脸。
    孔妙道:“您这是要去见傅王爷吗,能否带奴家一起去呢?”
    司马深深警惕道:“我们素不相识,为何要带你去。”
    说完不搭理她,就要往前走。
    “哎,等等,别走啊,”孔妙赶紧往他面前一拦,“实不相瞒,其实奴家仰慕公子已久!”
    司马深深确定自己是遇上疯子了,不等他有反应,阿善小鸡崽护食似地拦在两人中间,又伸手去推搡孔妙:“你这个疯子,从哪儿冒出来的,离我家公子远一点!”
    孔妙见这招不管用,索性把话说开了:“公子英明,其实奴家是想去见傅王爷。”
    司马深深这下连眼神都不给她,绕过她继续走。
    这个痴心妄想的疯女人,傅王爷是她想见就能见的?
    “奴家见他,是去讨要嫖资的,他欠我一百两没给呢!”
    不好意思啊傅王爷,暂时委屈你充当一下嫖妓不给钱的无赖啦。
    司马深深果然停下脚步,吃惊的看向她。
    一旁的阿善也是同样的表情。
    “傅王爷怎么会是那种人?你这女人莫要胡说八道。”
    “奴家可没胡说。”孔妙从小包袱里抖出一件玄色的华丽外袍。
    “你再胡搅蛮缠,我不客气了。”司马深深嘴里说着不信,眼睛却不由自主的飘向那件外袍,不禁一愣——那的的确确是傅春聆的衣服。
    这回不信也得信了。司马深深道:“傅王爷他、他怎么会欠你那种钱?”
    孔妙半真半假说了起来:“那天晚上在怡兰苑,傅王爷喝醉了,死活拉着奴家不松手,哎,奴家就是干这行的,这种事怎么拒绝?所以无奈之下就顺着他的意思。我们回了房间,奴家先是帮他脱了衣服,又脱了靴子,然后我们就躺到床上,再然后我们就……”
    “行了行了,这种事情你不用跟我说得这么仔细。”司马深深连忙摆了摆手。
    起了头,孔妙很自然的就继续胡诌下去:“他睡了奴家就拍拍屁股走人了,司马公子,您评评理,天下哪有这便宜占?就算天王老子来了也得付嫖资,您说是吧公子?”
    司马深深摸摸下巴,道:“你方才说,他喝醉了酒,拉着你不放?”
    孔妙对着他一点头,心不跳脸不红:“是。”
    司马深深道:“可是王爷他,从不喝酒啊。”
    孔妙眼珠一转,笑道:“那或许是他喝了别的什么吧,不过他睡了奴家,此事千真万确,不信你可以当面问问他去。”
    司马深深自然不敢当面问。
    长到这么大,他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不禁升起看好戏的想法。
    “若真如你说的那样,那本公子就权当做个好人吧。”
    见他同意,孔妙心下一喜,又不敢表现出来,期期艾艾道:“这钱若是不要来,万一他在奴家肚子里留了种,奴家没钱买打胎药,时间长了可就麻烦了。因此这才厚着脸皮求公子相助。”
    ---
    宝宝们知道有哪些好用的梯子吗?翻墙翻的好辛苦(?﹏?)

本文网址:https://www.nanyou16.com/book/41384/1000889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nanyou16.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