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推荐阅读:娱乐大亨穿越之魔神重生后,叛逆夫人成了撒娇精无双龙主万界食材屋此间的水浒天下第二高手退休后,我给男主当系统奏蝉鸣末日之道同本源

    暮色渐浓。
    白天还安安静静的怡兰苑,此时已是一派灯火通明的繁华景象。
    柳娇花媚,浪语调笑。
    “咏蛾、思思、若兰,快出来迎客,贵客来喽~~”
    “妙妙,”妈妈尖锐的嗓音传遍了整个院子,“死丫头磨蹭什么,今儿第一次上牌,给老娘机灵点!还有你们,都给我打起精神来,好好伺候各位老爷。”
    催魂呢。孔妙嘟哝一句,嘴上应付着,拿起粉扑在脸上狂拍,然后把一朵硕大的俗得不行的牡丹花插在头发上。
    铜镜里映出一张死白死白的脸,鲜红鲜红的唇。
    孔妙满意的站起来转了转。
    她五官平平,琴棋书画样样不会,唱个小曲儿还跟驴叫似的,但好在身材不错,前凸后翘,走起路来很是有些风情。
    从后面看,也能迷倒一大片男人。
    资质普通也没关系,她一开口说话倒也是个活泼的,又有那么一点小风情,简单点来说,就是嘴甜、胸大!
    虽然第一次接客,孔妙没有怯场,扶了扶头上的牡丹花,像只进入花丛的蝴蝶般飞进了那一处娇笑清歌、淫言狎语的风月所。
    “张员外,许久日子没见了。”
    眼尖看见一个浑身肥肉的男人,挥着帕子软绵绵地朝他身上靠去。
    张员外正兴致勃勃,忽然眼前一花,就见一个满脸涂着白粉的女人朝自己倒来。
    这胖子看着圆圆胖胖,动作倒是灵活,往身边一躲。
    孔妙扑了一个空,娇嗔道:“员外,奴家投怀送抱您也不接着点,一点儿都不怜香惜玉。”
    虽然嫌弃她姿色粗陋,但送上门的豆腐哪有不吃的道理。张员外打量了一下眼前凹凸有致的身材,嘿嘿笑道:“这不是妙妙吗,也出来接客了?啧啧,这打扮起来都认不出来了。”
    孔妙跟他打情骂俏了一会儿,攀上他的肩膀,瞟了瞟上头的房间,暗示道:“员外,春宵苦短,不如咱们去楼上的厢房?”
    张员外挑挑眉:“别急啊小婊子,今晚有你好受的,不过一会儿我还有正事,你先去旁边等着。”
    即将到嘴的肥肉孔妙哪肯放过,绞着小手帕,泫然道:“员外要是瞧不上我,直说便是,何故找这些莫须有的由头打发我。不理你了,奴家找别人去。”
    张员外被她撩拨得心发痒,胖掌掐了掐她的细腰,一脸淫.笑道:“莫非连爷的银子都不理了?啧啧,这手感,胖了不少啊。”
    再胖也没你胖啊!这个死猪真是一点都不懂怜香惜玉,疼死老娘了!孔妙暗暗翻了个白眼,忍着恶心,捏着嗓子说道:“真讨厌,说人家胖不理你了。”
    张员外笑呵呵的摸出几粒碎银子:“这样还理不理爷了?”
    一看到银子,孔妙的眼睛就发亮,朝他抛去一个媚眼:“哎哟我的郎君,您玉树临风、风度翩翩,翩……翩翩君子!奴家仰慕都来不及,怎么舍得不理您呢?”
    张员外被哄得十分高兴,哈哈大笑,搂着女人来到一间略为整齐的包厢。
    “员外今日约的哪个小妖精,奴家倒要瞧瞧眼。”
    “莫胡说,我约的是池公子,等下进去可不要乱说话。”
    说完,打开门径直走了进去。
    “哎呀,抱歉抱歉,池三公子,我来晚了。”
    孔妙也跟进去。
    房间里已经坐了两个青年。
    一个着大红麒麟金缎,浓眉大眼,清瘦英朗。张员外喊他池三公子。
    坐在旁边的另一个男人则穿得低调许多,但气质出众,身上那一股沉静儒雅之风,与勾栏之地格格不入。
    孔妙进门第一眼就注意到了他。
    看了看他,又看了看那个脑满肥肠的张员外,不禁在心里感叹一声,真是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丢啊。
    入座的时候,偷摸的对他抛了个媚眼儿,然而那人神情严正,全然没有注意到。
    “张自栋,你这房间选的倒是不错,雅致。”浓眉大眼的男人道。
    张员外受宠若惊的道:“冯公子满意就好。”
    “冯三,你说带我来找乐子,就是来此处?”
    冯三公子嘿嘿两声,对他道:“你少揣明白装糊涂,全京城最大的乐子不就在怡兰苑吗?不到这儿来,还要去何处?”
    张员外笑道:“池公子是个正人君子,想必甚少来此处吧。”
    “在下第一次来。”池清修倒了一杯酒,执杯在手,并不喝。
    “你不喝我喝,渴死我了。”冯三公子夺过他手里的杯子,仰头一饮而尽,砸了咂嘴道,“真是燥热。”
    池清修瞥了一眼他,道:“急火攻心,少喝点。”
    冯三公子哈哈大笑,一手搭在他肩上:“都跟我来这儿了,你就收起那副君子风吧,说说咱俩今天玩些什么好?”
    “什么玩什么?”
    冯三公子冲张员外扬了扬下巴:“老张,你怎的如此没有眼力见儿,自己搂着个妞,让我兄弟二人在这里大眼瞪小眼?”
    张员外连忙赔不是:“是小人疏忽了,我这就去安排,两位稍等片刻,我亲自去挑几个姿色上乘的姑娘来。”
    说完就往外走,明明肥胖的身体却十分灵活,一个眨眼就不见了。
    房间内就只剩下了三人。
    不知道是不是孔妙的错觉,总感觉对面有一道视线正在盯着她的脸。
    孔妙在脸上调动出了一个笑容,冲他眨了眨眼睛。
    两人对视了一瞬,池清修慌忙移开视线,垂下眼帘。
    好纯情啊,该不会是个处男吧?为了不让气氛冷却下来,孔妙取过酒瓶给他们斟酒:“两位公子生得真俊俏,能与你们同桌共饮,奴家三生有幸。”
    冯三公子对她不感兴趣,倒是池清修做出了回应:“不敢当。”
    孔妙见他有回应,心下一喜,觉得有戏,于是立刻道:“池公子,您头一次来这儿,有什么喜欢吃的东西,或是忌口的,都可以跟奴家说,以后常来常往嘛,您只需吩咐奴家一声,奴家一定给您安排妥当。当然,安排其他的也是可以的。”
    大约是听出了她的话外之音,池清修微笑着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是不是自己太心急,吓着他了?饶是孔妙这么脸皮三尺厚的人,不禁也微微羞红了脸。
    老话说的没错,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孔妙干笑一下,扶了扶头上的牡丹花儿。
    “姑娘芳名是?”过了一会儿,池清修问。
    她不说话,反倒让池清修开了口。
    孔妙嫣然一笑,道:“回公子,奴家叫妙妙。”
    “这是你的花名,还是真名?”
    “是真名,奴家姓孔,单字一个妙。”
    “妙妙,”池清修眼中漾着笑意,“确实妙。”
    “公子谬赞了。”孔妙将香帕挥出一个好看的弧度,半遮在鼻端,摆出一个娇羞模样。
    既然他不吃热情奔放那一套,那就换个方式。
    “家中可有孪生姐妹?”池清修又问。
    姐妹?孔妙愣了一下,心里有些犯嘀咕,觉得他真是问得奇怪。
    莫非这位池公子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癖好,比如喜欢摘双胞并蒂莲?
    “奴家身如飘萍,无依无靠,哪来什么姐妹,”孔妙眯细一双眼睛,嫣笑道,“公子若是喜欢双飞姊妹花,我们也可提供,至于价钱嘛,池公子一表人才,价钱自然是好说的。”
    池清修欲言又止的张了张嘴,一旁的冯三公子忍不住似的“扑哧”一声又笑喷出来。
    “好好,你可真是上道啊。”
    孔妙还欲说些什么,下一刻房门便被打开,张员外领着几个花枝招展的姑娘们鱼贯而入。
    “站好站好。”张员外指挥着那一干莺莺燕燕,颇有龟公的架势。
    房间内整齐站着一排妙龄少女,看年纪都在十六七岁左右,一个个浓妆艳抹,衣衫轻薄。
    “二位,这些都是品貌拔尖的姑娘,不比外头那些庸脂俗粉,会跳舞会唱小曲儿,最重要的是,”张员外凑过来,神秘兮兮的道,“床上功夫了得,两位公子想让她们干什么她们就干什么,”
    说完还嘿嘿两声,看着更加猥琐了。
    “哦?让干什么就干什么?”冯三公子指着其中一名少女,饶有兴致地问,“你说说,你能干什么?”
    少女被当众指名,微微一愣,脸上发红,不知道是紧张还是羞涩,支吾地说不出话。瞧样子跟孔妙一样,也是第一天出来接客,不过没有孔妙适应的好。
    睁着一双秋水盈盈的大眼睛,无所适从地看着眼前的男人。
    冯三公子笑眯眯地:“你该不会还是个雏儿吧?”
    张员外上下打量一番,点头附和:“那有可能!”
    “雏儿就没意思了,上了床就哭哭啼啼的,本公子可懒得伺候。”
    孔妙道:“讨厌处女的男子可是不多呢,冯三公子喜欢什么样儿的姑娘,奴家给您掌掌眼?”
    冯三公子朝旁边浓妆艳抹的女人看去,眉毛一挑。
    孔妙卖弄着风骚,向他飞去一个迷人的媚眼。
    冯三公子没被迷住,一副鸡皮疙瘩掉满地的样子。
    什么反应啊这是,还以为他瞧上自己了呢。孔妙受到一点小小的打击,决定收拢心思,重新把心思放在了张员外身上。
    夜风沉醉,歌舞声混杂着淫声浪语,如同勾魂又黏腻的春风,穿过心底,人们渐渐放浪形骸起来。
    张员外满面红光,不停地敬着酒:“难得请到两位贵人,小人不胜荣幸,这杯酒我先饮为敬,您两位随意。”
    冯三公子搂着一个容貌艳丽的女人,带着微醺的酒意,夸儿子似的夸奖道:“老张,今日你操办的不错,本公子很满意。”
    “应该的应该的,公子满意就好,”张员外眼睛转了一圈,脸上挂起谄媚的笑,“小人的犬子今年又名落孙山啦,他有心为朝廷做事,但奈何实在不争气,小人知道令尊现任朝奉大夫,不知可有法子提携犬子一二?”
    冯三公子似笑非笑道:“怎么个提携法?”
    “比如……捐个官什么的?”
    “这个嘛,也不是不行,不过你也知道如今朝廷选贤授官,对于官职买卖严加约束,依我看,不如让令公子多读些书,只要比旁人略明白些,自然也跑不了一个官儿的。”冯三公子回答很敷衍。
    “这话是没错,只是犬子他,他,哎,他实在是烂泥扶不上墙,”张员外笑的更加讨好谄媚,“其实也不用多大的官,有个闲职就不错了,令尊若能相助,小人必有重谢,必有重谢!”
    “这种小事不必劳烦他老人家,”冯三公子一边和怀里的女人打情骂俏,一边抽空应付他,“回头给你介绍一个人,你去找他。”
    张员外闻言大喜:“多谢冯公子,小人敬您一杯。”
    推杯换盏间,高冠玉峨,皆是倾颓春色。
    孔妙看了一眼池清修,见他面色红润,似有薄醉之相。
    “池公子,您还好吧?”倚在他身侧,轻声问。
    池清修还算镇静,摇摇头,看向她。
    不知是酒的作用还是光线问题,在他的眼里,面前的女人粉面含春,眸光低垂,发髻上的牡丹花娇艳润泽,似能滴下水来。
    “看您醉的不轻,要不要……去奴家的房里休息一会儿?”
    鬼使神差的,他点了点头。
    一直到把池清修扶到房里,孔妙才如梦初醒——她居然真的把这男人带回来了!
    虽然她装的一副放.荡样子,但实际上还是个雏儿!看着男人挺拔的背影,不由的紧张起来,这种事可不比划拳喝酒,是要真刀真枪的上阵啊。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两手不停地绞弄手帕,正好池清修望后一眼,四目相对——两人都脸红了。
    彼此一声不出。
    她没有发觉,其实男人比她还慌张,他也不知道今晚自己是怎么了,怎么就稀里糊涂的跟着她回了房。
    太阳穴里跳个不住,池清修头疼的揉了揉,现下也不好直接起身就走,自己又不可能真的跟她……
    进退两难。
    “公子渴不渴,要不要喝茶?”
    提起茶壶,倒出来的茶颜色很难看,是最低级的棍儿茶——以她抠门的性子自然不可能花钱去买上好的茶叶。
    果然,池清修接过来喝了一口,就放下了。
    孔妙用手指绞着鬓边的发丝,有些不好意思地道:“是奴家疏忽了,这就去烫一壶好茶来。”
    “无妨,”池清修笑道,“在下府上有一些好茶,下次可以带来给你。”
    孔妙没想到自己第一次接客就走了狗屎运。初夜若是能献给这样风度翩翩的雅正君子,也不算太沮丧。
    想起待会儿要发生的事,脸上飞起一道红晕,心想自己若再矜持下去,到嘴的鸭子要飞走了。
    扭转腰肢,就这么堂而皇之坐到了池清修的大腿上。
    “那奴家先谢过公子,没想到公子也是爱茶之人。”
    “……略有了解而已。”

本文网址:https://www.nanyou16.com/book/41384/1000888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nanyou16.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