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推荐阅读:叶北辰周若妤山河阴阳葬逆界封神快穿成反派大佬的女儿后我躺赢了娇软美人每天都在修罗场蹦跶综漫-抽卡吗,骚年法力无边高大仙纨绔打脸逆袭中[穿书]名门妾学霸之寻常故事

    翌日清晨。
    孔妙随意挽了一个发髻,背着小包裹,素面朝天的出了怡兰院。
    街市上,行人车马摩肩接踵,川流不息。
    孔妙因为方向明确,所以丝毫不曾留意身边的热闹,径直来到一家店铺。
    “掌柜的在吗?”
    “来了您。”里堂的布帘一掀,一个续着两撇小胡子的中年人走了出来。
    “姑娘要买什么首饰?”
    “我不买,”孔妙把背上的小包裹解下来,笑道,“这有些品相不错的好货,您给掌掌眼?”
    原本笑眯眯的脸,立马换上了一副不屑的表情,“想推销便宜货,出门左拐。”
    孔妙也不在意他话里的轻蔑,将小包裹往前推了推,笑着说:“先别急着赶我啊,劳您架给瞧瞧呗。”
    “没看到这里是什么地方吗?我们百花阁可都是给贵妇小姐们提供珍宝首饰的,全部出自名师之手,就你这些小玩意儿……”
    小胡子不以为然地拿起一件看了看,忽然睁大眼睛,一脸吃惊,“哟!这……”
    孔妙笑了笑:“如何?”
    “容我仔细看下。”
    小胡子转了转小眼珠子,咳嗽一声:“既然你诚心卖,那我就勉为其难收下吧。至于价钱嘛……”
    “你诚心说个数,我也不多要。”
    “一百两。”
    孔妙道:“一百两?有没有搞错,光你手上这件金钗就不止这个价了!”
    小胡子慢悠悠地说:“再值钱那也是二手物件了,难不成还想原价收回?我这里是开门做生意的!”
    孔妙掏出帕子,一边抛媚眼一边抽泣:“奴家的大掌柜,奴家的好哥哥,您就行行好,再给奴家多加一点吧,您瞧瞧我这可怜见的。”
    小胡子面无表情:“嫌给的少啊,嫌少去别处,别在这里挡我生意,走走走。”
    孔妙见装柔弱不管用,暗骂一声奸商,把眼泪一收,拎起小包裹就要走。
    将要出门时,后面传来:“再加一百两。”
    “成交!”
    “等着,我去拿钱。”
    孔妙坐下等着,见旁边有招待客人的茶水,不客气的给自己倒了一杯。
    一边滋溜喝着,一边高兴的晃着两条细腿。
    一会儿拿到钱就去买几身合适的衣裳,说起来她好些年没有买新衣服了,先前从二手店淘来的旧衣服都已经太小,尤其是胸那里,勒得慌。
    然后再去买几样胭脂水粉。
    这时,门外进来两个人。
    孔妙眨巴眨巴眼睛。
    “听说这家的首饰很不错,我家大姐姐成亲时的行头都是在这儿置办的。”女子清丽的声音,带了一丝羞涩,“池哥哥要不要进去看看?”
    “嗯。”
    池清修迈进店铺,身后跟着一个容貌明艳的女子。
    孔妙尴尬的低头,不是冤家不聚头呀。
    “池哥哥,你看这对耳环漂亮吗?”
    “漂亮。”
    “那你帮我戴上去吧。”
    “好。”
    俨然一对恩爱小夫妻。
    任谁看了都会认为他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哟,二位好眼光,这款嵌珠耳坠可是小店的镇店之宝呢,由江南的大师傅纯手工打造,一等一的上乘货色啊!”
    小胡子出来,见了他们一脸的谄媚讨好,转过头来面对孔妙时,不耐烦的银票扔过去,像赶苍蝇一样,“拿了快走,走走走。”
    狗眼看人低。孔妙嘟囔一句,还是笑盈盈道:“多谢掌柜。”
    把银票折迭好,小心翼翼揣入怀中。
    出来之后她在街边叫了一碗甜薯羹,吃完之后抹抹嘴,付了钱,起身往集市走。
    走到一个首饰摊前,拿起一支钗子问:“老板,这个多少钱?”
    “一两银子。”
    孔妙呸呸吐出几粒籽,眼睛瞪的跟牛眼大:“一两银子?你不如去抢好了,你家这钗子是江南大师手工打造的吗?瞧瞧边角粗糙的,还有这珍珠一看就是劣质品,哎哟,上面都裂开一条缝了呢。怎么好意思狮子大开口要一两银子?”
    小贩赶紧打住她:“行行行,姑娘你是行家啊,这样,你说个数。”
    孔妙伸出五根手指。
    “五十文?”
    “五文!”
    小贩断然拒绝:“不行,五文太少了,这个价儿我进都进不来!”
    孔妙道:“那我们各退一步,十文。”
    小贩知道遇着人精了,咬咬牙:“行,十文就十文,给钱!”
    孔妙喜滋滋的把战利品装起来。
    *
    孔妙将前几日浣洗过的衣服一一收进来,迭整齐。
    忽然,手停在一件精工细绣的袍子上,袍脚还用金丝线绣着华美纹饰。
    是那晚傅春聆留下的。
    孔妙把脸贴上去,深深吸了一口气。
    上面还残留着他的气息。
    不由自主的又浮现起之前欢好时,他一边激烈动作,一边与她低笑调情的画面。
    孔妙两耳发烫,几乎要溺毙在这个气息里。
    收拾完衣服,又如往常那样到厨房觅食。
    经过院子时,一阵莺声燕语的说笑声。
    “……那位林公子玩过这么多女人,居然还跟个毛头小子一样,亏得姑娘我经验丰富,才让他又重振雄风。”若兰一脸得色。
    “林公子之前玩的都是清倌儿,那些个嫩雏儿哪懂什么媚招巧技,姐姐的媚骨风情,林公子怕是要知味入髓了。”
    若兰用香帕掩着鼻子,说起自己的床笫之事,仿佛是什么毫无关系的事,笑的前仰后翻:“不是我说,你们别看林公子长得高高大大,其实啊……”
    嘻嘻咻咻一阵低语之后,女人们捂着帕子笑得花枝乱颤,一时间就跟进了麻雀窝似的,叽叽喳喳。
    “我问他进来了吗?他说进来好一会儿了,还问我疼不疼?哈哈,笑死我了。”
    “那可不就是金箍棒掉进了盘丝洞吗,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听说男人的鼻子越高,那床上功夫就越强,那林公子正好是个塌鼻梁,想来这话没错儿!”
    “照这话说,池公子一定很厉害了哦。”
    “你们谁跟池公子相好过,快来说说,他厉不厉害?”
    “问妙妙去,苑里就她被池公子睡过。”
    “那个小蹄子,问她什么也不说,嘴巴夹得比屁股还紧!”
    “别说池公子了,你们发现傅王爷的鼻子没有,那家伙又挺又直的,肯定器大活好!”
    “你试过了?”
    “我倒是想试,可没那机会!若真有机会,老娘定让他欲仙欲死!”
    “我呸,你们一个个女中色胚,聊这些臊不臊得慌啊?”
    “有什么关系,院子里就我们这群姐妹,能被谁听了去?”
    “你们一个个没事干了?大白天的说这些闲言骚语。”妈妈顶着一张死白死白的脸,嘴里叼着一根用纯金打造的长烟杆,从外面走进来。
    “哎呀,我的好妈妈,姐妹们就是闲着无聊,坐着一起唠唠嗑嘛。”若兰笑眯眯的迎上去。
    妈妈悠悠道:“青青呢?让她来我房里一趟。”
    若兰回道:“不巧,她现下不在苑里。”
    “不在?”
    “对呀,傅王爷一大早就过来把她接去了安华寺。”
    “既是如此,”妈妈长烟杆一指,喝道,“你们赶紧散了,围在这里像什么样子!该练琴的练琴,该学诗的学诗,老娘这儿不养闲人!”
    “是。”
    人群顿时作鸟兽散。

本文网址:https://www.nanyou16.com/book/41384/1000889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nanyou16.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