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推荐阅读:大明之风骨重生七零,我把糙汉老公拿下了神秘消失的女主播们仙歌离万界邪尊我的修炼实际与众不同吕子恒萧凌蓉穿越之黎明之后爱上你我的修炼时间和人不一样吕子恒萧凌蓉邪魔纹身:开局纹身十大阎罗陈启风水小说黄帝秘藏

    月轮挂在夜空。
    “公子先擦一下脸,奴家去铺床。”
    “嗯。”
    趁她铺床迭被的功夫,池清修环顾了一下房内。
    房间不大,洁净朴素,除了桌椅小床,能摆下的东西不多。唯一的亮处,便是窗口一盆开得正艳的花儿,给寡淡的房间添上几分明媚。
    原以为像她这种艳俗女子,房内摆设就算不是鲜艳华丽,至少也该是大红大紫,未成想她住的地方却是这样朴素。
    孔妙不知他此刻的想法,若知道,定然要哭诉冤情一般,好好的卖一番惨。
    将床衾一角掖了掖,孔妙曼声道:“公子,床已经铺好,可以……歇息了。”
    池清修站在那里,没有动作。
    “公子?”孔妙又叫了一声。
    “对不起,在下走神了。”池清修狠一狠心,还是决定明确拒绝,“姑娘,我……”
    “呀~~~”
    孔妙原地蹦起,惊恐的指着角落,“有蟑螂!!”
    池清修眼明手快的拿过帕子,把蟑螂抓起来,扔出窗户,最后电驰风掣的关好窗子。
    一系列动作干脆利落。
    “姑娘别害怕,蟑螂已经被在下扔出去了。”
    “吓死奴家了。”孔妙扶着额头,晕晕乎乎的倒在他怀里。
    池清修道:“我扶你到床上躺着。”
    扶着孔妙躺下,又细心的为她盖好被子,做完这一切之后,说道:“你好好休息,在下先走了。”
    “等等,”孔妙见状连忙爬起来,抓住他的衣角,“我们还没有……奴家还没服侍过公子,公子怎么就要走了?”
    池清修有些苦恼的微微蹙眉,不知该如何回答。
    “公子是嫌弃奴家吗?”孔妙含了几分委屈,泫然欲泣道,“公子不知,你这一走,奴家怕是活不过今晚。”
    “为何这样说?”
    孔妙暗暗的掐了一下大腿,哽咽似的喘气一声,眼泪随之流了下来,滔滔说起自己的苦命身世,又说起自己在怡兰苑如何如何难过,如何如何备受欺凌。那话说的凄凄惨惨,简直让闻者落泪。
    “若是接不到客人,妈妈一定会打死我的。”
    池清修露出几分怜悯之意,微微沉吟道:“那我再待一会儿吧,你也好交代。”
    孔妙抬起婆娑泪眼,笑着道:“天寒,公子还是到床上来吧。”
    说着蹲下身就想替他脱去靴子。
    “我自己来。”顿了顿,解释道,“在下不习惯陌生人接触。”
    孔妙娇笑道:“一回生二回熟三回共床头。公子到了这儿就别害羞啦。”
    池清修打量着跪在地上的女人:“你一向如此吗?”
    “一向什么?”
    池清修仿佛是在措辞:“对刚认识不久的男人……谈笑风生。”
    “公子这话问的,您以为奴家是干什么的,”孔妙把眼睛都笑成月牙儿样,“若是奴家少言寡语,客人们岂不少了许多乐趣。”
    池清修像是看到了什么不该看的,红着脸移开视线。从他这个角度看去,正好可以看到女人领口处一大片的白腻肌肤,胸前那一道深沟若隐若现,引人遐想。
    “奴家的功夫不比其他姐妹差,一定把您伺候舒服。给奴家一个机会吧。”孔妙对着他的耳垂幽幽吹了一口气。
    池清修顿时起了鸡皮疙瘩,还未来得及说什么,就被一具柔软身躯扑倒在了床榻上。
    “你……”
    孔妙低头近乎乞求的道:“池公子,让奴家伺候您一回吧?”
    池清修凝噎,但又做不到推开她,问:“你一天要接几个客人?”
    “您是奴家接的第一位客人哦。”
    池清修双眉微挑,不大相信的样子。
    “今年多大?”
    “十、十八。”
    “来怡兰苑多久了?”
    “已有四五年,”都这时候了,这男人怎么还有闲心聊天?孔妙闷闷道,“之前在后院干活,妈妈看奴家有些潜质,便让挂了牌。”
    池清修笑笑,随口道:“的确有些潜质。”
    隔着薄薄的衣衫,能感受到那凹凸有致的玲珑曲线。长长的脖子,细细的腰,乳丰臀圆,整个身架之美妙,相信没有哪一个男人能够把持得住。
    “春宵苦短,不要浪费。”孔妙大着胆子靠过去,紧紧贴附着他,吐气如兰。
    池清修依旧纹丝不动:“你一个姑娘家,倒是比男人还急。”
    这种时候换一般男人早就扑上来了,可池清修气定神闲,仿佛真要跟她来一场聊星星聊月亮的促膝夜谈。
    “公子在床上有什么避讳吗?”孔妙继续挑逗着他,就不信这个男人不动心。
    “没有。”
    “有什么喜好吗?”
    “没有。”
    “要不要奴家去取些助兴的东西来?”
    池清修无奈道:“不用,本公子还没到用那东西的地步。”
    孔妙嘟哝,那怎么跟个坐化佛一样,还不是不举。
    “公子要自己宽衣,还是奴家帮您?”孔妙不气馁,说着就要伸手碰他的衣襟。
    池清修忍无可忍,抓住她的手,翻身将她压在身下。
    高大的身影在头顶笼罩下来,孔妙既期待又紧张,热浪一波一波往脸上涌。大而明亮的眸子,满怀希望地抬头望向他。
    只要能接到客人,她就不会被赶出怡兰苑了吧?
    池清修似是恍惚了一下,微微眯起眼:“姑娘……你与在下的一位友人很像。”
    “友人?”孔妙笑道,“是心上人吧?”
    池清修被她的话弄得呆愣了那么一刻,似乎想否认,又说不出口。
    “既然长得像您的故人,那不妨把奴家当作她,稍稍慰藉一下吧?”孔妙伸出两只手环上他的脖子,吐气如兰,“好吗,池公子?”
    鼻端满是女人温暖馨香的气息,池清修微微失神,攀上自己的那双手皓白如玉,身下是柔软无骨的身躯,而那张相像的面容,就如同一簇点燃了情欲的小火苗,让他口中干燥,忍不住舔了舔嘴唇。
    池清修闭了闭眼睛,强行推开怀中的女人。
    身上的重量骤然轻了,孔妙黯然的垂下眼眸,还是不行吗?
    “抱歉。”池清修举手覆在太阳穴上揉了揉,似乎有些烦恼。
    孔妙道:“公子不必内疚,奴家自知样貌简陋,不得公子欢喜。”
    池清修忙安慰:“并非你的错,是我的问题,真的不怪你。”
    起身正要走,忽然想到什么,从怀里拿出一张银票塞给孔妙:“今晚出来的急,钱带的不多,这些你拿着。”
    孔妙微微惊讶,紧紧攥着银票:“这可如何是好,我们什么都没有做呢,奴家可不能白白拿这钱。”
    池清修轻咳两声,道:“这钱你先拿着,过几日我再来找你。”
    孔妙眨了眨眼睛:“真的?”
    池清修点了点头。
    “过几日,那到底是过几日呀?”
    “你等着就是。”
    说完像是后面有吸人精血的女鬼追赶似的,迈开步伐匆匆离开了。离去前还不忘帮她掩好房门。
    留在房里的孔妙,捧着银票笑得合不拢嘴,什么也不用做就能得一百两,这等好事居然发生在她身上。
    狠狠掐了一下自己,好疼,不是做梦。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本文网址:https://www.nanyou16.com/book/41384/1000888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nanyou16.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